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九十五章 强出头

混蛋,那明明是我的血!楚家的四级灵仙气得就想骂娘。

不成想,下一刻刀光一闪,他前方的楚云扬一条胳膊就跌落在地。

陈太忠呲牙一笑,“我没办法,就只能把自己的灵石扔了……这是一块极品灵石没有了。”

“小子,我要杀了你!”楚云淼就待冲过来,被他旁边的八级灵仙一把拽住。

“反正这是我的灵石,”陈太忠嬉皮笑脸地发话,“我想怎么丢就怎么丢,老小子……还换不换?”

楚云淼深吸一口气,缓缓地发话,“我承认,我楚家这么大,难免有个把子弟欠调教……”

“你放屁,”陈太忠再次破口大骂,“这仅仅是欠调教?怪不得生出一帮混蛋来,合着是上梁不正下梁歪……说是忠孝传家,骨子里颠倒是非鲜廉寡耻,一家子的男盗女娼!”

说着话,他就把刀搁到了楚云扬脖子下,狞笑一声,“再给你三息时间考虑,要不然,这四块极品灵石我也要丢了。”

“好了,极品灵石我派人拿来,”楚云淼这个老祖也硬是要得,略略犹豫一下,当即拍板了。

事实上,对方抓住的灵仙,相当于楚家一半的战力了,楚家还有一个五级的灵仙,但那是他叔叔辈的,年纪偏大了,而楚云扬是楚家云字辈里当之无愧的第二人。

而眼下,这第二人居然被人卸掉了一条膀子,这仇真的结大了。

但是己方战力,有一半掌握在对方手里,他不服软也不行!

想到这些事,统统都是一些小辈不长眼,才弄出来的,他恨得牙根儿直痒,“拦道设卡的是哪几个混蛋?”

“老祖宗饶命,”活下来的两人腿一软,吓得跪在地上直磕头,“孩儿们也是一片孝心,真的没有别的想法。”

“下辈子做人,记得长点眼,”楚云淼冷哼一声,空中幻化出一只大手,一掌拍下来,两个人就化作了两团血泥。

一掌下去之后,楚家老祖看也不看这两团肉泥,而是抬头冲着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阁下,你还算满意?”

“不是留着他们放求救焰火,我早就处理了,”陈太忠一点都不承情,笑眯眯地回答,“听说你家还有个二少爷,一并杀了吧……喜好男风的那个。”

“好好,”楚云淼咬牙切齿地点点头,“只是不知道,你有没有胆子留下姓名?”

“等灵石拿到,我自会说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,哥们儿早就报过名了,你没收到,怪得谁来?

不多时,有个二级灵仙驾着飞行法器赶来,带来了灵石,还带来一个面色苍白、脚步虚浮的少年。

陈太忠走上前,接过十四块灵石,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好了,你们来领人吧。”

楚家走来一个九级游仙,为三人去除禁灵锁。

陈太忠则是身子一晃,倒射而出,他大声地笑着,“记得,要杀掉那个二少爷,否则这事儿……没完!”

“小贼你欺我太甚!”楚云淼见自家人被解救了,怒吼一声,头上又幻化出一只大手,比刚才的那一只要大了一倍,也更加地凝实,重重地击了下去。

“滚!”陈太忠怒吼一声,灵刀狠狠地斩去,只听得砰地一声大响,大手碎裂开来,他的身子却是再次地加速。

“小子哪里走!”那八级灵仙轻哼一声,纵身追了过去,速度竟然不慢。

“嗯?”陈太忠第一时间就发现,此人的步子奇快,心中登时一动——这又是送极品灵石来的。

所以他没再着急逃命,反倒略略放慢了一点速度。

身后追着的那位见状,越发地兴奋了,猛地又一提速,一粒珠子从他手里打了出去,眨眼就变得有碗口大小。

就不能少用点这些灵器吗?陈太忠心里吐槽,迅疾地拍了一张高阶防御灵符,左转右闪几下,终于被那珠子追及,重重地打到了背心上。

这珠子是自后袭来,杀伤力不是很大,但饶是如此,还是打得他摔了一个跟头。

“这十块极品灵石我不要了,”陈太忠火了,一个空翻稳稳站住之后,一转身,冲着那八级灵仙挥刀冲了上去。

后面的楚家老祖也在狂追,“吴兄,缠住他,我马上就到。”

“放心,他逃不了,”吴兄冷笑一声,然而下一刻,他的眼睛就张得老大,倒吸一口气的同时,没命地祭出两块盾牌,同时又给自己身上拍一张高阶防御灵符。

“这是,这是……”

话未说完,凌厉的刀光带着雄浑的气势斩了过来,那气势苍茫古朴,绵绵密密直似无穷无尽,眨眼间就是几十刀,将第一块盾牌斩得粉碎之余,又将第二块盾牌斩得灵光黯淡。

而这只是一招!

对方第二招继续发出,那吴兄想也不想,转头就跑,“云淼,是是是……是无欲,不能抵挡,你楚家这是惹了什么样的大麻烦啊。”

“想跑?由得了你?”陈太忠拔脚就追,“混蛋,你值十块极品灵石,有种不要跑。”

楚云淼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也没听清楚,眼瞅着自己倚为靠山的好友,转头没命地狂奔,自己也吓得掉头就跑,“吴兄,到底怎么了?”

“你楚家得请天仙出面了,”吴兄高声叫着,“兄弟实在帮不了你,这家伙实在太狠了,我扛不住,你只能自求多福了。”

“你也不要想着走,”陈太忠长笑一声,身子陡然加速,当头一刀砍了下去,“砸我一珠,当我好欺负不成?”

吴兄根本不回头接招,闻声想也不想,冲后方打出一道中阶灵符,自己则是没命地奔逃——合着这灵符打出来,只是为了阻对方追击。

“滚!”陈太忠几刀将中阶的火球术破开,继续拔脚急追,狞笑着发话,“我追你上天入地,看你往哪儿跑!”

“何必呢?阁下,”吴兄一边没命地奔逃,一边大声发话,“我只是打了你一珠子而已,你都杀了这么多人了。”

“我跟你有仇吗?”陈太忠的嗓门也不小,“八级灵仙就可以随便打人?”

“我这也是朋友有难,仗义出手啊,”吴兄大声嘶喊着。

“仗义出手,就可以不问是非曲直吗?”陈太忠脚下再次加速,“混蛋,你这是助纣为虐……你知道不知道,我已经交过这混蛋透顶的过路费了?”

“我……”吴兄还待继续辩解,就听得身后传来一声暴喝,“再吃我一刀!”

下一刻,他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,想也不想,身子向前一仆,抬手将珠子再次打了出去,“我愿意赔偿损失!”

陈太忠手上的灵刀跟珠子一磕,珠子登时飞得不见了去向,而他手上的灵刀,再一次地崩裂。

不过他对此早就熟悉了,一拍储物袋,手里又多出一柄灵刀,却是高阶的,一抬手就待砍下,下一刻,他才反应过来,“嗯……怎么赔偿?”

“五块极品灵石,”吴兄苦着脸回答,“我真没十块灵石,而且,我也只打了您一珠子。”

“你这条命,值多少灵石?”陈太忠笑了起来。

“可我真的不是有意的,”吴兄努力地辩解,眼珠却是情不自禁地乱转,用眼角的余光,在扫视着可能的逃生路线。

“误交损友,要付出代价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,攥着刀的手一紧,“你就不想一想,万一我被你一珠子打死了……谁为我出头做主?”

“六块极品灵石,”吴兄努力地讨价还价。

“你想我跟着你,去你家收钱吗?”陈太忠的笑容,变得有些阴森了,“你应该庆幸,我最近一段时间,比较喜欢灵石。”

吴兄想了好一阵,终于黯然地点点头,“也罢,妄动无名者,终是自取其辱。”

“你呢?”陈太忠冲着老远的楚家老祖一扬下巴。

楚云淼已经逃回了楚家的阵营,一边紧张地解除自家几个灵仙的禁制,一边警惕地关注着那边两人的状态。

吴兄苦笑着冲楚云淼一摊双手,那是无可奈何的意思。

他连抱拳的举动都省了,因为他没有丝毫的内疚,反倒是觉得,此次是楚家带累了他。

“吴兄这是?”楚云淼看清了他的举动,不可置信地发问。

“本是来祝贺你晋阶高级灵仙的,”吴兄闻言,苦笑一声,“没想到啊……云淼,你害我不浅。”

“哦,”楚云淼点点头,脸上阴晴不定半天,最后眼睛一眯,一抬手,他身后苍白少年的脖子上,就多出一个酒杯大小的洞来。

苍白少年先是一怔,然后一捂自己的脖子,看到满手的鲜血,他呆呆地看向自家的老祖,眼中满是疑惑和不解,当然,主要的还是惊恐。

他的嘴巴动一动,似乎想说点什么,但是最终,还是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。

他至死都想不清,自家老祖为何要杀掉自己。

楚家老祖做完这一切,直勾勾地盯着陈太忠,眼中满是怨毒,他咬牙切齿地发问,“阁下……可算满意了?”

这可是楚家嫡系长支的次子,非一般旁系子弟可比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