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零二章 路趣

王艳艳买的两个百兽囊,价格可真不便宜,一个就值三上灵。

就这她还不满意,说旺泉城的商品档次太低,她早晚要买更好的百兽囊。

陈太忠也懒得理她,任由她去疯。

据宁树风说,百药谷收购千年灵药,应该在两月左右,不过刀疤有点忍不住了,跟主人建议说,咱们可以一路游山玩水地过去。

陈太忠在小院里呆得也有点久了,就说那行吧,把家里收拾一下,然后动身。

其实小院里除了那些荒兽和灵兽,还真没什么可收拾的,不过想到这次出门可能要用三五个月,刀疤临时发出通知,要给镇子上测试一千个孩子。

宁树风接到通知后,直伸大拇指,连夸王女修做事讲究。

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,连调香派和城主府都派了人过来,往常三天二十个地测也就算了,这次一测一千个,万一有什么好苗子,那可是要抓住了。

当然,以陈某人现在在龙鳞城的人面,也没人跑过来说,陈某某你这么做不对。

调香派派来的是个二级灵仙的内门弟子,那弟子甚至自己还带了十几个孩子来,要跟着沾光测试一下。

这一千多人,王艳艳用了七天才测试完,然后主仆俩休息一天,启程出发。

刀疤带上了所有的灵兽,而陈太忠则是把阵眼上的灵石都取走了,这样一来,就算有人潜进院子,也毫无所得。

临走之前,他又将沈家的护卫喊来,预付了一个月的费用,嘱咐他们好好看守。

两人出行的这一天,镇子上交好的朋友,将他俩送到镇子口,宁树风更是将人送到伯知镇的地界,自己方才回转。

这附近的地界,陈太忠和王艳艳都熟悉得很,于是两人先上了角马,一路驰骋,直到奔出六七十里地,才放慢了速度。

青州地界比积州繁华了不止一点半点,道路两边随处可见人烟,偶有鸡鸣犬吠声响起,十足的田园风光景象。

两人骑乘了一阵,索性下马步行,一边走一边四处看。

走了一阵之后,刀疤拿出个小花篮,手一拍,将两匹角马收进了花篮里。

这花篮只是普通的高阶法器,不过篮子里面,有两个百兽囊,还有两个兽袋,王艳艳的储物袋,也放在花篮里。

现在的她,除了挎着一个花篮,就只有肩头的一把小弓,再加上她将自己的修为压到了游仙七级,面蒙青纱款款走着,像足了大户人家的侍女。

陈太忠见她这副装扮好玩,索性也从须弥戒里翻出了一件长衫,穿在自己身上——正是得自姜家的中阶灵衫。

然后他又取出一把折扇来,附庸风雅地拿在手里,这扇子得自于前两天从楚家抢的储物袋内,陈太忠无意中发现,此扇扇骨极为坚硬,甚至可以当作短棒来用。

这就是标准的书生加侍女的组合了,走在热闹的场合还可以,进入一些荒郊野地,就难免惹来一些人的觊觎。

前面四天,都是在郡治旺泉附近,不存在什么治安问题。

第五天傍晚,因为错过了住宿的地方,两人正琢磨着路边找个地方扎营,旁边树林里忽地蹿出十几个汉子,将两人围住了,“打劫!”

十几个人穿得都很普通,甚至可以说是寒碜,人人脸上都蒙着一块布,其中有两个九级游仙,还有两个八级游仙。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摇摇头,很遗憾地发话,“看起来都不富裕。”

“主人你可别小看了他们,”王艳艳冷冷一哼,“都是住在附近的,家里指不定多有钱呢,只不过出来打劫,装作穷人而已,要不然,何必蒙面?”

“我苦恼的就是这个,他们身上没带多少灵石啊,”陈太忠先叹一口气,然后脸一沉,冷冷地发话,“把储物袋留下,滚。”

“哈,小子你说什么?”那九级游仙不怒反笑,抬手一刀就砍了下来,“不识趣,爷爷就连命也拿走了。”

“找死!”王艳艳轻叱一声,从花篮里掣出一杆大枪,一抖手就迎了上去。

只一枪,就崩飞了那汉子的刀,然后枪尖向下一抹,直接将此人开膛破肚。

“臭婆娘你找死!”其他人的眼睛登时就红了,一拥而上围住了王艳艳,只余两人,在一边监视着陈太忠。

“真扫兴啊,”陈太忠叹口气,这样的蝼蚁,他都提不起杀的兴趣,不过刀疤既然先下手杀人了,他也不介意将这帮人杀光。

然而,他也没着急下手,自家的仆人已经很久没有跟人打斗过了,又刚晋阶灵仙不久,多参加一些战斗,有利于她的提高。

这帮盗匪却是越斗越心惊,他们原本就是临时起意,看到这一男一女有点像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和侍女,才决定做这一票。

一个九级游仙,一个七级游仙,能厉害到哪儿去?

就连那小侍女一枪跳翻九级游仙,大家也以为是偶然碰巧了。

不成想众人一起围攻,也讨不了好,反倒一不小心,又被扎翻一个,想一想不远处还有个九级游仙在袖手旁观,大家正没个奈何处,远处的大道上,传来一阵马蹄声。

“跑啊,”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,众人转头就往树林里跑。

让他们跑了,那倒是笑话了,陈太忠一连串神识打出去,这些人纷纷栽倒在地——能夺财的时候,他可以考虑放过对方。

连财都没有,而且已经杀了一个,那么再杀一个也无所谓了。

王艳艳也是心狠手辣之辈,大枪一枪一个,收割着性命,不过才杀了三人,远处的马蹄声已近,然后一声娇叱传来,“住手,你们在干什么?”

王艳艳抬头一看,登时一怔,来的是七八个男女,其中一女的坐骑,竟然不是角马,而是八级的荒兽闪电豹。

而且这闪电豹的体型,比一般的闪电豹还大了不少,一看就不是凡种。

说话的,正是闪电豹上坐着的女修,女修长着一张娃娃脸,圆圆的,眼睛极大,正愤怒地看着她。

对方虽然是三级灵仙,王艳艳也不看在眼里,只是淡淡地回答,“他们拦路劫财害命,为什么杀不得?”

说话间,已经有人下马走了过来,看一看现场之后,有人扭头看向豹子背上的女修,“大小姐,真的是劫财害命之辈。”

这是很好辨识的,陈太忠一身的长衫,王艳艳的装扮,就是个侍女加保镖的样子,而且这俩人一个九级一个七级,要说他俩拦路抢劫一帮子穷人,鬼才会相信。

“那随便杀人也是不对的,”大小姐听了这话之后,语气缓和不少,然后她眼珠又一转,“看一下,这些人的精血损失没有。”

这话就是认为,陈太忠主仆,有魔修的嫌疑——若是魔修,可以为了精血无缘无故杀人。

“没有,这些人尸身都饱满得很,”下来探查的人摇摇头,心说这大小姐真是正义感爆棚,魔修哪里是那么好碰到的?

他们在这里问答,王艳艳的大枪还在不紧不慢地收割着性命,将人杀了个遍之后,她将大枪往花篮里一收,拎着两个储物袋回来了,“真是穷鬼,只有俩储物袋。”

“你们真的不是盗匪?”大小姐又有点迷惑了。

“为了俩储物袋杀人?”王艳艳没好气地白她一眼,然后看向陈太忠,“主人,咱们再赶一段路吧,这里血腥气太重。”

“嗯,再走一段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也没兴趣在尸体旁边过夜。

王艳艳又一拍花篮,放出两匹角马来,她翻身跨上一匹。

陈太忠为了附庸风雅,穿了长衫,没办法骑马,索性一跳,站在马背上,两人一催坐骑,疾驰而去。

大小姐愣了好一阵,催着闪电豹追了上去,心说你们主仆不能这么目中无人吧?

那闪电豹原本速度就极快,要不然也不能冠以“闪电”二字,行不多时,就快追上了两人,大小姐一拽豹子的后颈皮,那闪电豹“嗷儿”地怒吼了一声。

它这一吼不要紧,前面两匹角马登时屎尿齐下,玩了命地乱蹦。

王艳艳登时就火了,想也不想,直接又放出两只风翅兽来,她跨上一只风翅兽,一扭身就向闪电豹冲了过来。

风翅兽虽然是幼兽,终究是五级灵兽,一见到八级的小荒兽,登时就是一声怒吼,然后想也不想,一张嘴,一道风刃就吐了过去。

这种过激反应,也是因为它是幼兽,真正成年的风翅兽,眼里根本没有荒兽——它捡骨头种蘑菇,都要挑灵兽的骨头捡。

幼兽觉得,自家阶位比对方强大,但是它本身还很弱小,为防对方小看,就直接先动手。

那闪电豹一看到风翅兽出现,浑身的毛发刷地就乍了起来,要只有一只小风翅兽,它还不怎么怕,但是对方还有同伴,它想也不想,一转身嗖地就跑了。

大小姐没防住这一下,好悬从豹子背上摔下来,虽然最终保持住了身形,却是被颠得左右乱晃,手足无措。

王艳艳收起两只风翅兽,又安抚一下两匹角马,等了一等,两人才骑上角马,继续赶路。

又过一阵,远处传来一声娇怒的喊声,“啊,我的发型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