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零四章 有点乱

谢明弦在观察对方,这主仆俩也在观察他。

陈太忠其实有点怀疑,宁树风跟谢家的关系,有没有那么铁,风黄界看人下菜的主儿,真的不要太多——你一个游仙,凭啥跟人家灵仙处得很好?

出乎他意料的是,老宁的面子,还真不算小,这灵仙居然到门口来迎接,态度也十分客气。

这谢明弦身材高壮,年纪不大,却已经有了不算小的肚腩,长得也一副豪爽的样子,声音极其洪亮,做派有点像地球上的……帮派老大。

“冒昧登门打扰,还请主人莫怪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拱手,又斜睥王艳艳一眼。

刀疤从花篮里取出一个玉匣,递了过去,“家主人一点心意,还请不要嫌弃。”

“这不就见外了吗?”谢明弦笑着摇头,“我跟树风可是过命的交情。”

他推辞两下,见推不掉,只得交给身边人收了,心说这公子哥做事也算有章法。

事实上,陈太忠对于这一套,是一窍不通,不过他身边有个风黄土著,刀疤对此可是门儿清的,上门之前,就跟主人仔细合计了一下,拿出什么礼物比较合适。

按说最好的礼物就是灵石,可送这个太过市侩,不但降低自家格调,也隐隐有小看对方的意思。

所以这盒子里,是刀疤从诸多功法中挑出的一门步法,高级游仙可以修习,灵仙没有太好的步法,也可以修习一下——正合适谢家这种根基浅薄的家族充实底蕴。

别说谢家极可能没有拿得出手的步法,就算有,多一个选择出来,也是件好事。

就像陈太忠有了《燎原枪法》,姜自勤送他一套《血魂枪》,他照样高兴得很。

谢明弦将两人让进大厅,又招呼人上茶,热情到不得了,根本不像是在接待两个游仙,搞得旁边的仆人都一头雾水。

事实上,谢明弦还真知道,来的这俩就不是游仙。

宁树风托人给他带的话就是——那女仆是一级灵仙,我亲眼目睹她晋阶的。

至于那做主人的,宁树风都不知道其修为,反正起码是高阶灵仙的战力。

谢明弦和宁树风的关系,其实没有双方说得那么亲密无间,不过两人都是给官方办事,在业务上有过不少合作,甚至也合作过一些见不得光的事,彼此之间算是知根知底。

双方以后也还要继续相处。

所以,能让宁树风如此郑重其事叮嘱的人,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。

随便聊了两句之后,陈太忠就说起了来意,“百药谷即将交易千年灵药,我想花些灵石,让人帮我捎十来滴净心神水,听说谢长老有门路?”

谢明弦其实知道他的来意——就算不知道,这话也能听明白,捎十来滴净心神水,必然是卖药者帮着捎。

“最近冲着这个来的人很多,”他皱着眉头,小心翼翼地措辞,“湄水城里都多了不少外地人,还有冯家,公开用灵石收千年灵药,给的价格极高。”

湄水城中两大豪门,冯家和杜家,都是有高阶灵仙的,家族里也有子弟在宗派。

“杜家那里……不是听说缺灵石吗?”陈太忠出声发问。

“他们缺灵石,是因为囤积灵药,想借机发展壮大,”谢明弦摇摇头,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,“前一阵……百药谷的长老,去杜家走了一趟。”

“然后呢?”陈太忠发问。

“然后百药谷平价买走了杜家不少灵药,”谢明弦想笑不敢笑,憋得煞是难受,“杜家都没几株灵药交易了,虽然确实缺灵石,但是怎么会轻易跟外人交易?”

“囤积居奇之辈,”王艳艳不屑地哼一声。

“那这就没有办法了?”陈太忠眉头皱一皱。

“办法总要慢慢地想,”谢明弦皱着眉头发话,“不过我要跟你俩说,你们逛湄水城的时候,不管什么地方卖千年灵药,千万不要去买。”

“哦?”陈太忠听得来了兴趣,“为什么呢?”

“绝对是假的,这个时候,市场上就不会出现真货,”谢明弦一摊手,非常认真地表示,“而且你买上假货,还有可能被人谋财害命。”

说到这里,他话音一转,“当然,我知道两位贵客不在意那些宵小,但是……能少一事,何必多一事呢?”

陈太忠对宵小倒不是特别在意,他想一想之后发问,“谢长老还有别的建议吗?”

谢明弦摇摇头,犹豫一下又发话,“实在不行,到时候我把你们带到葫芦峡,看谁有千年灵药,你们直接跟他们商量。”

“葫芦峡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。

“葫芦峡就是交易灵药的地方,”谢明弦笑着回答,“这次交易的灵药不少,不光是千年灵药,还有其他的灵药。”

“我还以为会在湄水城,”陈太忠听得扬一扬眉毛。

“郡守府发话了,希望能挪到城外,”谢明弦笑着摇摇头,“这里毕竟是郡治所在,光那些外地人,最近都把城里搞得乌烟瘴气,百药谷要是来人,弄点事儿出来……到时候存在个谁主事儿的问题。”

“这倒也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有点理解了,“百药谷和郡守府,谁该听谁的?”

王艳艳眼珠转一转,“湄涯的郡守,应该是天仙吧?”

“中阶的,”谢明弦淡淡地点点头,然后苦笑一声,“可是郡守也需要百药谷的丹药啊,这个账……真的不好算。”

“那我们进城转一转?”陈太忠眉毛一扬。

别的不说,只冲能知道交易地点在葫芦峡,他就没有白来谢家一趟,更别说谢明弦还答应到时候领路,有地头蛇的帮助,确实是能提供不少方便。

“这你得早去早回,”谢明弦很明确地表态,“你想在城里找个差不多点的住处,都很不容易,而且现在的城里,也没个啥逛的……我安排个人,领着你们走一趟吧。”

他安排了个中年人,叫做谢明矩,是个九级游仙,也是明字辈的,不过大约是灵仙无望的那种主儿,说话做事也很老道。

三人逛了一圈湄水城,陈太忠就有点明白,为什么谢明弦说没啥逛的。

不是城里没东西,湄水做为湄涯的郡治,货物种类还是比较齐全的,然而这里的东西就是一个字儿:贵!

陈太忠这不怎么逛街的都能感觉到,王艳艳更是表示,“几乎所有的东西,起码比旺泉贵三成。”

谢明矩笑着回答,“两位贵客,以往湄水的东西没这么贵,也就是最近,百药谷搞这个收灵药,来了太多乱七八糟的人,搞得货物价钱都涨了不少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才待发话,猛地眉头一皱,一个神识重重地击了出去。

然后就是一声闷哼,王艳艳的身边蓦地多出一个人来,此人的手正在伸向花篮,下一刻,他嘴角冒血,身子软绵绵地栽倒在地上。

“我艹,这隐身术都出来了,”谢明矩见状,也咂巴一下嘴巴,走上前直接给那人下了禁制,又用禁灵锁锁了。

“嘿,你们干什么?”就在这时,不远处有人大声嚷嚷,却是两个低阶灵仙,他俩走上前,狠狠一推谢明矩,呲牙咧嘴地发话,“小子,你找事儿?”

这隐身的小贼,不过才游仙七级,真是想不到,居然还有灵仙的帮手。

“外地人,我说你规矩点,”谢明矩脸一沉,阴森森地发话,“这儿是湄水,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。”

“我就撒野了,你又怎么样呢?”一名灵仙摸出一把短剑,二话不说就扎了过来。

“找死!”王艳艳想也不想,三枚飞针就打了出去,“老谢,湄水能随便杀人吗?”

“有我作证,你们杀好了,”谢明矩也气得脸色铁青。

谢家一家都跟城主走得极近,官府里歪一歪嘴是再简单不过了——反正是外地的小偷,又不是什么地方豪强。

就在这时,远处有哨子声响起,那俩灵仙对视一眼,二话不说转身就跑。

下一刻,街角有四五个守卫走了过来,见到谢明矩之后,笑着打个招呼,“明矩……这小子是犯什么事儿了?”

“贼,会隐身,来偷我谢家的客人,”谢明矩冲着陈太忠二人努一努嘴,然后笑着拱一拱手,“带回去搜魂,绝对没跑……我谢明矩不说虚的。”

“哎呀,隐身贼?这两天闹得挺凶的,”一个貌似小头目的家伙眼睛一亮,然后笑眯眯地发话,“谢老哥,这活儿记在我身上,行不?”

“随便,”谢明矩笑着一摊双手,“不过,别怪我没提醒你啊,这家伙有俩灵仙帮凶,刚才跑了。”

“知道他有帮凶……搜魂以后,帮凶也跑不了,”这位毫不在意地点点头,然后看一眼陈太忠,笑着发话,“你家的客人,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公子,可不是得招贼?”

陈太忠微笑着颔首,却是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。

他确实是心不在焉,刚才那俩灵仙悍然出手,对他的刺激有点大——偷盗不成,跑了就算了,居然敢来刺杀事主,真当哥们儿好欺负?

所以他的神识,一直遥遥锁定着那俩灵仙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