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九十九章 阵法

不知不觉间,陈太忠从隐夏道回来,已经半年多了。

王艳艳灵仙一级的修为,是彻底地稳固了下来。

同时,他的小院里,也多出了不少动物。

小湖边的碎石上,有三十几只短尾貘钻洞做窝,离小湖不远的树林里,圈着六对阴阳蛇——这仅仅是一个家伙完成了任务,他杀了一对阴阳蛇,顺便寻到了十二枚蛇卵。

再加上兽栏里的三只风翅兽,陈太忠觉得,自己完全可以把小院叫做“万兽山庄”了。

不过这些小家伙,统统都怕他怕得要死,这跟阶位压制无关,主要是近几个月,他时不时就要弄点爆炸声出来。

这是他在试验阵法,迄今为止,院子的大阵还没设好,浪费的材料已经超过了两个极品灵石——当然,这是因为他没有将全部心思放在阵法上。

从某种角度上讲,陈太忠是个控制力相当强的人,他认为阵法只是怡情,修炼才是根本,所以他花在阵法上的时间,是相当克制的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半年多时间,他已经是四级巅峰,离五级也就是半步之遥。

所以他最近花在阵法上的时间,才略略多了一点。

经过这半年多的习练,他已经能做出一些相当水准的阵法了,比如说卖给他无名刀法的江川,曾经在石窟外搭建过的聚灵阵,在他眼里,根本不值得一提。

那时江川不过十二三岁,游仙二级,能布置的聚灵阵,自是不会高明到哪里。

而陈太忠现在在野外用灵石布置上个聚灵阵,只要有足够的时间,他甚至可以布置上足够一百个高阶灵仙修炼的聚灵阵。

为什么会有这么快的进度?陈某人身为中阶灵仙,自身的灵气雄浑无匹,操控能力也强,脑瓜也够用,当然,最关键的是,他舍得砸灵石去炼。

卖油翁是“无他,唯手熟耳”,陈太忠则是“无他,唯砸钱耳”。

所以他现在的阵法造诣虽然不高,但还是能布设出威力极大的阵法。

这个说法看起来有些矛盾,实则不然,所谓阵法造诣,就是用极小的代价,获得极佳的效果,这才叫造诣深。

就像姜自勤在黑莽林里说的,姜家不是没能力猎杀等级高一点的灵兽,关键是那样猎杀的话,不够经济——亏本的买卖不能做。

陈太忠整出来的阵法,效果都没什么问题,但最大的问题就是,成本高——搭设的成本高,使用的成本也高。

同样的防御阵,同样的防御力度和面积,别人五十上灵能搭设起来,他得花七十到八十上灵,而这个防御阵全力运转的话,别人的阵法,一小时耗费十个上灵,他的阵法得耗费十五个上灵……甚至更多。

不过陈太忠并不认为这是什么问题,反正他不缺灵石,阵法的基本原理懂了,那就足够了。

至于造诣深浅什么的,那跟投入的时间和精力,有着非常直接的联系。

陈太忠不想在阵法上投入太多的精力,他认为:在我需要的时候,我能弄出个相应的阵法来,这就足够了,经济不经济,不是我要考虑的。

反正哥们儿又不指望当阵法师来赚钱。

不过对于自家院子的大阵,他还是打算设计得讲究点,而这样的大阵想设计好,地形地貌甚至风水堪舆都是要考虑的。

所以他最近是拆了搭、搭了拆,很多不着调的搭配,本身就容易引发爆炸,他搭好以后还要试验威力,院子里轰响连天,倒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总算还好,最近来小湖玩的孩子们少多了,因为湖边多了不少荒兽出来。

短尾貘是杂食性动物,但是地盘观念非常强,而它们本身是七级荒兽,攻击力是可想而知的,就算不咬人,只撞上一下,孩子们也受不了。

至于说小湖栏杆后的山,孩子们就更不敢去了,那里有蛇啊。

对于陈太忠主仆养了这么多荒兽,镇民们持一种相对宽松的态度,原因很简单,人家在自己的院子里养着,只要保证不出院子,谁还能计较?

而且小湖边,还是有几个观景点,是没有荒兽的,去游玩的人只要不乱跑,也没事。

陈太忠就曾经笑着说过,家里养了一堆荒兽,效果似乎比沈家的护卫还好用。

他这轰轰了一段时间之后,某一天,他突然找到刀疤,得意洋洋地递给她一个玉牌,“从明天开始,你在山上到处走的时候,要带上这个玉牌,以免受到攻击。”

王艳艳愣了好一阵,才接过玉牌,“大阵设好了?”

“好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聚灵、预警、防御、幻阵加杀阵,五合一,威力都没的说,哪怕我出去办事,你一个人看好阵眼,三两个高阶灵仙,根本攻不进来。”

其实他这个大阵,效果也就是一般家族护庄大阵的水平,不过是面积小一点,阵法繁复一点,灵石用得多了一点。

至于说大阵全面启动,灵石的消耗速度,简直能吓死心脏小的人,但是陈某人只求安全,又不求传承——等他真的建立了家族,护庄大阵就不能这么糟蹋灵石了。

反正做为他亲手设计的第一个大阵,他还是很自得的。

“那等晚些时候,我去见识一下,”王艳艳却是提不起来精神。

你这什么态度嘛,实在太扫兴了,陈太忠有点恼火,“现在你有很重要的事儿?”

“我正在修习敛气术,”王艳艳很认真地回答,“现在差不多找到感觉了,做为灵仙出门……我觉得有点高调。”

“你敛气了,好像别人就不知道你是灵仙似的,”陈太忠真是又好气又好笑,“听风镇上,有谁不知道你是灵仙?”

“那去外地呢?”王艳艳的眼睛睁得老大。

“你这……好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转身离开,平常刀疤对修炼,并不能百分百地投入热情,现在她难得有这个兴趣,他也不好说什么。

通知了她之后,他又去通知沈家的护卫——目前院子已经是他的了,但是这么大的院子,总是要有人值守的,而沈家的护卫,他用得比较顺手,就继续聘用了。

沈家护卫当然乐得休息,虽然巡逻的工作并不是很重,但是可以偷点懒,为什么不呢?

陈太忠也没有再通知其他人。

然后事情就来了,正如他所想的那样,无人巡逻,就有人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。

约莫半个月后的一个夜晚,陈太忠正在阵眼附近打坐,猛地听到有示警的铃声响起。

可算来了!他一下就蹦了起来,来到了大阵的阵盘前,仔细查看,发现一个小红点,已经离院子很近了。

院子在听风镇的一隅,甚至可以说是听风镇的最外围,这个时候接近院子的,就不可能是好路数。

陈太忠身子一晃,就想叫刀疤来旁观——卖弄的心思是人之本性,很难克制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又硬生生地忍住了,毕竟是他的阵法第一次实战演练,万一演砸了,岂不是要受自家仆人的嘲笑?

须知他是个非常要面子的主儿。

为了尽快进入实战,他并没有激发防御阵法,而是就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从小湖方向,进入了自家院子。

陈太忠原本是打算发动幻阵,等对方不明就里地乱转一阵,转到杀阵附近的时候,直接用阵法将其击杀,不成想那货好死不死地,踏入一个小幻阵之内。

这样的小幻阵,整个院子里也才三个,是他试验阵中套阵的产品,本没有多大的意义,不过对方既然踏入了,他毫不犹豫地激发这个小幻阵。

幻阵一激发,那红点明显地就慌乱了起来,无头苍蝇一般地到处乱撞——很明显,那厮也知道自己被发现了。

但是……陈太忠布设的阵法,真的很强大,这样的小幻阵,足以困住初阶灵仙,大幻阵的话,中阶灵仙没点手段,也不能幸免。

那红点也不知道是什么修为,就是在幻阵里团团乱转,陈太忠盯了足足够一个小时,相信对方绝对不可能出了幻阵之后,就又坐下打坐修炼。

然而有这么一遭,他修炼也修炼不到心上,时不时就要起身看一看阵盘,直到后半夜,他才静下心来,彻底安心修炼。

第二天,他还是没撤去那一个幻阵,而那幻阵所在之处,白茫茫一片,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。

镇子上的居民也就算了,知道院子主人最近在鼓捣阵法,王艳艳闻听之后,可是大奇了,于是找上了自家主人,“主人,小湖旁边那片白雾,是不是发动幻阵了?”

“一个小幻阵而已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,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,“一个不起眼的小蟊贼昨晚进来,把他困在里面了。”

“您的阵法真这么厉害?”刀疤顿时大吃一惊。

“我说你这什么表情啊?”陈太忠很不满意地看她一眼,“别人的阵法能困人,我的就不行……有你这么跟主人说话的吗?”

“阵法这东西,是出了名的易懂难精,”刀疤知道自己说走嘴了,只能可怜兮兮地解释,“主人您真是天纵之才……这人现在要放出来吗?”

“先熬他几天再说,”陈太忠不经心地回答,“我的地盘,哪里是那么好随便进的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