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一十章 故人

陈太忠根本没防住这一下,不过以他的身手,自然不会任由对方拍上自己肩头,少不得轻飘飘一步,让开了对方这一掌。

下一刻,他侧头一看,脸上才泛起了笑容,“原来是老胡,你吓我一跳。”

拍他肩膀的不是别人,正是他出了隐夏道之后,在途中遇到的钝锁胡家的人。

“呦,小仆人变成游仙七级了?”老胡的眼光好得很,一眼又看到了王艳艳的修为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我记得她以前是九级游仙的吧?”

“人生已经很艰难了,就不要拆穿了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。

“我就知道,你小子不是游仙九级,”老胡笑眯眯地看他一眼,要知道,他可是堂堂的五级灵仙,“没有哪个游仙,能躲过我这一拍。”

“你老了,”陈太忠哈地一声笑了起来,“好汉不提当年勇,手脚不行了。”

“好了,不扯了,难得他乡遇故知,”老胡又拍一下他的肩头,“找个地方喝两盅?”

他可是知道,小陈是地道的旺泉人,虽然两人在旺泉没有碰过面,但老乡就是老乡。

“行,”陈太忠点点头,应承了下来。

两人找一家挂了“酒”字的农家院子,要农户端上自酿的水酒,酒质很劣,不过里面加了一些灵药,再加上两人喝的是一种心情,倒也不计较这些。

老胡是个相对随遇而安的主儿,对这些也都不挑剔,然后说起来他此来的目的,自然也是为了灵药的交易。

此次胡家派出了十余人组成的团队,里面包涵了各个主要分支,老胡是胡家三支一脉的,算是嫡系。

不过饶是如此,他也没说自己带了几株灵药来,也没问小陈你带了几株灵药。

老乡相见是热闹,但有些交浅言深的话,还是说不得的。

说着说着,陈太忠就想起了打劫自己的那厮,“你们胡家,有个胡信喜,三级灵仙?”

“哦,那是七支的,”老胡点点头,又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七支这次没人来……你怎么认识他的?”

“那厮打劫我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将昨天的事情说一遍,当然,他要着重强调一下,“……当时要不是看他是钝锁胡家的,我直接就宰了他,最起码也要抢他储物袋。”

“嘿……七支,”老胡苦笑一声,摇摇头,也没再说什么——家族里的事情,他是不可能的跟外人说的,“反正谢谢陈小兄弟你手下留情了。”

“我回头还要找他要二十五块极品灵石呢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话。

“这是你跟他的事,”老胡摇摇头,一副没有兴趣插手的样子。

你没兴趣是最好的,陈太忠也不想多提此事,于是岔开话题,“百药谷这次是要炼什么大药,居然需要这么多千年灵药?”

“他们要炼什么丸药,咱们怎么可能知道?”老胡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一旦传开,百药谷它自己也不得安生,别人求药,他给是不给?”

陈太忠听得叹口气,“唉,还是地位低了点啊……不过,这么多灵药,百药谷得付出不少东西吧?”

“没准他们就不打算炼大药,只是为了收购千年灵药,反正这种东西,百药谷是不嫌多的,”老胡是个好为人师的性子,他斜睥陈太忠一眼,“明白了?”

“明白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的智商绝对不低,“那就是说,就算百药谷炼出大药来,也可以说没炼出来,他们只是为了收购灵药,放出了风声。”

“孺子可教,”老胡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有些消息,不到一定的地位,是不可能了解到真相的,而你我乱猜,也是毫无意义。”

“这就是信息不对称啊,”陈太忠轻声嘟囔一句,才又笑一声,“不入天仙,终是蝼蚁。”

“没错,就是这个意思,”老胡点点头,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,然后又轻喟一声,感触颇深地发话,“其实,就算入了天仙,在玉仙眼里,还不是一样的蝼蚁?”

他虽然是灵仙,却有资格说这个话,须知钝锁胡家,是有天仙存在的。

“修为才是根本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琢磨,看来这称号家族,日子也未必就滋润多少,也有自己的烦恼啊。

三天后,百药派的交易大会,正式开始了。

闲杂人等,不能再进百药阁,有灵药要交易的,才能进入小院等候。

这灵药并不是一定要千年灵药,只要够珍贵,就可以参与交易——有些罕见的百年灵药,其实比千年灵药还要珍贵。

不过百药阁这次主打是收千年灵药,所以交易者可以进入大厅,甄别之后,如是千年的灵药,可以上二楼详谈。

这次带来贵重灵药的人,似乎还是不少,院子里七八十号人,谈了一上午,才谈了十几个人。

这些人离开大厅之后,无一不是急匆匆冲出院子,眨眼就消失了。

可以想像得到,大家身上带着的,都是平日里有灵石都买不到的好东西,当然会担心有人觊觎。

陈太忠是下午的时候,才进得大厅,旁边就有百药谷弟子做登记,“姓名,身份。”

陈太忠最烦登记这个,于是眉头一皱,“我只是来交易的,为什么要报身份?”

“首先你这个灵药,要有个出处,来历清白是最好的,”负责登记的百药谷弟子,也是个娇媚的女修,四级灵仙,她脸上没什么表情,例行公事一般地解释。

“其次呢,对你们来说也很重要的是,你要交易,就要求取我百药谷的物事,你身家来历不是很清白的话,有些物事,怕是就不方便给你……登记一下身份,对你有好处。”

陈太忠是真不想登记这个身份,只说南特那混蛋起的名字,就让他无法开口,他想一想才问,“有你百药谷内堂弟子引荐的话,是否也算来历?”

“这个当然可以,”女修微微颔首,又抬头看他一眼,“谁引荐的你?”

“内堂雷晓竹,三级灵仙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。

“晓竹师妹?”女修眨巴一下眼睛,“她出去公干了,你确定是她?”

“是她,雷大小姐,谁不认识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。

女修低头登记一下,递给他一道玉符,“是千年灵药的话,请上楼,否则请顺着那条走廊,去两侧厢房。”

陈太忠接过玉牌,走到大厅的角落,拾阶而上。

二楼跟一楼不同,两边都是房间,中间大约有个六七十平米的大厅,中央摆放着一张宽大的桌几,桌几后坐着两人,一个是瘦干巴老头,一个则是美艳的少妇。

见到上来一个九级游仙,少妇连抬眼皮子的兴趣都没有,老头则是有气无力地发话,“你手上的玉符,拿过来……什么样的千年灵药?”

“千年鼋茸,”陈太忠走上前,自顾自地坐在那张给客人坐的椅子上,递过玉符去,又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玉盒来,轻轻地推过去。

千年鼋茸,就是长在水鼋背上的一种青苔,水鼋是八级荒兽,活个两三千年没有问题。

“鼋茸,”枯瘦老者皱一皱眉,还是拿过了玉盒,打开盒子上的封条,拈出一撮来,轻轻搓一搓,又嗅一嗅,淡淡地发话,“九百八十年左右,此水鼋精血不足……想交易什么?”

我擦,陈太忠真是有点晕,这也太专业了一点吧?

其实他很想通过探查术,查探一下这两人的修为,然而,他得到探查术的时候,吸血藤李家的人就说了,这种探查比较容易被高阶的修者感受到。

以往陈太忠使用探查术,是肆无忌惮的,因为遭遇的多是对手,哪怕是路人,他也不怕查探对方的修为——出门在外,谨慎点不是坏事。

但是现在,他是有求于对方,再做查探,就有不礼貌的嫌疑,于是他硬生生地忍住了这份欲望,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,这两人最少也是高阶灵仙。

那艳妇给他的压迫感更强,是天仙的可能性极大。

这些念头,在他脑中电光石火地一过,然后他就不得不面对对方的问题了——这些鼋茸,我打算换些什么?

事实上,该怎么交换,应该是百药谷一方主动提出,交易者再酌情加价,因为……百药谷对灵药的收购,是比较在行的,而很多修者对其并不甚了解。

可是人家偏偏不开价,等着修者开价,要不说占据了主动权,就有这点好处。

那陈太忠别无选择,也只能漫天要价了,“要换二十颗破障丹,二十滴净心神水。”

干瘦老者的嘴角抽动一下,然后略带一点戏谑地看着他,“你觉得这个要求现实吗?”

“很现实啊,”陈太忠一摊双手,一脸的无辜,“杀那水鼋,我可费了劲儿啦。”

老者很无奈地看他一眼,放大了一点声音,“小甜,出来判定一下,这鼋茸值多少。”

随着这一声,一个房间的门被打开,里面走出一个少女,甜美可人,她走过来,端起玉盒看一看,又抽动一下小巧的鼻子,很干脆地发话,“五颗破障丹,净心神水不可能。”

“得,我不卖了还不行吗?”陈太忠一伸手,示意对方交回玉盒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