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七十八章 同心牌裂

才旺长老摇头叹气,“人家的眼里,就没有咱吴家,这一难算躲过了,你也就别硬往上凑了……非要弄出点事才好?”

对方的气息,是明明白白的九级游仙,但是这两人都知道,能让城主府的人都跪在那里的,绝对不是简单人物——虽然那收费的,只是城主府一个打杂的。

中年人闻言,也轻叹一声,他从隐秘渠道得知,这姓陈的当是高阶灵仙,至于说体现出来的气息——敛气术这术法,也不算特别罕见。

他冷哼一声,看着才站起的家族子弟,冷冷地发话,“从现在起,你回老庄,搬到杂役的院子里去住,除了祭祖,不得出现在本族院内。”

断臂这位犹豫一下,终于壮起胆子,战战兢兢地发话,“事情……不是过去了吗?您给我个机会好不好?”

“再给你个机会,吴家没准会因你而亡,”中年人冷冷地发话,“七百功勋游仙的主人,你都敢刁难啊,再多说一个字,我把你革出本族。”

家族是抱团的,但也是冷酷的,任何危害家族的行为,都会遭到严厉的惩处。

除了这两人,还有人在远处的一栋楼上,看着这一幕。

楼上同样是两人,一个是邓蝶,她换了一副面具,另一人则是个手拿折扇的中年男人,男人轻喟一声,“此人做事,倒也算有章法,不是一味地好杀。”

“不宜得罪,”邓蝶冷冷地回答,“高阶灵仙,居然隐身去刺杀游仙,太随心所欲了。”

“谁没有年轻过呢?”折扇男人微微一笑,“更别说是宗门出来的了……”

陈太忠是一路走回来的,快抵达自家的时候,猛地看到宁树风迎了上来,“陈大人,不好意思,我还以为王姐会闭关很久呢。”

“回来就好了,”陈太忠实在没有谈登仙鉴的兴趣,于是看他一眼,发现他一只手缠着绷带,“你这是去哪儿了,弄成这样?”

“被人雇着去了一个地方探险,”宁树风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遇到了中阶灵兽,所幸雇主手段高明,我这只是小小的擦伤,不打紧的。”

“探险?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然后发问,“我能去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宁树风有点为难,他一开始没说明白,就是想略过细节,可是人家这么问了,他也不好藏着掖着,“去那些地方,都是一个家族,就算有组队的,也是知根知底的。”

“我有身份玉牌,不叫知根知底?”陈太忠倒是奇怪了。

“我肯定是信得过您的,”宁树风苦笑着回答,“但是组队探险,若有了收获,难免出现点纷争……您终究是路过此地。”

“说明白点,”陈太忠懒得动那脑子。

宁树风见他如此说,也就索性直接说话,“一来,您不是本地人,二来没有家庭羁绊,三来没有产业,您是随时可以走人的……有人就会不放心。”

这倒是跟地球上的修仙小说类似,陈太忠听明白了,组队探险,组那些身家不清白的,太容易杀人夺宝了。

不过下一刻,他考虑到了另一个问题,“若是我买下沈家的地,这就算有产业了吧?”

“多少……算是吧,”宁树风犹豫一下,点点头,心说您的灵石那么充裕,这块地才值几个钱?

“我怎么感觉,还是有点勉强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。

“融入本地,总需要个时间,”宁树风笑一笑,他是真的相信陈大人,只说人家登仙鉴都可以拿出来,为本地居民测试,这就值得信赖。

但是旁人的疑惑,也是可以理解的,“流动人口多的地方,短期事件就多。”

“明白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想让人信赖的话,总得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才行。

哥们儿终究还是个过客啊,他想一想,最终拿定了主意,“我去跟沈家谈谈买地。”

他是真心喜欢上这里了,昨天的事情证明,官方的朋友邓蝶,也确实给面子。

想到就做,陈太忠见到沈家的护卫之后,要他们通知主家——我要买下这块地。

还没到中午,沈作平就赶了过来,他笑眯眯地表示,还是以前说好的价格,这块地就是一个极品灵石。

陈太忠气得拍桌子大骂,“一百上灵就能换一块极品灵石?我给你一千块上灵,你给我换来十块极品灵石?”

“这个……陈前辈息怒,”沈作平搓着双手,讪笑着回答,“这不是您有极灵吗?这样,围墙我们免费帮您修建了,房子、风景啥的,我们都帮您建了……全部免费。”

“今年的房租我还交了你家呢,”陈太忠呲牙咧嘴地回答。

“陈前辈,我沈家最近真是灵石紧张,要是搁在以前,只要您常住在这里,这块地送给您都无所谓,”沈作平苦笑着回答,“有您这高阶灵仙坐镇,顶租金都富裕。”

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,陈太忠听得十分受用,却是绷着脸摇摇头,“我只是个游仙,嗯……你家要是实在不方便……”

话音未落,王艳艳急匆匆地走过来,冲着自家主人张开了手掌。

陈太忠看清了她手里的东西,禁不住眉头一皱,“啧……怎么会这样,东西拿过来我看。”

沈作平一开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待见到对方女仆送过来的东西,也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“这是……同心牌吗?”

姜家的同心牌,裂做了两半。

陈太忠看刀疤一眼,沉声发问,“不是你不小心弄裂的吧?”

王艳艳摇摇头,“我一直保存得很好,刚才整理储物袋,发现它裂了。”

陈太忠沉吟半晌,才叹口气,侧头看向沈作平,“咱们谈的事儿,要暂时放下了。”

“明白,”沈作平都认出同心牌了,哪里会不知道房客的处境?他点点头,“大事儿,耽误不得,您尽管去,回来之前不算在租期内。”

“我稀罕占你这点便宜?”陈太忠摇摇头,又看一眼刀疤,“我的仆人还要住在这里,你们沈家帮着照看一下……先把围墙修起来吧,地不着急买。”

这时,他又想到不买地的一点好处——自己一旦离开,身为租客,刀疤是要受主家保护的,这能让他没有后顾之忧。

“我要跟你一起去,”王艳艳不肯答应,对她而言,风黄界虽然大,但只有主人身边是安全的,“要不路上没人照顾您,不方便。”

“你这修为,带上你纯粹是累赘,”陈太忠哼一声,沉着脸发话,“你要真替我想,就尽快晋阶吧。”

刀疤被他说得脸红脖子粗,沈作平适时接话,“陈前辈您放心好了,贵仆我们一定照看好,等您回转的时候,没准她已经灵仙了呢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站起身来,“我去城里传送阵了。”

“要不要帮您把阵法也弄起来?”沈作平追上来发问,一脸的渴盼。

“不用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我打算自己琢磨一下。”

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好半天沈作平才苦笑着摇头,“阵法……是那么好琢磨的吗?”

陈太忠当然也知道,阵法不是那么好琢磨的,不过他对炼丹、符箓、制器什么的,都没太大兴趣,驭兽更是不用说,也就是阵法,能稍稍激起点他的兴趣。

当然,这也是因为,他最近收了几块不错的阵法玉简。

修炼肯定是第一位的,不过一心修炼,也没太大的意思,多少找个东西琢磨一下,就当是休闲了。

至于说阵法师是用灵石砸出来的,陈太忠又不缺灵石,他也不担心自己玩物丧志,因为他根本没考虑,要把阵法学到多么专精,只是有个乐趣,怡情而已。

事实上他相信,如果他愿意的话,绝对可以靠着阵法上的造诣,在风黄界生存下去——每一个强者,都有一颗骄傲的心。

反正他现在身份清白,购买一些阵法材料,是相当方便的,也能大明大方地使用传送阵。

像眼下,有紧急事情,就可以通过传送阵来抵达目的。

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陈太忠是从来没有使用过传送阵的,这次也算是开个荤。

传送阵在距离城主府不远的地方,有卫兵看守,大约是个对角线五米的等边八边形,上面刻着繁复的阵法线条。

见他走过来,卫兵先是验一下身份玉牌,然后又看他一眼,“游仙传送,要有一点危险,你清楚吧?”

前文说过,传送阵是空间阵法,万一有点小差池,根本不是游仙能扛得住的,若是灵仙的话,生存几率就要大很多。

所以当初跟陈太忠共同飞升的南宫不为,选的就是租用角马赶路,没敢走传送阵。

“这不是着急赶路吗?”陈太忠笑一笑。

“去哪儿?”旁边一个书记官模样的人发问了。

“隐夏道郁州,”陈太忠报出地点,隐夏道里,郁州紧挨着积州。

“没有去郁州的传送,”书记官白他一眼,“只有去麻陵的。”

麻陵是隐夏道的道治所在,事实上,各个道之间的传送阵,只针对道治,这是常识,所以某人被人小看,也是正常的。

“那就麻陵吧,”陈太忠觉得脸上有点臊得慌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