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九十三章 得陇望蜀

“识相点,”拦路的这帮人虎视眈眈地看着堵住的行人,一阵阴笑,“我家老祖图个喜庆,不给我家老祖面子,就休怪我们不给你们面子。”

于是就有人乞求,希望能便宜点,但是拦路的这帮人根本无动于衷。

就在此时,一阵马蹄声响,后面来了两个女骑士,见到前面堵住了路,一个八级的游仙皱着眉头,娇声发问,“怎么回事?”

“两位请过,”拦路的游仙见状,不敢怠慢,马上让开了道路。

两位女骑士看一看四周的众人,冷哼一声,策马从人群中走过。

“她们怎么就不用随喜呢?”有人不满意地发话了。

“废话,人家是细雨派弟子,看不到腰牌吗?”拦路的人冷哼一声,“来,谁是细雨派的弟子?也可以直接过。”

吵吵一阵,终究是有人着急赶路,支付十个灵石过关,不过也有很多人舍不得交这笔钱。

十块灵石,可以在青石城住两晚上单间,而陈太忠当初舍生忘死去做烈阳果任务,十颗烈阳果,才三块灵石。

过了一阵,又有几个人交了灵石,拦路的人得意地笑着,“这些穷鬼,不对他们狠一点,就不知道咱楚家的厉害。”

陈太忠冷眼旁观好一阵,才牵着角马走过去,默默地拿出十块灵石,就待前行。

“慢着,”一个八级游仙拦住了他,嬉皮笑脸地发话,“马也得交十块灵石。”

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呆呆地看了他有五秒钟,才又摸出十块灵石来,“够了吗?”

“你好像挺不服气的样子?”旁边又走过来一人,皱着眉头发话,“找事儿?”

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灵石都交了,找什么事儿?”

“我看你挺不服气的样子,”这位冷冷一笑,“你在哪里讨生活?”

“散修,居无定所,”陈太忠的眉头,皱得越发地紧了,“我可以走了吗?”

“身板儿不错,”这位上下打量他一眼,然后点点头,狞笑着发话,“来我楚家做个护卫吧,我家二少爷……就喜欢你这体格的。”

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他的眼中,就放射出一股淫荡的味道来。

“没兴趣,”陈太忠觉得,自己已经到了忍耐的底线——尼玛你这啥眼神?

“储物袋拿过来,”这位勾一勾手指头,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我们要检查,是不是试图对我家老祖不利。”

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,十块灵石过一人也就算了,看到此人有马,楚家人尝试一下收费,没想到对方又痛快地拿出十块灵石来。

这是肥羊啊,不能就这么放过了,而且他们这些拦路的人里,除了两个八级游仙,还有个九级,不怕对方放肆。

“适可而止啊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他的储物袋里,值钱的东西不多,但也不是很少,换做灵石,起码值七八十个上灵。

这储物袋要是交出去,就是肉包子打狗了。

“适可而止……你敢跟我这么说话?”这位脸一沉,手中蓦地多出一柄刀来,当头一刀就砍了下来,“找死!”

陈太忠身子一闪,堪堪地避过了这一刀,笑着发问,“真要动手?”

“不但要动手,还要把你送给二少爷,让二少爷好好地疼一疼你,”这位狞笑着发话。

周边的楚家人闻言,哄地笑了起来。

“一个区区的七级游仙,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么大底气,”陈太忠缓缓地掣出刀来,微笑着发话,“冒犯上位者……死!”

“死”字刚出口,他身子前欺,一刀就将此人从中砍做两片。

楚家人的哄笑戛然而止,顿了一顿之后,众人疯狂地冲了上来。

“小子纳命来!”

“小子你死定了!”

“一定要让你小子生死两难啊啊啊~”

陈太忠身子一闪,反手一刀,又将一个八级游仙斩做两段。

“围住他,用法符,十一哥跟他对攻,上防御,”有人大声喊着,协调自家的队伍。

一旁的散修早就看傻眼了。

就在有人跃跃欲试,想要一起冲过去的时候,旁边一个楚家人放了一支烟花出去,“贼子扎手,大家圈住即可,静待家族支援。”

陈太忠也是来回乱窜,“惊险万分”地躲避着各种法符,同时还要抵挡楚家人砍来的刀剑,一时间显得狼狈不堪。

不过,错有错着,就在他这么来回乱窜,脚下猛地一个踉跄,手中长刀无意识地一挥,好死不死地,正正砍掉剩下的八级游仙的人头。

“我要你死啊~~”那九级游仙登时就红眼了,不顾性命地冲上来,手中双刀舞得飞快。

一声长啸,自远处传来,气势浑厚延绵不绝,“谁敢欺负我楚家人?”

楚家子弟们登时一喜,“家族来人了……哈,是云风堂主!”

“小贼,看你今天怎么死!”

那双刀的九级游仙一听,是内堂副堂主来了,禁不住走一下神。

就这一走神的功夫,陈太忠身子前欺,左肩头吃了对方狠狠一刀——反正不破防的。

对方正在纳闷,这一刀怎么没效果的时候,他已经反手一刀,斩掉此人的头颅,刀光一闪,又将储物袋挑了过来。

他抬眼一看,登时就是一怔,“我擦,二级灵仙,跑啊。”

他转身就去找自己的角马,却发现已经被楚家人牵到了一边。

“日子不能过了,”他一边大喊,一边拔脚就往回跑。

“小贼纳命来,”来的人眼睁睁看着自家子弟被砍头,想也不想就追了过来,速度奇快。

两人的身形以奇快的速度接近着,就在楚堂主觉得,自己已经可以出手的时候,只见对方一回头,手一甩,“看我灵符!”

楚云风下意识地一闪,然后脸色就变得铁青,“小贼,我定将你千刀万剐!”

合着此人打来的不是灵符,而是一块下品灵石。

他再次猛地加速,前方那厮眼瞅着逃不脱,又是转身手一甩,“看我灵符!”

楚云风哪里会再上当?狞笑着继续追,然后他的身子猛地一震,“混蛋,居然真是灵符!”

陈太忠此次用的,是初阶冰箭灵符,这种灵符杀伤力不算小,尤其难得的是,踪影不好察觉,正式打斗中,可能作用不大,但是用来阴人,是再好不过。

“老匹夫,你追我追得很爽吧?”陈太忠一转身,又冲着楚云风冲了过去,手中的灵刀重重地砍了过去。

楚堂主眼里,其实没有九级游仙,但是他受伤在先,尤其是对方这个刀法,特别地古怪,不跟他正面相扛,就是侧面撞击。

而撞击之中,又有一股一股的古怪力道,通过自己手上的双环,传进自己的身体里。

一时间,他居然只有招架之功,毫无还手之力。

一个疏忽,他甚至被砍掉了半边的头皮,鲜血止不住地冒了出来。

那九级游仙见势不妙,上来夹攻,却被陈太忠一刀砍去半个膀子。

“小贼扎手,放紧急烟火,”楚云风见状,大声喊道。

旁边围观的楚家人也不敢耽搁,三支烟火齐齐地放了出去,一高两低。

“行了,你的使命完成了,”陈太忠哈地笑一声,抬手刷刷两刀,直接砍掉二级灵仙的两只手臂,然后一脚将人踹翻,大脚踩到他的头上,“追我追得很爽,是吧?”

“楚家……楚家是不会放过你的,”楚云风不住地挣动着。

“巧了,我也不会放过你楚家,”陈太忠哈哈大笑着,“就等着你家再派人来呢。”

一边笑,他一边弯腰,解下了对方的储物袋,神识扫了一下之后,脚上再次用力,“混蛋,你个二级灵仙,连十块上灵都不带够?”

“我家老祖,会为我报仇的,”楚云风艰难地发话,然后口一张,噗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须臾,一条灵舟自远而近急速驶来,刚刚降落,上面就跳下三人,正好是灵仙三四五级各一。

三个灵仙意见楚云飞被人踩在脚下,登时就急了,那四级灵仙想都不想,直接蹿上前来,抬手就是一拳,“混蛋,放开云风。”

他手上戴着两个拳套,拳套上有凸起的钝刺,一看就是近身搏战的路子。

陈太忠手中长刀一挥,狂野地迎了上去。

“嗵”地一声闷响,四级灵仙连退三步,一时惊讶得目瞪口呆,“这是……”

“你给我去死!”陈太忠脚尖一点楚云风的头颅,身子前蹿,当头一刀斩下。

见他来势汹汹,四级灵仙不敢怠慢,扭腰发力,又是一拳重重地迎上来。

这一招硬碰硬,直接将四级灵仙砸出了十米开外,他的右臂也扭曲成一个诡异的样子,有点像……地球界的麻花。

折断的小臂骨,从他肘尖的皮肉处刺了出来,白生生的骨茬伴着殷红的鲜血。

“云扬哥小心,”他强忍着痛苦发话,“这家伙……扎手,起码有六级的战力。”

他对自己这一拳的威力,再清楚不过了,足以硬撼五级灵仙,而对方那一刀势大力沉,直劈得他毫无抵抗之力。

若不是他手上的拳套,是极地寒铁和火犀筋骨所炼,乃是得自中古宗门的灵器,他很可能半边身子都被砍掉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