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六十九章 无欲

然而陈太忠做梦也没有想到,就是这么轻轻巧巧的一记样子货,竟然引发出泼天的反应来,一股莫名的气势,在他手上的灵刀中散发了出来。

那种感觉,真的很难形容,仿佛身陷秋天一般,四面八方涌来的,是无穷的萧瑟。

一刀斩去,便如秋风扫过,不尽的沧桑。

“这是……无欲!”邓蝶尖叫一声,没命地前蹿,“混蛋,我都报了自己的名字,你还要偷袭,真是卑鄙!”

我怎么偷袭了?陈太忠是真的无语了,我就追着砍了一刀而已,还是样子货。

下一刻,他手上的初阶灵刀,砰然炸开。

我勒个去的,要不要这么夸张啊?陈太忠登时就怔住了——这尼玛是什么刀法?

他学会第一招的时候,手里用的刀,时不时地就在打斗中碎了,他只当这刀法太过牛叉,手里的刀太差,换个好刀就行了。

今天他跟这高阶灵仙对招,一开始是想隐瞒身份,所以拿出了一把初阶灵刀——本来嘛,他从表面上看,只是九级游仙,就算从实际上讲,他也就是初阶灵仙。

事实上,他的须弥戒里,有五把高阶灵刀,这都是一路上买来的,中阶灵刀搜罗了接近二十把,没办法,谁让他的刀容易炸呢?

他拿出初阶灵刀,是想要换来对方的轻视的,却不成想阴差阳错之下,无名刀法第二式……居然就这么使出来了!

他更没想到的是,初阶灵刀,根本就承受不住无名刀法的第二式。

以往都是跟别人狠狠地碰一下,刀碎了,现在还没打呢,只是出个招,刀就碎了。

这这这……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?

陈太忠再也无心追击那个人了,追击无用,那人身法很有独特之处,不愧“千里追风”四个字。

他不怕这个人,若不是自己担心被“调虎离山”,未尝不能追上这个人,但是同时,他也清楚,其他人……还真不好追上此人。

然而,他现在的关注点,并不在那里,他考虑的更多,是自己修习的无名刀法,“这应该叫爆炸刀……霹雳刀?我怎么觉得,更应该叫败家刀呢?”

他俩的这番打斗,眨眼间就引来了刀疤和沈家的守卫,怎奈邓蝶已经飘然而去。

陈太忠将过程讲述一遍,刀疤也就算了,沈家的守卫闻言,登时就倒吸一口凉气,“我艹,来的居然是邓蝶?这条小命,还真是捡的。”

陈太忠闻言,老大不满意了,“什么捡的,你那条小命,是我手指头缝里漏的,她主要是不想惹我……这货到底是干啥的?”

“这个人的背景,可是有点扑朔迷离,”沈家的护卫干笑一声。

终究是捡了一条小命,他很痛快地介绍,邓蝶是青州的传奇人物,事实上在折龙道都名气不小,跑单帮的散修,来回倒腾各种物资,也帮别人带物资,收入颇丰。

有人欺她是散修,也想过为难,但是为难她的人,都莫名其妙地出事了,轻者是自身陨落,重者是家破人亡。

所以有传言说,此人并不简单,是有后台的。

“区区的登仙鉴,能引来这么多的麻烦?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真不在乎谁有后台,哥们儿本来就什么都没有,怕谁啊?

“既然她是私下来的,还是不想撕破脸,”护卫讪讪地回答。

其实他很想说一句,他们很可能在搜罗散修,盯上您了,但是这个话……不能随便说。

“好了,不要说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沈家的你走吧……刀疤,你跟我来。”

他是有突破的感觉了,沈家人不合适在眼前,刀疤嘛……守住这个小尛就行了。

刚才他跟邓蝶的打斗,其实并不激烈,双方都心存忌惮,但是无名刀法第二式使出来的那一刻,他就觉得,自己冲击中阶灵仙的机会到了。

没有什么原因,他就是这么感觉。

刀疤自然是百依百顺的,摸出一个高阶防御灵阵来,替主人守着那长杆。

而沈家的人,也很识趣地离开,房客要晋阶了,他们怎么可能在附近聒噪?

要知道晋阶这种事,是很私人的事情,谁要插手,基本等同于恶意。

当天晚上,沈家的这个小山包上,灵气大范围地激荡着,哪怕到了第二天上午,依旧如此,有孩子想到小湖边玩耍,都被人制止了。

陈太忠是中午时分,才走到长杆前的,沈家的灵仙沈作平已经站在那里好久了。

沈家的家规甚严,他能进入自家地盘,但不能随意骚扰房客。

看到陈太忠来到,沈作平一拱手,笑眯眯地发话,“恭喜阁下晋阶成功。”

“没有啊,失败了,”陈太忠苦着脸摇摇头。

他已经晋阶成功,但是低调惯了,总不能四处吵吵——我知道我很厉害就行了。

反正他有敛气术,也不怕别人质疑。

“这不可能啊,这灵气,是八晋九的灵仙吧?”沈作平叫了起来,“你现在到底多少级?”

“九级游仙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。

“切,当我们是白痴?”沈作平无奈地嘀咕一句。

陈太忠笑一笑,也不答话,而是拿出一块空白玉简来,自顾自地用神识刻画一阵,然后将玉简丢给刀疤,“拿着,去做饭,做好饭就修炼去吧。”

王艳艳接过玉简,往额头上一贴,登时喜出望外,一蹦一跳地走了——又是一套枪法,如果她所料不差的话,应该是冲击灵仙的枪法。

“贵仆高兴成这样,什么好东西?”沈作平凑趣地发问。

“这可不能告诉你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。

他已经四级灵仙了,刀疤这个九级游仙的修为,就太差了一点,说不得,他也只能拿出燎原枪法第七层,催熟一下她。

“说一说嘛,”沈作平笑着套近乎,很有点巴结的味道。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想一想之后发话,“你今天过来,是什么事儿?”

“我是想问一下,你昨天见到的邓蝶,是什么样子,”沈作平终于正经了一些。

陈太忠将自己所见说一遍。

沈作平一开始还是笑眯眯地听着,听着听着,神情就渐渐严肃了起来,最后沉声发问,“她走的时候,你没拦一下?”

“给了她两刀,那家伙有一种似鞭似锏的法术,”陈太忠回忆一下,然后笑着回答,“她把我最后一刀认作无欲了,还说偷袭什么的。”

“无欲?”沈作平怪怪地看他一眼。

陈太忠点点头,其实他挺想了解,无欲是什么玩意儿,但是显然,问沈家人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。

“真是无欲吗?”沈作平小心翼翼地发问。

“当然不是了,我才是游仙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。

沈作平很无语地白他一眼,沉吟半天之后,才猛然发话,“来的不是邓蝶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的眉头猛地一皱,不过,想一想他自己也经常冒充别人,他的心里又释然了,“不是就不是吧。”

反正他已经晋阶四级,就算对方再有什么阴谋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也讨不了什么好,至于说宝符什么的,他扛不住还躲不开?

总之,他有实力通过刀法正面攻击对方的话,其他的就不是问题了。

这事儿可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,沈作平看他一眼,想一想之后,又小心翼翼地发问,“那天登仙鉴大亮,是谁家孩子,你方便说一下吗?”

“这个不方便,”陈太忠摇摇头,心说你家又不是没有登仙鉴,自家的不用,反倒想从我这里蹭便宜,天底下哪里有这种道理?

当然,他也知道,沈家的登仙鉴,是那种使用了以后会掉耐久的,但是跟他这个房客有什么关系呢?

沈作平抿一下嘴唇,也没说什么,抬手拱一拱,转身离开。

少顷,刀疤将做好的饭菜端了上来,因为她得了枪法,心里异常开心,就问起沈作平此来,是想做什么?

“昨天来的,可能不是邓蝶,”陈太忠倒也不瞒着她,他能骗人,被人骗也正常,正经是他还有问题,“你知道什么叫无欲吗?”

“嗯……我想一想,”刀疤想了好一阵,才缓缓发话,“前几天看一块剑术修行的玉简上,好像有这个东西,待我找一找。”

一边说着,她一边翻腾起了储物手镯,约莫用了十分钟,翻出一块玉简来,递给了他,“就是这块。”

两人在桃枝镇,同姜家和万戟派换了不少功法,没什么太好的,但是数量不少,其中还有很多的修行心得,陈太忠一心修炼,不怎么看这些东西,王艳艳倒是看了不少。

陈太忠拿起玉简才待观看,猛地听到刀疤发话,“主人,那个枪法……能辅助冲灵仙,对吧?”

她这个问题,憋得也够久的,原本第一时间她就想问的,怎奈那时沈作平在场。

“你练就是了,”陈太忠也不会多解释,然后将玉简贴上了额头。

翻看一阵,他找到了无欲的说法……原来剑势大成之后,可达无欲状态。

那么针对刀法而言,也是刀势大成之后,可称无欲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