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零六章 混战

谢明弦见状,登时就是一愣。

想到身边两个贵客的手段,他皱着眉头不答反问,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

“小小的一级灵仙,轮得着你问话吗?”一个二级灵仙眉头一皱,细声细气地发问。

此人身材削瘦,面庞有一种不正常的白皙,“老实说,你们来干什么。”

“我在湄水城主府公干,”谢明弦脸一沉,拿出一块腰牌来晃一下,阴森森地发话,“交待你们的来路,要不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“哈,湄水城主府,你吓死我了,”那二级灵仙仰天笑了起来,然后四下看一看,“弟兄们,我好害怕啊,是城主府呢……咱们怎么办呢?”

周围的人也哄堂大笑了起来,好半天之后,才有人发话,“小子,这里封路了,从哪儿来,你乖乖地滚回去。”

“你放屁,这条路爷天天走,也没听说过封路,”谢明弦闻言,冷笑一声,“倒是你们,不像是湄水城的面孔,这么多灵仙,啸聚在一起,这是要干什么?信不信我上报上去,把你们都抓起来?”

“小子,别给脸不要,”那二级灵仙慢吞吞地发话,类似女人的嗓音,听得人忍不住要起鸡皮疙瘩,“要不是怕麻烦,直接就做了你们三个。”

“这条路,爷今天还是走定了,”谢明弦冷笑一声,收起雨伞来,直接掣出一把灵刀,“杂碎们,让不让路?”

“是来参加百药谷的灵药交易的吗?”远处大伞下,一个矮壮汉子发话了,此人赫然是五级灵仙。

“是又怎么样,不是又怎么样?”谢明弦撇一撇嘴——他不会直接承认这种事。

“不管是不是,小辈你可以过,”那矮壮汉子一摆手,很有点不耐烦的样子,然后他一指陈太忠主仆,“那俩留下。”

谢明弦一咬牙,强忍着心中的恐惧,“这是我朋友,要走就得一起走。”

矮壮汉子眉头一皱,“已经给你面子了,你真想死在这里?”

“你可以试一试,”谢明弦退了两步,手里多出一个圆筒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看你手快,还是我官方求救焰火快。”

坐着的三个灵仙见状,眉头微微一皱,低声商量两句之后,还是矮壮汉子发话,“既然这样,你身后那两条杂鱼,把储物袋拿过来,让我们过一下目。”

这时候,陈太忠就忍不住了,他背着双手,冷冷地发问,“凭什么?”

“就凭老子拳头比你大,”一个一级灵仙走上前,对着他的胸脯就是狠狠地一拳,他狞笑着发话,“乖乖地把储物袋交出来,老子饶你一条活路。”

陈太忠硬生生地扛下了这一拳,脸不红心不跳地发问,“这算是抢劫吗?”

这一级灵仙也有点诧异,他这一拳没用多大的力气,但也不是一个九级游仙扛得住的,他甚至很怀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拳头。

对方明明是一副公子哥的架势,身着长衫,身后还有侍女撑伞,怎么就……吃了自己一拳,居然毫发无损的样子?

不过此时,他已经是羞刀难入鞘了,于是狞笑一声,“你那点破烂,爷看不到眼里……乖乖地交出千年灵药。”

“我没有千年灵药,”陈太忠沉着脸回答。

“犯贱不是?”那一级灵仙抬手又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,“有没有,得我们自己看……我艹,你居然敢躲?”

合着他这一记耳光,扇了个空。

“屡次三番对我动手,罪无可逭,”陈太忠脸一沉,“杀了他!”

话音未落,王艳艳一拍手臂上的花篮,一个葫芦出现在她手中,她一拍葫芦,一颗物事飞了出去,正正地撞上那一级灵仙。

“轰”地一声大响,那一级灵仙倒飞了出去,躺在地上生死不知。

这葫芦是陈太忠得自周道平的,灵仙境界刚好使用,葫芦里可以飞出霹雳子,他觉得刀疤的攻击手段不多,又正好升了灵仙,就将此葫芦给了她。

这也是王艳艳一手撑伞,臂弯上又挂着花篮,实在不合适拿出大枪或者拉开藏弓。

然而,她的手段不止这些,对方刚刚落地,她又是一抬手,三只小银梭又电射而出,直奔地上躺着的那厮。

“贱婢,你好狠的心肠!”矮壮汉子怒吼一声,站起身子就扑了上来,不过显然已经来不及了。

总算是这一级灵仙旁边,还站着一个女里女气的二级灵仙,他见势不妙,直接祭出一个贝壳来,挡住了两枚银梭。

终究还是有一枚银梭,打到了那一级灵仙的大腿上。

众目睽睽之下,王艳艳冲陈太忠微微一弯腰,歉然发话,“对不起主人,婢子失手了。”

“贱婢纳命来!”矮壮汉子又是一声怒吼,手一抬,祭起一个圆钵,劈手打了过来。

“你找死!”陈太忠厉喝一声,先一记神识击昏那娘娘腔,然后抬手掣出一把长刀,脚踏聚气缩地步法,身子猛地前蹿,冲着那圆钵一刀斩了下去。

只一刀,砰地一声大响,就将那圆钵打得不知去向,然后他身子不停,冲着那矮壮汉子又是一刀斩了下去,刀沉势重,狂猛无比。

那矮壮汉子嘴角本噙着一丝冷笑,要看到那贱人在圆钵下饮恨,对于这个冲上来的九级游仙,根本不屑一顾。

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那看似公子哥的长衫青年,不但步法飘忽,刀法也威猛若斯,一刀斩飞圆钵,第二刀竟是直接冲着自己来了。

就这么一错愕,刀光已经匹练一般地袭来,一时间他全身冰凉。

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,一柄飞剑带着尖啸声,从他身后电射而至,正正地迎上那刀光,只听得“叮”的一声脆响,刀剑相交。

这声音并不算大,但是余音久久不绝,直震得人头晕眼花,耳鸣不已。

“剑修?”陈太忠怔了一怔之后,不屑地咧一下嘴,抬手又是一刀斩去,“剑修就很了不起吗?”

那飞剑跟他的长刀碰撞一下,光泽已经有点暗淡了,又拦了一下,剑身剧烈地抖动了起来,“嗖”地一下飞了回去。

就这么一耽搁,那矮壮汉子已经在身上拍了一张高阶护身灵符,他摸出一对分水刺,怒吼一声扑了上来,“贼子你敢偷袭!”

“你个混蛋放屁,”陈太忠想也不想,狂野地一刀迎上,“只许你偷袭我的女仆?”

叮当一阵乱响,矮壮汉子手里的分水刺就被削成了两个尖锥,其中有个尖锥还被削成了两段。

陈太忠得势不饶人,身子一弯,猛地前蹿,迅猛一刀斜劈,“你给我去死!”

矮壮汉子赶紧收回尖锥防御,不成想那灵刀来势太猛,斩断了分水刺不说,还重重地斩到了他身上。

白芒一闪,高阶防御灵符崩裂开来,矮壮汉子也被这一刀斩得倒退十几步,衣服前襟被划了一个大大的口子,嘴里噗地喷出一口鲜血。

陈太忠还待前追,大伞下的两个灵仙已飘然而至,一人持棍,一人持剑,齐齐挡在前方,持棍者是灵仙三级,持剑者赫然灵仙七级。

“以大欺小,要脸不?”那剑修冷哼一声,阴森森地发话,他的本命飞剑已经受损,现在手上的长剑,只是一柄高阶灵剑,非本身精血所蕴养。

“我操你八辈子祖宗,你还敢更不要脸一点吗?”陈太忠气得破口大骂,“我才是九级游仙,灵仙过来动手动脚,这不算以大欺小?”

“你本来就不是九级游仙,”剑修的脸色越发地黑了,兀自强词夺理,“这……怎么算以大欺小?”

陈太忠侧头看一眼,发现王艳艳已经布下了中阶灵阵,谢明弦也很有眼光,直接靠近她,两人躲在灵阵之中,倒是不怕旁边的人围攻。

既然同伴无恙,陈太忠就放下心来,轻飘飘地向斜后方一迈步,手中长刀顺势斩下,“那么,冒犯上位者……死!”

刀气过处,那在地上的一级灵仙拦腰被斩做两截,原本是生死不知,这下却绝无幸理了。

“你居然敢杀人?”那剑修阻拦不及,直气得睚眦欲裂。

“蝼蚁而已,”陈太忠哈地笑一声,又冲向那个倒在地上的人妖灵仙。

“住手!”七级灵仙大喝一声,怎奈,陈太忠哪里可能听他的?

周围的几个九级游仙见状,拼死冲了上来,结果又有两个被当场斩杀。

“你敢!”他的身后,三个灵仙联手攻了过来。

“蝼蚁!”陈太忠不屑地冷笑一声,手一抬,红尘天罗放了出去,正正地裹住那个剑修,然后想也不想,冲着那五级灵仙一刀斩去。

那五级灵仙身上已经又拍了一张高阶防御灵符,手里拿着一把长刀。

不过他是真的怕了对方,眼见自家战力最高的剑修被束缚了,身子没命地向后退去,嘴里大喊,“你敢动手,钝锁胡家跟你势不两立!”

陈太忠根本听都不听他的,追着上前又是一刀,狞笑着发话,“胡家人我见多了,根本没你这种杂碎!”

就在此刻,那三级灵仙闪身挡在五级灵仙身前,“阁下莫要动手了,都是误会!”

误会你个头,陈太忠根本不听他的,一刀过去,只见那三级灵仙身上白光一闪,居然硬生生地扛下了这一刀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