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九十八章 麒麟草

沈作平说这么多,其实他的主要目的,就是想侧面了解一下,对方有没有建立家族的想法。

龙鳞城的资源虽然不少,终究是有限的,多出一个家族,就多出一股势力争夺资源。

纵然是这股势力跟沈家交好,但天底下哪里有永恒的友谊?

得到陈太忠这样的答复,他就可以满足了,人家无意龙鳞城这潭浅水。

当然,赚钱生意也是沈作平的目的之一,身边有这么一个战力超绝的主儿,也不虞错过什么大买卖。

不过王艳艳似乎对打打杀杀的事情,不是特别感兴趣,庆典过后的第二天,她就找到陈太忠,“主人,咱们可以搞些养殖,也能赚些灵石。”

“养殖……”陈太忠听得就眉头皱了起来,剧情主线不对啊,怎么成了种田模式?“养殖太耽误时间了,你是一定要自甘堕落了?”

“起码养些短尾貘,吃起来不是味道好吗?”刀疤知道自家主人的脾气。

陈太忠听得就有点意动了,他想一想,又问一句,“那一级灵兽阴阳蛇,你能养吗?”

短尾貘味美,但才是七级的荒兽,平日里里多花点灵石,总能买到。

然而阴阳蛇就不同了,除了味美,对灵仙也能补气血,他上次在黑莽林杀了一对,回来烹饪之后,那个味道真是奇美无比,软绵顺滑回味无穷。

“能养,”王艳艳毫不犹豫地点点头,“不过这个蛇卵不好搞到。”

“可以去调香派挂任务,”陈太忠并不觉得这是问题,“说句实在的,阴阳蛇的战斗力,我觉得比幼小时的风翅兽强。”

王艳艳想一想之后,才试探着发问,“我要是能养更强大的灵兽,你会不会支持?”

“越强大自然越好,”陈太忠很自然地回答,然后他想到了什么,“不会很臭吧?”

他之所以想杀掉风翅兽,固然是因为这东西的肉味鲜美,但还有一点也很重要——这东西的排泄物,味儿实在太大了,熏人熏得要命。

“不臭,”刀疤笑吟吟地摇摇头,“而且这东西的战斗力特别强。”

“再强还能强过我去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不是我说你啊,刀疤,把心思多用在修炼上,比这些外物强很多。”

“您现阶段的战斗力,十个也打不过它,”王艳艳很肯定地回答。

“有没有搞错?”陈太忠听得老大不服气了,“什么东西这么厉害?”

王艳艳笑吟吟地回答,“麒麟。”

“麒……我去,你还真没得说了,”陈太忠听得一翻白眼,“你怎么不说河蟹呢?反正都是传说中的东西,别说你能不能降伏麒麟了,先说你找得到找不到吧。”

“我当然有把握找到,才会这么说的,”王艳艳得意洋洋地回答,然后手一伸,亮出里面的物事,“你看这是什么。”

陈太忠探头一看,是三个圆乎乎的小玩意儿,约莫有杏子大小,形状不是很规则。

他第一眼看上去,就觉得这东西似曾相识,努力回想一下才发话,“这个……不是刘园林赔偿咱们的东西吗?”

“没错,”王艳艳笑眯眯地点头,“他猜出这是种子了,却没猜出这是什么种子,他也没种活……这种异草,他要能种活,那才见鬼了。”

陈太忠听得有点一头雾水,“咱们好像在说麒麟来的吧?”

“这草就叫麒麟草,”王艳艳得意地发话,“十年一开花,花开时节有清香,别的灵兽感受不到,麒麟对这个味儿最敏感,母麒麟喜欢在花丛里打滚,公麒麟闻到这个味儿,就会在这里等候母麒麟。”

陈太忠头一次听说这样的事情,呆了好一阵才问一句,“你会种吗?”

“这个我还真知道怎么种,”王艳艳得意洋洋地发话,“有三颗这么多,我绝对能试着种出来。”

陈太忠怒视着她,“这种消息,你为什么不早说?”

刀疤登时闭嘴,好半天之后,才闷闷地回答,“当时你精血损失很多,心情不好,而且,你也不想让我养风翅兽,我怎么敢乱说?后来……后来就忘了。”

你养别的,我可能不让你养,麒麟……我会不让你养?陈太忠还真是无语了,不过转念一想,他当时精血损失很多,情绪确实不是那么太好。

所以他就懒得计较了,“那你培养一棵给我看看,咱们在这儿,起码还不得住上十年?”

“不了,我得修炼去,免得拖你后腿,”刀疤还矫情起来了,假巴意思地作势往外走。

“你修炼个啥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“才升了灵仙,时不时巩固一下境界就行了。”

见他真的对麒麟草感兴趣,刀疤这才解说起来,原来这麒麟兼具水火二属性,麒麟草也是如此,要水火相济,才能长得旺盛。

麒麟草十年一开花,花很多但种子极少,多半都是靠根系来扩张,而小麒麟生下来之后,要拿这种草来垫窝,为了防止别的麒麟寻来,一般的麒麟父母,要将草拔个差不多。

一个麒麟家庭,很可能对一片麒麟草造成毁灭性的伤害。

不过,麒麟草终归还是有种子的,尤其是垫窝的草里有种子的话,受了麒麟身上的水火两气,种子就可以生根发芽。

简而言之,就是这麒麟草的种子想要发芽生根,必须要经过水火法术的涤荡,只有水没火的话,孤阴不生,就算能冒个芽,也长不大。

然而,一般人拿到个植物种子,有几个会想到拿火去炼?就算有些火属性植物,可以拿火去炼,但是谁又想得到拿水去养?

而驭兽门得了上古的传承,知道这个麒麟草种子的培育,然而,这样的种子极其罕见,王艳艳也仅仅是确定,该这么处理,但还要靠实验来证明。

不过就是她的那句话,有三颗种子,足够她培养出麒麟草了。

第一颗种子的处理,就相当地成功,她每天抽出一个时辰,用水火法术交替淬炼,陈太忠看到那种子渐渐地枯萎,外皮开裂,都觉得没准已经被她弄死了,她还孜孜不倦地坚持。

不成想到第六天头上,种子的外皮裂开一道大大的口子,里面居然透出一道若有若无的绿光,刀疤见此,大喜过望,“现在种下去,一年左右,就可以生根发芽了。”

当然,在什么地方种,也是很有讲究的,像他们现在的大院,就必须要种到湖边,另一边要种上火属性植物,或者火属性肥料——譬如说火属性灵兽的血肉。

陈太忠以为她要去种了,也没多操心,不成想,第七天的时候,发现她还抱着那颗种子在淬炼,“你这又是干啥呢?”

“淬炼九天之后,随时种,随时可以生根发芽,”刀疤如是说,“既然前六天我做得没错,索性就淬炼九天好了。”

九天之后,种子的那点绿光都不见了,刀疤却说,这是淬炼好了,但奇怪的是,她坚决不往土里种。

“别是你自以为是,后三天淬炼死了吧?”陈太忠非常怀疑她弄巧成拙了。

“折龙道又不可能有麒麟,”王艳艳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咱们种这儿干什么?”

“等十年以后一开花,二十年以后又一开花,不就会多很多种子?”陈太忠表示不能理解。

刀疤的目光有点闪烁,支支吾吾地回答,“麒麟草虽然在风黄界绝迹了,但是一旦开花……谁知道会不会有人把它认出来?”

“这是我私人的宅院啊,”陈太忠越发地不能理解了,“认出来又怎么样?有种来抢。”

“这东西能引来的,是麒麟啊,你当别人不敢抢?”王艳艳白他一眼。

“总觉得你这家伙有什么话没说,”陈太忠直觉地感到,哪里有什么不对。

刀疤犹豫一下,方始低声回答,“等我得了复颜丸,咱们换个地方住,我给你种麒麟草。”

毛病!陈太忠看她一眼,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,转身走掉了。

他对于情感这类东西,一向是很粗疏的,不过饶是如此,他也能想到,刀疤是嫌这里的人常见她蒙脸,估摸到她的相貌有缺陷了,等容貌恢复以后,她就想换个地方居住。

可是这地方,哥们儿住得就好好的嘛……

有意无意地,陈太忠让自己不去想某些纠葛——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。

这些日子,除了麒麟草要培养,短尾貘和阴阳蛇也纳入了养殖计划中,收购短尾貘的幼崽,就挂到了龙鳞城的任务大厅,一只幼崽五个中灵。

而阴阳蛇的蛇卵,则是通过沈蔷薇,挂到了玉屏门的任务大厅里,这女人真的是穷疯了,一枚蛇卵,居然开出五个上灵的天价。

须知陈太忠杀的四级灵兽双头碧蜥,成年的,还是囫囵的,也不过才卖十几枚上灵。

但是沈家老祖振振有词,说宗门贡献点兑灵石,其实是非常划不来的,而且蛇卵可以孵化,相当于是捉了活的回来。

再说这自小就培养,没准你还真就能把它驯化了呢,这谁说得准?

卖方市场,大抵就是这个样子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