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六十二章 微澜

宁树风和祝琦闻言,对视了一眼,然后齐齐地点头,“没错。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陈太忠皱一皱眉头,他已经听了刘园林的话,将万戟派的标志抹去,并不怕人找麻烦。

不过他心里也有点微微的警惕:这东西很宝贵吗?

“费用好说,”这两人齐齐回答,其实他俩没想着这么直白地表示,但是话赶话,已经说成这样了,那当然要果断地表示,灵石不是问题。

“你们觉得……我差这点灵石吗?”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。

“不差不差,”宁树风赶紧笑着回答,这个大汉看着粗犷,嘴皮子还真跟得上,“但是……这是我们的一番心意。”

“那是那是,”祝琦也赶紧跟着笑,“不怕您笑话,我长这么大,还没见过登仙鉴呢,对我们普通百姓来说,这东西根本就是传说。”

“我的这个登仙鉴……也不便常用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回答——事实上,他是打算回去咨询一下刀疤,合适不合适把登仙鉴拿出来给别人用。

“有损耗的,我们知道,”这次是祝琦出声快。

“我先去吃点早饭,下午给你们个答复,”陈太忠点点头。

“早饭我请了,”宁树风很快地接话,“昨天您帮小明测了,早饭只是我的一点心意。”

陈太忠无语,好半天才回答,“也是他的机缘……你们不要说出去。”

这两位当然表示同意,然后三人在街边的早点摊子上随意吃点,然后又起身转悠一阵,宁树风少不得就问一问,自己孩子除了水木双属性,还有什么。

陈太忠回想一下,然后回答,“体质中上,孩子应该多加点气血食品。”

“哦,那是,”宁树风连连点头,“我还觉得这小子身体不错呢,饭量也大……他这个体质,可是对不起他的资质。”

这就是有登仙鉴检测的好处,小明的体质其实不算差,但是他的身体属性好,体质就算跟不上了,检测过之后,可以有目的地加强某一方面。

祝琦听着这番话,眼中是不尽的羡慕……

陈太忠回去一问,王艳艳还真是那么个意思——登仙鉴不算宝贵,宝贵的是制作技术,这个东西有偿让别人使用一下,未尝不可,但是也不要乱传。

万戟派这种宗派用的登仙鉴,如果愿意的话,一天测上千人都不是问题,一个人你收一个中灵石……一天能挣多少钱?

至于说一个人收一个中灵的测试费,绝对不算贵——用登仙鉴测资质的机会,根本是有灵石都买不来的。

陈太忠了解清楚了之后,也就放下心来,“每人象征性地收五十灵好了。”

当天下午,宁树风和祝琦两家,就拖家带口地来小湖边“游玩”。

待陈太忠打坐出来,见到这一幕,也是有点无奈,下巴微微一扬,那俩男人就走了过来,其他女人则是有意无意地挡在他们身后,正是掩护的意思。

“测一人五十灵,”陈太忠轻声地发话,“登仙鉴有使用成本。”

“五十灵怎么够呢?”祝琦低声反驳,他不是大富之家,但绝对可以称得上殷实,“我认为起码要五个中灵。”

“嗯,”宁树风点点头,他家也不差钱,虽然比祝琦还略略不如。

“我帮你们测,不图赚钱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既然是邻居,这就是缘分,我意已决,再多说我就不测了。”

祝琦还要再说,旁边的宁树风拽他一把,微微摇头。

久走江湖的镖师,眼力比只知道种茶叶的人强,他心里非常清楚,对有些人,说灵石没用。

接下来,陈太忠才知道,为什么祝琦一定要花五个中灵了。

合着祝老板一妻两妾,一共生了十八个孩子,长子都快抱孙子了,幼子尚在襁褓中。

光是他一家,今天就带过来二十一个孩子,“真是不好意思,占你大便宜了。”

陈太忠无奈地苦笑,“算了,说这个没意思。”

“十三郎,”祝琦见他应允,转身招呼一句,“过来……快点,再不过来揍你。”

十三郎年约十一二岁,虎头虎脑的,连蹦带跳地蹿过来,“爸爸什么事?”

“把手伸出来,”祝琦抓住儿子的手,一针扎了下去,看到指尖上一滴血冒出,他才看向陈太忠,讪讪地笑一笑,“这个……他陈叔?”

陈太忠手一拍储物袋,手上就多了个圆盘出来,其他三人的目光,齐齐地看了过来。

祝家父子的眼神异常兴奋——他俩从没见过登仙鉴。

而宁树风的心情,却又不同,他不但有期待,还有一丝的忐忑——他的儿子可是被滴过血了……别真的不是登仙鉴吧?

但是登仙鉴往外一拿,他心里登时就放松了,剩下的只是浓浓的狂喜:果然是登仙鉴!

没有人知道,其实他是见过登仙鉴的,不过那个时候,他只有远远看着的份儿……

血一滴上去,三个人的脑袋齐齐凑了过来,不多时,上面的属性就显示了出来。

十三郎的资质一般,不过祝琦并没有失望,他在意的是——登仙鉴是真的!

这孩子来的时候,已经得了叮嘱,被扎了一针也没说什么,看到了结果之后,他脸色微微一白——十一二岁的孩子,已经懂事了。

他默默地鞠了一躬,转身离开了。

接下来,就是其他孩子纷纷上前,两个身在襁褓中的孩子,则是祝琦抱着,完成了测试——那些女人根本不允许靠近。

宁树风家的小红也比较早地测试了,资质也是一般。

今天测的二十二个孩子里,资质较好的有一人,不过有一个呆呆傻傻的孩子,是祝家十四郎,十岁了还在流鼻涕,居然是“五行俱全”的超级属性!

可为天仙——登仙鉴因此而发出雾蒙蒙的光泽,被陈太忠第一时间隐去了。

祝琦乐得差点合不拢嘴,这可是传说中的五行俱全啊,孩子呆傻一点不要紧,细心调教就可以了,五行不是一般齐,也不要紧,只要是五行全,基本上就是铁铁的灵仙。

这么一个资质的孩子,若不是有登仙鉴,铁铁地就耽误了——谁家会重点培养一个看起来很愚笨的人?

祝琦真的是快高兴疯了,千恩万谢了好一阵,递过十一块中灵,死活不让陈太忠找零,“要不是你不多收,我真的谢你五块上灵!”

事实上,就算他有钱,五块上灵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,但是家里出了这么一个几乎铁定灵仙的孩子,这点钱就不算什么了……高兴啊!

“风黄界从来不缺夭折的天才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成长起来的天才,才是真的天才!”

他这话说得实在不够应景,不过祝琦却想,这是人家不让我张扬,于是神色一整,抬手作个揖,“小陈你放心,此事我绝对不会声张出去……我还担心别人害我的儿子呢。”

这话很符合情理,小门小户里,居然出现一个五行俱全的孩子,消息一旦传出去,有太多糟糕的可能——没有最糟糕,只有更糟糕。

说句不客气的,祝家因此而灭门的可能性,都极大。

一个可能的天仙,屁大的家族,是没能力守护的。

可是祝琦心知有灭顶之灾的可能,但还是难掩兴奋,他小心地问一句,“小陈,要不……让他拜你为师?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笑着摇摇头,却也不解释。

可能升天仙的资质……这也叫资质?若是五行均衡的灵根,可晋玉仙的资质,他或者有兴趣收一下,不过看着这孩子痴痴呆呆的样子,就算有玉仙的资质,他也是没什么胃口。

可是祝琦却明显会错了意,只当对方也是觉得自家孩子的资质太好,怕受外力影响,于是干笑一声,“也是,小陈你忙于修炼,为这点小事麻烦你,也不好。”

宁树风却是看出来了,小陈不是怕事,人家眼神中,掠过一丝隐藏得极深的不屑——当然,这可能是他看错了,但是他就有这种感觉。

“好了,今天这件事,就到此为止,”他狠狠地瞪祝琦一眼,“谁若是敢传出去,不要怪我宁某人不念乡亲情面!”

他的身家虽然比不上祝琦,但是论武力值,他可真不怕——巅峰的游仙,镖局又有生死相交的好兄弟,又岂会在乎一个种茶树的游仙?

“我还担心你嘴不稳呢!”祝琦回瞪他一眼——我打不过你,玩阴招的话,绝对阴死你!

不过,但是,可是,然而……就算两人再怎么下决心,消息终于还是传了出去。

因为三个人都忽略了一个关键:被检测的孩子!

孩子们都被拎着耳朵告知,今天做的事儿,不能说,可孩子终究是孩子!

尤其是孩子们的资质有好有坏,一母同胞受到区别对待,心里真的不是滋味。

小红在第二天,又找碴狠狠地打了小明一顿:等你灵仙了,我就不能打你了。

祝琦家就更热闹了,五行俱全的小孩没受到什么影响——这个消息被严密地捂着,但是另一个资质不错的,是同一个小妾生的。

小妾生的,资质不错……祝琦家一妻两妾,这热闹可想而知。

众小孩欺负这孩子的时候,少不得嘴里就要蹦出两句,“你资质不是好吗?怎么打不过我?”

孩子被欺负急了,也就口不择言,“大家一起测的资质,你大我三岁……这能比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