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九十六章 多开口

对于楚云淼的怨恨,陈太忠只是灿烂地一笑,“怎么,你觉得你委屈了?”

楚家老祖沉默片刻,调整一下情绪之后,方始叹口气,缓缓回答,“委屈倒也谈不上,只不过觉得,有点无妄之灾罢了。”

“合着你楚家拦道收费,也是无妄之灾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露出了雪白的牙齿,不过在别人的眼中,他的牙齿,或许是猩红的。

他对这些家族的奇葩思维,真是不能忍受,“合着你们抢我的储物袋,我该乖乖奉上?否则,那就是你家的无妄之灾?”

楚云淼叹口气,不再回答,这事儿怎么说,楚家都是没理,不能用“我不知情”四个字来抵赖——尤其在对方也具备不讲理的实力的时候。

陈太忠见他不做声,也懒得再欺负此人了,于是冷哼一声,“今天的事儿,到此为止,你楚家要是不改这做派,下次就没这么便宜了。”

这还叫便宜?楚家老祖简直欲哭无泪了,楚家死掉的游仙,接近两位数,灵仙里,内堂副堂主楚云风算是废了,楚云扬也丢了一只胳膊。

再加上付出的十四块极品灵石,楚家此番大为伤筋动骨,可谓是浩劫了。

直到在他真正理解“陈太忠”三字意味着什么的时候,才知道自家是多么地幸运。

陈太忠也不理他,而是冲着不远处喊一嗓子,“姓吴的,十块极品灵石拿来,我还着急赶路呢。”

十块极品灵石?楚家人闻言,再次愕然了——这又是怎么个意思?

“谁身上也不可能随身带着那么多极品灵石啊,”吴兄只能报之以苦笑了,“我得回去拿来。”

“行,我跟着你去,”陈太忠满不在乎地点点头。

吴兄哪里敢让他跟着去?只得冲楚云淼一抱拳,苦笑着发话,“云淼,今天的事,我也不怪你,咱兄弟合该有此难……”

“哼!”陈太忠听到这里,忍不住重重地哼一声。

吴兄闻言吓了一大跳,也不再说那些场面话,“啥话也不说了,今天觍颜,跟云扬你借极品灵石十块,来日奉还。”

楚云淼苦笑一声,“连累了吴兄,我实在心里有愧,这份灵石理当楚家出的,不过,楚家真的没有那么多极品灵石……已经出了十四块了。”

“我可以打借条,”吴兄黑着脸发话。

事实上,他也知道楚家拿不出这么多极品灵石,但是这个话,他还是要说——用我的时候很顺手,这时候就退缩了?

楚云淼脸上的表情,是要多苦有多苦了,犹豫一下,他才干笑着发话,“吴兄你这话说得……好吧,我去帮你借,成不?”

“我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在这里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只给你半天。”

“阁下,能请教几招吗?”楚云淼还是忍不住了,终究是已经晋阶高级灵仙了,他承认吴兄比自己强一些,但是不碰一碰,他真是不甘心。

“对你,一招就够了,”陈太忠嘴角泛起一丝笑容,下一刻,身子猛地前蹿,雪亮的长刀破空斩落。

楚云淼感受到长刀带着的气势,在瞬间就明白了,为什么吴兄果断认输——这根本就不是高阶灵仙能抵挡的一招。

用一些灵符灵器,或能抵挡片刻,但是没有宝符的话,基本上是不用想逃脱。

所以他也很干脆地抽身而退,嘴里大喊一声,“好,我服了,阁下果然厉害。”

陈太忠也懒得追杀他,于是停下脚步。

“切,不过是扮猪吃老虎,”旁边有人很不合时宜地嘀咕一句,语气还颇为不敬。

陈太忠想也不想,直接转身扑过去,一刀将那说闲话的人斩为两截。

然后,他讶异地睁大眼睛,看看断成两截的人,再看看自己的刀,一脸的遗憾,“哎呀,我以为你也是扮猪吃老虎呢……你说你没本事,瞎唠叨什么,看看,死得冤不冤?”

旁边的人看得暗暗摇头,说怪话这厮,是铁雉城另一个家族的一级灵仙,此人平时嘴巴就很欠,总觉得自己不含糊,经常说一些怪话,本地人知道他的毛病,也懒得理他。

今天总算遇上不讲理的了,直接一刀将人砍做两断。

“你敢杀我?”这位躺在地上,还是一脸的不可置信,“我哥是细雨派的……”

“痛快点死了吧,”陈太忠又是一刀,将此人头颅砍下,大大咧咧地捡起此人的储物袋。

这家人听说有子弟被杀,也很快赶来了人,陈太忠却是不管他们,一个人坐在一块石头上,拿出一壶酒来,优哉游哉地喝着。

这家人在了解到刚才发生的事情后,表现出了极大的克制——不克制也不行,称霸铁雉的楚家,在家族子弟被杀之后,都乖乖地交出了灵石。

更有一些人,听说楚家在本地被人打脸,扶老携幼地前来看热闹。

天擦擦黑的时候,楚云淼回来了,他摸出七块极品灵石,很遗憾地表示,“时间太紧,我就借了这么多,能再宽限一晚上吗?”

“你拿走吧,”陈太忠一摆手,不接受这七块灵石,然后站起身掣出刀来,对着吴兄冷笑一声,“死,还是去你家拿极品灵石……你选一条。”

吴兄叹口气,讪讪地回答,“我还有四块灵晶……可以吗?”

“便宜你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三块极品灵石,可换四块半灵晶,不过,他也懒得计较这些微的差距。

收了灵石和灵晶之后,他转头向自己的角马走去。

这时,楚云淼再次发话,“阁下,你答应的,会留下姓名。”

“地球界,陈太忠,”高大的身影翻身上马,留下了六个字,声音虽然不大,但却在傍晚的旷野中,久久地回响着。

一人一马,眨眼就消失在众人的眼中。

“原来是散修,”许多人轻声嘀咕。

“要通报关卡吗?”有人低声向楚云淼请示。

楚家老祖沉着脸怔了好一阵,才缓缓摇头,“不要再多事了,关卡那帮家伙,也不是省油的灯。”

事实上他想的是:那帮家伙能拦住这人吗?

出了这种事,陈太忠也没想着要走关卡,入夜之后,他在荒野里选一块相对平坦的地方打坐,顺便将刚得的灵舟把玩了一番——这灵舟,就是楚家三个灵仙赶来时,所使用的那只。

分别是三四五级的灵仙,赶来救护自家人,却被抢走了储物袋,连灵舟也丢了,这种事听起来好笑,但细细一思索,又让人心生无限感慨。

陈太忠就禁不住想起,自己跟姜家人坐着灵舟,从黑莽林回来的经历。

当时面对刘园林,若不是他没命地透支寿元激发宝符,灵舟被抢,恐怕也是必然的事情吧?

说不定,还要团灭……

接下来,他又用了两天两夜的时间,安安稳稳地绕过了卡子,进了折龙道。

领了折龙,他就是信马由缰了,又逛了差不多一个月,才慢吞吞回到了听风镇。

隔着自家居住的地方老远,他就发现了变化。

小山包已经被一圈石墙围了起来,石墙足有四米多高,这样的工程,在地球上绝对不算小,但是在风黄界,有修者和法术,一个月建起来,是很正常的。

不过同样的,在地球界称得上厚实险峻的石墙,在风黄界完全不够看,只不过是象征性的壁垒而已,防君子不防小人。

他回来的这天,正好是镇子上的孩子们测试登仙天赋的日子,小湖旁边围了很多人,见到他回来,大家都满脸笑容,热情地打招呼。

这就是家的感觉吗?陈太忠觉得,这跟他在地球上的感受,还是有些区别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他喜欢这种邻里邻居的安静和祥和。

他也冲大家笑着点点头,骑着马绕着山包转了一圈,发现整个一圈全是高高石墙,只有小湖那里,垒了只有有半米高的石墙,邻居们愿意的话,可以跨过石墙来小湖玩耍。

不过小湖的另一侧,通向山包的方向,围了一圈栏杆,摆明了就是不让那些熊孩子乱跑。

陈太忠越看越是喜欢,想着自己在外面也没什么事儿了,于是抬手招过沈家的护卫,“你去把沈作平叫过来,这块地……我买了!”

他是下定决心,要在这里静心修炼了。

不多时,沈家的女灵仙到场,原来沈作平最近出去了。

当初下巴恨不得扬到天上的女灵仙,现在对上自家的房客,真是恭敬到不得了。

不过谈起价钱来,她还是寸步不让,认为那些修建小湖和石墙的费用,都不应该在地价中折抵——了不得减免了租金就是了。

陈太忠跟她谈了一阵,就觉得一阵头大,“算了,你还是跟我的仆人去谈吧。”

话音未落,王艳艳已经门禁里跑了出来,隔着老远就欣喜地喊一声,“主人,你回来了?”

“你看你那样儿,”陈太忠很不满意地一指她,“这都俩月了……还没突破?”

“马上就可以突破了嘛,”刀疤满心欢喜地迎上来,没想到遭遇这么一盆凉水,忍不住低声嘀咕一句,“就差个契机了。”

“过一百年,你还差一个契机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看她一眼,然后一指旁边的女灵仙,“来,你跟她谈一谈,把院子买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