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零五章 顺手小忙

陈太忠的神识锁定,最终还是跟丢了那俩灵仙。

没办法,神识太强的话,容易被对方发现,他只能轻轻地锁定,但是湄水城的人太多了。

这俩灵仙心里有鬼,还专门在人多的地方钻来钻去。

等距离超过一里,陈太忠就实在锁不住这俩了。

他的神识刚收回来,一股强大的神识就扫了过来,登时把他吓了一跳。

目视一下神识扫来的方向,他轻轻咂巴一下嘴巴,正是一里多地外的郡守府。

这个肯定是天仙的神识,陈太忠跟丢了人,本来就恼火着呢,又差点惹来天仙的关注,他是再也没心思闲逛了,“找找看,什么地方有空房间。”

“来了湄水,怎么能让您住外面呢?”谢明矩哈哈一笑,“那岂不是要让人笑话,我谢家不懂得待客之道?”

“已经麻烦你家不少了,”陈太忠顺口客气,倒也没有坚拒的样子。

“带着您二位来,我一个人回去,家主可是饶不了我,”谢明矩笑着连连拱手,“贵客,我真的不想吃家法……我家院子不多,但是客房也绝对清净。”

这个邀请情真意切,他原本还怀疑,家族对这两人的重视,是不是有点过了,但是刚才那一幕,让他彻底明白——这俩客人真不是好惹的。

他看得清清楚楚,隐身的贼,一个神识就打得现形了,而那七级的小侍女,直接就跟两个灵仙放对,一点不带退缩的。

二长老郑重其事招待的客人,果然是有大来头的。

三人来得快,去得也快,回到三溪镇的时候,天甚至还没有黑。

谢明矩将他二人安排到一个半亩地大小的幽静小院,新起的家族就是这样,底蕴不够,不可能有巨松城姜家那样的豪华接待场所。

不过这小院闹中取静,也是相当不错,主家起码是用心了。

待到天色大黑之际,谢明矩又来相请,谢家二长老谢明弦和谢家家主谢昊风,两人邀请贵客共进晚餐。

谢家的权力结构,跟一般的家族还不一样,家主谢昊风,只是九级游仙,而他所在的昊字辈,比明字辈要高出一级来。

两个后辈已经晋阶灵仙,谢昊风原本是想让出家主之位,不过这俩对此都无兴趣,而且两人都在为官家效力,不可能跟一般家族的老祖一般,隐世静修。

他俩甚至都不想被称作老祖,家族底蕴实在太薄,还是低调一点的好。

所以今天的宴会,也是以谢昊风为主导,而谢明弦只是一个陪客的角色。

有意思的是,王艳艳这个女仆,居然也上桌吃饭,谢家人也没表现出什么。

一顿饭吃饭,宾主双方相得甚欢,待下人将酒菜撤走之后,谢昊风才笑着发问,“听说陈大人有登仙鉴,不知我谢家可否借来一用?费用什么的,都好商量。”

“无所谓,这东西本来就是让人用的,”陈太忠满不在乎地一摆手,又看一眼对方,“不过你们就不要再宣扬出去了,我们受到别人骚扰倒是小事,关键是对你谢家子弟也不利,我说的话,你可听得明白?”

他说的这个不利,是指谢家一旦测出登仙苗子来,地方上的宗派肯定要找过来,到时候不管功法合不合,谢家子弟难免都要陷入麻烦中。

“这个自然,”谢昊风笑着点点头,都已经是组建了家族的人,他自是明白这里面的门道,然后转头看向蒙面的刀疤,“那就麻烦王女修了。”

王艳艳点点头,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此事宜尽早进行。”

他俩此来是参加药品交易的,帮忙无所谓,不能耽误正事。

谢家见他俩答应得痛快,也是大喜过望,马上就传出了命令去,要家族中人务必尽快准备好资质测试,同时还要严格注意保密。

饶是如此,也是在第二天下午,谢家才集合全了要测试的族人,其中有儿童和少年六百余人,还有四百余的青年人。

这些青年人,也是存在功法是否相合的问题,谢家血脉中以土属性为主,主修的是土系功法,但是土系功法也有不同的偏重,而且这么一大家子人,血脉中出现偏差的也不是少数。

这一测试,就用了三天三夜的时间。

王艳艳主管测试,其他维护秩序、书写记录、判研属性的事情,都是谢家人在做。

每一人被取走血样之后,都只能在那里等着,他们甚至见不到王艳艳本人,更遑论登仙鉴了,至于说自家资质到底如何,他们更不可能知道。

谢家的保密工作,做得相当好,虽然很多谢家人怀疑,家里可能弄到了登仙鉴,但也仅仅是怀疑而已。

而谢家家主谢昊风和谢明弦,则是一直陪伴在王艳艳旁边,也是三天三夜没有休息。

第三天头上的时候,出任务的灵仙谢明峰,带着一干谢家子弟回返,他们是在路上接到的消息,紧走了一天一夜才赶了回来——其中一些人,也要参加测试。

总体而言,这一次测试算是中规中矩,谢家没有出现那种铁定登仙的苗子,不过还是测出了四五个前景非常看好的人。

其中一个已经是八级巅峰,是金土双属性的,只要稳固土系功法,冲灵仙之际,寻到相合的金属性功法,在“土生金”的作用下,冲击灵仙不是问题。

唯一可虑的是,此人晋阶灵仙之后,须以土系功法打底,金系功法提高,二者中更偏向金,背离了谢家传统的功法属性。

不过真要能成功的话,谢家在不久的将来,可能出现一个中阶甚至高阶灵仙。

对于根基浅薄的谢家来说,这无疑是个极好的消息。

当然,不和谐的音符也有,家主谢昊风的一个孙子,小小年纪已经是二级游仙,也是被大家所看好的,测出的资质非常糟糕,居然是木土双属性,还带有“轻”的辅助属性。

这个属性是极其糟糕的,木克土,而且土和轻一般也搭不上调,那孩子听说自己属性不太好,登时就大吵大闹,一定要再测试一次。

王艳艳肯定懒得答应,心说我只帮你家测试,又不管你的成长,有必要作弊吗?

而且登仙鉴是万戟派的,从来也没测错过什么——这是宗派测试的重器。

所以她只是淡淡地一笑,“这孩子……还真有意思啊。”

谢昊风的脸色却变了,直接发话,“拖出去饿他五天,不好好收拾一顿,谢家早晚要葬送在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孩子手里,还没成气候,倒学会摆谱了……这是自取灭亡之道!”

他是谢家中兴的见证人,深知家族崛起的不易,根基尚浅的时候,藏拙尚且来不及,哪里敢惯这种少爷脾气?

总之,谢家这种新兴的小家族,危机感还是非常强的,风气是相对积极向上。

陈太忠主仆在谢家,被照顾得无微不至。

王艳艳测试完之后,休息了整整一天一夜,再次起来的时候,又是精神抖擞。

而现在距离药品交易,只有四五天的时间,当天下午,谢明峰、谢明弦兄弟联袂来访。

谢明峰的年纪大一点,身材魁梧,比自己的堂弟整个大上一号,看起来非常悍勇,但此人等闲不怎么说话,给人以相当稳重的感觉。

谢明弦则是笑着发话,“二位贵客若是休息妥当了,咱们可以明天一早动身……此番交易处龙蛇混杂,只由我一人陪两位前去,陈大人你看可好?”

“有个人领路就行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安全第一。”

第二天一大早,三人从三溪镇出发,直接向北行去,行至北山脚下,谢明弦建议将三匹角马寄放在农家,“接下来就是要翻山了,牵着马走,不方便。”

王艳艳一拍花篮,直接将三匹角马都收了进去,她笑一笑,“还是随身带着吧。”

谢明弦看她一眼,眼中有点怪怪的样子,“那就……随身带着吧。”

北山的山脉不小,连绵起伏一眼望不到边。

所幸的是,谢家不愧为当地土著,谢明弦带着二人,穿行在山间小道上,有时候那小道,根本就看不到路,但是一脚踩下去,就能感觉到土质的厚实和坚硬。

原来这小路行走的人稀少,几天没人走,灌木和草丛,就又把路盖住了。

三人翻了四五个山头,就到了下午时分,这个时候,天上居然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来。

饶是三人都是修者,有修为在身,这小雨也挺闹腾人的。

陈太忠手上有灵舟,但是此刻不宜施展,王艳艳拿出一把伞来,为主人撑起来,她自己则是祭起一个圆盘,在头顶上方挡雨。

“还好不远了,”谢明弦也摸出一把伞来,撑在头顶,笑着发话,“这葫芦峡,其实正经是应该从铁川方向走,不过那样走太远了,而且从这小道走,也不太引人注目。”

不过这话,他说得就有点早了,三人又走了半个小时,就在山路开始变得泥泞的时候,他们终于下了山,在一片丘陵中穿行。

走不多远,前面猛地冒出七八个人来,大声发话,“站住,干什么的?”

拦路的人除了九级游仙,还有两个灵仙,而远处一柄大伞之下,还坐着三个灵仙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