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六十四章 快跑

是个人都猜得出来,租住沈家地方的陈某人,是有点来历的。

但是不管来历再大,此人的修为在那里摆着——仅仅是游仙九级。

九级的游仙手里居然有登仙鉴,这太容易被人惦记了,也就是陈某人来历清白,正经的“旺泉土著”。

当然,规则只是用来约束弱者的,但是这个旺泉人,并不随便外出,而且还是住在沈家的地盘上——房东当然有保护房客的义务。

再有就是,陈某人的来历,没有谁清楚,觊觎者自然也不好随便硬来——撞正大板的话,很可能带来天大的祸事。

所以这个现状很有意思,某个曾经被宣布死亡的“通缉犯”,目前正享受着规则的保护。

这种觊觎,并不可能完全消失,事实上恰好相反,因为测试名额越来越抢手,就有人越来越想试探一下登仙鉴的主人。

贸然登门是不可取的,沈家在龙鳞城不算顶级家族,但人家怎么也是有个高阶灵仙的老祖,虽然这老祖基本上算是脱离家族了,可人家是在玉屏门做弟子。

这俩人把宁树风拖到门禁前殴打,就是要看一看,沈家的房客会是什么反应。

王艳艳很快就发现了这里的不对劲。

事实上每次登仙鉴测试,都是她主持的——谁让她的主人是修炼狂人呢?而宁树风则是在一边维护秩序。

眼下,基本上也就到了她该出来的时候,猛地听到前面躁动,她肯定要过来看一下。

隔着老远,她就看到了门禁前的情况,一时间大怒,身子前蹿就冲了过来,嘴里大喊一声,“混蛋,你们在干什么?”

“不干什么,私人恩怨,”那灵仙还在殴打宁树风,九级的游仙抱着膀子,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“你刚才骂我什么?”

“我骂你是混蛋,”王艳艳一梗脖子,就重复了一遍,然后感受一下打人那厮的气息,眼睛微微一眯,“嗯……二级灵仙?”

她手里初阶灵符不少,根本不在乎面前这个九级游仙,但是这个二级灵仙……就有点扎手了。

“道歉!”那九级游仙再次掣出飞剑,冷冷地指向她,“否则我不介意替你家主人教训你一顿。”

“你算什么玩意儿!”王艳艳不屑地哼一声,剑修固然强大,但也不过是游仙,她根本不放在眼里,“那个二级灵仙,你给我住手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

“嗯?”二级灵仙闻言,果然是住手了,他直起身拍一拍手,一脚将宁树风踢到一边,笑眯眯地发问,“我们好像告诉你了吧?这是私人恩怨!”

宁树风虽然是游仙巅峰,可被下了禁制,吃了这一脚,咕噜噜滚到了一边去。

这一脚的力度并不大,但是极为侮辱人。

王艳艳第二次听到“私人恩怨”四个字,心里地突了一下,若真是私人恩怨,她插手就不合适了。

这种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,宁树风得罪了仇家,引到主人这里,指望得到庇护。

不过她手上握着大道理,也不怕对方借题发挥,她微微颔首,“既是私人恩怨,你跑到我门口来打人,是什么意思……找事?”

“不是找事,是这桩恩怨,跟你主仆二人有关,”二级灵仙笑眯眯地发话,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,“他在抽签的时候作弊,辜负了贵主仆的信任!”

“嘿,原来还是这么回事,”刀疤闻言,再次冷笑一声,然后带着嘲讽的口气发问,“那我们该怎么办呢?”

“不能再被他蒙蔽了,”二级灵仙笑眯眯地回答,“你们得换个人主持这个事儿,换个可靠的,能服众的。”

“哦,”王艳艳点点头,阴阳怪气地发话,“其实我觉得你就不错,能服众。”

“我也这么觉得,不过……这事儿可以慢慢地商量,”二级灵仙也似笑非笑地点点头,手一指旁边的九级游仙,“你骂了我这位朋友,先道歉吧。”

什么叫步步为营?这就是了,底线就是这么一步一步逼出来的。

“蝼蚁一般的存在,也敢让我道歉?”王艳艳终于翻脸了,她手腕一抖,抓出一支长枪,“你俩……跪下道歉,我饶你俩不死!”

她其实一直在犹豫的是,要不要通知主人,她一打二的话,吃亏是肯定的,不过有诸多初阶灵符护身,倒也不怕有生命危险。

然而那样的话,是不是有点糟蹋灵符呢?

她也知道,主人在修炼的时候,其实是可以分心的——晋阶的时候都可以分心,但是时不时地找主人求救,哪里有点仆人的样子?

此时求救,没的弱了主人的名头,倒不如先斗上一场,就算受伤,也比怯战来得好看。

“你退下吧,”此刻,一个声音从她背后传了过来。

“好的,主人,”王艳艳后退两步,心里也轻轻地松了口气,省了灵符还是小事,关键是不用担心输了之后,弱了主人的名头。

陈太忠从一棵合抱粗的大树后走出来,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藏到那里的——事实上,他是隐身过来的,然后借一棵大树现身。

他刚才在修炼,发现外面的异常,到的却是晚了一点,只听到了后面的一半。

缓缓走到门禁之前,他看一眼正在被镇子里的居民扶起的宁树风,那鼻青脸肿的样子,让他眉头一皱。

陈太忠又扫向那两个外来者,微笑着发问,“是谁动的手?”

“我打的,”二级灵仙同样微笑着回答,“他辜负了你主仆俩的信任,该打!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略略颔首,然后沉声发问,“你知道不知道,打角马还要看主人?”

“我也是为你好,”二级灵仙面不改色,依旧微笑着。

“打上门来了,还是为我好?”陈太忠哈地笑一声,“哪只手打的?”

“双手双脚他都用了!”宁树风大喊一声,他的禁制还没被解开,倒是不影响说话。

灵仙听得一怔,稳定的笑容也为之一滞,这明显不是什么好话!

“欺人太甚!”陈太忠身子前欺,轻飘飘两步走出门禁,来到对方面前,当胸就是一拳。

旁边围观的人里,也不乏灵仙,一见他的步法,就有那眼力高的,眉头微微一皱:这步法实在太精妙了。

二级灵仙也没想到,对方说动手就动手,眼睛一花,就见到对方来到自己面前,仓促之下,祭出了一个小盾防身。

小盾是初阶灵器,但是初阶灵器,也分个上中下品,二级灵仙,有个下品就不错了。

“砰”地一声大响,围观众人正说这一拳注定劳而无功,就看到那小盾砰地炸开!

一拳,仅仅一拳,九级游仙就击碎了二级灵仙的小盾。

小盾的品阶,大家还都不知道,但是这并不妨碍对这一拳的理解。

“这是什么拳法?”“太逆天了吧?”议论声不绝于耳。

二级灵仙直吓得头皮发麻,身子向斜后方猛地一蹿,掏出一张灵符就要激发。

这是一张中阶金刚灵符,他非常清楚对方一拳的威力,生怕初阶灵符护不住自身,忍痛拿出这张难得的中阶灵符。

但是陈太忠又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,轻飘飘一步向前迈去,抬手又是狠狠两拳,直打得整个人凌空飞起。

“小贼尔敢,”那九级剑仙直看得睚眦欲裂,祭起飞剑就斩了过去。

“蝼蚁,看姑奶奶收拾你,”王艳艳也蹿出门禁,一抖手,手中的长枪带着凌厉无匹的气势扎了过去。

正是她所学的燎原枪法第六层。

那剑修本待侧身让开,可是觉得这枪势凌厉无匹,而且隐隐能锁定气机,说不得身子前蹿,收回飞剑,迎着长枪斩了上去。

他俩战做了一团,陈太忠却是凌空跃起,不待那二级灵仙的身子落地,又是两拳砸了上去,将人直接砸到地面上。

还未落地,那灵仙就一口大大的鲜血喷了出来,待重重地落到地上,身子一震,居然就那么晕了过去。

“我让你欺负我的人!”陈太忠跟着落下地来,随意地踏出两脚,将此人的四肢尽皆踩断。

周边围观的人,只看得目瞪口呆,我们看到了什么?

一个九级游仙,居然对着一个二级灵仙暴打,而且……只是赤手空拳?

而那灵仙,甚至连激发灵符的机会都没有?

这实在太颠覆大家的认知了,真的……不应该啊。

陈太忠一猫腰,很利索地从对方手里拿过灵符,抖手又从其腰间拽下储物袋。

下一刻,他扫视人群中某个方向一眼,然后冲着王艳艳大喊一声,“快跑!”

刀疤正跟那九级剑修战得难解难分,隐隐占了点上风,听到他这话,凌厉地一枪攻去,待对方接招之际,她拖着枪便走,转身头也不回地跑进了门禁。

战场分作两处,这两人的对打也很吸引眼球,不过令众人吃惊的是,以攻击力强大而著名的剑修,居然在同级面前落了下风——而且还是个女修。

“哼,撒野也不看一看地方,”宁树风鼻青脸肿的,看得心怀大慰,“纯粹找死。”

就在他正高兴之际,居然风云突变,一时间禁不住就怔住了。

那剑修见对手跑了,也不去追,而是一转身,飞剑冲着陈太忠就斩落了下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