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七十四章 不得

这次轮到邓蝶愕然了,“你真的要?”

陈太忠笑一笑,“我又不修炼,有什么不敢要的?他山之石可以攻玉。”

邓蝶和沈蔷薇对视一眼,居然就那么无语了。

陈太忠觉得有点奇怪,“我说,你俩这是什么表情?”

“少年,佩服!”沈蔷薇拱一拱手,没再多说什么。

后来陈太忠才知道,自己答应得太过爽快了,须知卖给他魔修功法的,可是城主府的人,若是邓蝶打算阴人的话,卖给他功法之后,完全可以找官方力量来捉拿他这个魔修。

当然,这种阴人手段太过恶心人,一般同阶的修者,不会这么做,然而陈某人身上有大量的灵晶和极品灵石,别人就有这么做的动机了。

邓蝶并没有打算阴陈太忠,但是对方连防范的意识都没有,还是让两人禁不住愕然。

这家伙的江湖经验,不是很足啊,两人都这么想,不过,想到此人来历成谜……或许,人家真有这种底气吧。

这点小心思,两人心里想一想可以,说出来就大可不必了。

“那我去取功法,”邓蝶站起身一拱手,不见作势,身子电射一般走了。

她走了,沈蔷薇上下打量陈太忠,饶有兴致地发问,“我就很奇怪啊,这么一个大高手,怎么想起来到我沈家修炼了?”

“总得有地方修炼吧,”陈太忠一摊双手,“五十年没回青州,物是人非了。”

“要不是才查到,你在青州补足了税款,我都有点怀疑你来我家的动机,”沈蔷薇笑着发话,她想了解租客的细节,还是很容易的。

不过这个陈凤凰,也够神秘的。

此人父母都是外地来的凡人,没有兄弟姐妹,在旺泉城外租房子住,在其十岁的时候,城外有路过的灵仙斗法,伤及不少无辜,陈凤凰的父母横死,此人不知了去向。

若非这卷宗是五十年前就留下的,她还真怀疑是对方身份是伪造的。

不过,沈蔷薇的目的不在这里,她更关心财物,“你好像很不缺灵石?”

“我偷盗了宗门公帑,正在被通缉中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“行了,你少骗人,”沈蔷薇捂嘴笑了起来,一副自来熟的模样,“有什么好买卖,照顾一下……我还能帮你招呼帮手,大家有钱一起赚,你可以多分点。”

我跟你很熟吗?陈太忠真是有点无语了。

就在这时,沈家另一个灵仙,就是那个最初接触陈太忠的女人,带着灵目术的玉简来了,看着那曾经被自己呵斥的九级游仙,大喇喇地坐在老祖对面,她递上玉简之后,就想退去。

不成想,却听自家老祖发话,“先呆着,”她也不敢说什么,只能乖乖地站在那里。

陈太忠探看一下玉简,发现功法完整,就点点头收了起来——希望能对得起哥们儿花的灵石吧。

沈蔷薇笑眯眯地发问,“小友还需要功法吗?”

“要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点头,“有功法只管拿来,合适的就收……修行心得都可以收,只要我看得上眼。”

“其他宗门的功法呢?”沈蔷薇身子前探,柔声发问,雪白的酥胸半露,媚意十足。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磕绊一下,想一想才回答,“不是门派根本大法的话,也可以考虑,要够便宜才行。”

宗门功法,那可不是随便能收的,只看眼前的沈蔷薇就知道,这位也算心狠手辣的了,却是根本不敢把宗门功法流传出来。

陈太忠想集齐风黄界的功法,宗派的功法是不能忽视的,然而他现在根本没那个能力,说起这个话题,他也只能这么回答了。

“没想到,你的胆子也不大嘛,”沈蔷薇这女人说话,也真的直接,她吃吃地笑着,“看你敢要我调香派的功法,我还以为你也敢要别家的功法呢。”

“搜魂术这种不是根本的功法,我当然敢要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你不用激将了……有什么好货,尽管拿出来。”

“你走远一点,”沈蔷薇吩咐一下自家的后辈,见她退出好远,才笑着发话,“搜魂术没有,不过,我有朋友得了一套滋养神魂的功法……”

“要了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,滋养神魂,他一直在找类似的功法。

“是黑水门的功法,”沈蔷薇轻声发话,挑衅一般地看着他,“你也要?”

是你朋友吗?陈太忠很怀疑,这套功法就是她自己得的,称门宗派的功法,一般人就算想出手,旁人也得考虑敢不敢买。

不过对他来说,这真的无所谓,“辅助功法,没什么不能要的,谁家没有滋养神魂的功法?都是大同小异罢了。”

“你敢要我就敢给,”沈蔷薇啪地一拍手,干脆利落地回答,“十枚极品灵石,不二价!”

“做梦吧,”陈太忠直接拒绝,“若是有增长神魂的功效,五个极品灵石,多了免谈。”

“增长神魂功效的,二十极品灵石你也买不到!”沈蔷薇气得差点喊出声,总算是考虑到现场还有人,她压低声音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你知道宗门贡献度多难挣吗?换那么一门术法,花费怎么也超过二十极灵了……八极灵,不能再降了。”

“那就免谈了,”陈太忠一摊双手,遗憾地笑一笑。

“你不是要搜集风黄界全部的功法吗?”沈蔷薇做出一个不屑的表情。

“我有必要搜集齐所有的搜魂术吗?”陈太忠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着她。

“滋养神魂,也有细节差异的……所以我的术法不能给你,黑水门的能给你,”沈蔷薇气呼呼地看着,“六极灵,不能再低了……”

最后,术法以四个极品灵石成交,沈蔷薇气得想撞墙,她一拍桌子站起来,“不行,这口气咽不下去,我去我师兄妹那里,再搜集点功法卖给你!”

“你把你师兄妹喊过来都行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不过这个时候,沈家老祖已经气得祭出一块玉盘,直接飞走了。

“咦,蔷薇走了?”不远处一道白烟疾驰而来,下一刻,邓蝶出现在陈太忠的面前,果真不愧千里追风四个字。

是不是该弄一堵院墙了?陈太忠第一次有这种感觉,这人来人往的滋味,真的不好受吖。

“功法弄过来了?”他微笑着发问……

接下来的几天,因为有沈蔷薇从中穿针引线,他又身家清白,还是在沈家租住,陈太忠就收到了大量的功法。

不过,也再没有多少让他眼前一亮的法术了,只有一个变形术差强人意,而邓蝶提供的魔修功法里,有一个吸取精血的辅助修行术法,是他需要的。

有红尘天罗在身,他不会缺少提炼过的精血。

其他还有些扰乱天机的术法之类,更有阵法、炼丹等书籍。

不管怎么说,他收取了大量的功法、技法和术法,还溢价收购了不少高阶灵符,对现在的他来说,高阶灵符是最合用,也是最缺乏的。

这些东西,陈太忠花了五十余块极品灵石——自打知道他有极品灵石,这帮家伙就只要极灵,上灵都不看在眼里。

就算只有几十上灵的功法,也要跟师兄妹再凑点功法或高阶灵符啥的,混个极灵走人。

这是个皆大欢喜的事儿,一开始,沈蔷薇是带着别人的功法来谈价格,到后来,她的师兄弟直接跟着她来,找本尊谈事,走的时候,再给沈家老祖留下点分成。

别人都说宗门弟子傲气,但事实上,也不完全是这么回事,对上修为高超、财大气粗的陈某人,大家也都还算客气。

不过来的人,都是调香派的,玉屏门没有人来,可见沈蔷薇不太把握得住玉屏门的师兄妹。

然而正是因为如此,陈太忠反倒搞清楚了,为什么那个齐师弟,会来找自己的麻烦。

合着这沈蔷薇,本来是没有资格调入上门的,调香派的修炼资源,肯定不及玉屏门,调入上门的名额是非常紧张——当然,调香派若是有了五名天仙,再出第六名的话,这个名额不用争取就有了。

可是玉屏门有个执法堂的执事,唤作郭奴心,在来调香派调查事情的时候,就看上了她,要与她双修,为此特意走动了一下,将她调入玉屏门——反正她的资质也是极不错的。

沈蔷薇自是很感激他,然后奴心上人——上人是对天仙的普遍称呼,一级天仙郭奴心就表示:你看,我都把你调来了,与我双修吧?

这个时候,沈蔷薇提条件了:双修可以,你得给我名分。

奴心上人不但花心,据说还有神秘的房中术,一手藤鹰指,可令女修欲仙欲死直上青云,很多女修尝过滋味之后,情愿没有名分,也要跟着他。

所以他的本名,大家都忘了,就只知道“奴心”二字,而他也乐得别人如此称呼。

郭奴心哪里肯给她名分?于是就是事不谐。

事不谐,一拍两散就行了,可是奴心上人不甘心,就有意为难沈蔷薇。

沈家最近遭遇很多事,灵石紧张——错非如此,沈家的灵仙也不会希望陈太忠买下这块地,永产啊,谁舍得卖?

而这灵石紧张的背后,隐约就有奴心上人的影子——他想逼她就范。

不成想,沈蔷薇却是个女光棍性格,反倒越发地强硬了,我就不答应你,反正门内弟子不允许自相残杀的,倒要看你能奈我何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