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六十一章 登仙鉴

过得几日,陈太忠有点后悔了,来小湖游玩的大人不多,倒是有不少孩子,整天在这里乱跑,好奇心还特别强,让去的地方去,不让去的地方也去。

光约束这些孩子,就忙坏了从沈家聘来的两个守卫,而这些孩子之间,还要打闹,有孩子被欺负了,要哇哇大哭。

这天傍晚,陈太忠才说要去镇子上转一转,走到湖边,听到有小孩在大哭。

走过去一看,还认识,正是宁树风的儿子小明,这个五岁的小孩白白胖胖,往日很招人待见,也很皮实。

“天都快黑了,你怎么不回家?”陈太忠问他一句。

“姐姐打我,”小明抽噎着回答,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伤心事,又放声大哭。

陈太忠不是个有耐心的,少不得吓唬他两句,才知道小明的姐姐说弟弟是废物,以后根本不能成为修者。

小明的姐姐也才七岁,这根本就是孩子们瞎闹着玩,但是对五岁的小明来说,不能成为修者,这个问题真的很严重,简直令他想要跳湖。

“啧,你姐姐知道个屁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见他还在哭,少不得拿出一个小圆盘来,“你要是不怕疼,就滴一滴血上来,叔叔帮你测一下。”

这帮熊孩子整天上树下河,身上经常就有擦伤,小明的手指就刚被虫子咬了,随便把血痂一揭,一滴血就滴上去了。

“你这资质不错啊,”陈太忠让他看一看,“水木双属性,还是相生的,你要努力的话,将来灵仙也不是问题。”

小明一听就不哭了,伸手去抢登仙鉴,“叔叔,我拿回去给我姐姐看。”

“想啥呢?”陈太忠随手就收起了登仙鉴,“天要黑了,湖边可是有荒兽出没,你赶紧回家。”

看着小家伙一溜烟地跑掉,他摇摇头,太好说话,也不方便啊。

不过他不知道的是,随随便便安慰了一个孩子,事儿就有点大了。

五岁的孩子,基本上是没心没肺,小明跑出来之后,又去找别的小孩去玩。

临到天黑,老爸来喊他吃饭,他看到了父亲身边的姐姐,少不得晃一晃手指,得意洋洋地发话,“我可是水木双属性资质,相生的,等我成了灵仙,一定狠狠打你一顿。”

“啥?”宁树风一听就愣了,又看到了小明手上的血痂,一把就抓住了儿子的手,紧张地发话,“水木双属性……你听谁说的?”

“我滴了一滴血,在陈叔叔的圆盘上,”小明得意洋洋地发话,还待继续说,他老爹的大手一下就捂住了他的嘴巴,“好了,回家吃饭。”

回到家里关上门,宁树风才细细地问儿子,一遍又一遍地细问。

他的妻子一开始没注意,后来才听出问题来,她愕然地看向自己的夫君,“他说的是……登仙鉴?”

登仙鉴在风黄界也是大名鼎鼎,这种东西一般只存在于宗门,有些家族也有,但是并不多,而且因为技术封锁,家族这种登仙鉴,也存在个耐久度,不能轻易使用。

技术封锁无处不在,家族封锁散修,宗门封锁家族——比如说战阵,官府还要封锁宗门。

所谓登仙——就是晋阶天仙的可能性,不成天仙,皆为蝼蚁!

所以对家族来说,测试子弟有没有冲击天仙的可能性,最好过一下登仙鉴。

有可能的话,家族会倾尽全力支持,没有的话,就是王艳艳那句话了——家族也不容易,资源不是随便浪费的。

宁树风的脸色阴晴不定,好半天才点点头,“十有八九就是了,小陈为了哄他,才让他滴血,总不会是勾魂牌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一巴掌甩向小明,“都告诉你别随便给人滴血,我让你不听话!”

难怪他如此生气,风黄界的秘术极多,小孩的魂魄不稳,一滴精血就被勾走魂魄的事情,不是没有发生过。

“啪”地一声响,却是他的夫人抓住了他的手,“孩子还小嘛,不滴血也没有这份机缘……相生双属性,不比你强?”

接下来一番口舌免不了,然后夫妻俩就要面对一个问题:小陈手上,居然有登仙鉴?

其实陈太忠的来历,很少有人知道,就连出租房子的沈家,也是跟王艳艳签的租约。

恐怕除了沈家之外,没有什么知道,这个人拥有一个非常女性化的名字——陈凤凰。

不过这真不是什么事儿,一个多月的接触下来,听风镇的人都知道,租了沈家这个山包的家伙,姓陈——知道姓就足够了。

而这登仙鉴,却是相当不得了。

沉默良久,夫人轻声发问,“要不……给他姐姐也测一测?”

“人家凭啥给你测呢?”宁树风苦恼地抓一抓头,“就算出灵石,人家说不给测也就不给测了。”

夫人眼珠转一下,小心地发问,“就说……咱们怀疑他拿的是勾魂牌?”

“你少出馊主意,”宁树风摇摇头,他时不时出去走南闯北,见识极多,虽然小陈只是九级游仙,但是看人家花钱的手笔,以及一些做派,给他一种极不好惹的感觉。

别看他是九级巅峰,但是他怀疑,自己未必打得过小陈身边的那个女仆。

而且,能有登仙鉴的人,哪怕修为不够高,来历也不会简单了。

想了好一阵,他才做出决定,“先套近乎吧,不行就多花点灵石,也给小红测一下……好不容易能近距离接触登仙鉴。”

青州的家族,或者也有那么几个登仙鉴,但是绝对不可能借给外人用——要掉耐久的。

就算不掉耐久,也不可能借给外人用——你家有人登天仙,我家就差了。

那这登仙鉴就是禁忌了?也不尽然,对大多数宗门而言,这是他们选择弟子的一道途径,出去看到好苗子,还是可以测试一下的。

反正有技术封锁,他们并不担心什么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刘园林身上就带了登仙鉴,遇到好苗子不放过。

总而言之,对于大多数没进宗门的人来说,用登仙鉴测一下未来的前景,还是非常有诱惑力的——起码知道自己的发展方向了。

宁树风没想到的是,小明在街上得意的一嗓子,引起了一些孩子的兴趣,他还以为,自己捂嘴捂得挺及时。

有孩子就回家问,“老爸,什么叫水木双属性?隔壁小明用血测出来啦。”

老爸手里的酒杯,登时跌落在地……

陈太忠并没有想到,登仙鉴有如此大的魅力,其实他当初强行留下登仙鉴,是因为上面有很多不可告人的东西。

比如说他才魂龄两岁。

两岁魂龄的修者,能击退一个九级灵仙,除了飞升者,这是别无可能的。

但是……就算搁给飞升者,这也是绝无可能的——两年时间,从一级游仙,升到高阶灵仙?

这个消息绝对不能传出去,而当时的陈太忠,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抹去登仙鉴上的信息——没办法,下界飞升上来的,确实见识少。

而且他觉得,这块登仙鉴确实不错,能有效地查出自己的寿数,于是开口讨要。

刘园林在那种情况下,当然是不敢不给——反正他是有宗门支持的,大不了报失销账。

可是陈太忠并不知道,自己抢来的登仙鉴,有多么炙手可热,他只是简单地认为:我手里有一个东西,能测出一些孩子的前景来。

其实他还想着,没准自己还要测寿数——下次我再激发宝符,还能剩下多少寿数呢?

因为不清楚这东西的意义,他就很随意地替小明测了一下。

第二天早上,陈太忠依旧出来遛弯,结果才出门禁,就看到宁树风和另一个镇民站在不远处聊天。

那个镇民他也认识,名唤祝琦,种得一手好灵茶,收入颇丰。

“这大早晨的,怎么遛到这儿了?”他笑着打个招呼。

“家里孩子总在你这儿玩耍,也没个心意,”祝琦笑嘻嘻地回答,然后递上一个玉瓶,“正好一茬茶叶下来了,给你带点尝尝鲜……玉美人,五个中灵一两,城主喝的也就是这个。”

“客气啥?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去摸储物袋,“我给你灵石,有更好的没有?”

“怎么能要你钱呢?”祝琦一个劲儿地摆手,“更好的也有,但是产量太少,被旺泉包圆了……回头我想办法给你弄点。”

哥们儿最近的人品值见长?陈太忠心里暗暗纳闷,不过他也不矫情,这灵茶说是贵重,老祝就是种茶叶的,还差这一点?

于是他点头,“那行,下次更好的茶叶,我可是要给灵石的,要不然我不要。”

“好说好说,邻里邻居的,顺手的忙,”祝琦喜眉笑眼地回答,“老宁你先跟小陈说,我这一会儿,还有点私事儿要麻烦人家。”

“还是你先说吧,我也有点私事儿,”宁树风沉声回答,“要不我先回避一下?”

“其实我知道你是什么事儿,”祝琦笑眯眯地发话,“是昨天小明的事儿吧?”

“咦,你也知道?”宁树风愕然地看他一眼,想一想之后才点点头,“你家十六郎在场,他的嘴还真快啊。”

“我已经告诉他了,不能随便说,”祝琦一本正经地回答,“咱不能给小陈添乱。”

陈太忠这才反应过来,“你们说的是……登仙鉴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