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八十三章 天机贝

陈太忠做事,其实非常随性。

他能因为传送阵坐得不舒服,生出多开销票的念头来,也能因为要随份子,割舍出十块上灵来——没办法,出得少了,于身份不合,哥们儿好歹也是中阶灵仙呢。

所以他一时兴起,五块极品灵石说不要就不要了,虽然话一出口,就有点悻悻,但是他的字典里,没有后悔两个字,所以只能给大家泼一瓢凉水,“我未必打得过他。”

“他终究年纪大了,”战堂堂主姜自承发话,“肯定赶不上刘园林。”

“比温曾亮如何?”陈太忠再提出一个人的名字,温曾亮是晨风堡城主,八级灵仙。

这个问题没有人回答,好半天之后,修为最高的姜自珍才缓缓发话,“两人应该半斤八两,温曾亮一手金雷之术,相当厉害。”

家族灵仙八级的水准,大约也就是沈蔷薇那个级别吧,陈太忠大致盘算一下,拿下这个家伙应该问题不大。

不过,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,眼前又有人提供消息,他怎么可能不打听?“他是什么功法,长于哪一方面?”

“南宫家擅长的,主要是八臂醉拳,笑卧云端和醉里挑灯剑术,”姜自珍缓缓回答,“法术有醉风雷、袖里乾坤……”

陈太忠听他说完,点点头,表示自己懂了,然后又问,“那他有些什么保命的底牌?身上可能有多少宝符?”

“这个就不清楚了,身边一个酒葫芦,可发醉风雷是一定的……不过,估计没有宝符,”姜自珍又摇摇头,“他是出来搏命的,宝符自用,不如留给后人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得咂巴一下嘴巴,很遗憾地发话,“原来是个穷鬼啊。”

他状若遗憾,其实心里有点窃喜,此人若是没有宝符,这买卖倒是真能做得。

于是他点点头,“行了,这买卖我接了,你家有防雷的灵甲没有,借我一套?”

“有一件石蚕丝织成的中阶灵衫,可部分防雷,不说借,送你了,”姜自珍也很爽快,“配上阁下的短吻电鳄短衫,应该没问题。”

“你倒知道得多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说借就是借,当我稀罕吗?”

“阁下高义,极品灵石都不稀罕,但这是我姜家的一片心意,”姜自珍一拱手,“你是豪气之人,我姜家也不是小气之辈。”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站起身来,“你们去打探这个人在哪儿吧,得知了情况就告诉我。”

“贵客且慢,”有人轻声发话,却是弃儿出声了,她看着他,“无须离开,片刻即知。”

说完,她从储物袋里摸出一片赭色的玉盘,九枚小巧的贝壳,光滑洁白,上面有些许晶莹的纹路。

“弃儿你敢!”主母见状,厉喝一声,“不许胡来!”

“天机贝?这怎么可以?”姜自珍也火了,“你小小游仙,怎么敢用天机贝?姜家的男人没死完呢。”

“我自不会用自己的精血,”弃儿弱弱地回答,然后看向在场的人,“灵仙精血,方可觅天机,恳请各位长辈援手。”

“我先上三滴,”战堂堂主姜自承率先割破手指,其他人也割破手指,九滴精血滴下去,很快地被白色的贝壳吸收,贝壳中隐隐透出血色。

弃儿从一个小盒子里,轻轻地挑出一根灰色头发,截掉一小截,又将剩下的头发小心放起。

“老祖的头发……痴儿,”姜自珍又是轻叹一声,她是处心积虑要报仇了,所以才会留一根姜景涛的头发,通过天机因果寻敌。

弃儿将头发放进玉盘,嘴里轻声嘟囔着什么,手上也不停地打着各种手势,须臾,她轻叱一声,“天机寄我意……咄!”

那九枚贝壳在玉盘里滴溜溜地转了起来,越转颜色越淡,越转越缓慢。

就在九枚贝壳眼瞅着就要停下的时候,弃儿的嘴里噗地喷出一口鲜血,虚弱地发话,“太远了,不够,再滴!”

众人齐齐地看向主母,主母无力地闭上眼睛,艰难地吐出三个字,“听她的。”

这一次是一个一级灵仙手快,手一抖,九滴鲜血准准地撒到了贝壳上,然后他长出一口气,“我战力低微,歇几天就好了,各位族老还要保存战力,应付眼下局面。”

这一次,贝壳没出什么怪,缓缓停下的时候,弃儿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出,人也软绵绵地栽向一边,亏得旁边的姜景津手快,一把将她扶住。

“这天机术这么厉害?”陈太忠看得暗暗咋舌,他看向姜自珍,“损气血还是寿元?”

姜家代族长嘿然无语,好半天才艰涩地回答,“她本才是游仙,推的又是高阶灵仙,损的是……可能损的都要损。”

须臾,弃儿缓缓地睁开眼睛,眼中是一片欣喜,她虚弱地发话,“找到了,东南一百二十里。”

“灵衫给我,”陈太忠冲着姜自珍一伸手。

姜自珍先是一怔,然后伸手去解外套的扣子,尴尬地发话,“呃……稍等。”

“算算算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我没有穿别人衣服的爱好。”

“我也是才穿上,恐有战事,丧葬期间,不便穿外甲,”姜自珍尴尬地解释。

“不如我的短吻鳄坎肩,”陈太忠向外走去,“来个人带我出庄子。”

“贵客稍等,我也要去,”弃儿的声音从后面传来,“彼地范围大,带我前去,我为你指引,也免得误伤他人。”

“我这……”陈太忠想一想,苦笑一声,“我没办法分心保护你。”

主母和姜自珍对视一眼,缓缓点头,姜自珍果断发话,“自承和我同去,保护弃儿。”

“还是我去吧,”姜景延站起身来。

“景延长老不要争了,我带灵舟去,那老匹夫再快,快得过灵舟?”姜自珍故作镇定。

“你不要兴那两败俱伤的念头就行,”姜景延闻言,就不再争取。

姜家还有宝符和宝器,毕竟是前任做过城主的,但是姜自珍祭起这种杀器之后,不管伤得了伤不了别人,自家就……差不多了。

陈太忠也不管他们说什么,径自走出屋外,不多时,姜自承也扶着弃儿走了出来,姜自珍则表示,要去取灵舟前来。

四人在大厅前的空地上集合,这时大厅的人也纷纷走出来。

姜自珍四下看一看,沉声发话,“今天的族会未完,众人可在议事厅内休息,静待消息。”

说完之后,他放出灵舟。

四人上了灵舟,灵舟缓缓升起,箭一般冲向漆黑的庄外。

议事大厅的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联想到刚才会议中断时的情景,有人壮着胆子发问,“主母,这是……去杀那老匹夫?”

“不是吧?要不弃儿怎么也会去呢?”有人表示不解。

主母一脸的阴沉,并不回答,姜景延看不过,呵斥一声,“休得胡思乱想,明天你们就知道了。”

这里议论纷纷不表,灵舟上四人静坐那里,并不怎么言语,姜自珍心疼弃儿的身体,除了舟体,上方的防护罩也撑了起来,又将速度激发到最大。

如此一来,灵石耗费得极为厉害,不过距离那里五十里左右的时候,灵舟开始减速,距离到二十里的时候,则是彻底停了下来。

下了灵舟之后,四人疾走,弃儿不知道服了什么丹药,速度也不慢,用了半个小时,大约走了十五里,四人又放慢了脚步。

前方七八里,隐隐有堆篝火,陈太忠找一棵大树站上去,摸出红外望远镜,在这七八里之间仔细扫一扫,然后跳下树来,“前方无人,七八里处的篝火,看来就是目标了。”

他没解释自己用的是什么手段,对方自然也不好问。

按说,姜家人就应该在这里止步了,不过弃儿不答应,“再前行一段,我辨识清楚老匹夫,为你指引。”

“你等着好了,”姜自承不容拒绝地发话,“我带他前去辨识,你这气息,没准隔着老远就被人发现了。”

弃儿想一想,塞了一件物事给他,姜堂主扫一眼,苦笑着点点头,“你一点都不担心自承叔回不来啊。”

姜自承带着陈太忠又前行三里,姜堂主也有远视的法门,站在树上辨识一下,然后悄悄滑下树来,“没错,前面那白发老贼就是。”

陈太忠继续前行,姜堂主却是又悄悄爬上树去,把一块高级留影石放在那里——这是弃儿给的,自是要看到那老匹夫伏诛的场景。

姜自承却是担心,自己被老贼发现,说不得把留影石放下,转身蹑手蹑脚离开了。

陈太忠也不收敛气息,一路直接奔过去,距离对方两里左右的时候,树木渐渐稀疏,火堆旁的白发老者侧头看那个方向一眼,又专心低头喝酒吃肉。

陈太忠一边疾行,一边从须弥戒里摸出短吻鳄皮坎肩,套在身上,距离老者四五百米的时候,他放慢了脚步。

“滚,爷现在不想杀人,”白发老者头都不抬地发话,不过下一刻,他猛地抬起头来,眼睛一眯,“你……不是九级游仙吧?”

这一抬头,陈太忠才看清了对方真容,果然是戴了面具,脸上的线条僵硬无比。

“南宫锦标?”他沉声发问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