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七十九章 白事

书记官却是理解面前这年轻人,有几个游仙坐过传送阵的?

于是他微微颔首,“去麻陵的,目前只有你一个,等几个人走?”

这就又涉及到一个概念,传送阵启动的费用是固定的,每个被传送者的费用,也是固定的,传送的人多的话,启动的费用就能摊薄。

目前只有一个乘客,那就是说,他执意要走的话,那就相当于地球上的包长途车了。

陈太忠对这个概念,却是知道的,道和道之间的传送规则他不知道,但是传送阵的原理他懂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有急事。”

“五个上灵,”书记官面无表情地发话。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“五百中灵行不?”

要是在一般店铺里,他敢这么问,直接就被人打出去了,坊间规矩,一上灵可兑换一百一十中灵,不过这传送阵是正经的官家生意,不能否认整个风黄界的货币体系。

“传送阵启动成本就五百中灵,”书记官很无语地看着他,“我要你五个上灵,就是省去你传送费用了,你一定要中灵支付的话,五百三十中灵。”

同样是多要钱,这书记官解释得非常到位,比那门卫强太多了,陈太忠就喜欢这种态度,他笑眯眯地点头,“好,就五百三十中灵……主要是我上灵紧张。”

紧张的话,你可以再等几个同去的人啊,书记官抽动一下嘴角,也懒得多计较,“那你拿灵石出来吧……”

十来分钟之后,陈太忠传送阵的另一边出来了,他身子晃晃悠悠,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。

揉一揉眼睛,又看一看天,他咽口唾沫,“我了个草,可算到了……修仙小说害死人啊。”

他印象中,传送阵就该是稳稳的,传送阵光芒大亮,然后一眨眼,就到了另一边。

事实上,绝对不是那么回事,就跟坐超级疯狂过山车一样,天旋地转,时不时还咚咚地乱撞,十来分钟,他的衣服就破成这个样子了。

不远处的书记官看着就笑,“这是个运气差的,估计撞上了不少空间缝隙,不过……游仙而已,能活着就不错了。”

这种体验太差了,陈太忠强忍着头晕目眩,走出传送阵,把传送的玉符递给书记官,“再办个去郁州的传送。”

这玉符是证明他是通过合法渠道过来的,有点类似于地球上火车站出站口的验票,麻陵收下这个玉符,将来就可以跟对面传送阵对账,分润点利润——毕竟传送阵这边接收,也是要有损耗的。

书记官收下玉符,问一句,“需要销票吗?”

这就是地球上的发票了,为家族或宗门出来公干,总不能个人贴灵石,尤其是传送的费用,是相当昂贵的。

陈太忠想一想,问一句,“能多开点儿吗?”

“哎呀,这个嘛……”书记官眼珠转一转,“我跟你不熟啊。”

陈太忠手腕一抖,摸出一个上灵悄悄地塞过去,“开九个上灵,嗯?”

书记官四下看一看,发现四周无人,他嘴角撇一撇,低声发话,“再给一个。”

陈太忠也四下看一看,嘴唇不动,声音已经传了过去,“有点过了啊。”

“传送一次九个上灵,你这得是从中州过来的,”书记官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最多只能给你开六个上灵。”

“那就再给你一个吧,”陈太忠又摸出一个上灵递过去——一个上灵换三个上灵,还是划得来的。

书记官收了他的上灵,眉开眼笑地开出一张九个上灵八十中灵的销票来,“我这人讲究吧?以后传送记得单日来,单日我执掌。”

“没事儿我坐传送阵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拽一拽身上的破烂衣服,“我现在还想吐呢。”

“那是,游仙坐传送,太遭罪了,能活着就不错了,”书记官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去郁州……你稍微等一等,我看能不能帮你凑几个人,就说去积州的传送阵在维修中。”

“不用,”陈太忠闻言,吓了一大跳,去积州的人,真的就很有可能有人认识他,“你现在就开吧,没人的话,单独传送也行。”

书记官见他坚持,也就不说什么了,反正这年头,这种优质的客户真的不多了——不但要销票,出手还阔绰。

两个上灵……他守一年传送阵,也赚不到这么多啊,付出的,只是一点点小到不能再小的风险。

第二次传送,旅途就比较顺利了,陈太忠中规中矩地开了销票,出城之后又戴上面具,直接奔着积州而去。

他是架着团扇赶路的,按说用飞行灵器赶路是大忌,万一遇到不开眼的,直接一箭射上来,他就得自由落体了。

不过陈太忠的储物袋里,还有其他飞行法器,只要更换得及时,倒也不怕摔成一团肉泥。

所以仅用了一天,他就赶到了巨松城外的姜家营,其时天色将黑,他也不想在外面露宿了,直接走到村子门口,“我找姜自勤。”

然而,天色微黑了,他又戴着面具,姜家的守卫警惕得很,总算是对方一张嘴,就是家族长老,他也不好怠慢,于是发话,“自勤长老有要事在身,还请阁下报上姓名来历。”

“我的来历,凭你也配知道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将同心牌丢过去,大喇喇地发话,“姜自勤要忙,让姜景津出来接我。”

姜家同心牌?守卫不但知道同心牌,还认出是姜家的,转身一溜烟地就跑了。

不多时,里面出来三个人,居中的是姜自勤,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,一个是战堂堂主姜自承,另一个是少女模样,极其纤弱,眉宇间却又带了一丝冷漠。

三个人均是白巾缠头,陈太忠见状,禁不住愕然,“你们这是?”

“原来是前辈到了,”居中的姜自勤一拱手,勉力挤出一个笑容来,对方虽然戴了面具,但是口音未变,他自是识得出来,“家有白事,前辈肯来光顾……不胜荣幸!”

“我是践诺而来,不要扯那么多,”陈太忠摸出两张销票,递了过去,不耐烦地发话,“一路赶来,这个账你们要认,给我安排住的地方吧。”

他一路急匆匆赶来,是为践诺的,至于姜家死了什么人,关他什么事?

“这位九级游仙的朋友,总要去老爷子的灵前,磕个头吧?”后面又赶过来一个女人,也是白巾缠头,她冷冷地发话,“一来就要找住的地方?”

“我根本不知道姜家办白事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我只认同心牌碎了,我差一个承诺,所以我赶来了,要我磕头……你倒是好大的面子,你家死人,与我何干?”

“九嫂!”姜自勤低声喝一句,“你不会说话,可以不要说!”

“老祖陨落,他居然不去磕头?”那女人愕然。

“你家的老祖,干我什么事儿?我又不姓姜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然后看向姜自勤,“让不让我进村子?”

“请进请进,”姜自勤一伸手,将他引了进去。

“族中公馆紧张,住到我战堂客房吧,”姜自承热情地揽客。

“自承?”姜自勤皱着眉头看他一眼,“全族的事情,怎好战堂接待?”

这又是……唱的哪门子的戏?陈太忠的眉头微微皱一下,觉得自己匆匆赶来,似乎有点过于急人所急了。

家里死人了,姜家营村里一片哀鸿,处处愁云惨淡,陈太忠也是十分的无趣,姜自勤将他安排在族中的公馆里,又安排一个九级的游仙姜自旌招待。

姜家族中的公馆位于村子的东北角,占地约两百亩左右,假山、流水、长廊等应有尽有,绿树的掩映下,有一排排挑着飞檐的客舍,一看就极上档次。

终究是曾经出过城主的家族,底蕴还是有一些的。

陈太忠住的是公馆里一个小独院,一亩地大小,环境极为优雅,一看就是招待贵客的地方。

他来的时间较晚,没过多久就是饭点儿了,姜自旌招呼人送来了饭菜,还有一壶酒。

酒是给客人拿的,因为是族中的老祖陨落,所有姜家人守丧不喝酒,但是前来吊唁的贵客,无须守丧。

姜自旌是个不怎么喜欢说话的人,陈太忠一边吃一边问,你姜家的老祖因何陨落,结果他就说了四个字,“毒发身陨。”

陈太忠也不再问了,他知道姜家的老祖姜景涛有两百岁出头,而此人在二十余年前就中毒了,一直在家族中静养。

静养期间,他还出手过一次,惊走一个不怀好意的灵仙,倒也无愧于六级灵仙的名头,不过外面有传言说,姜家老祖的毒越发地重了。

姜景涛之下,姜家就是四级的灵仙姜自珍,除此再无中阶灵仙,所以这些年在巨松城地界,姜家相对低调一点。

陈太忠吃饭是很快的,眨眼就风卷残云一般消灭了桌上的饭菜。

因为整个庄子的气氛实在不好,他也懒得修炼,拿着那壶酒,时不时地轻啜一口,看着黑漆漆的夜空:欠姜家一个承诺——就是来为他们老祖吊唁?

这有点不科学啊,他正琢磨呢,旁边姜自旌冷不丁地发问,“贵客不知道对女性家主……怎么看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