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五十七章 钝锁胡家

陈太忠的灶具,是从地球上带来的液化气灶。

在风黄界,这种不用灵石就能出火的装置,是比较罕见的,不过也只能说是个小巧玩意儿,倒是没人会想到,这一定是下界的东西——风黄界的奇巧之物,多了去啦。

中年男子这话,无非是搭讪罢了。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本来是懒得搭理,可是再想一想,自己已经离开了隐夏道,来了折龙道,也没必要太拒人千里之外。

于是他懒洋洋地点点头,却也不说话。

中年男子讶异地看他一眼,心说我好歹也是灵仙,此人竟然如此地傲慢?

不过他也没有在意,鼻子抽动一下,又没话找话地开口,“原来是云雾酒,你喜欢喝酒?”

“也不是,”陈太忠微微摇头,他知道,自己的酒在游仙中还算不错,但是看不在灵仙的眼里,于是解释一句,“下着雨,也无事可做。”

“好酒的人,都是爽快之辈,”中年人笑着发话,“不过一人独酌,似乎有点寂寞了,可否与我一盏?”

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他真的有点受不了这自来熟的风格,不过从情理上讲,一个灵仙向一个游仙示好,他不该拒绝。

于是他微微一笑,然后抬手又拿出一壶云雾酒,“一盏算什么?送你一壶,只恐酒太劣,入不了阁下的法眼。”

中年男人哈哈一笑,放出个椅子来坐下,“我在你这个时候,可不觉得云雾酒是劣酒……现在活得精致了一些,却忍不住想起年少狂放的岁月。”

“谁家少年不轻狂?”陈太忠听得放声笑了起来。

这个中年人不怎么摆架子,端起云雾酒就喝,不介意酒劣,也不在乎给他酒的是个路人。

一边喝,两人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,不过两人也都很小心,并不说太详细的东西——就是路人遇上,泛泛聊天那种。

雨大一阵小一阵,直到天擦擦黑,才彻底地变小,不过山下还是泥沙滚滚,不能走路,除了几个明显着急赶路的人,祭起飞行法器飞走,其他人选择了在这里歇一晚。

中年男人喝酒不快不慢,一壶云雾酒见底了,他一拱手,笑眯眯地发话,“叨扰一壶酒,也不能占你这个便宜……这壶天青酒,算我送你的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壶酒,摆到了茶几上,这酒不说味道怎么样,光说瓶子造型,就非常古朴和厚重,一眼看过去,绝对高大上。

“谢了,我不怎么喝酒,”陈太忠笑着一摆手,直接拒绝,“而且,家中有祖训,不得随意接受别人的馈赠……无功不受禄。”

“你这不是说,我是喜欢占小便宜的?”中年男人终于有点不高兴了。

“家有祖训,不能违背,”陈太忠缓慢而坚决地摇摇头,开什么玩笑,谁知道你这酒里有什么,酒瓶上又附着了些什么。

中年人也没了法子,风黄界最重家族和宗门,若是强迫他人违背祖训,接下来就该是大打出手了。

接下来一宿无话,陈太忠取出高阶聚灵法阵修炼,人多眼杂的,中阶灵阵能不用还是不要用了。

刀疤则是一边修炼,一边随时打算抛出新得的初阶防御灵阵。

这是她从姜家勒索来的——主人都有中阶灵阵了,我连个防御阵都没有,姜家一听,心领神会地送来了一个初阶防御灵阵,倒也不算很贵,两个上灵左右的东西。

半夜的时候,雨停了,不过等到天明,又开始淅淅沥沥地下,陈太忠也懒得再等,见众人都起身,就要刀疤收拾东西上路。

收拾灶具好说,但是雨棚下还有人避雨,王艳艳有点犹豫。

“让他们避雨,东西不要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主仆两人转身离开。

雨中的山路,还是有点泥泞,两人为了避免尴尬,还是微微放出一点灵气来,行至中午已经到了平原,感觉有点疲惫了,于是找块平坦的石头歇脚。

歇了没多久,来路上传来一阵马蹄声,两人扭头一看,却是十几只角马和三辆马车从后面赶来,正是昨天一起避雨的那帮人。

那中年男人也骑着一匹角马,远远见到两人,先是一怔,然后就打马上前,笑着打个招呼,“又见面了……你俩到底去哪儿?”

“我是青州的,”陈太忠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这还真是巧啊。”

“你俩步行,肯定慢嘛,”中年男人笑着回答,“我们去易州,就个伴,一起走吧?”

顺着大路走下去,易州和青州一趟线,不过易州是折龙道的治所,掌道大人便是在此处理道中事务,而青州毗邻易州。

“那就一起走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你们赶了一阵了,先歇息一下吧。”

这帮人也停下来歇息,王艳艳却是看得不服气,低声跟自家主人嘀咕,“等我把风翅兽养大,让它们拉车……角马算什么东西?”

“低调,低调,”陈太忠轻声回答,心说让风翅兽拉车,身体差一点的会晕车吧?“风翅兽拉车……容易被人偷走吃了。”

“这三只风翅兽幼兽,我打算好好养,不光拉车,”王艳艳轻声回答,“还可以让它们帮着种豹骨灵菇……一举多得。”

我其实是想,养大了杀着吃的,陈太忠撇一撇嘴,倒也没兴趣扫她的兴。

大家休息一段时间,继续上路,陈太忠二人也坐上了一辆马车,一路颠簸着向前行去。

带队的大汉,非常不喜欢这俩人上车,可是又不好多说,只能寻个空子,轻声跟中年男子嘀咕一句,“这俩身份不明,你为啥要带上他俩,夫人出个意外,你承担得起?”

“你知道什么?”中年男子白他一眼,轻声呵斥一句,“这俩人不简单,囊中的丰厚,不是你能想像的……昨天中午,人家吃的是豹骨灵菇。”

豹骨灵菇?大汉闻言,登时倒吸一口凉气,这可是灵材来的,中阶灵仙得了,也未必舍得吃,大多还是拿来入药了——就算招待高阶灵仙,这个菜都算很拔份儿了。

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服气,“那又怎么样?无非两个九级游仙,我这就去,让他们把剩下的豹骨灵菇双手献上来。”

“不要胡来,”中年男子瞪他一眼,“这俩人你未必惹得起,咱们护送夫人是正事。”

“我还真不信惹不起他,”大汉听得就火了,“我去试一试。”

“你敢!”中年男子冷哼一声,“你一定要试,我拦不住,但是如果你输了……你家满门,我是要交出去的。”

大汉闻言,登时就缩了,悻悻地嘀咕一句,“我就看不惯,这俩游仙的吊样。”

“也许人家还看不惯你呢,”中年男子冷冷一笑,“你那点眼力,就不要给咱胡家丢人了。”

“真是有点不服气,”大汉轻哼一声。

一行人走了两天,来到了青州地界,又走了两天,抵达一个叫龙鳞的小城,这里离郡治旺泉城也不过四百里,陈太忠决定留在这里。

他的身份玉牌是旺泉的,但那里是郡治,是有天仙存在的城市,他自觉修为尚低,如果在郡治惹出什么事,剩下的这一百多岁,还真不够他透支的。

进龙鳞城的时候,门口守卫刷一下他的身份玉牌,登时咋舌,拦住他不让走,“喂,我说……你欠税五十多年了。”

“啊?”陈太忠登时愕然,心说南特这家伙忒不是玩意儿了,给我搞个身份玉牌,居然……不止是名字恶心!

欠税是个很严重的问题,他只能苦笑一声,“少小离家,出去想博点功勋,结果没博回来,回头我就去旺泉城补缴。”

“你等等,就在龙鳞补缴吧,”守卫一抬手,把他拦在城墙角边,态度极其不好。

不过这也难怪了,守卫的薪饷,就要从这些税收里支付,遇到欠税的,还是欠了这么些年的,怎么好得起来?

总算是他九级游仙的修为在那里摆着,守卫才没有特别粗暴。

跟他待遇截然相反的,是王艳艳,守卫检测到她的玉牌里,竟然有七百多功勋,连称呼都客气了很多,“这位大人,真的抱歉,龙鳞城是小城,功勋不能免入城费……您若是去旺泉,那是可以免进城费的。”

“无所谓了,”王艳艳递给他四块灵石,“连我主人的一起交了。”

“谁是您的主人?”守卫登时就愕然了。

“就是他,”王艳艳指一指站在城墙根儿的陈太忠。

“啊?”守卫顺着她的手指看去,嘴巴张得老大,心说做主人的欠税五十多年,做仆人的居然有七百多功勋,这这这……还有如此诡异的事情?

“我们可以作证,陈小兄弟不是有意要逃税的,”同行的那帮人里,中年男子笑眯眯地发话,“他也不差那点灵石,补了就行了。”

风黄界如此之大,税费也不能跨境交,欠了税费不算罕见的事,只要能补足,又有人随便打个招呼,基本上不用服劳役。

“哦,”守卫点点头,他知道说话的人,是易州称号家族钝锁胡家的人,很有点份量,而逃税的这位,还有个功勋惊人的仆人,很痛快地答应了,“一会儿补一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