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七十二章 灵目术

陈太忠的咳嗽,终于引得两女侧过头来。

沈蔷薇眼珠转一转,笑眯眯地发话,“妹子,据说这家伙手里灵晶不少,你说……咱俩要不要做了这票?”

“蔷薇姐你都不怕,我有什么好怕的?”邓蝶的表情藏在面纱后,但是隐约听出点笑意来,“搜魂一下,没准还能得了他的刀法。”

“你俩是认真的吗?”陈太忠的脸上,笑意大盛——高阶灵仙三去其一,他不但有信心逃脱,甚至打算尝试一下,能不能把两人全留下。

“这就打算杀人了?”沈蔷薇捂着嘴轻笑,她感觉到了对方的杀气,“开个玩笑而已,何必这么没有情调……你们男修,都是这么喜欢打打杀杀吗?”

“我跟你没有熟到可以随便开玩笑的地步,”陈太忠冷着脸发话,“我再问一遍,你们怎么证明……自己是在开玩笑?”

“你的步法精妙,我俩不太可能留得下你,”邓蝶见他当真了,只能解释一句,她俩都是高阶灵仙,焉能看不出那步法的奥妙?“留不下你,蔷薇姐的族人就惨了。”

“算你说得有理,”陈太忠收起刀来,沉声发话,“但是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,我差一点就打算留下你俩。”

“是吗?”邓蝶眼中妖异的光芒一闪。

陈太忠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上扫过,待要躲避,却又没感觉出什么危险的气息。

“胆子不小,区区的四级灵仙,”邓蝶轻笑一声,“倒是本来面目,不过我很想知道,就凭你个四级灵仙,居然敢说这样的话,是有什么仗恃呢?让我猜一猜……咝,不对!”

她倒吸一口凉气,“七级到八级的灵气……你居然,是双重敛气术?”

邓蝶是城主府的暗线,修得有灵目术,不但能辨出敛气术所隐藏的真实修为,也能辨出对方的真实容貌。

她和沈蔷薇交情极深,自然就知道,沈蔷薇刚才的话,固然是开玩笑,但也有一丝杀人夺宝的冲动——就是刘园林那句话,二十灵晶,都请得动天仙了。

当然,沈蔷薇那话,也有试探之意——这个年轻人若是有些许的退缩,她就可以打蛇随棍上,跟对方套取点好处出来。

于是邓蝶使出灵目术,一眼扫去,她就看清了对方的修为级别,心里顿生不屑。

然而下一刻,对方体内磅礴的灵气,把她吓到了,这怎么可能是四级灵仙能拥有的灵气?铁铁的高阶灵仙啊。

陈太忠也不怕对方查探他的修为,被叫破四级灵仙,也没什么反应,四级灵仙就怎么了?照样完爆你这七级,不信可以试一试。

他这无所谓的样子,看到邓蝶眼里,就颇值得玩味了,她为城主干暗活,见识过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东西,所以她就判定,对方修习的是双重敛气术。

陈太忠不知道什么是双重敛气术——他连听都没听说过,不过这个东西太好理解了,只从字面上就猜得出来。

他皱一皱眉,很不满意地发话了,“你知道不知道,探查别人修为是很不礼貌的事情?”

“她不是没探查出来吗?”沈蔷薇捂嘴轻笑,大大的眼睛弯成了月牙,“凤凰兄何必如此着恼?”

随着近期诸事的发生,陈太忠的身份,早就被人发掘出来了。

不过陈太忠极为痛恨“凤凰”二字,在风黄界,凤凰是神兽,然而在地球界,凤凰虽然也是吉祥物,但是再加一个“男”字的话,根本就是骂人的。

而陈某人从下界飞升到这里,基本上也符合凤凰男的特质。

他心里恼火,而且也知道,对方看上去虽然妖媚,但手段狠辣异常,所以并未放松警惕,只是冷冷一笑,“擅自探查我,你确定不给我个说法?”

“好了凤凰兄,蔷薇给你陪不是了,”沈蔷薇拱一拱手,又飞个秋波给他,笑吟吟地发问,“总该没气了吧?”

“你能换个称呼吗?”陈太忠心里憋屈,还没办法说,只能岔开话题,“这个事儿先搁一边,你把我抓的三个人都接收了,现在分灵石了……没我的事儿?”

“凤凰……呃,陈兄不欲大开杀戒,我帮阁下料理掉了,仅此而已,”沈蔷薇微笑着回答,“陈兄似有诸多不便,蔷薇出身调香派,倒是不介意辣手施为。”

青州就是调香派的势力范围,她出身调香,目前又在调香派的上门玉屏门,在本地行事稍微过分一点,谁会计较?

不得不说,沈蔷薇这个女人,不但手段毒辣,眼力也毒辣,抢走三个俘虏之后,拿“你不便出手”的回答做理由。

这个理由是客观存在的,外面的势力想在本地违规,就要考虑后果,就像万戟派在桃枝镇的所作所为一样,干某些见不得人的事儿的时候,最好是尽可能灭口。

在地球界,这叫强龙不压地头蛇。

当然,若是“凤凰兄”足够强大,强大到能在龙鳞城杀人而不会有任何的后果,那么,只要他摆出身份,沈蔷薇自然会为自己的“冒失”而道歉。

所以她这么做,不管事态怎么发展,她都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。

陈太忠这时候的心思,就没那么细腻了,事实上,若不是他不想再被通缉,他第一时间就把那三个人整死了——惦记哥们儿的东西也就算了,还敢上门挑衅?

所以他对这个回答还算满意,不过,“我辛辛苦苦抓人,你就这么拿走,还增添了家族战力,你总得给我一个说法。”

“陈兄想要个什么说法?”沈蔷薇笑吟吟地发话,“只要不是灵石,都好商量。”

“你的搜魂术,”陈太忠要求,张嘴就来——他跟是沈家的租户,倒也不怎么担心对方拿残次品来蒙哄自己。

“这个恕难从命,”沈蔷薇摇摇头,脸上终于不见了那勾魂的笑容,“你可知道,我的搜魂术得自于何处?”

“不知道,”陈太忠摇摇头,不知道没什么可丢人的,不懂装懂才叫真的笑话。

沈蔷薇微微一笑,说的话却是阴森恐怖,“我原本为调香派刑堂副堂主,专司搜魂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饶是胆大包天,听到这话,背脊也泛起几丝凉意来,这女人虽然虎背熊腰,但大抵还算个美女,居然是专司搜魂?“是调香派的搜魂术?”

“没错,”沈蔷薇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此搜魂术,派内大部分弟子尚不得修习,怎么可能给了你这个外人?”

这还真遗憾了,陈太忠有点失望,“那……你赔灵石过来,今日若不是我在,你也堵不住你家的齐师弟。”

“灵石没有,”沈蔷薇一抬手,将地上的灵石收进储物袋,一扯衣襟,露出白生生的胸膛,她将储物袋扔进怀里,娇笑着发话,“你要一定来抢,就是非礼于我。”

“就凭你,要我非礼?”陈太忠的嘴巴张得老大,连小舌头都看得一清二楚,“连锁骨都没有……你睡醒了吗?”

沈蔷薇脸上一道青气闪过,旋即她娇笑一声,“不要灵石,那就一切好说……我有点好奇,你为什么要搜魂术呢?”

这没有什么不能说的,陈太忠缓缓发话,“我这人没什么爱好,就是喜欢搜集各种功法……早晚有一天,我要搜集遍风黄界所有的功法。”

沈蔷薇登时愕然,然后捧腹大笑,“哈哈,笑死我了……搜集遍风黄界所有的功法,少年,我看你有点太过狂妄了。”

陈太忠也不以为意,只是浅笑着回答,“谁家少年不轻狂?”

“哈哈,”沈蔷薇继续笑,“说你是少年,你还就当自己是少年了?你以为自己十八岁?”

“我的魂龄,跟你猜的,也就差十几岁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,“我不骗人。”

“呃,”沈蔷薇倒吸一口凉气,她没想着对方的魂龄只有三岁,只想到此人还不足四十岁,“阁下如此修为,竟然只有三十多岁?”

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想一想之后回答,“严格来说,我还不到三十。”

没错,他确实不到三十岁,这个毫无疑问。

“拿出登仙鉴来测一测,”沉默半晌的邓蝶不服气了——玉牌档案可不是这样显示的。

“我骗你有灵石赚吗?”陈太忠不屑地看她一眼。

沈蔷薇沉默半晌,然后问一句,“搜集遍风黄界所有功法……你是认真的?”

“我当然是认真的,”陈太忠抬手,指一指自己的胸口,“你可以记住,沈家曾经有一个姓陈的房客,是个功法搜集狂人……当然,我叫什么,这并不重要。”

“你要搜魂术,是因为要搜集功法吗?”沈蔷薇觉得,自己应该落实一下这个问题——她不认为对方没有搜魂术,但是……万一没有呢?

“是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我手里的搜魂术,好像不太全。”

到了他们现在这个层面上,谈判的时候,很多谎话就没必要说了——这是凭实力说话的层面,你没实力,再怎么装也没用;有实力的话,装得太狠,反倒会让自己的收获打个折扣。

“呵呵,”沈蔷薇轻笑一声,很是满意他的坦白,“还是年轻啊,少年,你的长辈没有跟你说过……搜魂术,能不用,尽量还是别用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