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七十七章 邓蝶出头

邓蝶名为散修,实为城主府的暗线。

一个高阶灵仙鬼鬼祟祟地在城里隐身,她当然要问个详细——须知龙鳞城的最高战力,也不过高阶灵仙,“你这隐了身在城里,要干什么?”

“这个事儿……说起来挺丢人的,”陈太忠不想说。

“有难言之隐?”邓蝶一拍胸脯,“这不是还有我吗,咱们是不是朋友?”

她并不一定要帮对方,反正只要不是对城主府不利,她大不了就是坐视——能帮的忙,还真的可以帮。

“我是……想干掉前面那个守卫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觉得真有点颜面扫地,“你这一打扰,我都怕追不上去了。”

“前面的守卫?”邓蝶眉头皱一下,然后很快从记忆里找到了刚才的一幕,“吴家的那个?”

“我不知道他是谁家的,”陈太忠还真不知道那货叫什么,“我就记住脸了。”

“六级游仙?”邓蝶淡淡地发问。

“是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觉得脸上有点发热。

“他怎么惹你了?”邓蝶倒是没有表示什么小看的意思,就是很公式化地发问。

“我回来的时候,欠了五十多年的税,他当天不想我补缴,”陈太忠心一横,索性就是个丢人了,“还想把我关进牢里。”

“守卫里,有很多人不像话,”邓蝶点点头,她对这些东西,了解得很多。

“所以我就想弄死他,”陈太忠并不掩饰自己的初衷——其实到了他俩这个位置,游仙的死活都是很扯淡的,他也不怕说出来。

“嘿嘿,”邓蝶干笑两声,听得出来,她很不以为然,“这还需要你亲自出手?”

“我在龙鳞城,就没多少熟人啊,”陈太忠也知道,高阶灵仙找高阶游仙的麻烦,那不是一般的丢人,但是,“我要找其他人帮忙,也丢不起那人不是?”

“哈,”邓蝶居然很罕见地笑出了声,她这个人,一向是比较不苟言笑的。

笑过之后,她点点头,“行了,交给我了……你可能还不知道,吴家跟城主,走得比较近,家里有两个中阶灵仙呢。”

“屁大的家族,倒要看他家呲牙试一试,”陈太忠也笑了起来,他灵仙二级,就能杀得青石周家灵仙绝迹,硬生生将这个家族打回候补家族去,现在灵仙四级了,还怕中阶灵仙的家族?

“那你总得给城主府、给我点面子吧?”邓蝶的声音,听起来有点不高兴,“帮你撸了他,行不?”

“我就觉得杀了他最解气,撸了算啥?”陈太忠有点不满意。

“撸了他,比杀了他还难受,”邓蝶哼一声,也懒得跟这货多说,“跟着我,我去找他麻烦。”

陈太忠心里也有点好奇,想要看看她怎么为难那厮,说不得加快脚步跟了上去。

走不多远,邓蝶眼中奇异的光芒再次一闪,然后一转身,就走进一家院子,这是一个带院子的饭店,院子里一堆人在吃喝。

那个守卫小头目,也跟着几个人坐在一张桌子边,饭菜还没上,几个人在热烈地聊天。

陈太忠眼尖,一眼就看到,里面还有个熟人,就是那个什么巡查大人,一级灵仙,曾经上门问过自己,为啥要拘禁那三个人。

邓蝶虽然戴着面具,却是霸气到了极点,走到那几人面前,直接一脚踢飞了桌子,短剑就架到了守卫脖子上。

她阴森森地发话,“千里追风办事,大家识相点……就是你,找我朋友麻烦?”

守卫登时就怔在了那里,好半天之后才回过神来,看到她身后的陈太忠,他呲牙咧嘴地发话,“邓蝶,这次我给你面子,早早走开啊,我请巡查大人吃饭呢……我奉劝你一句,你那朋友不是好玩意儿,你悠着点,别跟我吴家做对,别跟城主做对。”

邓蝶的身份隐秘,不是每个人都能知道的,吴家两个中阶灵仙可能知道,但是他们也不敢往外传——城主府的暗子,大家都知道了,那还能叫暗子吗?

吴家有两个中阶灵仙,这七级游仙在吴家的地位,可想而知——绝对重要不到哪里去。

“可我就不给你面子了,”邓蝶手腕一抖,刷地砍掉对方一条膀子,她狞笑着看着那巡查,“巡查大人……你要治我罪吗?”

这巡查是城主府的人,可是知道邓蝶是什么人物,他惨笑着站起身,冲着陈太忠一抱拳,“陈大人,当日我也没有不敬的行为,您海涵。”

他确实是去找陈太忠的麻烦了,态度也很不好,有点不好听的话,但是最终,他并没有撕破脸。

“我受到惊吓了,本来能晋阶灵仙的,死活也晋阶不了,”九级游仙斜睥他一眼,“你阻我一百年寿命,我该如何报答呢?”

你可能才是九级游仙吗?巡查根本不相信这话,不过这时候,不该是纠结这个,于是他深深地鞠一躬,“我愿将挑拨的小人寻来,其他的……还可以细说。”

“你该庆幸,我给你说话的机会,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不再说话。

那守卫闻言,早就傻眼了,他根本顾不得一条膀子被砍断,他只是愕然地指着邓蝶,“你你你……你这个散修,居然敢伤我,考虑过吴家的怒火吗?”

“你发信号吧,把你吴家老祖叫过来,”邓蝶不以为然地回答。

“你真不要跑得太快,”守卫狞笑一声,用仅存的左臂摸出了焰火信号,“你就等着被城主府通缉吧。”

“通缉个屁,”巡查大人一记耳光甩了过去——你敢跟暗卫首领玩,我还不敢玩呢,“从现在起,你不再是龙鳞城的守卫了……滚回家吧。”

“什么?”守卫登时就瘫在了那里……邓蝶,只是个散修啊。

“你被开革了,”巡查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你吴家不服,且来找我说话。”

“这个人,讹诈我朋友,”邓蝶指一指守卫,“我朋友一人,足以扫灭吴家……我这么做,是为吴家好,他们不服气,尽管来找我。”

“找我好了,”陈太忠这个时候,就不能再躲在邓蝶背后了,他走出来淡淡地发话,“凭良心说,龙鳞城这个地方,我挺喜欢的……我不希望别人撵我走,哪怕是城主!”

哪怕是城主!这五个字,直震得在场的人一片眩晕,这得是怎样狂妄的人,才能说出如此的话?

“敢断我生路,我跟你拼了,”那守卫怔得一怔之后,疯狂地扑了上来,浑然不顾自己已经断了一臂,“吴家没有怕死的男儿!”

不待陈太忠动手,邓蝶一脚就将他踢飞了出去,她冷笑一声,“再敢多说一个字,我诛你全家,不信你就试试看?”

那位爬起身来,还想往上冲,却被这一句话吓住了。

“有种你发信号,”邓蝶不屑地笑一声,转身向门外走去,“你若敢发信号,我都不出手,我朋友诛你全族,没有问题。”

守卫的信号抓在手里,硬生生是不敢发出去。

走出门外,邓蝶对陈太忠一拱手,“我若是说,废了他,比杀了他还强,你相信吗?”

“看起来还真是这样,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断人钱财如杀人父母,城主府的人让此人丢了差事,那就再也捡不回来了。

邓蝶沉吟一下,因为有面具,别人也看不到她的表情,然后她发话,“据我所知,你当日被刁难,不止一处。”

“这个确实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最恨的是这厮,但是当时带路的和收税的,也不是什么好鸟,只不过他顾不得计较而已。

“总要让他们跪求于你,”邓蝶轻飘飘地撂下一句话,转身离开。

跪求于我吗?陈太忠还真没把这当回事,不成想他回了客栈之后,第二天一大早起来,客栈外面跪着三个人——断臂的那厮、带路的那厮和收税的那厮。

前两位也就算了,第三位可是城主府的收费人员,这种人必然是城主府的关系。

由此可见邓蝶的活动能力。

陈太忠走出门来,怔得一怔之后,一伸手冷冷发话,“吃了我的,吐出来。”

领路的那位乖乖地奉上十个灵石,收费的这位奉上两个中灵,断臂的也是两个中灵——这都是翻倍的价码。

陈太忠收了前两人的灵石,将断臂的家伙一脚踢开,“就当买你那条臭手的价钱了,让你再乱伸手……滚!”

他原本是要杀人的,但是邓蝶做事实在漂亮,处置也得当,他就懒得收那厮的灵石了,这种处事方式,是他在地球界的风格——打了不罚,罚了不打。

高人,就要有个高人的样子,他也不想让邓蝶小看了他。

旁边不远处站着两人,有个中年人见状,才待迈步,被旁边的老者拽了一下。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俩一眼,转身扬长而去。

见他走得远了,中年人才悄声发问,“才旺长老,为何要拽我?我是要跟他道歉的。”

他是吴家的中阶灵仙,生恐吴家这点歉意,不被对方接受,都做了必要时斩杀自家子弟的打算——家族是要讲凝聚力,但是这个子弟平日行事,就不是很检点,眼下招惹了了不得的人物,也只能拿来换取原谅了。

不成想,人家轻轻地放过,中年人刚才就忍不住想上前,表示一下吴家的歉意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