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六十五章 谁打谁

陈太忠一手拖着那灵仙,对着当头斩落的飞剑,也不躲避,抬手重重地一挥臂,正正地扫中飞剑的侧面,直接将那飞剑砸成了两截。

这一手看似简单,其实极难,剑修的攻击号称凌厉,主要就是轨迹难寻且奇快无比。

陈太忠能从侧面砸上飞剑,那是有极精准的眼力和判断,判断差一点,难免要身首两处,更难得的是,他就有这份自信,敢这么接招。

至于说同级修者,能赤手砸断剑修的飞剑,这也是个极难看到的场景,但是相较前者,这个难度相对地低了一点。

陈太忠顾不得那些人的看法,一拳砸断飞剑之后,那剑修因为心血祭炼的飞剑被蛮力毁掉,身子一抖,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。

他却借此机会,蹿上前一拳打晕剑修,也顾不得解下储物袋,拎起剑修,一手一个,蹿进了门禁内。

进了门禁,他才转身,冲着一个方向冷笑,“我会把他俩剥光了,吊在杆子上……想打我的脸?我剥光你全身!”

陈太忠并不相信,这两人就是挑衅者的全部,登仙鉴这东西虽不值钱,却涉及了技术壁垒,是花钱都买不到的,一个小小的二级灵仙,怎么敢打这东西的主意?

所以在赶来的时候,他就在四下感受,有无其他的可疑人物在场。

这份不安,在他暴打灵仙的时候,终于化为了直接的感受——他能感觉到,人群中传来了实质性的杀气。

所以他二话不说,就要刀疤撤回去,自己也拎着两个寻衅者,躲进了门禁内。

这个门禁,只是两根大石柱,平时也就是个起个门铃的作用,根本不能阻挡任何人的进入。

但是进入门禁,那就表示进入了沈家的地盘——目前租给别人用了,也是沈家的产业,谁敢跟进去,那就是不给沈家面子。

而沈家人虽然刚才不在,但是事情闹得这么大,早就传遍镇子了,沈家也赶来了两个灵仙,亲眼看到了两个寻衅者被自家房客抓走。

他们心里震撼无比,循声就向某个方向看去。

就在这个方向,人群中走出一人来,面目非常普通,就是搁在人堆里,根本让人记不住的相貌,此人身材略胖,眯着眼睛发话,“小辈,放下你手里的两人,今天这个事儿,我就当没发生。”

“我晕,居然是四级灵仙?”陈太忠脸色一变,手里抓着两个人,转身就跑,嘴里还在没命地喊,“这是沈家的地方,你敢进来,就要掂量后果。”

“竖子!”略胖的这厮脸色一变,拔脚就追了过去,根本无视沈家的门禁。

他其实是没想闯门禁的,沈家不是那么可欺的,但是对方转身就逃,这让他心里凭添了几分恼怒,一时也就顾不得许多了。

“朋友止步,”沈家的两个守卫挡在了面前——门禁外的事儿,不关他们的事儿,但是门禁里,就是他们负责的范围了。

“滚开!”那四级灵仙怎么会把两个游仙看在眼里?一脚一个就踢飞了。

“朋友,不给我家蔷薇老祖一点面子吗?”两个灵仙飞身而上,大声发话。

“你俩且住,”微胖的灵仙伸手一指,神色肃穆地发话,“你家的房客欺我太甚,这小辈的麻烦我找定了……蔷薇老祖那里,我自有说辞,你们要一定为难我,休怪我以大欺小!”

“他何曾欺负你了?”沈家的女灵仙大声发话,“当大家没长眼吗?”

此次事情,明显是旁人觊觎沈家房客手上的登仙鉴,无事生非,她虽然对自家的房客也有微词,但是外人这么做,根本就是在打沈家的脸。

身为沈家的一员,她无法接受这份屈辱。

“聒噪!”微胖的灵仙一摆手,将他俩推到一边,身子电也似地冲向前方。

这就是沈家的悲哀了,家里虽然有在宗门的老祖,但是……没有相应的高端战力。

沈家的高阶灵仙只有一个,中阶灵仙……也只有一个,初阶的灵仙有三个,但不是一级就是二级,连三级的都没有。

中阶的灵仙是五级,在沈家的大本营深居,大家等闲难得见到一面,而浮出水面的,就是三个初阶灵仙。

这样的家族,说它强大很强大,说弱小也很弱小,中阶灵仙根本不出面,高阶灵仙更是走了宗门的路子。

所以这微胖的灵仙一着急,就忍不住冒犯一下,反正他吃不了眼前亏,等此事办完,稍微意思一下表示歉意,沈家能得了面子,也就是了。

因为房客的一点小事,根本不可能引来沈蔷薇的注意,甚至沈家的中阶灵仙,都不太可能出面。

沈家的俩灵仙心里也有数,对视一眼之后,还是慢吞吞跟了上去,嘴里大喊,“有话好好说,敢在我沈家撒野的,没有好果子吃。”

“他若识相,我自会好好说,”微胖的灵仙身子一闪,跟着前方的人影,消失在了一片山石后。

紧接着,就是拳脚相加的响声传来,还有哀嚎声,沈家的两个灵仙对视一眼,也加快了脚步,“住手,敢在我沈家动手,呃……”

一个人影,像一个破布袋一样,被人砸上天空,然后跌落到山石外,紧接着,又一条人影从山石后蹿出来,对着地上的人狠狠地拳打脚踢,记记着肉。

那一拳一拳,一脚一脚,势大力沉极为凶狠,偏偏又快捷无比,带出一道道的虚影,“砰砰砰”的闷响传来,让人听得都牙根儿发麻。

“我让你住手,你听到……”沈家的男灵仙话喊到一半,就戛然而止,他揉一揉眼睛,愕然地看一眼身边的同伴,“我没有看错吧?”

合着打人的,不是气势汹汹追进来的中阶灵仙,他是被打的,沈家的房客,九级游仙的陈某人,正对着他拳打脚踢。

“你没看错,”女灵仙的脸色有点发白,她想起……自己对这个房客,曾经比较傲慢,现在看到此人暴打一个自己都看不清境界的灵仙,只觉得身体有点发冷,骨头也有点隐隐作痛。

既然是房客暴打闯入者,沈家的人就不好干涉了。

镇子上的人居民也跟进来不少,眼瞅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,一个个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?

“砰砰砰”的声音还在继续响着。

好一阵,才有人轻声发问,“这……真是四级灵仙?”

不只是他不信,不相信的人太多了,而且绝大多数人,没有越阶探查的能力,连沈家的两个灵仙,也没有修习类似的技法。

可是人这么多,终究是有人修习过的,一个外地来的灵仙,也跟进来看热闹,他看了好一阵,才眉头皱一皱,“越阶战斗也见过,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,那可是中阶灵仙啊……就被人赤手空拳地打?”

“是拳法厉害吧?”旁边有人听到他的嘀咕,就轻声请教。

“这算什么拳法?蛮力而已,”该灵仙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这是打人者不想杀人而已。”

陈太忠乒乒乓乓地打了足有十分钟,这四级的微胖修者,比那个二级的皮实多了,不过他有雄厚的灵气支持,没有使用任何手段,硬生生地打散了对方的护体灵气。

看到这厮倒在地上,吐血不止,他才停下手来,下巴微微一扬。

刀疤早就准备好了,闻言跑过来,调转矛柄重重一击,先将此人敲晕,然后摸出禁灵锁,锁上对方手脚,一整套动作干脆利索。

然后她又拖过两人来,正是刚才闹事的二人。

两人鼻青脸肿灰头土脸,错非亲眼看见,哪里想得到此二人刚才竟是那般的嚣张?

“好了,热闹看够了,诸位可以出去了,”陈太忠冲着在场众人一挥大手。

他这么说,旁人自觉有些无趣,纷纷退出门禁之外,只余下沈家的几个人,以及宁树风和他的一帮人。

陈太忠随手给宁树风解去禁制,然后皱着眉头发问,“抽签作弊了?”

“没有,要不然街坊邻居不得吃了我?”宁树风怒视着那三人,“就算我作弊,也是您处罚我,关他们三个鸟蛋的事?”

“就算作弊又怎么样?别作弊到咱镇子上就行,”陈太忠哈地笑一声,大大咧咧地发话,“这三个鸟蛋,你说怎么处理?”

“陈大人你决定吧,”宁树风哪里敢做这样的决定?他看着那三人被打,心里这口气是出了,但是那里面可是有俩灵仙,其中还有一个中阶灵仙。

“嗯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却也没在意,想一下之后吩咐王艳艳,“把那俩下了毒,在门禁柱子边跪十天,这个中阶的……剥光了,倒吊在练武场上。”

“你别欺人太甚!”中阶灵仙气得大喊,他满嘴鲜血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杀人不过头点地。”

“怎么跟我家主人说话呢?”王艳艳走上前,抬手就是十几个正反耳光。

“我们请你们到家门口捣乱了吗?”

中阶灵仙直气得浑身发抖,可偏偏不敢发作,只能悻悻地哼一声,“咱们走着瞧。”

“走着瞧?看把你美得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要把你吊起来让大家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