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七十三章 好想干掉他

陈太忠听到沈蔷薇的话,眉头略略皱了一下,“错非不得已,搜魂术……我当然不用,这个有伤天和的。”

“你错了,”沈蔷薇一拍手,痛心疾首地发话,“搜魂术用得太多,自己就成傻瓜了,你当我喜欢用搜魂术啊?”

以她的话说,就是宗派不让门中弟子修行搜魂术,不仅仅是限制这个残忍的术法外流,还有一点也很关键——弟子若是仗着此术,到处搜魂,很可能到最后,自己就傻了。

毕竟,有搜魂术不用,似乎也不太可能,这个术法,能带给人太多的欲望——你家祖上没有留下什么好东西?且让我搜魂试一试……

沈蔷薇专司搜魂,对其间的弊端太清楚了,“我调香派修行搜魂术的,必然要修习另一门功法,以作滋养神魂……以免神识反噬。”

“滋养神识的功法,我愿意高价求购,”陈太忠知道了搜魂术的不好,心里正沮丧呢,听到这话,精神登时为之一振。

“怎么可能卖给你?这也是我调香派宗门功法,”沈蔷薇笑着摇摇头,“真要卖出去,你要面对我调香派的追杀。”

“你敢卖,我就敢买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说良心话,我不怕你调香派的追杀。”

“噫,你真的不怕吗?”沈蔷薇很奇怪地看着他,“追杀你的,肯定有天仙。”

“你卖给我,就是我的事儿了,无须你多操心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。

“这怎么可能?卖给你,我也要被宗门清洗,”沈蔷薇断然拒绝。

“那算了,你们走吧,”陈太忠摆一摆手,他今天损失了三个俘虏,不过正像沈蔷薇说的那样——这种人杀不能杀,放了又觉得难免后续的麻烦,干脆处理掉,不失为一种选择。

尤其难得的是,他第一次听说,滥用搜魂术,会带来不好的后果,而这个听起来像常识的东西,却是王艳艳这个土著都不知情的。

有此收获,也就足够了,他收集功法的决心未变,但是……最好不要用搜魂术了。

“这里是我沈家的地方,你撵我走?”沈蔷薇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“那我走好了,”陈太忠发现,自己真的不擅长跟女人打交道,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女人,杀了可惜,虽然她虎背熊腰,腿也有点粗。

事实上,应付这些人,本该是刀疤的事,怎奈刀疤闭关冲击灵仙。

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,“押金退我,那个小湖的施工费,也要退我,然后我走。”

这点灵石不是问题,问题在于,他不能任人欺负。

“少年你太过敏感了,我只是说,我好歹也是沈家人,”沈蔷薇轻笑一声,“你想搜集功法,我倒是能给你准备一些,比如说……邓蝶妹子的灵目术,你想买吗?”

这女人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妖精,不说话则已,一说话就说到点子上。

灵目术……想买吗?陈太忠做梦都想买!

灵目术可以探查人的等级……甚至可以越阶查探。

当然,这未必强得过陈太忠所拥有的探查术,但是,灵目术可以识破外形上的伪装,这就不是探查术能比的了。

而灵目术最最最重要的一点是:在一定程度上,能识破隐身!

这个功效就太逆天了。

陈太忠看一眼邓蝶,“真的打算卖吗?”

“只要价格合适,为什么不卖?”邓蝶冷冷一笑,“这是我自家的功法。”

严格来说,灵目术属于辅助功法,只是帮忙辨识对方的等级,并不是战斗功法——一旦打起来,对方的等级就在那里摆着,灵目术再牛,还能降低对方的战斗力不成?

“灵目术是禁术啊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,状似有点犹豫。

邓蝶又是冷冷一笑,“买不起就别说话,我求着你买了吗?”

“你和沈蔷薇,分了我俘虏的灵石,现在又这么说话,”陈太忠有点恼了,他眼睛一瞪,“女人,你别以为我不会杀人,我只是不想杀人!”

邓蝶眼睛一瞪,很是有点不服气的样子,但是沈蔷薇看她一眼,就压制住了这个势头,然后她说一句,“你真的想搜集功法?”

“这不是废话吗?”陈太忠白她一眼。

“灵目术卖你了,”沈蔷薇做出了决定,“六个极品灵石。”

“你怎么不去抢?”陈太忠听得嚷嚷了起来,六个极品灵石买一门辅助功法,他又不是疯了,“而且这是邓蝶的功法,你插什么嘴?”

“我俩一起获得的功法,”沈蔷薇洋洋得意地回答,“卖了功法,我俩还要对半分账呢……是不是啊,小蝶?”

陈太忠闻言,狐疑地看她一眼,“那我怎么没看见你练成?”

“你都知道灵目术是禁术了,当然知道净心神水被控制了,”邓蝶淡淡地回答,“我有幸得到了点神水,就练成了。”

净心神水?陈太忠无语,这不是一种炼丹的宝物吗?跟灵目术有什么关系?

灵目术被禁,他这是知道的,因为灵目术之上,还有天目术,待天目转化为神通,可辨天机,再往下发展,就是顶级的天机术之一。

这个东西,各大势力看得很死,那些普通散修或者说小门派弟子,根本接触不到——谁给你资格,让你查看天机了?

事实上,绝大部分低阶散修,都不知道有这么个灵目术,陈太忠之所以知道,是因为——驭兽门的密库里,有天目术的功法玉简。

没错,他有天目术的功法玉简,但是想要修习天目术,必然要先打灵目术的底子,而密库里偏偏就没有灵目术。

所以这个密库也是太……那啥了,有点符箓全是宝符,有点灵石全是极品灵石,有点功法还都挺高级。

当然,这样的安排也能理解,这里寄托着宗门崛起的希望,就没有低级货。

简单来说吧,开启密库的人,若是连宝符都祭不起,若是连灵目术都没修成——你也别想着宗门崛起了,安心地过你的小日子吧。

甚至取出极品灵石来花用,对你来说,那都只会是灾难,取一块两块偷悄悄地卖掉,倒还可以,取得多了那是找死——真当搜魂术很罕见?

这个因果就不说了,反正陈太忠知道灵目术,也是因为天目术上有前言,修习此术,须得先修习灵目术。

但是修习灵目术,还需要净心神水,他是真不知道。

当然,这个时候,他不懂也得装懂了,于是他轻笑一声,“原来是需要净心神水的灵目术,我还以为不用净心神水就能修习的那种呢。”

“切,”两个女修齐齐一哼,沈蔷薇不屑地发话,“你想都别想,就是上宗里,也没你说的这种灵目术。”

陈太忠也不屑地哼一声,以牙还牙地回答,“好像五个上宗你都很熟似的。”

沈蔷薇被堵得说不出话来,倒是邓蝶冷冷地发话,“这么说,你是不需要了?”

要啊,怎么能不要?陈太忠摸一摸下巴,假巴意思地思索了起来。

事实上他是在使劲回想,自己的须弥戒和储物袋里,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中,有没有净心神水。

好一阵,他才很为难地发话,“但是净心神水,也不好找啊……你这功法,贵了!”

还价是吧?沈蔷薇只当他前面那些胡扯,就是要还价,于是笑着回答,“要不是你是我沈家房客,沈家现在又缺灵石,你十块极品灵石我也不卖给你……这是禁术!”

我倒不信你十块极灵都不卖,陈太忠瞥一眼邓蝶,笑吟吟地发话,“反正六块,我是买不起……要不先这样?”

“你非常动心,”邓蝶笑了起来,“蔷薇姐,他这是打算分化咱俩呢,咋办?”

“那咱们就让他得逞了吧,”沈蔷薇也笑了起来,“单独的时候,咱们八块才卖。”

“十块吧,”邓蝶的表情藏在面具后面,但是一看那眼神,就很不怀好意的样子。

“贵姐妹感情真好,”陈太忠拱一拱手,笑眯眯地发话,“四块极品灵石。”

“不接受还价,”这二位齐齐地摇头。

“六块……那就得是灵晶,”陈太忠换一种说法。

这俩女修闻言,对视一眼,沈蔷薇咂巴一下嘴巴,“真有干掉他的冲动啊。”

邓蝶缓缓摇头,“六块灵晶,那岂不还是四块极品灵石?不卖!”

灵晶和极品灵石的兑换行情,就是三换二,原因前文解释过了。

陈太忠也没辙了,其实他就不是个擅长讨价还价的,想一想,他摸出六块极品灵石来,然后叹口气,“唉,亏大了。”

嗯?俩女修对视一眼,很自觉地一人取了三块——极品灵石,两人就得算清楚了。

沈蔷薇拿出一个通讯鹤,放了出去,“等一会儿,灵目术就拿过来了。”

这门功法是她自己得的,所以在家族里也存得有,当然,这也是变相地告诉房客——不是我坑你,是我沈家确实有。

见他出灵石爽快,邓蝶忍不住发话,“魔修功法……要不要?”

这就是很挑战底线了,修习魔功的,基本上是人人喊打。

邓蝶身为城主府的暗线,搜集到了一些魔修功法很正常,而她又不便修习,拿出来赚灵石很正常。

“要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点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