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零九章 相似想法

少女闻言,眼中登时就泛起了泪花,她嗫嚅着回答,“我愿意……高价购买。”

“你若有千年灵药,我也愿意高价购买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向院门外走去,“真是莫名其妙,有灵石就大吗?”

“家父火毒缠身,急需水火通脉丸医治,否则必死无疑,”那少女却不计较他的态度,一个箭步抢上前,再次深深地鞠一个躬,“还望公子垂怜。”

合着这书生打扮,就意味着好说话?陈太忠闻言就是一怔,不管在地球界还是风黄界,他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,被人叫做“公子”。

不过陈某人既然拿定了主意,那别人喊老子都没用,所以他身形一闪,绕过了那少女,直接向门外走去。

倒是刀疤在路过那少女的时候,冷冷地哼了一声,也不知是何用意。

站在院门口,陈太忠稍微等一等,待王艳艳出来,又给他打上伞,他才迈步前行。

既然被人叫做公子了,焉能没有点公子的做派?

百药阁外,相对没有百药阁内安全,不过此番百药谷交易灵药,是派内一等一的大事,宗派里派出了不少弟子,维护前葫芦村的秩序。

谁敢在此时生事,那便是不给百药派面子。

陈太忠三人走了没几步,前方又有一个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此人一身布衣头戴斗笠,帽檐压得极低,面目都不甚清楚。

细碎的小雨已经打湿了他的全身,晶莹的水滴,顺着他的下颌,一颗颗往下滴着,都快连成了串,显然,他在这里已经站了不短时间。

陈太忠眉头一皱,对方已经开口发话,声音沙哑而低沉,“我要一颗五转洗髓丹,做为交换,我可以帮你杀个人。”

此人的修为,不过才区区的灵仙三级。

陈太忠觉得有点意思,忍不住停下脚步,上下打量对方一眼,方始正色发话,“你的修为太低了一点,我的敌人很强大。”

“你所看到的,未必是真实的,”斗笠人用嘶哑的声音,很简洁地回答,“我可以越级杀人,越很多级。”

“天仙……中阶的,”陈太忠一本正经地发话。

斗笠人闻言,身子一僵,好半天才发话,“我要先得到丸药。”

“这不可能,”陈太忠断然拒绝,“是你要洗髓丹,不是我要。”

斗笠人默默地站了一阵之后,迈步离开,再没有说一个字。

王艳艳带着面纱,没人能看得清她的表情,不过走了一阵之后,她忍不住“扑哧”一声笑了,“主人你也真能调侃人。”

“他自己非要装,反而是我的不是了?”陈太忠不屑地冷笑一声,“杀人……我用得着他一个三级灵仙帮我杀人?”

“五转洗髓丹……求这种丸药,”谢明弦嘿了一声,不再多说话。

在修者中,洗髓丹是比较低级的丸药,多用于低中阶的游仙,高阶游仙都很少用,就别说灵仙之类的了。

而丹药多数为一转,二转就相当于是提高了一个阶位,比如说洗髓丹,是修者入门的丹药,适用于低阶游仙,中阶游仙想用洗髓丹,那得是二转洗髓丹。

而五转洗髓丹,从理论上讲,能对中阶灵仙都形成一定的效果——当然,是否真的有效,那是另当别论,理论上如此罢了。

而丹成五转,这可不是一般人的炼药师能炼出来的,同时还有个问题,谁吃得撑着了,去炼五转的洗髓丹?

所以这五转洗髓丹,适用人群极少,对炼药师的水平要求又极高,可谓是冷门到不能再冷门的丹药了。

不过,王艳艳恰好知道一种情况,适用这种丹药,“这别是家里有什么非修者的老人,年纪大了吧?”

风黄界不是修者的凡人,大致寿数在一百二十岁左右,活得久的,了不得能到一百五十岁,这就是上限了。

人老了以后,还想活得久一点,弄颗四转以上的洗髓丹,效果还是相当明显的——把身体里的杂质排出来,就可以活得久一点。

对于非修者的老人来说,这就相当于是延寿丹,起码能多活十几二十年。

这个延寿效果,只会体现在非修者身上,对诸多的修者来说,根本没用——所以这丹药才会如此冷门。

谢明弦也知道这个说法,闻言不屑地笑一笑,“有些孩子天生体弱,也需要多转的洗髓丹,但是多转,这是浪费啊。”

陈太忠却是另一番感慨,“这交易会也真邪行了,不管认识不认识,谁都敢过来要丹药……真的就引来了这么多人?”

还真就有这么多人,三人在雨中又走一阵,居然又碰上两拨人走过来,一拨是花灵石收购千年灵药的——只要你开口,价钱好说。

陈太忠的感慨,可就多了,哥们儿当初的计划,可也不是来到这里之后,先拿灵石砸人?

然而事实证明,像他这么想的,不止一人,而且人家也未必是只会拿灵石砸人,什么帮忙杀人之类的条件,都玩出花了。

另一拨人更有意思,居然是青莲剑派的,这里不是玉屏门的地头,他们倒也不是很高调,拦住他们三个商量——你有千年灵药的话,我们用合理的价格收购,然后在青莲剑派的地头上,我们承诺帮你办一件事。

陈太忠这就奇怪了,“你们青莲剑派,居然没有千年灵药?”

青莲剑派肯定有千年灵药,对方支支吾吾地解释,但是,本派的上门是玉屏门,不是奇巧门——你懂的啦。

玉屏门和奇巧门同为清阳宗的下门,两门之间有配合也有争斗,奇巧门下有百药派,玉屏门下也有几派,对炼丹有一定的造诣。

要说起来,清阳宗中最拿得出的炼丹门派,百药谷是数得着的,不但供应上门,还要供应上宗,甚至其他门,也能从上宗得到百药谷的丹药。

但是,仰仗别人鼻息,何若自己发展?玉屏门就认为,有这千年灵药,咱不如自己留下,何必去增加百药谷的炼药熟练度?

陈太忠没办法评断,玉屏门这么做合适不合适,他只是很遗憾地告诉青莲剑派的人,我也没千年灵药——喏,你们看,才刚买了点灵药知识,我啥都不懂。

这一趟出门,三人都有点头大,小小的前葫芦村,中阶、高阶灵仙随处可见,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。

三人转了一阵,正待回转,猛地看到一行人走过来,正是下午在丘陵处碰到的那帮劫匪。

那三个灵仙正护卫着七八个人前行,一眼也看到了他们三人——陈太忠的做派,多少还是有点扎眼,只要是修者,谁会在乎下雨呢?

然而,两边就像不认识一样,就那么直接擦肩而过,连招呼都没有。

接下来也没什么事情发生,不过第二天用过早饭之后,谢明弦建议,咱们要不要跟其他人一样,也出去收购千年灵药去?

“没这个必要吧?”陈太忠眉头微微一皱,你又不是不知道,咱们已经有两株千年的灵药了。

“这个……”谢明弦犹豫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,“咱们也活动,就省得别人怀疑,咱们有灵药在手,这里的人,实在太杂了一点。”

他这是老成持重的建议,但是陈太忠想一想,还是摇头重复一遍,“没必要。”

这一次,他只说了三个字,却是不容置疑的口吻。

想他陈某人能有今天,也是靠着真刀实枪,从人堆里杀出来的,身为强者,就要有这份骄傲和自信。

甚至他手上秘不示人的红尘天罗,到现在都不怕暴露出来了。

当然,这也是因为,他手里有了一个赝品,万一被强悍的主儿盯上,他可以拿赝品说事。

谢明弦也感受到了他的骄傲,于是不再言语。

无所事事地呆到中午,陈太忠有些呆不住了,他借住的是民居,虽然这家主人对他和谢明弦很客气,但是他也不能就在这种地方,大喇喇地修炼。

于是他又带着王艳艳出门了,在街上东游西逛,雨已经停了,天依然阴着,两个人一路走,一路居然就逛到了后葫芦的口儿上。

后葫芦这里的防守,就严密多了,守门的虽然是个游仙,旁边却是坐着两个灵仙,挂的腰牌上,都是捣药杵的形状。

看着两人慢吞吞地走过来,那游仙老大不客气地发话了,“百药谷重地,不要在门口乱晃。”

“我们离着你好远呢,”陈太忠不满意地看他一眼,起码隔着两百多米,你鸡毛子喊叫个啥?

“小子你找事儿?”游仙守卫火了,敢对百药谷大不敬的,他真没见过。

“有病!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你不过就是一门房,门外的事情你也要管?

守卫才要炸刺,旁边一个灵仙哼一声,“行了,等他走近点,你再警告也不迟,这两天闲杂人多,你计较得过来吗?”

你这小子也不是东西,陈太忠狠狠瞪那厮一眼,居然影射我是闲杂人?

不过,口头上的一点小摩擦,他也不会太当真,只是游玩的心情,就这么被破坏掉了,于是他转身走人。

再次回到前葫芦村,没走几步,旁边蹿过一个人来,抬手就拍向他的肩膀,“哈,陈小兄弟,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