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七十章 真假邓蝶

陈太忠看完剑修的心得之后,才哈地笑一声,“原来我居然这么天才。”

那剑修的心得中写道,无欲是剑修独有的一种修炼状态,当剑修掌握剑势之际,要师法天地间的万物,形似势似,掌握其精髓之后,可得剑势。

此剑修修习的是水属剑势,当他能不去想水之至柔,水之向下,却能自然而然地使出至柔和向下之意,此为大成,无欲!

在灵仙时能达到无欲状态的剑修,可算万中无一的佼佼者,越阶杀敌那都是小事,只要能成长下去,掌握剑意也就简单多了。

当然,能成长下去的天才,才是真的天才,否则那叫流星。

既然只有剑修才能到达无欲状态,昨夜之人怎么会说陈太忠是“无欲”呢?

这本心得里没说这方面的事,估计写心得的剑修,根本不会考虑,别的兵器还会有无欲的状态。

不过陈太忠也不用他给出答案,原因太简单了:风黄界经过了几次大灾难,很多功法都失传了,虽然现在各种衍生出来的功法,比上古时要多出太多,但是有些精髓一旦失传,后人是很难补全的。

就连沈家的一级灵仙沈作平,也没觉得刀法不可能有“无欲”状态,丫只想确定一下是不是——这足以说明问题。

这也说明,散修和体制内的修者,存在大量的信息差距,沈作平不是剑修,一听无欲也能明白是什么。

而陈太忠主仆就不行,从下界飞升的土棍也就算了,刀疤这本界土著,居然也是通过看别人的修行心得,才隐约有点印象。

当然,王艳艳在驭兽方面,还是得了点前人遗泽,比一般散修要强很多,但是对于剑修知识,她也只有傻眼的份儿。

发现自己在刀法上,竟然达到了“无欲”的状态,陈太忠心里的得意,真是忍不住。

“或许是刀法的缘故吧,”刀疤忍不住打击自家主人一下。

陈太忠轻蔑地看她一眼,“不懂就别乱说,一套刀法练熟了,才能练出刀势来,我那套刀法,只学了两招,哪里来的刀法缘故?”

“可是……那是上古刀法啊,”刀疤小声嘀咕一句。

“你这人忒扫兴了,”陈太忠狠狠瞪她一眼,站起身走了。

“人家也是为你着想,不想你骄傲嘛,”王艳艳站起身,气呼呼地收拾碗筷。

因为刀疤闭关了,登仙鉴的测试,就暂时中断了,不过镇子上的居民看到赤着身子吊在半空的那位,纷纷表示能理解。

陈太忠也不在长杆下守着了,而是到不远的林中空地上练刀,一旦晋阶中阶灵仙,他的心态就变了很多——谁敢把人救走,哥们儿慢慢追着你杀。

这第二招,他越练,就越觉得妙用无穷,给他一种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的感觉。

他甚至有种错觉,这刀法似乎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。

唯一不好的一点,就是太伤刀了,就连中阶灵刀,第二招也只能使十几遍,然后崩裂。

毁了两把中阶灵刀之后,陈太忠实在没办法,只能拿高阶灵刀来做练习。

高阶的终究是要好一些,三天练习了近千遍,刀没有任何问题。

这天,他正在练武场打坐,沈家的护卫前来通告:几天前来的那个灵仙,再次来求见。

陈太忠算一下,自己把人吊起来到现在,差不多是有十天了,于是吩咐护卫,把人带到长杆下。

下一刻,人被带了过来,正是前几天夜里见到的那个,面无表情的瘦高个。

陈太忠并没有纠结这货到底是不是邓蝶,他只是很自然地打个招呼,“东西带来了?”

这位也不直接回答,而是嘶哑地发话,“上次我临走,你偷袭我一刀……这账怎么算?”

“我根本没偷袭你,”陈太忠沉声回答,“让你留下姓名你不留,反倒说我偷袭?够不要脸的,我一个九级游仙,偷袭你高阶灵仙?”

“呵呵呵,”这位干笑一声,面皮依旧一点不动,“你是九级游仙?”

“也不用说了,”陈太忠掣出一柄中阶灵刀。

他原本就不是斗嘴的主儿,虽然他的言辞不逊色任何人,但是他更喜欢用刀解决问题,“我看出来了,你是打算不讲理了,既然是这样,也不用说那么多废话,你划下道儿吧。”

“把小尛放了,”自称邓蝶的这位指一指长杆,“你既然偷袭我在先,那我该付的赎金,也就不给了。”

陈太忠呆了一呆,然后笑了,“我感觉到了,你好像又多了点底牌。”

“随便你怎么想了,”这位脸上原本也就没什么表情,“反正你清楚,你留不住我。”

“我如果不放人,你打算怎么做呢?”陈太忠的笑容,越发地灿烂,“或者说,你有什么底牌……说来听听成不?”

“你不放人,我就走,我千里追风邓蝶要走,你还拦不住,”这位又是面无表情地干笑一声,“不过以后……你和沈家的日子,就难过了,我倒不信,你睡觉都能睁只眼。”

陈太忠又笑,“我是不是可以认为,你是在威胁我?”

他只等对方开口答话,然后就要暴起偷袭,不成想这时,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一声轻笑,“真正好笑,若你是千里追风邓蝶,那我是谁?”

一个苗条的人影,从树林里走了出来,她也是戴了面具,不过身材前凸后翘,一看就是女人,虽然也瘦,但是个子没有前面这位高。

她冷笑着发话,“你们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,我一点兴趣都没有,但是你冒充我,就是我不能容忍的,我没兴趣跟沈家结怨。”

那位虽然戴着面具,但是从他的眼中,也能看出浓浓的骇然来,“你……你不是城主府的人吗,怎么会来帮沈家?”

城主府的人?陈太忠觉得自己大脑有点宕机了,上次沈家人好像说,这邓蝶是散修来的,城主府的人,这能是散修吗?

“我看不惯你冒充我,不行吗?”那疑似邓蝶的女人,冷冷地笑一笑,“你可以逃跑,我倒要看一看,你是千里追风,还是我是千里追风。”

这位犹豫一下,冲着邓蝶抬手拱一拱,“抱歉了,我也不是有意的,只是这被吊着的小尛,实在跟我……”

话说到一半,他的身子迅疾地向斜前方蹿去。

“当我是死人啊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轻飘飘踏出两步,抬手一刀就斩了过去,正是无名刀法第二式。

假邓蝶知道他刀法厉害,手一拍,一张金刚宝符激发,“你还能砍动宝符不成?我艹……这是什么步法?”

他只想着,捱一刀以后,跑掉算了,不成想对方不但刀法雄浑,步法也极其精妙,一点都不逊色于他。

眨眼间,两人就战做了一团,假邓蝶气得怒骂一声,“我都不要赎人了,你待如何?”

“你都要我睡觉睁一只眼了,还问我待如何?”陈太忠脸上笑着,手中的长刀却毫不含糊,一刀紧似一刀,“为了我以后能好好睡觉,你还是陨落了吧。”

“阁下欺人太甚,”假邓蝶嘶哑地喝一声,一道似鞭似锏的术法打来。

待陈太忠一刀砍上去之后,对方手里又多出一张宝符来,“看宝符!”

这一下,陈太忠绝对是不敢硬碰硬的,开什么玩笑,他激发宝符防御,可是要付出寿元的。

反正你小子跑不了,让你一让又何妨?这么想着,他的身子向斜后方猛退。

然而那厮也是异常奸猾,手中的宝符并没有激发,而是身子一侧,向着另一方电射而去,“哈哈,不陪你们玩了,你们等着我的报复吧。”

“真是花样作死啊,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就追了上去。

凭良心说,这厮的步法也是相当了得,追在他身后的邓蝶和陈太忠,竟然不能马上追及。

就在此刻前方传来一声轻笑,空中蓦地出现几十片花瓣,重重地击向假邓蝶,同时还有甜腻的、银铃一般的笑声,“齐师弟远来是客,欢迎光临沈家,何必这么着急走呢?”

几十片花瓣击来,齐师弟身法再好,再能抵挡,也免不了捱上三五记,虽有宝符护身,灵力一阵波动是难免的。

与此同时,前方出现一个女子,此女子杏眼娥眉,樱桃小口鹅蛋脸,眉宇间一抹动人的春情,丰乳肥臀,真真的艳光四射。

她臂弯一个花篮,冲着齐师弟微微一笑,“你若能有把握冲破我这‘乱花渐欲’……师姐我就不计较你这一遭莽撞,你看可好?”

那假邓蝶愣了好一阵,才轻吸一口气,一拱手,“没想到师姐竟然晋阶八级,师弟这一次,来得莽撞了。”

“莽撞不莽撞的,先别说,”师姐微微一笑,“我就奇怪了,齐师弟……师姐往日里,有得罪过你的地方吗?”

齐师弟也不回答她,而是左右看一看,然后苦笑一声,“看来我是跑不了了。”

他身后一边是正版的邓蝶,一边是沈家的房客——这房客的战斗力和步法,比邓蝶还可怕。

前方又是突破到了八级灵仙的沈蔷薇。

他不用说毫无胜算,根本是想跑都跑不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