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零八章 葫芦峡

“嘿,”陈太忠听了这位的话,气得笑了起来,“家族中人,来劫道抢劫散修……你们还真不嫌磕碜。”

“谁家也不会嫌资源多,”剑修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强者为尊,本该如此。”

“你们这么胡来,也是对百药谷的不敬,”谢明弦冷冷一笑。

“百药谷只管收药,他们不会在意,是谁跟他们交易,”剑修的脸上,依旧没有什么表情,“倒是阁下一级灵仙,不要跳腾得太狠。”

正是因为我是一级灵仙,才必须跳腾啊,谢明弦心里暗叹,脸上却是一副笑意,“哦,原来阁下挡人去路,只是为了抢劫千年灵药?”

“若不是为此,我犯得着冒着激起众怒的危险,这么做吗?”剑修淡淡地看他一眼。

“很多可能身怀千年灵药的人,被你们逼走了,”谢明弦眼睛一眯,半步不让地盯着对方,“百药谷知道你们如此做为,会怎么想?”

陈太忠刚才看到谢明弦跳出来,心里就有点奇怪,老谢你不能这么鲁莽啊,哥们儿是早晚要离开的人,你这区区俩一级灵仙的家族,不该这样拉仇恨。

不过,这终究是谢明弦自己的选择,他倒也不忙着提示对方——我不想给你谢家带去灾难,但是你一个劲儿地自找麻烦,我也拦不住不是?

不成想这一来二去的,反倒让他听出点眉目来:合着这帮人截道,不光是为了抢劫灵药,同时还要减少千年灵药流入葫芦峡?

减少灵药流入,那么出现在葫芦峡的灵药,交易行情自然就要看涨,看涨了,拥有灵药的人,得到的利益就多了。

这一招釜底抽薪,其实也挺狠的,人为制造缺货的行情。

当然,百药谷若是知道这帮人还有如此用心,那绝对不肯答应——正如谢明弦所说的那样,这是对百药谷的大不敬。

可是这种敏感事情,你说出去,不是又给谢家找麻烦吗?

殊不料,那剑修听了,淡淡地看一眼谢明弦,“你不说,就没人想得到了,三溪镇的谢家,我早有耳闻,今天的事情……咱们就当没有发生过,如何?”

原来是以进为退,陈太忠这才听明白,谢明弦手里捏了对方的把柄,全盘抖搂出来,也是在为自己的家族考虑。

要不说,谢家能有兴盛的苗头,这几个后辈都不是简单人物,谢二长老虽然过的也是刀头喋血的生涯,可这份心机,也不是一般修者能有的。

“陈大人说不计较,我自然不会计较的,”谢明弦笑着看陈太忠一眼,“不过,以后如此诋毁城主府的话,我不想再听到了。”

这便又是拿着陈太忠,变相威胁对方了——别以为我谢家好欺负,除了城主府,谢家认识的高人,也不少呢。

“那大家心知肚明即可,”剑修淡淡地回答。

在他眼里,只有两个小灵仙的家族,真的跟蝼蚁无异,错过今日,对方再在城主府歪嘴,冯家也不怕,正经是这个公子哥儿,能不招惹,还是不要再招惹的好。

“那个二级灵仙,我看着不顺眼,不男不女的样子,”陈太忠冲着昏迷不醒的灵仙一扬下巴,“钱家的……把他杀了。”

“我来,”胡信喜不等钱家长老发话,一个箭步冲过去,手起刀落,将二级灵仙的人头砍下,“我看这货也不顺眼,忍他很久了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无语地摇摇头,抬手收起红尘天罗,“胡信喜,我在葫芦峡等你,二十五块极品灵石,你若敢不给,我去你胡家要。”

蒙蒙的细雨中,三人渐行渐远,看着那身着长衫、背着双手的公子哥,优哉游哉地前行,身后的侍女迈着小碎步为他打伞,一干盗匪面面相觑。

好半天之后,那剑修才微微一皱眉头,“此人手上的罗网,似是大有来历,一张网祭起来,我根本挣动不得。”

“没准是人家修为深厚,”胡信喜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能捡一条命回来,不错了,人家本来是要杀人的。”

“咱们还截道吗?”钱家的长老出声发问了,“总要截几个储物袋来吧?”

“你就不怕再遇到这么一个杀星?”剑修白他一眼,缓缓摇摇头,“百药谷交易灵药……咱们还是小看了风黄界的修者啊。”

“那咱们强行护送他人进葫芦峡,赚几个储物袋,总是没问题的吧?”钱家长老干没本钱的勾当,已经是炉火纯青了,随便就能想出个名目来。

“现在看来,也只有这样了,”剑修皱一皱眉,幽幽地叹口气。

陈太忠三人在细雨中前行了三十余里,前面地势猛地开阔,出现了一条宽敞的官道,谢明弦笑着发话,“上了官道,再走十余里,便是葫芦峡了。”

官道就好走得多了,十余里也不过就是半个小时的路程。

葫芦峡地如其名,峡谷口并不大,约莫有十余米宽,但是一过谷口,就豁然开朗了起来,里面是块占地一千多亩的平原,这里被称之为前葫芦。

前葫芦是个村子,事实上,它更像个镇子,因为后葫芦被百药谷的人占了,这个村子在很大程度上,起到了一个中转站的作用。

百药谷的人占了后葫芦,是为了种植药材,虽然不是什么高端灵药,世面上也不能大量见到,而种植灵药的弟子,难免出来吃个饭,游玩一下什么的。

还有弟子在前葫芦有宅院,安排了家人居住。

而百药谷的一些低端丸药,在前葫芦村就能销售出去,这也吸引不少人前来。

久而久之,这里发展得就有点像个镇子了。

这次百药谷收集灵药,将地点选在了此处,为此,前葫芦村的村口,也设了两个弟子,检查过往行人。

两名弟子都是游仙,不过,就算是灵仙,也没人敢在他俩面前放肆,很规矩地登记来历,其中有那些来历不显的,还要拿出随身携带的灵药,证明自己是来交易的。

轮到陈太忠三人时,谢明弦的身份,还是很管用的,他拿出城主府的腰牌来,两名弟子拿过腰牌验看一番,就直接摆手让他们通过,甚至都没问另两人的身份。

不过陈太忠看的是别的,走出一段之后,他才出声发问,“百药谷的弟子,腰间挂的腰牌,不是一个捣药杵吗?”

“那是正式入了内门的弟子,才是捣药杵,”谢明弦笑着回答,百药谷山门就在湄涯,他对此知之甚详,“其他弟子和杂役,可不算正式弟子。”

在前葫芦村,他也充分地体现出了一个地头蛇的能量,直接敲开了一个农户的院门,那农户恭恭敬敬地为三人腾出了三间房子。

在房子里简单拾掇一下,三人又冒雨外出,来到了百药谷在村子里的官方商店——百药阁。

村子不大,也是个十字形的结构,只有南北加东西两条主干道。

百药阁就位于这十字路口处,并不直接临街,而是有个院子,院子里有一栋小二楼,还有拴马桩之类的设施。

小二楼便是百药阁,一层是大厅,约莫有一百多平米,柜台只占了一边,里面有各种丸药和一些玉符——那是关于草药的一些知识。

这里售卖的丸药和玉符,都是各种大路货,好一点的丸药也有,价格却是惊人。

比如说灵仙破障丹,这里也有得卖,不过是两块极品灵石一粒,算下来合两百万灵石,不过真正的极品灵石,兑换比例当不止这点。

就算是这样,破障丹也不是想买能买得到的,每天只出售三颗,售完为止。

至于说买了破障丹之后,回去的路上太平不太平,百药谷也不负责——他们只负责,你在百药阁的院子之内,没人敢对你下手。

而真正跟百药谷有关系的人,是不会以这个价格拿药的,所以说没有根脚的散修之路,真的是太难走了。

百药阁也售卖草药,但是同样的,价格惊人,而且柜台上没有现货。

陈太忠在大厅里转悠了一圈,花费几上灵,买了十几块玉简——虽然这都是大路货的草药知识,但是在外面也是买不到的。

然后他又出手,花费两百上灵,买了二十颗极品回气丸,这个东西是高阶灵仙用来回气的,他抢了那么多人,手上也不过才四五颗极品回气丸,万一遇到生死大战,这点就不够了。

至于说从这里买回气丸,价格相对昂贵,却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,左右不过是一块极品灵石的价值,为了这点小事蝇营狗苟,还真不够丢人的。

眼下的百药阁,因为灵药交易的日子临近,闲逛的人不少,也有人交割一些不怎么值钱的灵药,或买或卖。

陈太忠这么大手笔采买,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。

就在他踏出阁楼,还未走出院子之际,旁边走过一个少女,低声地发问,“这位大哥,请问你有千年灵药吗?”

少女的修为不是很高,区区的游仙八级,而她的愁眉不展,显得楚楚可怜,应该是遇到了麻烦事。

然而陈太忠从来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,他眉头一皱,不悦地发问,“我跟你很熟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