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七十一章 同门

陈太忠看着这兔起鹘落的变化,也是好半天没反应过来:这是怎么个节奏啊?

沈家的老祖,不是基本上跟沈家无关了吗?此刻怎么出现了?

不用他耗费太多脑细胞,下一刻,沈蔷薇摸出一块留影石来,冷冷地发话,“齐师弟,宗派内子弟不得相残,你无故来我沈家寻衅滋事……我可以诛你全族,你知道吗?”

齐师弟愣了好一阵,才闷闷地回答,“我只是对着你家房客来的,他制住了我的朋友……蔷薇师姐,我对你没有任何的恶意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,”沈蔷薇笑眯眯地点点头,然后猛地脸一沉,“刚才你临走时说,放不过我沈家……这就是你对师姐的毫无恶意?”

“这个,我只是……”齐师弟苦笑着,打算找一番说辞。

“我不听借口,”沈蔷薇捂嘴轻笑一声,不过她眼中的杀气,那是怎么都捂不住的,“说重点,不能让我满意的话……齐家的老祖!我让你眼睁睁地看着齐家灭族!”

齐师弟呆了好半天,才艰涩地发话,“玉屏门内弟子,不得相互攻伐。”

“合着你也知道,门内子弟不得相互攻伐?”沈蔷薇鹅蛋一般的脸上,泛起一丝冷笑。

“你跟龙鳞城城主府的势力勾结,你知道不知道,这是门内的大忌?”齐师弟指着邓蝶,大声地发话。

宗派和官府,是风黄界的两大统治者,相互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,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体系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敢冒邓蝶的名义,前来处理事情。

可是他真没想到,沈家居然能把邓蝶请到现场来——不但邓蝶来了,沈蔷薇都来了。

“邓蝶不是散修吗?”:陈太忠实在忍不住了,出声插话,“怎么又是城主府的呢?”

“名义上是散修,”沈蔷薇看他一眼,淡淡地发话——也就是自家房客,还是那种值得拉拢的房客,她才愿意解释一下,“城主府也需要各种消息,总得有人去打探。”

“蔷薇姐!”邓蝶明显有点不满意了,于是就喊一声,不过她戴着面具,别人也看不出她的表情。

原来如此,陈太忠这次,是彻底明白了,合着这邓蝶,是城主府撒出的钉子,看着是散修,其实是有编制的。

沈蔷薇的这个师弟,也知道邓蝶的真实身份,所以冒充此人前来。

要不说这信息不对等,真的太操蛋了,搁给一个外人,根本搞不清楚,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。

按说这个齐师弟的做法,也没有多大的错,他冒充邓蝶,向沈家施压——沈家做为龙鳞城的积年家族,哪里会不知道邓蝶代表着谁?

——城主府已经关注这个事儿了,沈家你就不要再折腾了。

但是好死不死的是,沈家跟邓蝶有联系。

一听说前来踩盘子的是邓蝶,沈家就高度紧张,甚至沈作平亲自来打探消息——就是要判断这个人,到底是不是邓蝶。

对外人来说,邓蝶只是个散修,或者说,是个战力不错的散修,仅此而已。

但是对沈家来说,这是城主府开始关注沈家——这个味道太那啥了,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,沈家不可能不认真对待。

沈家老祖沈蔷薇已经脱离了沈家,但是她终究出身于沈家。

平常的小事,惊动不了她——比如说房客有登仙鉴啥的,不值得她关注。

但是城主府盯上了沈家,她不关注也不行——沈家可以落没,可是家里还有高阶灵仙,就不能任人欺负。

沈蔷薇上一次回家,还是五年前了,此身已属宗门。

沈家败落,她可以不管,儿孙自有儿孙福,但是城主府欺人,她不能就这么认了——沈家的高阶灵仙还没死完,你怎么敢就这么做?

所以,沈家老祖为了这么一件小事,就回来了——因为她并不认为,这是一件小事。

陈太忠并不知道后面这些,而且,猛地冒出两个女人,他也不知道,自己该如何跟对方打招呼,他想了想之后,问了一个很单纯的问题,“你是沈家老祖沈蔷薇是吧……你怎么有空回来?”

沈蔷薇很奇怪地看他一眼,“这是我家,我为什么不能回来?”

也就是这房客战力超群,她有心为家族争取点筹码,所以不做计较。

陈太忠却还是搞不清楚状态,他根本不知道,为什么自己打算跟人硬扛的时候,居然会多出了两股战力。

不过看这稀奇古怪的气氛,他也懒得问太多,“你齐师弟差我六十枚灵晶、六十枚极品灵石,我想先收了账。”

“我要有六十灵晶,都请得动天仙出面了,”齐师弟的声音变了,不再嘶哑,变得有些柔和、有些雄浑,他淡淡地发话,“直接抢走就是了。”

“这么多灵晶?”沈蔷薇听到这话,也禁不住愕然,六十枚灵晶,岂不是六千枚上灵?对她来说,这也是一笔巨款——万戟派的大师兄拿出二十枚灵晶,都算极大的诚意了。

至于说六十枚极品灵石的意义,那就更不消说了。

“师姐家族的房客,富裕得有点令人吃惊,”齐师弟轻笑一声,“他的储物袋里,就有这么多……起码有三分之一,是我亲眼所见。”

你这厮的心思,委实有点歹毒啊,陈太忠有点火了,“合着打算说话不算数……玩我是吧?沈蔷薇,你可以告诉我,这个姓齐的家族,分布在哪里吗?”

陈某人这是一种隐约的警告——哥们儿我既然能打齐家的主意,就能打沈家的主意。

你们三个高阶灵仙,哪怕就是合围我,打不过,我总也跑得过。

然后,出手的人就等着我报复吧。

不过,错非不得已,他也不想这么做,漂泊的日子,他过得有点厌烦了,现在平静的生活,是他喜欢的。

沈蔷薇看一看齐师弟,又看一看陈太忠,终于轻叹一声,“齐师弟打得好算盘……这样,你讲清楚为什么借邓蝶之名,来骚扰我沈家,这次我只是记下,暂且揭过。”

“师姐您心里不清楚吗?”齐师弟苦笑一声,“据我所知,沈家现在很拮据吧?”

沈蔷薇闻言,杏眼一眯,眼中放出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,阴森森地说出三个字,“说清楚!”

齐师弟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“我跟吊着的这厮不认识,但是奴心上人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没再说下去,不过沈蔷薇也不用他说下去了,只是冷着脸点点头,一抬手,一片花瓣打出,吊人的绳索断裂,被吊着的灵仙大头冲下掉了下来。

然后她手一招,硬生生将此人吸了过来,下一刻,纤纤玉手就放到了此人的天灵之上。

我说,那是我的俘虏好不好?陈太忠嘴角扯动一下。

她的手在对方头上放了有五六分钟,才微微点头,一脚将此人踢飞,“作平……将此人炼了人偶,无根的鼠辈,也敢觊觎我沈家?”

树林里一响,沈作平跑了出来,他连连点头哈腰,“老祖,门口那俩呢?”

“你看着处理,”沈蔷薇淡淡地发话。

搜魂术!陈太忠看得眼睛一眯,沈家这个高阶灵仙,很是牛叉啊,二话不说直接对四级灵仙搜魂,然后还要炼制人偶。

一般修者被搜魂之后,都会变成白痴——有特殊功法的除外,若是能把此人炼制为人偶,就基本上能当作一股战力。

不过人偶炼制,要掉一到两个大境界,也就是说,这中阶灵仙的修者,估计就是高阶游仙或者初阶灵仙的战力了。

当然,将修者炼为人偶,是风黄界的大忌,不过有比较清晰的恩怨的话,倒也不是不能做,尤其是对方已经被搜魂,成为了白痴。

沈蔷薇身为玉屏门子弟,旁边又有城主府、自家师弟和房客作证,做了也就做了。

事实上,门外跪着的那俩,也会被沈家下了禁制,成为客卿——上家族找事,你就得有这种心理准备。

不过这三位也真够点儿背,若不是齐师弟冒充城主府的人,沈家老祖才不会为这点事回一趟家,很可能就骚扰成功,转身跑掉了。

反正沈蔷薇的手段狠辣,一点都不带拖泥带水,齐师弟拱一拱手,颤抖着发话,“师姐,您搞清楚了吧?我真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“那我沈家也不是你随便能来的,”沈蔷薇冷笑一声,“放下一百块上灵,我饶你这次……不给的话,我去你齐家走一趟,你放心,我绝对一个人都不杀。”

“这才是亏大了,”齐师弟苦笑一声,拿出一百块上灵来,“我可以走了吧?”

你们有没有问过我这个房客的意思?陈太忠很想问这么一句,不过……他不是挺珍惜现在的生活吗?于是就硬生生地忍着。

齐师弟走后,两个女人在那里分钱,沈蔷薇表示,“妹子,我沈家现在有点拮据,就不跟你对半了,三十上灵你看成不?”

“蔷薇姐你这哪里的话,妹子不过随便走了一趟,”邓蝶也挺好说话,“我知道你家不富裕……给十个上灵就行了。”

高阶灵仙对峙,不管动没动手,十个上灵就来助战,这真的是白菜价了,绝对友情。

“咳咳,”某人没命地咳嗽两声——这儿还有个人呢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