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五十八章 不友好

胡家的中年男人进了城之后,还跟陈太忠约明天碰头的地方,双方继续同路走。

陈太忠却是婉言拒绝了,他说自己在这边有点事情,起码要呆上几个月。

这群人离开,那大汉再次抱怨,说没必要跟这个九级游仙客气,“……那厮也太不识抬举了,早知道是这样,路上就该揍他一顿。”

中年男子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你知道多少功勋,入旺泉城无须进门费吗?”

“不就是一百吗?”大汉不屑地哼一声,“一百功勋是不少了,但也就是那么回事。”

“一百是咱易州的行情,”中年男子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青州这地方,怎么跟咱一道的治所比?他们这里起码要有三五百的功勋,才可能免了入门费。”

“这么黑?”大汉愕然。

“所以你不懂,就多学着点,”中年男子毫不客气地呵斥他,“咱不怕事,可也不惹事,夫人的处境你也知道……不要整天跟无脑少年一样,只想着打打杀杀。”

大汉讪讪地点头,可又马上辩驳一句,“我就没觉得,这俩游仙有什么值得你看重。”

“你当所有人都跟你一样,恨不得把‘我很厉害’四个字写在脸上?”中年人的声音越发地严厉,“你还嫌咱们现在事儿不够多?”

那你也没必要对那俩人那么热情吧?大汉心里在狠狠地腹诽,却是不敢再说话了。

他们一行人走远,陈太忠才望向守卫,“带我去补交税款。”

“我正当值呢,”守卫待理不待理地回一句,这里的守卫,比青石城的修为要高一点,多是中阶游仙,却也没有高阶的。

可就这么个小人物,因为身在体制内,就敢给一个高阶游仙甩脸子。

“那我自己去交,行不?”陈太忠也有点不高兴了,这城门口人来人往的,你把哥们儿晾在这儿,是什么意思——示众吗?

“这怎么可能?”守卫白他一眼,还是那副待理不待理的样子,“你这一走,我怎么知道你补交了没有?”

“我把仆人留这儿,”陈太忠一指王艳艳,强压着怒火发话,“等我补缴了税款,再回来带她走,这总可以吧?”

“怎么可能?”守卫继续摇头——这似乎是他的口头禅,由于事涉一个七百多功勋的修者,他终于一本正经地回答,“你不回来,我们难道敢为难王女修?”

有功勋就是这点好,哪怕是在陌生的地方,也能有点小特权。

你们这明明是四个人,一个临时脱岗就不行?陈太忠心里越发地生气了,“那你们什么时候就有空了?”

这个守卫看他一眼,竟然懒得答话了,又过了一阵,对面一个守卫才似笑非笑地回答,“等到关了城门以后,我们才会有空,不过今天晚上,你就不要想着住店了。”

等到城门关了,相关的衙门早就停了公干,补不了手续,就只能明天了,而这一晚上,漏缴税款的人,肯定是要被关起来,以防止逃跑。

“这个城我不进了,”陈太忠是彻底地火了——我欠费是有原因的,也愿意补足,你们就这么戏弄我?

“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,你把龙鳞城当什么了?”四个守卫一听,眼中齐齐冒出凶光,一个斜倚在墙根的守卫,也直起了身子。

“你们四个……确定能代表了龙鳞城?”陈太忠脸上的笑意大盛。

他真的不想惹事,他也受够了整天被人通缉的滋味,但是面对这种上杆子的欺压,他若是没有点反应,那也就不是陈某人了。

“好了,你们四个!”王艳艳见势头不对,冷冷发话,她拿出一块中品灵石,抛给最先为难陈太忠的那厮,“一点小意思……有时间带路了吗?”

那位毫不客气地将灵石揣了起来,然后冲斜靠在墙上的守卫努一努嘴,“你带人去补一下税。”

“啧,你就见不得我歇一会儿?”斜倚着的这位挺不乐意,不过也只是嘀咕了一句,就带着陈太忠主仆二人离开了。

走了没几步,王艳艳出声发问,“那块中灵你能分多少?”

“我能分个鸟毛,”这位嘴里骂骂咧咧的,很是不满意的样子,“人家管着我们三个呢……你给我十块灵石,我让你们今天就把事情办了。”

半个小时之后,陈太忠拿着补了费的身份玉牌走出来,他一共欠费五十三年零七个月,欠三千二百一十五块灵石。

这是欠的税费,但是欠费这么多年,还需要补交利息,收费的那厮简单粗暴地表示,你就按十倍补交吧,我也懒得算了。

还是王艳艳丢过去一块中灵,那边才细算一番,最终算出的结果,是两万七千八百六十三块灵石——一块中灵丢给个人,倒是省下来四千多灵石。

总共还不到三块上灵,陈太忠喜欢这种随意出入城市的感觉,索性拿出了四百块中灵,一下多交了两百年的税费。

但是他心里还是很不爽,南特小小地阴了他一把,他倒不是很在意,关键是……明明是正当补交税费,结果,是个人就要张嘴啃一块儿,不给的话,就是各种的不便。

看他阴着脸,王艳艳心里倒也有数,她太清楚自家主人不肯吃亏的性子了,于是轻声劝他,“事情总算是办成了……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正式身份,有些事,就没必要计较了。”

“那个守卫头儿真的太可恨了,”陈太忠对这三个收了钱的人,都没好印象,不过计较那俩吧,好像意思也不大,倒显得他有点小肚鸡肠。

但是那个守卫小头目,他是真的恨上了,“此人该杀。”

刀疤轻声一笑,然后压低了声音发话,“吐香蛇在他身上,喷了一口。”

“还是你了解我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在她肩头拍一,“那就让他先好活两个月。”

补办完手续,天就快黑了,他们进城的时候就不早了。

若不是最后那块中品灵石起了作用,今天恐怕还真补缴不了税费——负责收费的那位,本来就打算走了,实在是……他们是外地缴费的,又给了小费。

陈凤凰是旺泉人,是青州的郡治所在,按说应该在旺泉补缴税费,不过同为青州的城市,龙鳞也可以代为催缴,还可以收取一些手续费。

所以外地人缴费,大家都不愿意放走,不过没有那些小费的话,陈某人今晚,大约是要在牢狱里度过——拖上几天都可能,最后收了费就行。

正是因为如此,陈太忠不怎么恨后面两个收费的,他最恨的就是那个守卫小头目。

天色已晚,两人没有去处,就先到旅店里住了一晚——反正都有正式身份。

坐在旅店里打坐,陈太忠真的有种莫名其妙的感慨:这里的灵气,说多也其实不多,但是……能随心所欲地住店,这种感觉,真的是太好了。

上一次类似的体会,还是两年多以前了,哥们儿现在,终于是又可以大明大方地在城市里修炼了。

他修炼的时候,其实挺烦人打扰的,但是喜欢清静并不代表他喜欢被排斥。

打坐了一夜,又小憩了一小会儿,他起身出门,去隔壁叫醒了刀疤,“咱们还是出去,租个院子吧?”

两人来到楼下,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正在那里吃早膳,一看就是那种江湖上闯荡的好汉——旅店还是杂了一点。

这次租院子,就不用别人介绍了,直接在龙鳞城的任务大院里挂任务,有了正式的身份,真的是干什么什么顺手,神清气爽啊。

要说起来挂任务,有七百多功勋的王艳艳,是比较优质的客户了,但是陈凤凰是青州本地人,这又是外地人不能比拟的优势。

所以挂任务,用的就是陈太忠的假身份,而且次日就寻到了合适的院落,发布任务用了四灵,请任务大厅帮忙鉴定,又用了十灵。

一共十四灵,就找到了合适的宅院,可想而知,城门的守卫有多恶心——一个中灵,人家都收得心安理得,而且不是自己带路,而是指派给了手下。

院子不大,也就一亩地的样子,但是在龙鳞城,已经是很难得了,折龙道的繁华,是隐夏道不能比的,而且青州靠近道治中心易州,比积州不知道繁华了多少。

所以龙鳞城内,一亩以上的院子并不多,这院子也是城中望族侯家的宅院。

侯家是有高阶灵仙的,一个,或者两个——外人不会知道得太详细。

陈太忠租的这个院子,是侯家五支的宅院,据说是五支不景气,打算回城外侯家本支了,这院子就是一个月两百灵,往外出租。

相比在桃枝镇的姜家宅院,这个价钱是非常昂贵的,姜家的院子比这里大得多了,阵法什么的也齐全,才一年八百灵,而这里一个月就要两百灵。

然而,地方不同,这是不能比的,龙鳞比巨松繁华得不止一点半点,而城内房屋的价格,也不是城外镇上的院子不能比的。

看了院子之后,陈太忠表示还算满意,不过遗憾的是,侯家五支只愿意一个月一个月地租,用他们的话来说——我们五支随时可能回来的。

“那就先租一个月吧,”陈太忠也不是特别地介意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