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零一章 神水消息

肯定给我打听到?陈太忠惊讶得差点把舌头吞进肚子里。

连玉屏门的沈蔷薇,都打听不到哪里有净心神水,你这小小的九级游仙,反倒能打听到?

这个时候,刀疤就充分地体现出了一个狗腿子的觉悟,她眼睛一瞪,很不高兴地发话,“说说你的计划……怎么,还等着我家主人问你?”

“王大人,”宁树风讪笑一声,自打对方晋阶灵仙,他必须称之为大人了,哪怕此女仅仅是个仆人,他有点为难地回答,“这个……鱼有鱼路,鳖有鳖道,您就别难为我了。”

“算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对那些于自己无害的人,他并没有兴趣强人所难,只要能吃到香喷喷的鸡蛋,认识那只母鸡与否,对他来说并不重要,“起码十滴净心神水。”

练习灵目术,一个人要耗去四滴净心神水,他加上刀疤,这就是八滴,剩下两滴,可以做人情,跟沈蔷薇换点东西也不错——反正两滴也够她练一只眼的了。

了不得一只眼有点神,一只眼差一点,总不能说,一只眼的灵目术,不是灵目术。

事实上,他说出来十滴,也是混淆视听,不想被人猜到,他是要干什么,若是他张嘴要十二滴,没准人家就能想到——这是有三个人要修习灵目术?

“好的,没问题,”宁树风笑眯眯地点头,然后难为情地搓一搓手,“这个……您看?”

“给他测吧,”陈太忠一摆手。

宁树风的测试结果,悲喜参半,喜的是,他还有一百一十岁可活,在游仙里算活得长的,悲的是,他的资质真的很一般,金木土三属性,没个突出的。

像这种极为普通的资质,也就只能修习基础功法,说句实在话,他能在八十来岁冲到九级游仙,就是已经充分地发挥了潜力。

“你儿子的水属性,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,”陈太忠见状,都禁不住嘀咕一句。

“估计是来自他妈,”宁树风在短暂的失落之后,马上就恢复了正常,自家就是这么个资质,靠着努力达到了这一步,还能活得比别人长一点,有什么不知足的呢?

正经说起来儿子,他有点得意,“调香派的大人已经说了,只要小明在十五岁以前,不靠吃药晋阶四级,就接受他为外门弟子。”

调香派是木幻属性,小明的水木属性,正是水能生木,选择调香派,无疑是个不错的方向,不过对调香派来说,这种资质算是不错了,可是也不值得从小培养。

十五岁以前能晋阶四级,这才可以考虑纳入宗门,然后在宗门的资源培养下,不出问题的话,一个高阶灵仙跑不了,再往上发展,就要看个人气运了。

事实上,很多外门弟子的资质,还不如小明,不过人家在门派里有关系,这是没法比的,总算是小明的资质不算差,而且很小就查出来了,就有个登龙门的机会。

宁树风做为一个没根脚的散修,他也不能再有更多的奢望。

“好了,你跟大家说,登仙鉴这一期轮空,”刀疤适时发言,她已经猜到,他是为什么来的了,“下一期继续。”

这主仆俩使用登仙鉴,是相当随心所欲的,没事儿可以测,有事儿就轮空了。

但是听风镇的居民,还就吃这一套,他们越是这样,大家就越是觉得——人家本来可以不测的,没事的时候,还能记得按时测试,已经很不错了。

又过了三个月,宁树风来汇报,申请延期三个月:已经有点眉目了,不过目前看来,三个月有点不够。

陈太忠也无所谓,最近的隐居生活,养得他有点懒了,觉得就在这里晋阶天仙也是不错的。

湖边的短尾貘,越发地多了,现在有六十多只,小湖的面积都因此不得不扩大,树林里的阴阳蛇,也达到了十八条——前些日子,沈蔷薇又着人送来三对小蛇。

看到有两只短尾貘已经长到四十余斤,他就跟刀疤商量,“要不先杀上一只来吃?反正这么多小短尾貘,将来生崽,没必要指望这两只。”

“等咱们换个大点的地方,养上多多的短尾貘,不好吗?”王艳艳有点舍不得,她还借用主人的语调来说话,“到时候,咱们一杀就杀两只,吃一只,扔一只。”

“实在是有点闲得慌,”陈太忠忍不住嘀咕一句。

然而没等过几天,宁树风就前来通知,有净心神水的下落了。

不过,也仅仅是有下落,离到手还远得很。

宁树风打探消息,跟沈蔷薇之类的宗派弟子不同,他也撒出风去四下了解,但他主要还是盯着一些炼制丸药的门派——这些门派里,可能存在净心神水。

这次他带来的消息,就是百药谷有净心神水,数量还不少。

百药谷又称百药派,上门是奇巧门,奇巧门占据了折龙道的大半地盘,至于调香派所属的玉屏门,只是占了折龙道三个州,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。

陈太忠听得是相当地无语,“你不会是让我去百药谷讨要净心神水吧?”

如果能这么做的话,我何必问你呢?自个儿就去那些炼丹的门派,求取净心神水了。

“那倒不是,”宁树风笑着摇摇头,然后压低了声音发话,“百药谷最近,好像要练几炉大药,急需一些千年灵药来入药。”

不得不说,对他这种散修而言,能打听到这样的消息,已经是不容易了,宗派里对各种消息,封锁得极严,哪怕需要什么资源,也是跟下面的家族或者其他宗派通气。

宗派和家族,占据了大部分的修炼资源,就算跟散修通气,也不会有什么效果,倒不如不说了。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千年灵药……你继续说。”

“千年灵药固然不好找,但总是有人有的,不是吗?”宁树风眉头一扬,笑眯眯地发话,“咱们去找那些有灵药的,让他们跟百药派兑换净心神水,岂不是就可以了?”

“这个点子听起来,并不怎么样,”陈太忠摇摇头,千年的灵药,那根本不是有灵石就能买到的,拥有灵药的家族或者散修,面对宗派的收购,也不会考虑灵石。

尤其是百药谷以炼药著称,兑换一些市面上买不到的丹药,也比灵石强。

比如说万戟派的大师兄刘园林,想乞求陈太忠的原谅,最先拿出来的除了灵晶,就是十颗破障丹——这个东西对家族的意义太重大了。

“重金求取即可,”宁树风认真地建议,“净心神水这东西,又不是多值钱,置换千年灵药,十来滴净心神水,也不过就是个搭头。”

“这么说,倒是可以考虑一下,”陈太忠点点头,想一想之后又发问,“你这么建议,想必是知道谁家有千年灵药了吧?”

“易州钝锁胡家、湄涯冯家、杜家,还有些散修……”宁树风笑着回答,“反正过去看吧,据说现在杜家的灵石,有些吃紧。”

“他起码得紧成沈家这个样子,我才有机会,”陈太忠笑一笑,又状似无意地问一句,“若是我能找到千年灵药,可以跟百药谷直接交易吗?”

“这个当然可以,”宁树风一拍胸脯,得意洋洋地回答,“别的散修想交易,未必找得到门路,但是我兄弟有门路……其实只要你有货,这些门派,并不管你是散修还是家族。”

“那是要走一趟了,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他在洄水密库里就得到不少千年灵药,不过这种事,就没必要嚷嚷得大家都知道了……

刀疤一听说,主人要去弄净心神水,强烈要求跟着去,“主人,我也已经是一级灵仙了,不会怎么拖你后腿的。”

“你这……”陈太忠不想她跟着去,不过转念一想,此番过去,无非就是交换一些物资,应该不存在什么危险,于是没有直接反对。

他只是问一句,“那咱院子里这么多荒兽灵兽,没人看着也不行啊,别人又没有驯兽的本事。”

“这个好说,”王艳艳一跳老高,拍着胸脯表示,“我马上就去旺泉城买两个百兽囊,再加上原来的兽袋,全能装进去。”

百兽囊可装多头荒兽或灵兽,价值不菲,龙鳞之类的小城都没得卖,不过旺泉是郡治所在,应该有这个东西卖。

“那随便你,”陈太忠想一想,摸出灵舟递给她,“坐灵舟去吧……进城以后,找个铺子把灵舟上的‘楚’字抹去。”

灵舟来去,还是比其他的飞行法器便捷,毕竟是消耗灵石的玩意儿,第二天晚上,王艳艳就驾着灵舟返回,灵舟上的“楚”字不见了,换做了大大的“陈”字。

“不用这么高调吧?”陈太忠见灵舟缓缓降落,嘴角抽动一下,实在有点哭笑不得。

他也想在灵舟上刻上自家的姓,但是如此一来,万一遇到紧急事情,他就不太方便冒充宗门弟子了。

不过刀疤已经这么做了,他也懒得再多说,省得显得他这个主人胆小怕事没担当。

天底下,应该也没那么多意外吧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