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六十六章 霹雳

剥光了吊起来,肯定是对修者极大的侮辱。

“那你还不如杀了他,”沈家的男灵仙有点看不过,沉声发话,“斩草除根一了百了……认识一下,我叫沈作平。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笑着微微颔首,“这倒是个好主意,不过,杀人不是犯法吗?莫非沈家有杀人却又不犯法的处理经验?”

这话难免有点夹枪带棒,不过大致还在沈家的容忍范围内。

当然,这也是他今天表现出了极高的战力,才获得了沈家的认可。

若是搁在前两次那种接触中,这话足以让女灵仙绷起脸来训人,甚至可能小小惩戒一下,但是现在她连话都不敢说。

“说笑了,”沈作平干笑一声,然后面容一整,“此次没有将人挡在外面,实在有点愧对房客,沈家向您陪不是了。”

“没事,”陈太忠的性子,一向是顺毛驴,对方能把话说到,他就不会怎么计较,而且沈家的人,也确实试图维护房客的权益了,就算明知打不过,还报出了老祖的字号吓人。

所以他不介意地一摆手,“你们也尽力了,修为不如人,我不会埋怨。”

两个灵仙听得脸一红,心说您说话稍微留点情面成不?

还是男灵仙沈作平调整得快,他一拱手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请问阁下,能将这三人交给沈家处理吗?沈家的地方,不是任由人闯的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很意外地看他一眼,然后微微一笑,“是不是他们的储物袋,也得交给沈家处理啊?”

“阁下的收获,我们自不会过问,”沈作平正色回答,“这件事对我沈家的影响太坏,我们必须严惩这三人,最后怎么处理的,肯定给阁下一个交待。”

陈太忠听得笑了,“合着我这样处理,你们不满意?”

“光是羞辱,就只是一时的意气罢了,”沈作平正色回答,“这件事前因后果如何,我们还要挖出幕后指使来。”

陈太忠怔了一怔之后,眼睛微微一眯,“你们是怕被人迁怒吧?”

他这问题问得,实在有点诛心,沈作平的脸一红,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因为这确实是原因之一。

打上门的人里,居然有四级灵仙!对沈家来说,这事儿确实有点严重。

沈家经常在外面活动的灵仙,都是低阶的,家中唯一一个中阶灵仙,在守着大本营——就算他在场,也未必能稳赢了四级灵仙。

正像那四级灵仙想的一样,沈家没能力拦住人的话,也不会选择撕破脸,这事儿实在太小了,为一个房客得罪一个拥有中阶灵仙的势力,划不来!

所幸的是,自家的房客战力超群,直接将上门挑衅的三人拿下。

那么对沈家来说,他们需要维护家族的声威,但是同时也要防得罪了狠人——真要把四级灵仙光着身子吊十天,这仇就结得大了。

房客可能不在乎这样的狠人,但是沈家在乎啊,所以沈作平想把人要走,先搞清楚是什么人干的——要是背后没有更狠的人,四级灵仙……说废也就废了!

这些家族中人,道貌岸然的本事最是了得,嘴里说没有杀人又不犯法的经验,但是真要决定做了,下手绝对阴毒狠辣。

现在沈家最想知道的,就是这四级灵仙背后,还有没有指使者。

房客一句话,点出了一半的原因,沈作平想否认都不可能,他想一想之后,才轻声回答,“我知道这么要求,阁下觉得不够解气。”

“我何止不够解气?我还要拿他们三个挣灵石呢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懒洋洋地回答,“先羞辱他们十天,然后拿三块登仙鉴赎人,没有的话……该跪的继续跪,该吊的继续吊。”

沈作平登时就愕然,好半天才艰涩地发话,“三块……登仙鉴?”

陈太忠点点头,理所当然地回答,“我知道登仙鉴不值钱,但是我这人有个毛病,谁打算抢我什么东西,我就让他拿出什么,有几个人拿几份!”

沈作平真是无语了,“登仙鉴是不贵,但是……不好买到。”

“我知道,”陈太忠点点头。

短短的三个字,噎得沈作平根本说不出话来,好半天才轻喟一声,“我们这算劝过你了。”

“没错,就算劝过我了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点头,“有人找你们的麻烦,尽管往我身上推……你们想把这三个人带走也行,拿三块登仙鉴来。”

“既然如此,我们告辞了,”沈作平抬手一拱,“陈兄的胸襟,在下佩服,只是身负家族重担,学不到您这一份洒脱。”

说完之后,他转身就走,相当地干脆利索,那女灵仙愣得一愣,也追了上去,嘴里还低声嘀咕着,嫌他不跟自己商量。

“沈家束手不管吗?”那中阶灵仙狞笑一声,再次发话,“须知我也是别人指派来的,自有更厉害的人找你家说话!”

王艳艳正要制止,猛然见主人冲自己微微摇头,于是就站着不动。

“那就来呗!”沈作平一扭头,怒气冲冲地发话,“别以为我沈某人是吓大的……给你脸你不要脸,我沈家能维持十八代基业,就没有怕死的子孙。”

“那你等着看好了,”中阶灵仙继续狞笑。

“叫你嘴多,”刀疤见主人微微颔首,少不得七八个耳光扇过去,“有高阶灵仙做靠山,就了不起吗?来吧……姑奶奶我候着他,有本事就来闯门禁!”

沈作平已经决定走了,可是被这两句话又引得停下来,他冲陈太忠一拱手,“阁下……可应对得了高阶灵仙?”

陈太忠哈地笑一声,“我要说对付不了,你愿意帮我?”

“没错,”沈作平很认真地点点头,“家祖好友众多,可代为阁下邀来。”

咦?陈太忠原本是说风凉话的,听到这回答,倒是奇怪了,“你那老祖神通广大,沈家今天的表现,不该这么软啊。”

沈作平回答得也很直接,“这点意气之争,我心里虽然愤恨,却要考虑成本。”

“原来是没灵石啊,”某人说话的方式,还真的很不堪。

不过,搞明白沈家的意图,陈太忠也懒得再嘲讽对方,“好了,就算来了高阶灵仙,也不用你们操心,我有经验……嗯,关键是囊中羞涩,请不起。”

你囊中羞涩?沈作平看他一眼,心说登仙鉴五十灵测一次,这种败家子的行为……也敢说自己没钱?

他发现跟此人说话,有一种浓浓的无力感,于是点点头,“有经验就好。”

下一刻,他再次愕然地张大了嘴巴:什么?对付高阶灵仙……你有经验?

“要是天仙呢?”被打成猪头状的中阶灵仙冷笑。

“天仙眼里,看得上登仙鉴?”王艳艳冷笑一声,才待继续扇耳光,想一想,直接摸出长枪来,调转枪柄,没头没脸一顿砸,“我让你嘴多!”

天仙眼里,肯定没有登仙鉴,沈作平听到这话,情知有理,于是不再说话,转身而去。

沈家的人走了,今天的测试却还要执行,陈太忠对宁树风吩咐一句,“通知大家,下一期起,只接受镇子上人的测试,外面的人滚蛋。”

“什么?”宁树风吓得差点跳起来。

陈太忠根本懒得回答他,“以现在镇子上的人为准,今天以后迁进镇子的不算。”

“好……的,”宁树风犹豫一下,终于还是点点头。

他最近靠着管理名额,很是赚了点私房钱,但是他也非常明白,离开陈大人的支持,自己什么都不是。

他的外财主要来自于几个保留名额——这名额是如此地珍贵,哪怕是自家兄弟,他只单纯想着帮忙,做兄弟的也会有个心意,不送灵石,送点稀罕玩意儿总是正常。

至于镇子上,他挣得不多,最多就是放放水,让某几个孩子进了大名单——抽签那可是实打实的。

但就算这样,他在挣钱的同时,也卖了人情,现在最大的一块外财没了,心里难免感到可惜,可是想到陈大人为自己悍然出手,既解气又长脸,他就觉得不算什么。

二十个人的测试,时间很短的,也就不到一个小时。

这次又测试出一个不错的体质,金、力属性,登仙鉴大亮。

这是万戟派的登仙鉴,不同的宗门,登仙鉴也有区别,万戟派重金属性和力属性,也有相关功法——这样的苗子,搁在万戟派真是了不得。

但是此处为东莽,终究不是西疆,前去投靠,也未必是好主意。

事实上,金、力双属性,也可以走重剑路子的剑修,在东莽也不愁找到宗门。

登仙鉴大亮,王艳艳适时地镇压了下去,以避免情况传出。

每个孩子来测试,都是单独的,只有家长在身边,外人不得旁观,这是为了避免发生不好的事情——真要测到绝顶资质,避免觊觎是必须的。

但是这个金、力双属性,登仙鉴反应比较强烈,不少人都看到了光亮一闪。

就在大家纷纷猜测,到底是谁家,出了什么样的资质孩子的时候,猛地看到宁树风站出来,“大家静一静,你们也知道,今天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,我的雇主……也就是登仙鉴的主人表示,从今天起,以后都不会为外人测试了,特此通知大家。”

晴空一声霹雳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