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八十九章 通天九霄塔

“净心神水,可是不好找,”庾无颜摇摇头,很认真地建议,“不过我知道哪里有。”

“哪里有?”陈太忠闻言,精神一振。

“灭个门派就有了,”庾无颜低声笑着回答。

“切,你也是这么不着调,”陈太忠鄙夷地看他一眼,摸出烤肉来,一边架在火上烤,一边发问,“找我帮什么忙?”

“承你燎原枪法的情,我又一次冲上灵仙了,”庾无颜抱着双腿,呆呆地看着火堆,“过一段时间,我可能办些事情……”

“等等,”陈太忠打断了他的话,“什么叫……又一次冲上灵仙了?”

“我冲上过两回灵仙,这次是第三次,”庾无颜目光平静,不见有多少哀痛,“可惜……不可能有第四次了,否则我一定散功重修气道。”

“散功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。

“时间也来不及了,”庾无颜淡淡地发话,“两次掉级,我伤了太多根本。”

“可惜登仙鉴没在手边,”陈太忠遗憾地咂巴一下嘴巴,他走的时候,将登仙鉴留在听风镇了,“要不能测一下你的寿数。”

“你以为我会缺那个玩意儿?”庾无颜冷冷地看他一眼,目光中有不屑,也有些哀伤,“你不会忘了,我也是宗门出身吧?”

“还能活多久?”陈太忠直接发问了。

“十到二十年吧,”庾无颜的脸上极其平静,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,“我有大愿未了,过一段会很忙……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从周家手下救你吗?”

“你没有救我,”陈太忠再次强调一遍,然后才问,“难道不是因为噩梦蛛?”

“那只是一部分原因,”庾无颜一伸手,“把你的那个防御小塔拿出来。”

陈太忠怔了怔,摸出小塔丢过去,“早说你喜欢,我就给你了,也保过我几次命。”

庾无颜怔怔地看着小塔,一言不发,然后又伸手上去摩挲半天,眼中满是惆怅。

良久之后,他才轻叹一声,“知道吗?这是我宗门的东西,失踪两百余年了,携带这东西的长辈,早就亡故了,噩梦蛛对我来说,固然重要,但主要还是看在通天九霄塔的份儿上。”

“这个塔好像不完整,”陈太忠的眉头皱一皱。

“它当然不完整,天极宗的通天九霄塔,怎么可能是这么个小东西?”庾无颜笑一笑,从储物袋里摸出一个物事来。

这物事赫然是个石基,材质同小塔一样,他咂巴一下嘴巴,“看到了吧,通天九霄塔,被拆做了好几份,我的宗门侥幸得了两份。”

“我这儿也有一份,”陈太忠将自己从烈焰龟那里得到的塔基,也丢了过去。

“嗯?”这倒是吸引了庾无颜的注意力,他将三个部分摆在一起,拼凑半天,最后很沮丧地发话,“看起来还缺……最少一块。”

“肉好了,”陈太忠冲火堆努一努嘴,自己拿起一串来吃,然后又喝一口酒,美美地吸一口气,“痛快!”

“都给你吧,”庾无颜将小塔和两块石基抛过去,不待对方拒绝,就又发话,“记得,哪怕集齐了通天九霄塔,也不要让它现世……除非你已经玄仙了。”

玄仙……好像遥远了一点,不过陈太忠也没觉得,自己就到不了玄仙,于是只问一句,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……天极宗已经灭亡六百年了啊,现在的五大宗,当时都下过阴手,”庾无颜拿起烤肉来咬两口,又喝一口酒,然后才补充,“这是个宗门试炼塔,塔分九层,分别对应灵仙、天仙、玉仙,本身不是用来战斗的。”

陈太忠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“晋阶利器?”

“比你的燎原枪法强多了,你慢慢了解就知道了,”庾无颜似是不欲多说此事,转移了话题,“你最近在什么地方,过得怎么样?”

“还行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租了一块地安心修炼,正考虑买下来。”

“差灵石?”庾无颜斜睥他一眼。

“你灵石未必有我多,”陈太忠本来想夸口的,后来想一想,对方没准灵石真的比自己多,于是说得就比较保守。

“隐居挺好,不生是非,”庾无颜点点头,然后又抛过一块玉牌来,“这个拿好。”

“我说你有完没完了?”陈太忠有点恼火,他是不喜欢随便占人便宜的,不过目睹玉牌的形状,登时就是一愣,“同心牌?”

“遇到麻烦的时候,帮下手嘛,”庾无颜看他一眼,微微一笑,“怎么,有了灵石,就看不起穷弟兄了?我觉得你不是这种人。”

“我总觉得……这事儿有点蹊跷,”陈太忠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你可是从来不习惯求人的,而且,要丢块同心牌,前天白天就可以给我。”

“事情起了变化,”庾无颜淡淡地回答。

“你看这个步法怎么样?”陈太忠又丢过去一块玉简,“你的东西,我不白要你的。”

庾无颜神识一扫,本来就想抛回去,下一刻,他微微一怔,又扫两遍,然后细细地观看起来。

看了差不多有十分钟,他才将玉简抛回来,然后苦笑一声,“确实是好东西,太费灵气,估计是你气修专用步法……啧,可惜了。”

“不许跟南特说,”陈太忠郑重警告他。

“我就没记下来,”庾无颜傲然回答,“得了你的功法,我会否认吗?”

不知道怎么搞的,陈太忠总觉得,三多魔修今天的反应有点不正常,想一想之后,他一横心,拿一块空白玉简出来,用神识刻出了无名刀法第一招。

“你看看,这东西能不能帮上你?”

庾无颜见他现场做玉符,也是有点狐疑,接过来微微一扫,不成想玉符登时碎裂。

“咦?有点意思,”这下他来了兴趣,从储物袋里摸出个烟灰缸一般的东西,又伸出手来,“再给一块。”

第二块玉符在烟灰缸里,坚持了一段时间,然后又慢慢地开裂了。

不过庾无颜已经看到了刀法,他闭目沉思好半天,才缓缓睁开眼,“气修的刀法,果然厉害,上古气修横行,真是应该的……对我很有帮助。”

“再给你看一招?”陈太忠得意洋洋地发问。

“不用了,”庾无颜摇摇头,然后面色一整,“其实你的东西已经很系统了,不要随便多学其他东西,浪费了你这天纵之才……千万别跟我似的,什么都想学。”

“艺多不压身啊,”陈太忠不太认同他的观点。

“什么都是假的,修为上去了,才是真的,”庾无颜摇摇头,迟疑一下,他又发话,“你那个缩地踏云的步法,应该还可以改进,你多琢磨一下。”

“朝哪个方向改?”陈太忠虚心请教。

庾无颜脸上隐约有尴尬的神色,他轻咳一声,“目前只是一点想法,下次再见的时候,我估计就想明白了。”

接下来,两人不再说话,就是闷头喝酒吃肉,吃喝了约莫一个小时,庾无颜站起身来,冲着他一拱手,“待我大事办妥,再一醉方休!”

“要帮忙吗?”陈太忠再次发问,“我还有一些宝符。”

“需要你帮忙的时候,我自会捏碎同心牌,”庾无颜轻笑一声,转身轻飘飘离去。

陈太忠回到姜家营,守卫也没问他去哪儿了,恭敬地放他进来,没有多说一个字。

不过陈太忠也没休息,回到小院之后,他先打坐一阵,消化掉身体里的酒气,然后开始琢磨那套“凌空踏虚”的功法。

这套功法其实并不难练,难是难在如何微妙地控制气血和灵力,不被对手发现,自己是在作弊——而这套功法的精髓,就在讲述如何细微地操控。

不愧是庾无颜都说罕见的功法,或者说……压根儿就是那货自己琢磨的,陈太忠实在想不出,谁会无聊到琢磨这种东西——这里又不像地球界,有大神可跳。

易学难精,而且三多魔修有一点没说错,这功法真的很耗费灵气。

然而,陈太忠一旦叫起真来,学东西也是极下功夫的,他用了两天时间,熟悉了这套功法,又用了两天来调整各种瑕疵,紧接着,他用了五天时间,居然成功地实验出了凌空迈步。

这可是功法上都没有的,他忍不住洋洋得意:所谓天才,干什么都是天才。

然后他才愕然地发现:哥们儿来姜家时间不短了啊。

姜家倒是一直好吃好喝地供着他,但是他有点不耐烦了:南宫家迟迟不来,是不是庾无颜有点多虑了?

要不,尝试一下闭关冲击五级灵仙?

他刚升上了四级,但是对他来说,灵仙升级……这有什么难度吗?

就在他打算开始修习无名刀法第三式的时候,当天中午,负责贴身照顾他的姜自旌从外面匆匆赶来,“贵客,南宫家来人了!”

陈太忠穿起长衫,随着他一路走过去,来到接待大殿,正看到五个人骑着角马,自不远处驰来。

为首的青年面目英挺,一身白色劲装,身下一匹黑色的角马,骨架格外高大,扬头甩蹄,煞是神骏。

真正的鲜衣怒马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