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六十三章 刀疤的嘴

一起测的资质!

这六个字被旁人听到,那真是了不得,测资质啊……什么东西能测资质?

于是,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来沈家小湖游玩的人,是越来越多。

而陈太忠在再一次确认,登仙鉴只是罕见,不是昂贵之后,他很明确地表示,我的登仙鉴,三天用一次,一次测二十个人……有听风镇居民引见的优先。

至于说这么多人里,谁排前二十,这不是他要考虑的,他只是宣布,临时聘用宁树风维持秩序……经过此人允许的,才能在小湖周边停留。

宁树风的行事,有些浪荡,但是此人本心不坏,又见多识广,知道分寸。

别人不知道,但是陈太忠很清楚,老宁最近前后脚跟着,隐约有投靠自己的意思,他不是很稀罕这种投靠——已经有了一个刀疤,不能再多累赘了。

但是有了这个因素,他不怕宁树风在这件事里上下其手……那厮既然猜到了哥们儿的底细,应该没这胆子。

再说了,就算上下其手又怎么样?陈某人只想卖听风镇人的面子,外面人的死活,关他什么事?而镇子上的人受了委屈,自然会有别的渠道告知他。

宁树风还真是个不怕事的,接受聘任第一天,就把小湖周边的人清理了一番。

这时候,沈家也得知了消息,知道自己的房客,手里有登仙鉴,于是上次谈买卖的女灵仙,再次来拜访,她直截了当地发问,这登仙鉴,你打算出手吗?

“我没打算出手,”陈太忠回答也很直接,“我不差这点钱,你不会打算强买强卖吧?”

“你是我沈家房客,我怎么能做这种事?”女灵仙嗤之以鼻,“我沈家老祖,是调香派的弟子,现已升入玉屏上门……登仙鉴,我沈家还真不稀罕。”

说不稀罕,其实也稀罕,沈家有一件登仙鉴,但是耐久掉得差不多了,而沈家老祖虽然能借用宗门的登仙鉴,可也终究有个限制,不能无休止地借用。

事实上不少人都清楚,沈家老祖,虽然升入了玉屏门,不是全凭修为升上去的。

打个比方,像刘园林现在是九级灵仙,一旦升了天仙,必然要进上门无锋门,因为万戟派五个天仙的名额已满,没有哪个称派的门派,可以拥有五个以上的天仙。

五个天仙,就是称派门派的极限了,再多的话……有可能对上门构成威胁。

所以刘园林一旦晋阶,不管他乐意不乐意,都要去上门报到,除非他顶了派里某个天仙的职位,被顶职的那位,就得去上门报到。

这是硬实力使然,但是沈家这位老祖,才刚刚晋阶七级灵仙,就被上门征召走了,这可能是沈家老祖天资过人,也可能……有内幕。

不管怎么说,沈家是有点垂涎这个登仙鉴,但也没觉得,就一定要弄到手,是的,这个东西罕见,但是并不昂贵。

“那你就回吧,”陈太忠见她如此说,自然没什么好话,“你不想买,我也不想卖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

女灵仙也无言以对,想了想之后发问,“你的登仙鉴,来自何处?”

“宗门里的登仙鉴,”陈太忠知道,这个来路他是要讲明白的,不然的话,后患无穷,“你真的想了解,我可以跟你说明白,但是你知道了,未必是好事。”

他不想说明白,这里面牵扯到的事情很多,但是此刻,他必须这么表示。

“我无意打听,”果不其然,沈家的女灵仙听他说得严重,也就生出了退缩的心思,“那个……有众多闲人进我沈家地方,我不能不过问吧?”

“可是你沈家的地方,是我租下的,改造费用,也尽由我出,”陈太忠好整以暇地看着她,“倒不知这过问两字,从何谈起?”

女灵仙被这话问得有点恼怒,若是搁在前几天,她就直接呵斥对方了——你灵石再多,终是有阶位压制的。

但是现在,知道对方手里居然握了登仙鉴,还是来自宗门的,她就算修为高,也不好随意发作,只能冷哼一声,“这终究是沈家的地方,你要搞得太过分,我们还是要管的。”

她心里很生气,却又不能做什么,于是一转身就离开了,却是忘了,她原本还要视察一下,这里有无什么变动。

刀疤就很提心吊胆,原因无他,后面养着三只风翅兽呢。

平常时候,雇来的两个沈家守卫并不深入这块地,这涉及了租客的隐私,而且守卫也是有修炼需求的,乐得少一些工作。

今天女灵仙上门,是通过门禁进来的,王艳艳听说之后,马上就将那三只风翅兽装进了兽袋,不过饶是如此,她也不想让对方四下查看——万一发现点蛛丝马迹,总是不妥。

看到她如释重负的样子,陈太忠忍不住笑一下,“了不得,也就是被她发现咱们养风翅兽,有什么好紧张的?”

“总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”刀疤叹口气,“你看吧,登仙鉴没准还要惹出麻烦……”

她这嘴也不是一般地祥瑞,说了不到十天,就出事了。

每三天甄选二十个名额,来登仙鉴测试,这个甄选的过程,都是宁树风负责的,至于他私下会收取多少好处,这姑且不论,只说他这个人,做事特别地胳膊肘往里拐。

听风镇的居民,肯定是要照顾的,每次差不多能有十四五个名额,虽然这远远满足不了需求,但是镇子上的人知道,早晚能轮到自己家,也不是很着急。

剩下的五六个名额,宁树风主要就是照顾自己的关系,他在镖局朋友很多,龙鳞城熟人也很多,当然,有些人通过他的熟人或者镇子上的熟人,也能跟他打上招呼。

关于这些,他特意请示过小陈——不过现在他不敢叫小陈了,而是称呼陈大人。

陈太忠直接就是撒手掌柜,说你折腾吧,别影响我修炼就行,出了事儿,你也自己扛着。

得了他的允诺,宁树风行事就是百无禁忌了,反正他记得把大部分的名额留给听风镇,就没什么可担心的。

镇子上的孩子们测试,是年龄从大往小排,同时还要抽签,相对是比较公平的。

可是剩下的五六个名额,那麻烦就大了,尤其是听风镇有个登仙鉴的消息,短短时间内不胫而走,甚至连郡治旺泉城,都有人闻风赶过来。

赶来的人等三天排不上,再等三天还排不上,久而久之,就着急上火了——不但浪费时间,人在外地,也存在个费用问题。

宁树风的人脉,这时候就派上用场了,他优先照顾自家的兄弟,自家兄弟当然就要帮他撑场子,尤其是他所在的镖局,还是半官方的性质,很有点威慑力。

远来的外地人,也没有特别强势的,起了几次龃龉以后,也规矩了不少。

不过最终问题还是出来了,宁树风手里的机动名额太少,而他又是在半官方的领域讨生活,于是各种招呼就打过来了,很多人不说排队,也不说抽签,张嘴就说你得给我多少名额。

他哪里有那么多名额?打镇子上居民名额的心思,他是想都不敢想。

一来他还要在镇子上做人,二来就是……他也担心陈大人生气。

反正照顾了强势的主儿,就要少照顾兄弟,这个矛盾是无解的。

而他想两头讨好,就注定两头都讨不了好。

那些有权势的人很不满意,姓宁的你好歹也是地头蛇,不能从姓陈的那小子手里,多抠点指标出来?

同事对他也不满意——你说下一次轮到我家小子,结果五个下一次都过去了,我家还没轮到,老宁你以前不这样的啊。

反正这些人没胆子轻易伸量姓陈的,自然要将压力施加到宁树风身上。

宁树风甚至都被人埋伏过,路上直接设了一个幻阵,他一时不察走了进去,结果被人一顿胖揍,对方留下话来,“下一次就没这么便宜了。”

然而宁树风久走江湖,也有点不信邪的气质,他直接放出风来:陈大人说了,我宁某人若有个三长两短,他就不会再为大家测试了。

在又一次测试的当天,他刚为听风镇的乡亲抽了签,就走过两个壮汉,一个九级游仙,一个二级灵仙,那灵仙拽住他就是一顿胖揍,“我让你操纵抽签!”

旁边有人想上来帮忙,九级游仙直接掣出了飞剑,阴森森地发话,“冤有头债有主……刀剑无眼,我们只是教训他一次,弄出人命就没意思了。”

大家闻言,齐齐就是一怔,剑修不但战斗力强大,打斗时也确实不容易留手。

不过宁树风在听风镇,口碑还真的不错,众人正说要齐齐上去解围,又有很多外地修者起哄阻拦——镇子上的总体战斗力,不是很高。

那灵仙也没打了几下,然后下了禁制,拖着人就来到了山坡的门禁前,往门禁的地方一丢,又是拳打脚踢。

围观的人这下就明白了,合着这俩人动手,并不仅仅针对着宁树风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