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九十四章 不怕事大

楚家的五级灵仙名唤楚云扬,他非常清楚自家堂弟的战力,闻言先往自己身上拍一张中阶防御灵符,然后才沉声发问,“阁下何人?”

陈太忠下巴一扬,斜睥着他,“散修……我说你还动不动手?”

“不动手如何?”楚云扬眼中冒着怒火,却还得硬压着,“动手又如何?”

“不动手,我就赶路了,”陈太忠身子一蹿,落到自己的角马旁边,长刀斜斜一指,那看着角马的人没命地跑了。

他牵着角马,斜睥对方一眼,“想找死的话,只管动手。”

楚云扬都不需要动脑子,只看对方的角马,居然掌握在自家人手里,就知道是楚家子弟不开眼,得罪了路过的强人。

他暗叹一声,却是冷笑着抽出一柄半米长的玉尺来,“阁下伤了我楚家子弟,就想一走了之……天下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?”

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眼中隐约出现一丝怜悯,“你知道你家子弟做了什么吗?”

“你肯束手跟我走一趟楚家堡的话,我们会仔细听取你的说法,”错非不得已,楚云扬也不想跟面前这厮放对,他沉声发话,“保证给你一个公平的结果。”

陈太忠的表情变得异样了起来,他似笑非笑地发问,“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?”

“正要请教,阁下大名,”楚云扬的眼角抽搐一下,强压着怒火发问。

“地球界,陈太忠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你知道你楚家子弟对我做了些什么吗?”

“飞升上来的?”楚云扬又一皱眉头,却是没回答后半句。

“现在滚开,我饶你一条小命,”陈太忠长刀一指,笑着发话,“否则我不介意替楚家清理门户。”

“去死吧!”楚云扬早已暗暗运气多时,闻言一抬手,玉尺带着白蒙蒙的光芒,当头砸了下来。

“想我死?你还差得远!”陈太忠长笑一声,无名刀法第二式使出,眨眼间,就听得一片叮当声响起,下一刻,那玉尺就凌空爆裂了开来。

紧接着,他的神识重重地撞了过去,趁对方头晕眼花之际,一条缚灵索抛出去,直接将此人捆了起来。

“贼子住手!”那三级灵仙不要命一般地扑了上来。

陈太忠反手一刀,直接将此人撩飞,然后手指迅疾落下,就给楚云扬下了禁制,顺手又拽下此人的储物袋,揣进怀里。

制住此人之后,看到那四级灵仙还要反扑,他直接神识击向三级灵仙,又将此人制住,其间轻描淡写地扫飞四级灵仙。

断了一条胳膊的四级灵仙救援不得,见势不妙就想拔脚走人,陈太忠哪里容得他离开,上前一刀将人砸回来,照葫芦画瓢下了禁制。

对于此人,他就不光是抢储物袋了,对方手上的拳套,他也剥了下来,此物吃得住他中阶灵刀两击,还能缓解外力对身体的冲击,绝对是个好东西。

他原本是打算斩杀这个四级灵仙立威的,不成想发现了这个玩意儿。

不过这样的后果就是,他今天居然没有斩杀掉一个灵仙,只杀了一些杂鱼的游仙。

三个灵仙被他上了禁灵锁,捆做一串,最早的那个二级灵仙由于失去了双臂,自己站立都是问题,他也懒得下禁制了。

拦路的楚家几个游仙,死的死逃的逃,只有一个六级游仙,站在老远处,张望着这里。

陈太忠看一眼躲得远远的众多行人,沉声发问,“你们谁知道,这楚家往日在铁雉城,是否也是这般张狂?”

众人面面相觑,好半天才有声音飘飘忽忽地响起,却是看不到谁在说话,“连大路都敢堵,张狂与否,这还用说吗?”

咦,真有腹语术这种东西?陈太忠四下看一看,心里又生出点好奇,不过转念一想,这东西终究是小术,陈某人做事,从来都是堂堂正正的,不喜欢缩头缩脑。

所以他又开始发问,“楚家可有经常伤人?”

“不杀人害命,楚家哪来的那么多灵石?”那个声音再度响起。

“休得胡言,”楚云扬虽然被下了禁制,嘴巴还是能动的,“我楚家忠孝传家,有些子弟难免跋扈,却从无轻易伤人的例子。”

“拉倒吧,”那个声音很不屑地回答,“铁雉四凶杀人越货,无恶不作,难道不是楚家在背后支持?”

“说人长短谁不会?”楚云扬冷笑一声,“阁下拿得出证据来吗?”

“行了,有说法就行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证据?那是弱者才需要的,他一拽手里的绳子,“跟我走!”

“我当然有证据!”一个小个子跳了出来,正是刚才那声音,他指着楚云扬大骂,“姓楚的,我豁出来不在这条线做生意了,十年前兄弟商队在这里遇匪,货被抢光,人被杀完,你敢说不是你楚家做的?”

楚云扬脸上一阵尴尬,却还是硬着头皮回答,“那时我在闭关,对此事并不知情。”

“装,你继续装,”小个子冷笑,“你没想到,商队里还有青隼吧?没想到,养青隼的人,当时掉队了吧?”

“好了,这已经够了,”陈太忠不再听他们争辩,一拽绳子,牵着三个人上路,还回头发问,“有谁知道楚家堡怎么走吗?”

有太多的人知道楚家堡怎么走了,于是陈太忠赶走那二级灵仙楚云风,自己则是牵着三人,优哉游哉地跟在后面。

那小个子游仙犹豫一下,还是跟上来问了一句,“大人,你要去楚家堡,不怕刚进阶的楚家老祖吗?”

“切,高阶灵仙的老祖?”陈太忠只是不屑地一哼。

“您有信心,那我就不跟着碍事了,”小个子却是没信心面对高阶灵仙,事实上,他一个小小的八级游仙,面对楚家的九级游仙都有点脚软。

也就是刚才楚云扬信口开河,激怒了他,他忍不住跳了出来,现在上前,则是想打听出来,这生猛异常的男人,是不是天仙。

若对方是天仙,他倒也不怕跟着走一趟——天仙之下,皆为蝼蚁。

而他的几个结义兄弟,就是死在那场屠杀之下了,兄弟商队,原本就是几个结义兄弟张罗起来的。

但是对方不肯说出等级,那他也只好跑路了,在这样级别的修者争斗当中,他真的连做蝼蚁的资格都没有。

不成想,那高大的修者喊住了他,“你那个腹语术……卖吗?”

他怔了一怔之后,微微一笑,“一点小把戏,送您了。”

说完之后,他摸出一张空白玉简,直接就将技法刻录到上面,递给了对方。

陈太忠也不是个吃霸王餐的,接过腹语术之后,直接丢给他三张初阶灵符,“灵石就不给你了,省得你保不住,拿上灵符走吧?”

“您这……真是太客气,”小个子一脸讪笑,接过灵符之后连连拱手,待对方走远,转头飞奔而去。

陈太忠牵着三个灵仙一路走着,旁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大多数是铁雉当地人,也有不少楚家的人,在一边咬牙切齿,却是不敢上前。

走了约莫十来分钟,陈太忠在四级灵仙断了的胳膊处抹一把,那灵仙疼得直蹦跶,“咝,你干什么?”

“再呲牙,我把你的膀子剁了,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抹了一手血之后,他往自己脸上、身上擦抹着,血不够了,就再去抹点过来。

不多时,他就到处血迹,看起来很是凄惨的样子。

又走了五分钟,前面降下一朵云帕,上面站着四个人,当中的黑脸青年沉着脸,慢吞吞地发话,“阁下,我楚家哪里对不起你了?”

“你就是楚云淼?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对方是七级灵仙,气息还有点略略的不稳。

“正是,”这位点点头,继续冷着脸发话,“束手就擒,我只找你背后的人说话。”

“我背后有个球毛的人,”陈太忠恼了,破口大骂了起来,“你家几个不长眼的兔崽子,借着你晋阶,在路上设卡收费,称之为随喜……混蛋,你好大的脸,才是个高阶灵仙,也要庆祝一下,说来说去,还不是个大号的蝼蚁?”

“小子莫要放肆,”楚云淼身边一个壮硕汉子沉声发话,此人赫然是八级灵仙。

“闭嘴,你又算个什么玩意儿,”陈太忠毫不留情地抬手一指,“你们设卡收费,那就收吧,我交了十块灵石,然后,还让我给马交费,我又给了十块灵石……”

“结果,反倒要检查我的储物袋,”他越骂越气,声音越来越响,“你说你姓楚的一家,都是些什么玩意儿……我想给你脸,奈何你不要脸啊。”

“你不是会勒索人吗?”他一指身后三个灵仙,“多了不说,这三个混蛋,一个人算五块极品灵石,你交灵石,我放人!”

“我要是不交灵石呢?”楚云淼气得笑了起来,他一指身边的壮硕中年人,“这是我少年时的好友,你觉得在我俩面前,有放肆的资格吗?”

“你要不交灵石,看起来……还真没什么办法,”陈太忠忽然就镇定了下来,然后指着自己的脸,微微一笑,“我都被你家人打成这样了,反正你楚家人拳头大……对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