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八十六章 强硬

姜景津听得就笑,“说笑了,您帮我姜家这么大忙,一点小小的心意,不成敬意。”

“那我就收下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既然矫情过了,“估计我要在你这儿待多久?”

“应该很快吧,估计有个十来天就可以了,”姜景津微微一笑,“我们已经布置下去一些措施,有些人很快就沉不住气了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猛地想起点事儿来,“最近有庾无颜的消息吗?”

“这个没注意,我们马上帮你打听,”姜景津点点头,很干脆地回答。

三多魔修和散修之怒的交情,在积州一带传得很开,尤其是毗邻青石城的晨风堡和巨松城,知道得人太多了。

“你们知道哪里有净心神水卖吗?”陈太忠又想起一件事来。

这两位茫然,好半天姜景津才摇摇头,“这个东西被宗门把持着,市面上几乎绝迹……我也可以帮你打听一下。”

陈太忠心里暗叹,心说这积州还真是荒凉,跟青州一点不能比,那边城主府的暗线,都能修成灵目术,这边城主府的后人,却还不知道净心神水的重要性。

当天下午巨松城内,赤家的当铺内,来了三个人,打头的是战堂堂主姜自承,“姜家灵舟赎当!”

姜家灵舟不止一件,这是前任城主的留下的底子,其他家族就没这么财大气粗。

前一阵姜家四处找灵石,当出去不少东西,灵舟当给天下当铺的话,不值几个钱,倒是赤家这个家族兴旺得厉害,却是少这种撑门面的东西。

所以灵舟当给了赤家当铺,不过条件也苛刻,七天的活当,过了七天就是死当。

在赤家人想来,这已经是死当了,七天之后,姜家老祖才下葬,怎么可能有灵石赎当?

掌柜的也知道这个,而且灵舟是赤家必得的,于是皮笑肉不笑地回答,“真不巧了,姜堂主,今天家主有个朋友,将灵舟借去了,你明天来可好?”

若是姜家无意闹事的话,就是要指责对方,活当的东西,你怎么能随便借给别人?而且……我明天来,就过了七天了,活当变成死当了。

然后这个官司,就可以打到城主府去,不管怎么说,哪怕是赤家真的今天不给赎,明天也赎得出来。

但是姜自承早就得了机宜,于是一拍案几,眼睛一瞪,“活当的东西敢借出去,你欺我姜家无人?”

“嘿嘿,姜堂主这么说,就没意思了,”掌柜的讪笑着,可他的眼神明明在说:我就欺你姜家无人了,你又怎么样?

事实上,姜家现在的愁困,几乎所有巨松城的人都知道,他倒不信,对方敢贸然树敌。

而且,就算树敌又怎么样?赤家正愁没有借口碰一碰姜家,这借口就送来了。

“留影石拍下了吧?”姜自承扭头,看一看自家的后辈。

“拍下了,”两人双臂齐齐一举,每人手上两块。

“给我砸!”姜自承手一摆,身后两个姜家小伙掣出兵器,其中一人还拿出一张高阶法符,抬手打向对方的防御法阵。

“砰”地一声大响,法阵爆裂开来,两个小伙子冲进去就是一通乱砸,掌柜的才待说什么,被一个小伙子一刀削去一条膀子,“让你手贱!”

当铺也有护卫,刚刚冲上来,就被姜自承一条九节鞭打得满地乱滚。

小伙子们打砸完后,也没动里面的灵石和物品,迅疾地撤了出来——当铺店面里,不会有太好的东西和太多的灵石,搜刮那些,不够丢人的。

三人押着掌柜,走出当铺,姜自承长鞭一卷,直接卷下当铺的招牌,摔到地上,一脚踏个稀烂,然后四下扫一眼,“人,我姜自承带走了,告诉赤家,想要领人,去姜家营。”

一个小伙子丢了一块留影石进当铺,三个人拎着掌柜,迅疾离开。

城门口的卫兵尝试着想拦一下,姜堂主眼睛一瞪,“这是姜家和赤家的事儿,你确定一定要掺乎?”

地方豪族的恩怨,普通人哪里敢掺乎?一不小心,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,卫兵连忙退开。

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赤家,赤家长老赤骥复听闻之后大怒,招呼了人追了过去,怎奈追到城门,姜家人已经走得远了。

然后他来到现场,哪怕是看了留影石,也是一阵咬牙切齿,“他敢砸咱一家的铺子,咱砸他十家……定要让他们知道,赤家不是好惹的!”

“这是城里啊,”旁边的随员苦劝,赤家三个四级灵仙,赤骥复就是一个,也数此人性子最烈。

“他砸得,咱们砸不得?”赤长老真的快气疯了,光天化日之下,自家的店铺被砸,人被抓,招牌也被打烂。

“人家有留影石啊,”随员苦劝,“咱们还是先汇报家主吧。”

家主赤骥书正在院子里喝茶,听闻之后,又细细问一问,然后看向同他一起饮茶的中年人,“何供奉以为如何?”

“此事定然有蹊跷,”何供奉轻喟一声,此人赫然是五级灵仙,面白无须,谈吐间自有一番风度,“一个可能是以退为进,似强实弱;另一个可能……就是觅到了强援。”

“哪个可能性更大一点呢?”赤骥书虚心请教。

“哪个可能性更大一点,要看巫家那里是否太平,我倾向于认为,他们有强援,”何供奉缓缓回答,然后看一眼赤骥复,“你能忍住气没有报复……也算长进了。”

赤骥复被说得脸发红,却不敢顶撞,这何供奉是中州流落过来的,破了家的家族子弟,眼界什么都是没得说的,受赤骥书的诚意所感,答应暂时在赤家落脚。

“为什么倾向于他们有强援?”赤骥书又发问。

“因为他们用了留影石,就是准备不落口实,”何供奉微微一笑,“赤家主已然猜到,何必再考验于我?”

“哈哈,”赤骥书仰天大笑,笑了一阵之后,看一眼赤骥复,“听到了吧,去办……嗯,不妨找些子弟,寻衅于姜家子弟,记得准备留影石。”

不多时,赤家就打听到了消息,姜家向巫家发出了通牒:平峪玄铁矿的矿藏,你家若不能在三天内把余款和利息支付过来,便退出矿场。

这玄铁矿是一年前交易的,两千二百万灵石,要按正当货币体系算,当值二十二块极品灵石,当然,真要换的话,能换到十块极品灵石就该满足了。

双方也无意用极品灵石交易,每个家族里,族人修炼用得最多的,还是下品和中品灵石,上品灵石或许可能短缺,但是不可或缺的,却还是中灵和下灵。

这笔钱看着大,其实都是族产,双方每家万把号族人,平摊下来也没多少。

巫家一下子拿不出这么一大笔钱——就算拿得出来,也不可能一下支付干净,那样的话,他们自家的周转就不便了。

所以双方约定,先付五百万灵,然后每月付一百二十万灵,十八个月付清,连本带利共计两千六百六十万灵。

四百六十万灵的利息也不算高,须知矿藏一到手,他们就可以开采,是有利润的。

不过巫家按期支付了三个月,后来就是拖拖拉拉的,搞得姜家很不爽,前一阵姜家四处找灵石,说你巫家还差我们三个月的应付,快给钱。

巫家硬说自己也没有——我们本来打算给钱来的,被那谁弄走五个极灵……你懂的!

结果到现在,姜家一反常态地强硬了起来,要么给清所有应付款,要么……滚出我家的玄铁矿去!

至于以前给的灵石?那不可能退你!

姜家异常的强硬,让巫家也恼火不已,正好听说姜自承砸了赤家的店铺,两家人当天晚上,就找了一处院子密谋。

第二天上午,两族人出城集合,两个中阶灵仙,八个低阶灵仙,四十余人浩浩荡荡地直奔姜家营而去。

巫家的中阶灵仙是五级的巫允厚,赤家的是赤骥复,此外巫家出了五个低阶灵仙,赤家只有三个——底蕴还是要差点。

不过赤家人知道,随行的何供奉,绝对不是看起来的一级灵仙。

饶是快马加鞭,到了姜家营,差不多就是下午了,姜家守卫早早看见不对劲,已经发出警报,护庄大阵也开启了——庄子里老弱妇孺太多,哪能任人随便冲击?

“老夫巫允厚,”巫家的灵仙大声发话,嗓门直可振聋发聩,“现同赤骥复长老前来,让姜自珍那个小辈出来答话!”

不多时,姜自承走上庄头院墙,皮笑肉不笑地拱一拱手,“我家老祖正在修炼,两位带了这么多的修者,是来攻打我们姜家营的吗?”

“你不是要我赤家人找你说话吗?”赤骥复大声回答,“只会以大欺小的鼠辈,有种跟我见个真章!”

“咳咳,”何供奉剧烈地咳嗽两声。

赤骥复登时闭口,他来的时候,家主再三强调,一定不能冲动,要听何供奉的。

“你家当铺狗眼看人,活该被砸,”姜自承冷笑一声,“我就问你们一句……是来打的,还是来谈的?”

见他有恃无恐的样子,巫允厚干笑一声,“咱们三家守望相助,能谈当然是最好的。”

“来谈的,是吧?”姜自承一摆手,果断发话,“打开庄门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