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五十五章 终晋阶

驭兽门……陈太忠默然,想一想才问,“这个名字,这么容易勾起你的回忆?”

“哪里,”王艳艳听他这么说,反倒吓了一跳,“门派都已经不在了,哪里还有同门之谊?我倒是要防他害我,所以不能显示出对此有造诣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看来门派也未必就是一块乐土,想那庾无颜还是一派执掌的后代,现在可不是也沦为了散修?

王艳艳原本还想说点什么,见主任这副模样,也不敢多说,只问一句,“您气血亏损得厉害,要不,再弄点豹骨灵菇?”

“多做点吧,”陈太忠郁闷地叹口气,精血恢复得如此之慢,他晋阶三级灵仙之事,又要往后推了,“也不知道这气血什么时候能补足。”

王艳艳的厨艺还是不错的,不多时饭菜就做好了。

风翅兽的肉,味道真的鲜美异常,以陈太忠这不怎么在意吃喝的主儿,都干掉了整整一条后腿。

豹骨灵菇也不错,而且补充气血非常有用,遗憾的是,他所缺的气血数量极大,这点灵菇起不了太大的作用。

接下来的时间里,姜家陆陆续续拿了不少功法过来,一点一点将双头碧蜥换走,又过几天,万戟派两个弟子上门,也拿出了不少功法。

兑换的事情,一直是王艳艳在操作,包括提炼双头碧蜥的精血,陈太忠一直呆在内院,根本不会有人见到。

万戟派的两个弟子本来只想要五百滴,听说对方居然炼出了一千余滴,果断地要求扩大交易额,为此,他们甚至拿出了一门禁术——《气血借用术》。

吸人精血练功,这个东西是魔修才会使用的,万戟派诛除魔邪这么久,有些类似的功法收藏,也是正常——一来可以破解此术,二来也有“他山之石可以攻玉”的借鉴作用。

王艳艳毫不犹豫地多换了两百滴出去——她太明白主人现在的处境了。

剩下的三百余滴,姜家换走一百滴,城主府换走一百滴,巫家也想换,却是拿不出什么太像样的功法——最近连续换功法,王艳艳的眼界都被养叼了。

对方没有好功法,她正好借机推掉,“万戟派还要我们给它们留一点,实在不能再交易了,非常抱歉。”

事实上,万戟派并没有提出过这种要求,得了七百滴精血之后,他们似乎已经完全满足了,连人都离开了。

当然,没有人能确定,他们是不是会再回来。

王艳艳做出这种拒绝,也是有她的小算盘的,既然城主府和姜家都存了一百滴精血,那我们为什么不存一点呢?

姜家和城主府也没有多要,因为他们扎根本地,双头碧蜥的精血真有奇用的话,大不了大家多约高手,再进黑莽林就是了。

而她和他的主人,早晚是要走的。

陈太忠得了那气血借用术,一时大喜,他倒没有去修习这个功法,但是如何吸收精血,他是要细细地琢磨一番,然后才发现,原来竟是如此简单。

吸收精血,跟直接吸收灵石是差不多的,无非是多了一个须五脏齐催,如果想效果更好,六腑吞咽精血辅之。

这几个道理,陈太忠不用人解释,就能知道,事实上他这些都懂,只不过就是没有串起来这么想——隔着一层窗户纸,一捅就破。

这也就是没有系统、理论修炼的缘故。

得了此诀窍,陈太忠当天下午就蒙着脸出了小镇,孤身一人去了黑莽林。

由于他是一人,显示出来的境界又低,就有灵兽上前来攻击,被他轻而易举斩之,一天不到,竟然已经有三头灵兽死在了他的手里,比跟姜家狩猎队在一起的收获还多。

这本是常态,不管人还是灵兽,欺压弱小的时候,都不会觉得有什么危险。

真正有实力又会敛气的灵仙,很多都是独来独往黑莽林的,不过这样的灵仙终归还是少数,而且黑莽林各种危险太多,除了灵兽、毒虫之类的,更莫测的危险是人!

陈太忠将三只灵兽的血液放出来,分别用两张红尘天罗吸收一下,自己再从红尘天罗上吸取精血——这是正宗的精血修炼,有了红尘天罗的转化,血气中隐含的煞气和负面情绪被过滤掉了,修者不会受到影响。

经过试验,他发现还是自己的红尘天罗好,哺来的气血虽然量不多,但却极其地精纯,刘园林那一张,气血量倒是大一点,但还是有些杂质。

“那个白面书生也不知道是什么人,手里既有小塔这种逆天的防守利器,还有红尘天罗这种好东西,”陈太忠忍不住想一下,某个被自己阴死的游仙。

一眨眼,五天时间就过去了。

这天下午晚些时候,陈太忠走出了黑莽林,也取掉了脸上的面纱,他的容貌基本恢复正常了,脸色还有一点点不正常的红晕——今天他遇到了十几只金背箭狼。

金背箭狼是三级灵兽,肉搏能力惊人,背上还有三根金属性的箭鬃,可以直接发射出去,一击能杀死初阶灵仙,再加上是群居灵兽,一般少有人招惹。

陈太忠斩杀了十一只箭狼,精血补得太过,有点消化不良。

关键是,他感觉又要冲三级了,虽然体内还有些许隐患,但是冲三级是挡都挡不住的,他要赶回桃枝镇了。

放出白色团扇一阵猛赶,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了镇子口,面对目瞪口呆的守卫,他丢了两块下灵过去,二话不说就进了镇子。

也就五分钟的工夫,巫九来敲小院的门,“王姐姐,王姐姐开门。”

他是听说陈太忠回来了,赶过来约见,王艳艳打开门,遗憾地叹口气,“小九,我主人又要闭关了,你不知道来得早点吗?”

“我紧赶慢赶的呢,”巫九赔着笑脸回答,经过这些天的刻意交好,他跟她的关系已经很不错了,“能通融一下吗?”

“有什么事儿?”陈太忠的声音,从月亮门处传来。

“就是那个……黑莽林地图的事儿,”巫九笑着回答,“我巫家的地图,比姜家的大很多,近三十年来,我家老祖一直在致力于开发新地图。”

地图一事,原本是巫家的先手,陈太忠表示,可以帮巫家杀一个指定的中阶灵仙,换取一份地图,只要巫家能把手尾收拾干净就行。

结果巫家矫情,说我们没啥仇人,先让我们想两个月,想不出来,地图给你,你欠我一个承诺就行。

这条件按说也不算差,不过姜家直接拿出地图,邀请陈太忠共同狩猎去了,也要个承诺出手,但是锁定时间是二十年内。

有了比较,就能看出来诚意,而陈太忠已经有了一幅地图,对其他的地图,就真没兴趣了——他并没有在桃枝镇终老的打算,要那么多地图干什么?

“地图就不要说了,我已经不感兴趣了,”陈太忠走出月亮门,一摆手,“有什么事,你直接说。”

巫九合上院门,然后才转身低声说话,“我巫家……其实有个不太对眼的仇家,前些日子没想到陈前辈战力惊人,现在特来请求前辈出手。”

“早干什么去了?”陈太忠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我现在不需要地图了。”

“我巫家还有别的诚意,”巫九讪笑着发话,“只要陈前辈愿意谈,我家老祖会亲来见您……还请陈前辈给一个机会。”

“机会是自己争取的,不是别人给的,”陈太忠一摆手,转身走回了月亮门内,“刀疤,送客。”

巫九被请出门外,兀自低声哀求,“艳艳姐,你帮我说一句,小九我不会忘记这份情。”

“小九,不是我不帮你,”王艳艳抬手拍一拍他的肩膀,轻喟一声,“让你家老祖自己找机会吧。”

当天夜里,姜家小院的上空,又是灵气涌动,声势浩大,不过这次,就没人表示奇怪了——连万戟派大师兄都灰溜溜地走了,整出这么点动静,不是很正常吗?

这动静可不止一点,直到第二天黎明才终结,姜自勤在上午时分登门,“王女修,我来恭祝陈前辈成功晋阶……唉,本来能早一点晋阶的。”

“万戟派也付出代价了,”王艳艳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姜大人来得正好,我们要退房走人了,八百灵押金,可否还我们?”

“退房?”姜自勤登时大惊失色,愕然地发问,“为什么?”

“我租的房子,想退就退了,有什么为什么?”王艳艳奇怪地看他一眼,“姜大人这个问题,是怎么个意思?”

“不是不是,”姜自勤连连摇头,笑着回答,“我是想问一问,我们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,我们可以改的。”

“你们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,”王艳艳淡淡地摇头,“只是我们不想住了。”

姜自勤四下打量一番——虽然这院子里根本没人,然后压低声音发问,“有人看出……他是散修之怒了?”

“嗯?”王艳艳眉头一皱,阴森森地发问,“你这么胡说八道,你家老祖知道吗?”

“王女修,陈前辈的身份,对我姜家来说,不是秘密,”姜自勤见势不妙,赶紧低声解释,“但是我们从来没有传出去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