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九十七章 刀疤晋阶

王艳艳近两个月不见主人,本来是满心欢喜,不成想当众被说了一顿。

不过,她讨价还价的本事还是很高的,将一百上灵的土地,砍到了九十二上灵。

沈作平回家之后,听到这样的消息,气得直打跌——有没有搞错,本来说好是一个极品灵石的,我出去一趟之后,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?

这些就是小事了,陈太忠自打买下这块地之后,又找人在院子里修建了各种亭台楼阁,他自己除了修炼,就是琢磨怎么给这个院子,弄一个防御大阵。

他自诩天才,不过阵法这个东西,实在是要靠一点天赋的,而他还是个不服输的性子,越搞不懂,就越想搞懂。

其间他用于试验的材料,也花去不少,平均算下来,以一天七八十个中灵的恐怖速度消耗着。

眨眼间,一个月就过去了,陈太忠猛然间发现——哥们儿用在阵法上的时间,是不是用得多了一点呢?

这个状态不对!他是善于发现问题的,于是丢掉正在琢磨的阵盘,走出屋子,在院子里转悠一下,却听到不远处风翅兽在呜呜地叫着。

自打买下这块地,办了交割手续,院子里就盖起了兽栏,风翅兽可以大明大方在住在里面了——这是私产,旁人不得随意进入。

至于说一个小院子里,有三头五级灵兽的幼崽,可能引来别人的觊觎,陈太忠主仆也完全不在乎。

现在的陈某人,在周边已经很有点名气了,他跟沈家、城主府、调香派都有很好的关系,跟镇子上的居民也非常熟惯。

谁要想动他,不但要考虑他的超强战力,也要考虑他的人脉。

他走过去一看,王艳艳正在给三只风翅兽喂食,这三只灵兽长得奇快,也就半年多时间,现在肩高已经跟刀疤的肩膀平齐了。

王艳艳跟这三个小家伙也很有感情了,毕竟这是五级的灵兽,而她卡在游仙九级,死活是一时上不去——就算她晋阶灵仙,短期内也不可能有太大提升。

所以对她而言,这三个小家伙在不久的将来,还会是她的战斗帮手。

陈太忠是真有点无奈,心说哥们儿出去一趟,不知道折辱了多少高阶灵仙了,你指望这三只五级灵兽做打手——咱能有点志向不?

所以他见状,很不耐烦地发话,“我说,你多留点时间冲关好不好?好久没吃灵兽肉了,今天杀一只吃吧?”

“我就差……”

“你就差一个契机了,我知道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打断她的话,“修炼去,这次你再冲不上灵仙,我是无论如何要杀一只风翅兽来吃了。”

于是王艳艳只能撇撇嘴,老老实实地去闭关,而登仙鉴的测试,也再次中断了下来。

镇子上的居民们也都习惯了,再加上,他们早就知道,王大人冲灵仙,只差临门一脚,随时都可能闭关冲级,所以并没有什么怨言。

要不说,人就是逼出来的,刀疤闭关到第五天的时候,闭关的场所灵气渐渐地聚集,不多时出现一个七八十亩的灵气漩涡。

这奇景,甚至引得不少镇民们前来观看,游仙升级灵仙,平时也不是能随便见到的。

这团灵气漩涡,直到傍晚才消去。

陈太忠肯定要放下一些事情,为自己的仆人护法。

不过刀疤此番晋阶,比两人前几次晋阶的条件要好得多,在自家的院子里,而且还是很大的院子,再加上院子的主人强悍异常,基本上是极为安全的。

晋阶之后,还有一个稳固境界的阶段,陈太忠是第二天上午,才进入刀疤闭关的小院的。

一进小院,他差点把鼻子气歪了,王艳艳就在院子中间打坐,而她身前身后,围着三只风翅兽,欣喜地扇动着翅膀,来回蹦跳着。

这是你刀疤晋阶,还是风翅兽晋阶啊?

约莫半个小时之后,王艳艳收功起身,本来是满心欢喜,见主人一脸不善地看着自己,忙不迭解释,“灵气挺多的,灵兽们也喜欢这种环境,能增加跟主人的亲密度,所以我……就把它们放出来了。”

陈太忠无语,只能一甩手,向门外走去,“本来想庆祝你晋阶呢,你看这满地大小便的,臭死了,赶紧收拾一下。”

他索性走出院子,来到镇子上,高价买了一只洗剥好的短尾貘,又去祝琦那儿,打算买半斤青胜雪。

祝老板死活不要他的钱,“这是庆祝王女修晋阶灵仙吧?就当贺礼了,咱们谁跟谁?等晚上了,我再去专程庆贺。”

等他回转院子的时候,门外也已经等候了几拨人,都是听说他到镇子上买东西,知道王女修晋阶灵仙成功,前来祝贺的。

虽说天仙之下皆为蝼蚁,但是游仙晋阶灵仙,还是相当值得庆祝的,若这个灵仙足够年轻的话,比年老晋级高阶灵仙更值得高兴。

陈太忠也没想到,自家主仆会如此受欢迎,他赶忙表示说,等晚上了,大家一起来小湖,我主仆俩请大家吃饭喝酒,大家一起乐呵乐呵。

众人闻言纷纷散去,只有沈作平没有离开,他幽怨地看着陈太忠,“陈大人,当时您不是说好,一个极品灵石买院子的吗?”

“剩下的,就当你今天的贺礼了,”陈太忠才不会跟他纠结这种枝节末梢,然后丢三个中灵过去,“下午安排几个人,给收拾一下小湖周边,再弄几个厨子,晚上我请大家吃饭。”

沈作平咂巴一下嘴巴,转身悻悻地离开了。

沈家终究是龙鳞城数得上的家族,搞宴会什么的,一点都没有问题,当天下午就来了十几个下人,将桌椅摆放整齐,又支起了一个大厨房。

还有三个人,是专门收各种礼物和记账,沈家也不知道会来多少人,但是这种时候,往多里算就是了,多出来总比不够要好。

不等天黑,镇子上就来了不少居民,对于大多数游仙来说,能参加一个灵仙的庆典,是很与有荣焉的一件事——尤其是对那些做过测试的孩子家长来说,这个灵仙并不是不认识,不存在妄加攀附的嫌疑。

待到天黑的时候,小湖旁边来了两千多号人,事先准备的一百桌根本不敷使用,沈家人不得不又紧急调了一大批物资过来。

气氛在陈太忠点燃几十箱焰火之后,到达了高潮,风黄界并不是没有绚丽的庆典术法,不过那些离大家都比较遥远,看到一朵朵五彩斑斓的焰火在空中炸开,现场的气氛极其热烈。

王艳艳身为今天的主角,站在高处冲在场众人讲了两句,虽然她依旧是戴着面纱,但是她的眼中,是隐藏不住的喜悦。

“怎么感觉跟结婚似的?”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,他想起了在地球上看到的婚礼,这气氛真的挺像的,而刀疤喜气洋洋的这股子劲儿,跟新娘子也有点类似。

不过,这么想,好像哪里有什么不对,然后他摇摇头,将这份联想抛在脑后,走到高处,跟大家一拱手,“好了,大家来一为庆贺,二就是凑个热闹,三就是等饭局了,我现在宣布……开动吧。”

这个场面,陈太忠还是花了差不多六个上灵,平均一桌也值三百灵,很是拿得出手了,而收到礼物,差不多能值十个上灵左右。

关键是图个热闹。

除了沈家,龙鳞城的其他家族也有人来,像曾经租给陈太忠房子的侯家,也派了一个一级灵仙来——陈某人原本是侯家房客,后来侯家另有他用,将院子收了回去。

若是知道,陈某人会跟调香派有那么深的交情,侯家肯定不会这么做,不过后来知道的时候,也就晚了。

那么,现在就是个不错的时机,恭喜对方的女仆晋阶灵仙,表露出结交的善意来。

曾经得罪过陈太忠的吴家,也派了人来恭贺。

酒席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,大部分的人散去了,沈家的人在收拾桌椅,剩下的酒鬼们,集中在七八张桌边,一边喝酒,一边醉醺醺地聊着。

一直陪着陈太忠和王艳艳的,就是沈作平,他很不见外地发问,“贵仆也晋阶灵仙,接下来,不知道您二位有些什么打算?”

“闭门修炼呗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“这年头什么都是假的,只有修为才是真的。”

沈作平眨巴一下眼睛,“那么……久而久之,你不怕坐吃山空?”

“坐吃山空,那倒不至于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他这次出行,光极品灵石,就弄回来二十六块,足以支持他修炼几十年——如果不算他在钻研阵法上的消耗。

“有登仙鉴呢,它赚到的流水,足够我们花用了,”王艳艳不想显得过分有钱,婉转地回答一句。

“如果有赚钱的生意,贵主仆有没有兴趣接下来?”沈作平笑着发问,“灵石这东西,谁嫌多呢?将来要组建家族,只有嫌它不够。”

“家族这个问题,我暂时不考虑,”陈太忠缓缓摇头,想一想又说一句,“不过……若是有赚钱的买卖,你也可以介绍一下,希望风险不要太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