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六十八章 麻杆打狼

龙鳞城的来人,终于是不得其所,悻悻地走了。

这不止是陈太忠强势和占了道理的缘故,还有一点也很重要——这里是沈家的地盘。

他们为四级灵仙求情不果,又去找沈家的人,要他们把门口跪着的两人放了:这俩是在门外打斗的。

沈家的守卫断然拒绝:我沈家门口,也不是任人放肆的地方,连个房客都护不住,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?

才多说了几句,沈家的灵仙沈作平赶到,很直接地表示,这就是我沈家的决议,四级灵仙的事儿,我们插不上手,这俩必须如此处理,你要不服气——咱们做上一场?

每个家族都是有脾气的,看到近几十年比较低调的沈家,猛地强势了起来,来的这个巡查,还真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。

不过,他很快就想通了,沈家不止是要维护名声,也有意讨好房客,自家的房客,居然能空手擒下中阶灵仙,哪个主家会不重视?

而且沈家已经低调很久了,借此事张扬一下,有人跳出来的话,他们还能借上房客的力,何乐而不为?

想清楚这个缘故,巡查很干脆地转身走了——跟沈作平做过一场,对他而言,没有任何的好处,赢了得不到好,输了更是自取其辱。

回绝了官方的说项,山包又平静了几天,到第五天的下午,又有人求见,来的也是个中阶灵仙,不肯说自家来历。

“不见,”陈太忠很果断地表示,不是每个阿猫阿狗,都有资格见自己的。

那灵仙也没多做纠缠,转身离开了。

当天夜里,陈太忠正在打坐修炼,猛地睁开了眼睛,看向一处方向,冷笑一声,“真把我这私人地方,当集市了?滚,要不然……死!”

“白天我可是求见了的,”树影中缓缓走出一人来,身材高瘦,长着一张惨白的脸,他用嘶哑的声音发话,“白天你不见我,我只能晚上私下求见。”

“唔,七级灵仙?”陈太忠眉头皱一皱,缓缓站起身来,“想说什么,你可以说了。”

他见过的高阶灵仙总共才两个,八级的温曾亮不用说,完虐当时的小游仙,九级的刘园林更不用说,虽然貌似他占了上风,但事实上——他损失了百年的寿元。

这两次遇见高级灵仙,都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记忆,而且他现在还仅仅是三级巅峰,虽然只差临门一脚,就能跨入中阶灵仙,但是这道坎,是客观存在的。

若是他冲过了这道坎,别说七级灵仙,就是八级的来了,他也不怕。

可既然没冲破,他就要小心应对,反正四下无人,他在使用宝符前,完全可以试验一下刀法,甚至红尘天罗也可以动用。

不过,对方的回答很靠谱,他决定再等等,不主动发起攻击。

“我此来,是为你吊着的这个人,”七级灵仙下巴一扬,表情僵硬地发话,“此人与我有渊源,前些日子我不在青州,你折辱他也不止一日了……此事就此作罢,你看可好?”

陈太忠笑了起来,笑了好一阵之后才发问,“你是只带走他,还是要把登仙鉴也带走?”

“我倒也不介意多一块登仙鉴,但是我并不缺,”七级灵仙面无表情,声音也沙哑,“从你手里夺,成本太高,划不来。”

“怪不得你只敢带着面具前来,原来是没自信,”陈太忠一拍储物袋,手里多出一把长刀,轻笑着发话,“你怎么才能向我证明……你不是幕后指使呢?”

“你最拿手的,果然不是拳脚,”七级灵仙的眼睛一眯,显然他也听说了对方的事迹,对上中阶灵仙,只凭拳脚就够了,对上自己,则是拿出了刀。

纵然是戴着面具,也看得出他眼中的凝重,他退后两步,摸出几张符箓在手上摔打一下,“我没兴趣跟你动手,不代表我没有底牌。”

“宝符?”陈太忠看得眼睛一眯……你居然拿宝符来威胁我?

他做梦也没想到,一个高阶灵仙,对着九级游仙,居然拿出了宝符,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该哭好,还是该笑好——哥们儿真的没见过你这么胆小的高阶灵仙。

“你若是能凌空飞起,我转头就跑,”这位倒也不掩饰,直接承认自己是做了最坏的打算,“跑不掉我也认了……不过我看你还是飞不起来的。”

陈太忠皱着眉头怔了足足有一分钟,然后才轻叹一声,“你说得没错,我确实飞不起来,卖弄什么的,我最不喜欢了,但是……”

一边轻叹着,他一边摸出几十张符箓,在手上摔一摔,“你是打算……跟我比宝符多?”

如果有别的办法的话,他不介意采用激烈的手段留下对方,但问题是……没有啊。

对方对他有着足够的重视,宝符都拿出来了,而他绝对不相信,自己的小塔,能吃得住宝符的一击。

那么他只能选择使用金刚宝符,来抵御对方的宝符一击,他有限的寿数,估计最多也就能祭出两三张金刚宝符——用寿数激发宝符来防御,这不是有病吗?

那位高阶灵仙并不知他的心情,看到那厚厚一叠宝符,登时就愣在了那里。

陈太忠也想用红尘天罗偷袭来着,但是他实在不能确定,这是不是个好的选择。

“这个……”好半天之后,这位才叹口气,“我只是欠小尛家一点人情,门禁处的那俩人,我并没有动。”

“这个人叫小魔?”陈太忠眉头微微一皱。

“我这么称呼他,你不用多问,”这位摆一下手,“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。”

“你得庆幸,你没有动门禁处的护卫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抽出三四张宝符来,“看到没有,这可是中阶的……”

话是说得很牛气,但是他心里还是有点失败感……哥们儿要是真的能祭起中阶宝符,哪里跟你有这么多废话可说?

他不是个喜欢废话的人,墨迹半天不动手,不是他的性格。

他也喜欢调戏人,但是他在调戏之前,就能吃得住对方,现在哇啦哇啦好一阵都不动手,他还不一定吃得住对方,这让他有点郁闷。

哪怕是他拿出了中阶宝符,压了对方一头,但是这并不能让他生出愉悦感。

“我没有能力证明,我不是幕后指使,但我真的不是,”看到几张中阶宝符,这位就越发地谨慎了,“我是照了规矩来拜会你的。”

“你有规矩,我也有规矩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看在你没有伤人的份儿上……说出你的来历,我让你走。”

“我要带着小尛走,”这位不动声色地发话——他戴着面具,原本也就没什么表情,“开出你的条件。”

其实两人相互之间,都极为忌惮,却还都十分地嘴硬,正是地球界那句话,“麻杆打狼,两头害怕”。

“吊十天没有商量,你今天休想把他带走,”陈太忠的态度很坚决,“当然,你要是想带走一个死的,我无所谓。”

这位沉吟一下,方始发话,“十天后,我来领人。”

陈太忠嗤地笑一声,“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儿?带三块登仙鉴来!”

七级灵仙听得暴跳,“阁下未免欺人太甚!”

登仙鉴不算多值钱,但是真的不好买到,更别说是三块了,“你已经收了他们的储物袋。”

“他们要得逞,不止登仙鉴,我的储物袋也是他们的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,“这都是额外的,算不得数。”

这位听到这里,下巴微微一扬,“这样吧,登仙鉴我没有,你储物袋里有多少东西?我三倍补偿你。”

“我的储物袋啊,”陈太忠很为难地摸一摸下巴,然后一拍储物袋,地上登时多出一片晶莹的宝石,“多我也不拿了,就算灵晶和极品灵石吧。”

“二十灵晶,二十极品灵石?”这位眼睛瞪得老大,差一点就要哭出声了,“你你你……你这不是阴人吗?”

按刘园林的话来说,二十灵晶,都足以请动初阶天仙帮个小忙了,更别说二十极品灵石的价值,还在灵晶之上。

“我储物袋里就有这么多,我知道你今天会来吗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三倍的话,就是六十灵晶加六十极品灵石,没有灵石的话,就别来丢人现眼。”

“阁下厚爱,没齿难忘,”这位一咬牙一抱拳,转身就走,“告辞了。”

陈太忠身子一纵,匹练一般的刀光砍了过去,“慢着……留下姓名!”

“千里追风邓蝶,”这位手一指,一道似鞭似锏的光影迎了上去,跟那刀光撞在了一起,砰地一声大响,光影粉碎,刀势也为之一遏。

陈太忠并不是要斩杀此人,刀势也挡在此人离去的路上,不过对方如此轻松地破去他这一刀,还是令他有点恼怒。

“刀法不错,”邓蝶称赞一声,身子继续前蹿。

“仅仅是不错吗?”陈太忠火了,他知道了对方的名字,按理说该放人走路的,但是,“本来要放你走,既然你嘴欠,就再吃我一刀。”

无名刀法第二式,他极其自然地使了出来——这一式的刀法气度森严,一看就是很高大上的,至于说效果不佳,那可以表示,他在“放水”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