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八十一章 族会、外人

姜自恒的夫人,也就是现在的主母,听闻儿子的死讯,当夜自缢,幸被人发现得早,救下了,昏迷了三天三夜才醒过来。

后来大夫们发现,夫人有孕了——是姜自恒的遗腹子。正是因为如此,这主母才有活下去的勇气。

老祖也伤心,就说这个孩子一定要保住,一定要生下来,一定就是将来的家主了。

这时候,老祖已经不打算讲理了。

不成想,生下个女孩儿不说,因为主母曾经昏迷三天三夜,伤了元气,这个女儿体质极弱,因为怕养不大,小名叫弃儿。

不管怎么说,她就是未来的家主了,不过她还小,没有掌管家族的能力,这个家族,现在就是由主母和姜自珍共管。

要照此发展下去,如果姜家老祖再活三十年,弃儿就有了足够的实力和经验,当这个家主了——三十年时间,用灵药堆,也把弃儿堆到灵仙了。

然而姜景涛陨落,事态发生了根本变化,做为姜家的最高战力,姜自珍必须让出掌管的家族大权,隐身幕后了。

风黄界的铁律,每个家族的最高战力,都不可能去亲自打理家族事务。

没有亮出的拳头,才是最吓人的,而打理家族事务,绝对会影响修为的提高,也比较容易遭遇意外——很多对外的事情,都是必须得家主出面的。

这个时候,就必须确定家主了,而弃儿明显不够条件,尤其让姜家人不能忍受的,弃儿……是个女孩子。

老祖在的时候,没有什么人明确表示反对,就算这样,背地里歪嘴的也不少,而弃儿的母亲为了维护女儿的人脉,很多事情上,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——熬到时间,女儿能当家主,她也就算尽心了。

今天大家公议,要重新推选家主,她终于不能忍了。

然而,反对的力量,也是很高的,战堂堂主姜自承就大声发话,“主母,弃儿还小,她将来还可能遇到合适的意中人,你就忍心,为了一个家主的位子……让她当圣女?”

“姜家家主,自然有资格招赘,”主母冷笑一声回答,“这个家主的位子,我还真没看在眼里,我最无法忍受的,是老祖尸骨未寒,你们不思共度难关,反倒第一时间琢磨这个!”

说到这里,她又是重重地一拍桌子,“我从来不喜欢家丑外扬,自承你前段时间立下大功,我最开始通知的是自勤,因为他办事灵活……我为什么不通知景延长老?”

一个三级的灵仙苦笑一声,“自勤这家伙,就是小心谨慎会来事,这点我不如他。”

“但是景延长老你喜欢弃儿啊,我为什么不把天大的功劳给你?”主母睚眦欲裂,“除了弃儿的修炼资源多了点,那是老祖的意思……这些年,我哪一件事做得不公平?你们说出来!你们谁又敢跟我一样,拍胸脯说这么一句?”

“嫂嫂,”姜自珍苦笑一声,“别让贵客看了笑话。”

“咱们摆事实讲道理,不怕别人看笑话,”主母今天是彻底发飙了,“是我让姜二福通知自勤,桃枝镇有好事的,也是我让姜二福通知贵客来的,总要有个人主持公道!”

这还真是……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索性放出个桌子在面前,又弄出一个茶壶,倒上热水冲灵茶,连眼皮都不带抬的——这关我什么事儿嘛。

“主母您这不是倚仗外人的势力吗?”一个声音轻声嘀咕一句。

“族会后,冰窟面壁十日,”姜自珍冷冷地发话,“现在有你们说话的份儿吗?”

哪个家族都不喜欢族里有人借外人的势,反过来压迫族人,可是姜自珍很清楚,陈太忠到底有多么可怕。

青石城的事儿就不用说了,只说桃枝镇,人家可是能硬扛万戟派的大师兄,弄出个惊天动地的术法来,吓得九级灵仙刘园林没命地找渠道求和。

那是号称能灭掉万戟派的狂人啊。

自从陈太忠进入姜家营,不管他本人,还是姜家接待他的人,从来不提他的名字,连姓都不提,就连气愤到顶点的主母,都是一口一个“贵客”。

——姜家向陈太忠求援,传出去是要有大麻烦的。

所以族里很多人,都不知道来的是何方神圣,导致两个族人即将接受家法惩治。

不过姜自珍也不担心陈太忠拉偏架,跟此人接触得最多的姜家四个灵仙,撇开舒云这客卿的意见不算,其他三个都是反对女家主的。

战堂堂主姜自承反对得最厉害,姜自勤是相对没太大偏见的一个人,他单纯地感觉到弃儿不足以掌控这个家族。

姜景津反对的理由,却是比较奇葩——我是尝够圣女的滋味了,弃儿那么可怜,就不要当这个家主了。

眼下最正确的选择是:无论如何不能激怒陈太忠,否则姜家这一屋子人,未必够人家杀的——这一屋子人对上一群双头碧蜥,哪边会笑在最后?

“我不仗势欺人,”主母冲着陈太忠一拱手,“还请贵客主持公道。”

“我真不姓姜啊,这不是难为我吗?”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,“我就问一句,你们这两方,谁能代表了姜家?”

一屋子人又沉寂了,谁都能代表姜家,谁也都不能代表姜家。

好半天,主母叹口气,幽幽地发话,“同心牌是弃儿捏裂的。”

“那行,你这方代表姜家,”陈太忠点点头,没办法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选,哥们儿是要践诺,不是要掺乎你们的家务事,“说出要我帮你做什么。”

姜自珍轻咳一声,“贵客,同心牌是谁送到你手上的,想必你还记得。”

陈太忠才不会陷入这种弯弯绕,他果断地表示,“送的人可能就是个跑腿的,捏碎的人才有权力提要求。”

“我的要求不高,只耽误阁下一个月的功夫,”主母淡淡地发话,“帮弃儿稳住家主,适当斩杀一个中阶灵仙立威。”

“一个月的时间够吗?”那唤作景延长老的人皱一皱眉头——他是主母这边的人。

“就怕他们多等一天都不愿意!”主母说到这里,气得又是一拍桌子,“情势危急到这种程度……你们居然考虑的是重选家主!”

“一个月够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是受够了这种扯皮,而且他也不想在姜家长待,“大不了示敌以弱,甚至可以做两个诱饵,小人物你们杀,引出大人物来,我杀!”

“此话有理!”景延长老钦佩地点点头,看得出来,他是心机不多的那种人。

看着好像就说定了,姜自珍有点着急了,“贵客,捏碎同心牌的是弃儿……弃儿,姜家的未来,看你的选择。”

说到这里,他的目光转向了那纤弱女修。

事实上,同心牌是归老祖管的,不过老祖心疼弃儿,才给了她——当然,这未始不是一种深谋远虑。

弃儿并不答话,她眼皮耷拉着,目光也有点涣散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主母也无语了,好半天才轻唤一声,“弃儿?”

好半天,弃儿才抬起眼皮,一双清澈的眼睛,直勾勾地盯着陈太忠,“冒昧问一句,贵客……可能斩杀高阶灵仙?”

陈太忠顿时头大,本来都说好了,怎么又冒出个神转折来?这还没完没了啦?

他本来想生气,可是看到对方那对清澈的眸子,终于有点不忍,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弃儿怔了一怔之后,缓缓站起身来,然后双膝一软,跪倒在地,“恳请贵客出手,为老祖报仇雪恨,这是我想要的承诺。”

说到后面,她已经泣不成声。

我擦,陈太忠好悬没让茶水烫了嘴,他待了好一阵,才狐疑地发问,“你家老祖……不是毒发死的吗?”

一屋子人再次沉寂下来,好半天之后,姜自珍才轻喟一声,“痴儿!”

主母心疼女儿,赶紧上前扶她起来,可是纤弱的弃儿没命地挣扎着,就是不起。

姜自勤见状,赶忙出声发话,“贵客可斩杀高阶灵仙,但是代价太大。”

他是见识过爆炸现场的,那动静,别说高阶灵仙了,高阶玉仙能逃了,都算运气好——哪怕他并不清楚,高阶玉仙到底有多么厉害。

他很清楚,那种术法,就算卖了整个姜家,也买不起。

“明明说好的杀中阶灵仙,”陈太忠一嘬牙花子,高阶灵仙,其实他也想杀一个试一试,可是这样的话,承诺就提价了。

不过女孩儿不提家主,只求为家人报仇,这个态度,他还是很欣赏的,当然,他最先要问的还是,“我说,你家老祖……到底怎么死的?”

“吃了九级灵仙一掌,毒发身死,”姜自珍轻叹一声。

我擦,九级灵仙……能不能换个七级的来?陈太忠面沉似水,心里却在腹诽。

他现在比较确定,自己若是碰上刘园林这种宗派的九级灵仙,逃命大约是没问题,若是碰上散修的九级,倒是可以琢磨杀人。

想一想,他又问一句,“此人因何打你家老祖一掌?”

“他来我姜家勒索灵石,”姜景延沉声回答,“二百六十岁的九级灵仙,寿数关快到,所以疯狂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