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零七章 偷鸡不成

“护身符!”陈太忠看得眼睛就是一眯,这种白光,他在李毅身上见到过,在南特身上也见到过。

护身符跟普通的符箓不一样,是修为高超的人,将灵力灌注到媒介中,赏赐给自己亲近的晚辈,遇到危急情况,可以被动护主。

而这三级灵仙的护身符,居然能硬扛陈太忠一刀,说明此人身后,最少有一个天仙级别的靠山。

那灵仙也吓得浑身发抖,不过,看到自己的护身符真的挡住了对方的刀势,他先是微微一愣,然后胆子就大了起来。

于是他看陈太忠一眼,略带一点矜持地发问,“怎么样,现在知道是误会了吧?”

对方不能破掉护身符,当然要忌惮他身后的人。

不过饶是如此,他也吓得不轻,以至于说话的时候,声音中还有些微的颤抖。

陈太忠却是怔住了,好一阵才点点头,“果然是天仙的手段,看起来还真是……误会!”

“误会”两字还在嘴边转悠,他的身子已经再次前欺,手中的长刀幻化出漫天的雪花,向着那灵仙再次斩了过去,正是无名刀法第二式。

人都已经杀过了,那被冲撞了神识的二级灵仙,也极有可能会变成白痴,现在说误会什么的,都已经晚了。

而且,就算对方有天仙后台,那又如何?大不了也就是一战。

正经是他此刻收手的话,对方奈何不了他,很可能将仇恨转移到谢家身上。

若谢家因此受了连累,有违他的本心——想当年,有个修者小队,因为他的缘故,无辜地惨死在锦旸山散修费球的手上,陈某人一怒之下,大开杀戒。

现在王艳艳身上穿着的防雷内甲,正是那时一个惨死的女修的家传之宝。

陈太忠不是特别看重因果,但是他自命讲究人,就不想有人代自己受过。

“你……还敢?”三级灵仙见状,吓了一大跳,总算是他心里藏着一份谨慎,身子没命地往后一跳,转身就跑。

“这是……无欲啊啊啊~”那被裹在红尘天罗中的剑修见状,没命地叫了起来,眼睛也瞪得老大,眼神中除了惊恐,还有浓浓的艳羡。

想他身为剑修,最是明白无欲的境界,那是天仙以下的剑修梦寐以求的。

然而别说天仙以下,就算天仙修为的剑修,能达到无欲境界的,也不过才十之一二。

而眼前这位,明显不是天仙,所修习的还是刀法,竟然能达到无欲,这是怎样逆天的一种存在啊。

就在这一瞬间,正在逃跑的三级灵仙捱了十来刀,身上白芒大盛,整个人也向前方抛飞了出去。

陈太忠狞笑一声,拔脚猛追,“倒要看你吃得住我几刀。”

不成想,那灵仙飞出去之后,打个滚,一转身就冲他跪了下来,大声地嚷嚷着,“大人,我真的是旺泉胡家人……我有眼无珠,得罪了您,您看在胡家的份儿上,饶我这一遭。”

“你早说嘛,”陈太忠闻言微微一笑,就放慢了脚步,一步步走上前,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,有若隔壁的阳光男孩一般,跟刚才暴怒的形象,根本恍如两人。

这三级灵仙可不敢相信他,抖手往地上丢一块玉牌,站起身又慌乱地连退二十几步,“这……这是我家族的身份牌。”

“退那么远干啥?”陈太忠脸一沉,很不高兴地发话。

他本来就存着上前偷袭的打算,对方如此警惕,他少不得就要鸡蛋里挑骨头,于是绷着脸冷冷发话,“你既然叫我大人,却又信不过我……是想对我这上位者不敬吗?”

“大人,请您看身份玉牌,”三级灵仙苦笑着一拱手,“您修为惊人,我这小小的蝼蚁,实在不敢让您近身啊。”

“你当不让我近身,我就无奈你何了吗?”陈太忠哈地笑一声。

“大人的修为,我自然是佩服的,”三级灵仙又退两步,“今天之事,真的是误会。”

“我若真是九级游仙,就不是误会了吧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。

这一声冷笑,令三级灵仙无地自容,良久,他才嗫嚅着回答,“是我们有眼无珠,冒犯了大人的虎威……”

“你别跟我说这个,我不听,”陈太忠一摆手,又指一指在场的其他人,“这些……都是胡家的子弟?”

“都……呃,都不是,”三级灵仙犹豫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,“是我在外面行走时,结识的好友。”

“这叫好友?这是损友!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我跟你胡家没交情,不过,总算有过一面之缘,今天就放过你,其他人……把储物袋统统留下!”

“我们也只想强夺你的灵药而已,”五级灵仙的矮壮汉子不干了,他大声嚷嚷着,“你怎么能这么做?”

“是我求你抢我的灵药了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冷冷发话,“矮子,有种你再说一遍……没准我就放过你了。”

矮壮汉子看见他的笑容,身体没由来地哆嗦一下,却是再不敢吱声了。

王艳艳将众人的储物袋收缴到一块,又选出一个大个储物袋,将东西统统放进去,将其他储物袋叠摞在地上,抖手一枪,戳得稀烂。

众人看得心里一抖,却是不敢出声,只能暗暗地腹诽:真是败家啊。

然后,陈太忠制住红尘天罗里的七级灵仙,将人放了出来,扯掉储物袋不说,还从他脖子上取下一个吊坠来——那也是一个储物空间。

剑修脸色苍白,却不敢反抗,连话都不敢说。

他不说话,陈太忠却还觉得意犹未尽,“把你的本命飞剑交出来。”

剑修身子一抖,终于忍不住了,“阁下,杀人不过头点地……我的本命飞剑,你要之何用?”

一般而言,修者的本命灵器对他人来说,基本上是废物,也正是因为如此,陈太忠在杀掉南宫锦标之后,姜自珍对那酒葫芦看都不看,直接埋了。

而对一个剑修来说,本命飞剑无疑是重中之重,他们一身的修为全在飞剑上,飞剑受损,修为会大跌。

“给你两个选择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竖起两根指头来,“一,你交出本命飞剑,我不为难你,二嘛……你不交出本命飞剑,我就把你炼做看守洞府的人偶,你有三息时间考虑。”

人偶之术,是极为阴毒的,但是对方狠狠地得罪了他,又不肯乖乖地答应他的条件,那么,将人炼为人偶,也不算过分。

“老三,”剑修脸色苍白,冲那三级灵仙喊一声。

那胡家的子弟也有点为难,他才要张嘴,陈太忠冷冷一哼,“怎么,你也不想回你胡家了?”

这位犹豫好半天,才期期艾艾地发话,“我大哥颇有些身家,赎身……可以不?”

“二十块极品灵石,”陈太忠也不扭捏,直接开出了价码。

他这价钱也不是乱开的,在铁雉城遇到的八级灵仙吴兄,他是开出了十块极品灵石,但那时吴兄是属于帮忙性质,帮朋友的忙——虽然有些是非不分,可是八级灵仙帮刚晋级的高阶灵仙,本身就是含着友情在内。

而这名剑修,则是属于自寻死路,当然不能按十块灵石来算。

“二……二十块?”胡家子弟听得有点咋舌,这价钱可是能请动天仙出手了。

“没灵石就交出本命飞剑,然后拉去湄水城城主府,”陈太忠理所应当地回答,然后又冷笑一声,“一个个眼光高得,都不把城主放在眼里……这得让城主知道。”

“好,二十块极品灵石,”剑修一听,登时拍板决定了——一旦被带去城主府,他不死也得脱层皮。

诋毁城主这种行为,在背地里做一做无妨,以表示自己的不含糊,不过,真是被人告到城主面前,那真是有得苦头吃了。

“还有你,矮子,”陈太忠一指那矮壮汉子,“五块极品灵石,不给的话,我直接拿你炼人偶,都懒得惊动城主。”

“我……”矮壮汉子想一想,终于是一咬牙,“好,我给!”

“呀,有两株千年灵药呢,”正在翻看剑修储物袋的王艳艳跳了起来,一脸的惊喜,“哈哈,这下咱们也有千年灵药了。”

剑修的嘴角和眼角,不受控制地抽动了好几下,脸上的肌肉也突突地乱跳,却是不敢多说一个字。

陈太忠听得反倒是纳闷了,他一抬手,吸取了地上的身份玉牌过来,细细看一眼,然后发问,“胡信喜,你们有千年灵药,还要抢劫?”

“谁会嫌灵药多呢?”胡信喜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“你这些朋友……损友,都是什么家族的,说一说,”陈太忠的下巴微微一扬,“别跟我说,他们只是盗匪。”

这就是光棍眼里不揉沙子,真是盗匪的话,有灵药换了所急需的丸药,基本上就可以满足了,只有那些有家族拖累的,才会为族人争取更多的丸药。

“这个……”胡信喜有些为难。

“我用留影石摄下,带回城主府一一辨识好了,”谢明弦终于出声。

“小小家族,不劳阁下挂齿,”剑修艰涩地回答,“我是冯家供奉,老二是涯山城钱家长老,既然是一场误会,能过去,就让它过去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