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九十章 欺人太甚

姜家营的庄内,原本是不许骑马的。

不过对方报出了“酒伯南宫家”的字号,守卫也没有办法,人家来头太大,在风黄界,“不敬上位”可是个不大不小的罪名。

所以守卫只能一边小跑,一边通知街道两边避让。

南宫家一行五骑,也没有极其放肆地策马奔驰,就是让角马小快步走着,嘴角含着冷笑,看着那守卫在前方奔跑。

陈太忠抵达的时候,姜家新任老祖姜自珍也才快步赶到,见他先到了,姜家老祖不引人注目地松了一口气。

他整理一下衣袍,含笑上前拱手,“不知酒伯南宫家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还请恕罪。”

领头的白色劲装青年也不下马,只是居高临下地看他一眼,轻蔑地发话,“一个小小的四级灵仙……也敢答话?叫你家主事的来。”

姜自珍脸上掠过一丝愠怒,这是赤裸裸的羞辱。

南宫家既然能找上门来,不可能不对姜家做了解,也定然知道,姜家只有一个四级灵仙,眼下如此言语,目的非常明显。

然而,姜自承还只能咽下这口气,他苦笑一声,“贵客说笑了,姜家小小的家族,比不得南宫家高手如云,我便是族内修为最高的。”

“那么,便是你大肆宣扬,杀害了我南宫家的锦标老祖?”年轻人依旧不下马,只是抬起马鞭,指向对方。

“我们没有说,杀的是你家锦标老祖,也没有大肆宣扬,”姜自珍见对方执意要找碴了,反倒是挺起了胸膛,淡淡地回答。

“敢做不敢当,鼠辈!”年轻人薄薄的嘴角一撇,翻身下马。

姜自珍嘴角抽动一下,有心反驳吧,人家大体指的是“姜家造谣”——反正上位者夹枪带棒地说话,下位者也只能有苦说不出。

“不知阁下从何听说此事?”这时,有人沉声反驳,却是姜自勤到了。

“闭嘴,”后面一名骑士发话了,他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,“蝼蚁一般的鼠辈……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?”

南宫家五骑均是灵仙,两个高阶,两个中阶一个低阶,说话的正是一个中阶灵仙。

陈太忠双手拢在长衫袖筒里,冷眼旁观,姜家没有表示,他是不会主动凑上去的。

总算是南宫家的人也没过分蛮横,下一刻也纷纷下马。

因为他们亮了身份玉牌以后,直接进庄,根本不等姜家人来迎,所以姜家一干主脑,都是前后脚地从各处赶来。

“请进殿饮茶,”姜自珍一抬手,邀请对方入内。

“无须如此攀附,”年轻人手一摆,冷冷发话,“我不是来你家做客的,只是想戳穿鼠辈的谣言。”

“姜家的朋友里,也没有如此的恶客,”有人冷冷地回应。

大家闻言看去,却是弃儿赶了来,她的身边,还站着主母。

“小辈找打,”南宫家唯一的低阶灵仙,也是二级,闻言一记马鞭就狠狠地抽了过来。

“以大欺小,够不要脸,”主母一见,直接放出个小圆盾——这一鞭子抽实了,弃儿起码要丢半条命。

“辱骂上位者,当责,”那二级灵仙狠狠一鞭抽上灵盾,看到对方脸上有不自然的红晕一闪,才得意洋洋地收回了鞭子。

“好了俊风,不要多事,”白衣男子喝一声,然后又看向姜自珍,“头颅何在?”

声音里,透出浓浓的杀气。

“在先人祭台上,”姜自珍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男子闻言,忍不住咬咬牙,然后才从牙关里蹦出两个字,“拿来!”

“为何?”姜自珍下巴一扬,直视着对方,袍袖下的左手,打个隐秘的暗号。

“为何……你问我为何?”白衣男子双手攥得紧紧的。

“姜家虽小,抢我财货,杀我先人者,当诛!”姜自珍缓缓地回答,他已经把信号发出去了,自是不怕对方暴起伤人。

“你!”白衣男子怒目圆睁,他自打进庄以后,已经一直在克制了,杀害自家老祖的人,居然还敢这么说话,他真是有点忍无可忍了。

“三长老息怒,”旁边一个胖胖的中年人出声了,此人的修为,赫然是一行人中最高的——灵仙八级,比三长老还高一级。

他走上前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锦标老祖失踪已久,此事已经惊动棠州主支,听闻姜家斩杀了老祖,正是要过来问个究竟。”

“抢我财货,杀我先人者,居然会是郁州南宫家的老祖?”姜自珍冷冷反问一句。

“但有线索,我们总要查证,”胖中年冷冷回答,“小小姜家,不是想与我南宫家为敌吧?”

“若你家老祖是害我家先人者,你想为敌……”姜自珍缓缓吸一口气,一字一句地发话,“那便为敌吧。”

白衣的三长老闻言,又咬一咬牙关,不过还是那中年胖子说话,“此事透着蹊跷,我们希望能先一观头颅,还请拿来。”

“头颅在祖祠祭台,祭奠期未满,恕不能从命,”姜自珍半步不让,“贵客想目睹,还请移步。”

话说到这里,除非南宫家想当场翻脸,否则必然要去姜家祖祠。

一行人进了祖祠,看到祭台上的人头,三长老连眼睛都红了,他走上前就要捧起人头,旁边斜斜一刀砍来,一个嘶哑的声音发话,“非请莫动。”

三长老想也不想,抽出长剑迎了上去,“找死!”

叮地一声轻响,他连退三步,然后才发现,面前多了一个身着长衫的面具男人。

“是你!”他眼睛一眯,就待合身扑上,却被那胖胖的中年人一把拽住。

通过巫家和赤家,南宫家已经知道,是一个面具长衫的男人,杀了锦标老祖,而且那面具男人的口气不小。

所以,虽然他们刚才已经看到了此人,却刻意忽视了,他们此来的目的,是要请回老祖的人头,至于说报复与否——那就再说了。

最可能的是不报复,因为南宫锦标抢的家族太多了,南宫家不报复,大家都还能理解——寿命关的九级灵仙,做点疯狂的事很正常。

南宫家若是报复,那可是惹了众怒,家族子弟出门的时候,就等着被别人打闷棍吧。

胖胖的中年人上下看一眼陈太忠,眼睛一眯,“就是阁下,说九级灵仙也是蝼蚁?”

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,“你本就是蝼蚁,何必问我?”

“好好,阁下果真狂妄,”八级灵仙气得笑了。

不过下一刻,他的目标一转,看向了姜自珍,“这个头颅,有点嫌疑,我们要带走。”

“祭奠期未满,”姜自珍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“不管这个头颅是否锦标老祖,你我两家的恩怨一笔揭过,”八级灵仙冷冷发话,“这是给你一次机会,希望你珍惜。”

这便是上位者的强势了,事实上,大家都清楚,那个头颅就是南宫锦标,但是谁都没办法明说,而南宫家强要回头颅,居然是一种施舍的口气。

姜自珍听到这话,也犹豫了,要是搁到他个人身上,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——杀人偿命欠债还钱,凭啥把首级还你?

但他是姜家的老祖,肩负着整整一个家族、上万人的重托,他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。

“这劫掠的老匹夫,也曾给我姜家一个选择,”这时候,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,虽然柔弱但却坚定,“我家先人,选择了迎战。”

“聒噪!”南宫家的二级灵仙也不知怎的,似乎专门盯上了弃儿一般,闻言大喝一声,手也握上了剑柄。

“祖祠之中,你敢呵斥我姜家准家主?”姜景延火了,一指那二级灵仙,“小辈,可敢与我出门一战?”

“好了,”那胖中年呵斥一声,略感意外地看一眼弃儿,“这便是姜家未来的家主?嘿……这样的家族,原本也不值得我们叫真。”

陈太忠原本还想看着他们沟通,听到这话不耐烦了,“你身在别人家,哇啦哇啦诋毁主家没完,是在求死吗?”

“你不是姜家的人,奉劝你一句,莫给姜家惹祸,”胖中年冷冷发话。

“我也奉劝你一句,莫给南宫主支惹祸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再嘴里不干不净,死!”

这话一出,又是暂时性的冷场,在场所有人,包括姜家人,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——此人居然拿南宫主支来威胁?

那可是有天仙的家族,不但是称号的,还有伯爵!

“阁下好大的口气,”一个六级灵仙慢吞吞走了过来,此人大腹便便,却偏偏是细胳膊细腿,给人非常怪异的感觉,“何不切磋一下,看你能否斩杀得了九级灵仙?”

“我无意跟你这样的蝼蚁切磋,”面具人嘶哑地笑一声,虽然他带着面具,也听得出来那浓浓的不屑,“你若一意求死,我可以成全你。”

“头颅拿走,未尝不可,”姜自珍适时出声,“拿十块极品灵石来换。”

当初南宫锦标来姜家营,提的要求就是,十块极品灵石放过姜家,他眼下这个要求,听起来有些忍气吞声,但却另有一番滋味在里面。

“阁下莫要欺人太甚!”白衣的三长老忍不住发话——他本是心高气傲之辈,对这种羞辱,是分外地敏感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