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七十五章 登仙难

对调香派弟子来说,这些都不是太大的秘密。

但是听在陈太忠耳朵里,就太不是滋味了:合着那齐师弟,是奉了郭奴心的授意,想找沈蔷薇麻烦的?

哥们儿这枪躺的,真的是毫无道理啊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陈太忠结识了几个调香派的弟子,其中有一个七级的灵仙,唤作张棹的,跟他很是谈得来。

调香派的宗门驻地,就是在青州,张棹表示说,蔷薇师姐入上门了,青州这一片,有什么事儿你找我就行了。

陈太忠在青州也没什么事儿,无非是有个守卫看得不顺眼,他想结果此人。

但是这种屁大的事儿,跟七级灵仙说,就太没意思了——关键是这种事说出口,会被别人小看。

“兄弟,你这一块儿,可以搞成坊市啊,”张棹看着热闹的场面,心有所感。

陈太忠在收功法,这不是秘密,而他的支付能力很强,这也是大家公认的,所以来卖功法的人,顺便就坐下,放点私房货,供大家选择买卖。

“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?”陈太忠百撕不得骑姐,但是他还不好干预——人家来他这片地方交易,也算是给他面子。

但是……哥们儿租的地方,咋就成了市场了?

这可跟他静修的计划,南辕北辙了。

“有蔷薇师姐的面子在,你又有灵石,兜得住底儿,成为市场……也很正常吧?”张棹苦笑着回答,“我们师兄弟,找个靠谱的黑市,也不容易啊。”

“黑市?”陈太忠皱一皱眉头。

“那是,大家谁没点私货呢?总不合适在调香派里交易,”张棹笑着解释,“但是在外面坊市交易,私货卖不起价钱,如不在你这里自由兑换一下。”

“这也没道理啊,凭啥我这里就能自由兑换呢?”陈太忠皱一皱眉头。

“因为你收功法啊,”张棹奇怪地看他一眼,“大家不管怎么兑换,以功法水平为基准就行了……到时候赚了灵石的,拿功法找你兑换就行了。”

合着我成了中国人民银行?陈太忠心里吐槽无数,想一想之后才问,“功法折价,你们有统一认识吗?”

“统一认识肯定有,但是绝对平均也不可能,”张棹很痛快地回答,“火属性修者,遇到了火属性功法……绝对就是溢价收购了。”

可是我还没有心理准备,成为一个集市的管理者啊,刀疤还在闭关,陈太忠想一想,发现也没啥可说的,“那我要跟沈蔷薇商量一下,定出个收费条例来。”

“收费也要低些,调香派的弟子,真没几个有钱的,”张棹这话,真的有点扫兴。

宗门狗没钱,我倒不知道谁有钱了,陈太忠心里暗自腹诽,脸上却是不动声色,“大不了我把坊市让给沈蔷薇,你当我稀罕这破地方?”

“但是,”张棹犹豫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,“但是蔷薇师姐……她没钱支撑这个坊市啊。”

修者讲的是法侣财地,而沈家最近,明显的经济不景气。

还真把我当作中国人民很行了,陈太忠心里有点不屑,却也懒得计较,“再看几天吧,如果越来越热闹,我就得考虑搬家了。”

事实上,也没有热闹几天,有几个伯知镇的商贩听说,这里有高阶物品交换,前来收购,被沈家的护卫毫不留情地撵走了——交易的都是中高阶的灵仙,你们凑什么热闹。

没了这些人的支持,坊市就开不起来,而且家底儿就算再厚,谁手上又能有多少功法?

几天之后,热闹渐去,沈蔷薇是最后离去的,这些日子,她赚了不少灵石,给沈家留下了一部分,大部分还是她自己拿着。

家族固然重要,她自身修为也很重要,一旦晋阶天仙,她就可延寿千载,对任何一个高阶灵仙来说,这都是必须没命搏击的关口。

总之,沈家老祖心情不错,临走的前一天晚上,还专程来找自家的房客喝茶,毕竟她离开之后,沈家还少不得要借房客的势。

闲聊一阵之后,陈太忠谈到最近这里有点闹腾,他就表示,要是再这么下去,他得考虑换个地方静修了。

“加个院墙呗,”沈蔷薇很认真地建议,她有点穷疯的样子,“我沈家帮你干,大阵我也可以帮你买……建成之后,十年之内不收你房租。”

“还想啥呢?”陈太忠哼一声,不过这个建议,还是令他有点心动。

不管怎么说,他走过的地方里,数这个地方呆得舒坦,风景改造得好不提,跟主家的关系不错,尤其是接触的还是沈家的老祖。

与此同时,他跟镇子上居民的关系也不错,跟城主府没有直接的联系,但是能搭上邓蝶的线儿,多少也算是跟官方有了沟通的渠道。

尤其是,他跟近在咫尺的调香派,也有了一定的接触,还是善意的接触。

事实上,终老此处也不错,反正旺泉城也不是他的故乡。

“茶不错,”沈蔷薇的话,打断了他的走神,“是镇子上那家买的?”

“嗯,祝琦那里买的,二十中灵一两,”陈太忠帮祝老板测试出个天资惊人的儿子,老祝想办法给他弄来了两斤青胜雪,“这是特供郡守府的。”

“他那个傻儿子,是什么属性?”沈蔷薇信口发问。

“这个我不能告诉你,”陈太忠是坚持原则的,哪怕两人很熟惯了。

“你告诉我也没事,他已经把儿子送走了,”沈蔷薇笑着回答,“我去搜魂也毫无意义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陈太忠奇怪地看她一眼。

“调香派地盘上的登仙苗子,不能让别人抢去,”沈蔷薇轻啜一口香茗,淡淡地回答。

“可是……若是跟你调香派功法不合呢?”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奇怪地发问,“那个是五行俱全的,你调香派主要是木和幻属性吧?”

“我就奇怪了,你是不是宗派里出来的?”沈蔷薇侧过头来,仔细看他一眼,“不合的也要拉进宗派,以防别的门派带走,否则就是资敌。”

陈太忠听得暗暗咋舌,他对这些宗派知识,还真不了解,于是讪讪地一笑,“我这不是年纪还小?不懂嘛。”

沈蔷薇想一想也是,她不信对方不到三十岁,档案显示,他不到七十岁是真的,这个岁数的高阶灵仙,除了大势力,根本培养不出来。

这个年纪的人,若是只顾修炼,不懂事倒也正常,于是她解释一下,“偶然发现的天仙苗子,宗派都会接进来,每个宗派,其实也藏有其他修行法门,反正不合宗派主支的,发展到哪一步,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
这一番解说,陈太忠听得煞是无语,好半天之后才发问,“那个金力双属性的苗子,是调香派带走了?”

“我带走了,”沈蔷薇淡淡地回答,“由于你不告诉我是谁,那天的二十个孩子我全带走了……后来送回来十九个。”

“那孩子耽误了啊,”陈太忠轻叹一声,心里有点不是滋味,让金力双属性的天才,去木幻属性的调香派,天仙无望啊。

“我现在在玉屏门行事,自是带回玉屏门了,”沈蔷薇笑一笑,“然后,那孩子就委派到青莲剑派培养,早晚还是要回玉屏门的……金力属性,青莲剑派也有重剑法门。”

这还差不多,陈太忠心里松一口气,“若是你在做调香派弟子的时候,发现他呢?”

沈蔷薇又端起香茗,轻啜一口,然后才淡淡地回答,“那他只能进我调香派。”

这话说得轻描淡写,但是骨子里极为无情——在万戟派铁定天仙的主儿,去调香派,那是彻彻底底地毁了。

散修们说起宗门来,一个个恨得咬牙切齿,殊不知宗门对自家的天才,也是极为地残酷——有好苗子,宁可教毁了,也不能让别人得逞。

“祝琦这家伙,倒是挺滑头的,”陈太忠想到祝老板不动声色地把儿子送走,而玉屏门也无奈他何,禁不住赞一声。

“他接触得贵人多,应该听说过这事,”沈蔷薇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然后又为他科普,“人一旦送走,就最好别动他家,否则人家学成回来,轻则是为难他家的人要倒霉,重则……宗门都会受到影响。”

这就是她不出手动祝琦的原因。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苦笑一声,“看来我这里登仙鉴测试,给调香派和玉屏门……带去很多苦恼啊。”

“三天二十个,这也不算什么,”沈蔷薇微微摇头,并不以为然,“每个家族每天测多少呢?不过我跟你说此事,也是告诉你,不要再多测了。”

合着我当初为了省麻烦,定下的二十个指标,让我躲过了一场大劫?陈太忠听得后背直冒冷汗。

一旦疯狂地大规模测试,哪怕玉屏门不出面,调香派也坐不住,陈太忠就算再狂妄,也不认为自己能挡得住调香派的天仙一击。

“主人,我出关了,”就在这时,远处传来了脚步声,却是刀疤在后山修炼二十日,第一次冒头了。

沈蔷薇闻言,扫一眼过去,然后笑着发话,“好家伙,马上要三百岁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