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五十四章 偃旗息鼓

王艳艳才不可能给刘园林解惑,她不答反问,“你从哪里得到的?”

“一个古墟吧,里面诡异得很,”刘园林倒是不怕告诉她,“这样的种子,我一共得到五颗,有两颗被我催生出来了,但是……都没长大。”

“你怎么可能种得好它?”王艳艳冷笑一声,“那古墟里,你还得到些什么?我可以高价购买。”

刘园林哪里还会再告她?他反而要问一句,“我告诉你这东西的来历了,你不告诉我……这是什么?”

“你知道了真相,对你不是好事,”王艳艳淡淡地回答一句。

至此,她也不再问古墟里还有什么,刘园林也不会再说。

商定半个月之后交货,刘园林驾起飞梭离开,陈太忠则是第一时间神识扫视一下诛邪网,发现上面已经没有他人的神识,果断先炼化了。

王艳艳则是抱着那三颗种子,左看右看爱不释手。

“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?”陈太忠这做主人的都有点好奇。

“好东西,”刀疤神秘兮兮地发话,“不过现在不能跟你说……刘园林没准又潜回来了。”

“我看他在不在左近,”陈太忠手一动,手里多出一个小盒子,向着四周转一下。

小盒子在转到某个方向的时候,上面的红灯急剧闪烁着,他冲着这个方向冷笑一声,“留下二十颗灵晶,立刻滚蛋……下次不会这么便宜了。”

隐身的刘园林默默地放下二十颗灵晶,转身疾驰而去。

万戟派的大师兄,对自己的隐身术,一直是很自信的,第一次被对方识破,他心里很不服气——我当时要是不那么自大,能注意收敛点杀气,你怎么能发现我?

第二次就是他追踪王艳艳了,听说对方不怕自己跟来,而他正值心情忐忑不安之际,不欲得罪对方,所以就现身了。

待到恩怨揭过,他离开的时候,心里又不平衡了——你一定能发现我吗?

他这次是认栽了,但是他非常确定,对方的修为,绝对不如自己。

那小子无非是手上底牌多,财大气粗底蕴深厚。

陈太忠若是知道,万戟派大师兄会认为自己“底蕴深厚”,估计会呕血三升。

抱着这种不服气,刘园林做了第三次尝试,半路悄悄返回来,就要看对方能不能发现自己。

结果人家还真的发现自己了,他只能乖乖地放下灵晶,头也不回地猛跑。

王艳艳去那个方向走一遭,回来的时候,手上捧着一大堆晶莹的石头,眼角眉梢全是笑容,“原来这就是灵晶啊,第一次见……你怎么能发现他的?”

“你们上午是不是都去爆炸现场了?”陈太忠不答反问。

“我们肯定都会去啊,那么大的动静,”刀疤理所当然地回答,“这个刘园林就是当时假装离开,后来悄悄跟上我的。”

“诅咒是什么?是慢性伤害吗?”陈太忠嘴上发问,手中的盒子还在四下扫视着。

“诅咒……是一种负面力量,形式分为很多种,”王艳艳知道自家主人没啥常识,尽量用比较平直的语言表达,“从道义的角度上讲,涉及了因果,而外在的表现,大多为长久的微伤害,也有比较激烈的,但是就少见了。”

“他既然去了现场,那肯定就沾染上了诅咒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。

他敢放心跟刀疤见面,也是料定了这一点。

当时做测试的时候,他没想很多,但是测试完之后,他就意识到了——这么大的动静,不可能不惊动桃枝镇啊。

惊动了桃枝镇,自然也会惊动在桃枝镇的万戟派三人。

“你手里这个东西,可以测到被诅咒的人?”王艳艳愕然地看着那个小盒子。

“所以我不怕他隐身,”陈太忠笑一笑,收起了小盒子,“在地球界,这叫定向诅咒计数器……我们那里,一般把诅咒叫做盖革。”

“那咱们现在?”王艳艳看向他的眼光,有点怪异了——地球界只是个下界,居然有如此层出不穷的诡异法门?

“你去桃枝镇门口等我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他在周边藏了四颗核弹,得起出来才能走人,“等我到了,咱们一起进去。”

知道刘园林身上也有核辐射,他就不怕正大光明地回桃枝镇了。

于是,桃枝镇的守卫,又再次开了眼界,先是万戟派的大师兄独身一人,安然归来。

大家正说万戟派胜了,不多时王女修也回到镇子口,又过一阵,来了一个蒙面的男修——陈太忠觉得现在的形象太丢人了。

他不是在意容貌的人,但是太难看了,也说不过去。

王女修说,这是自己的主人,守卫当然不敢拦着检查。

大家于是私下猜测,这两家的碰撞,到底是怎么一个结果?

当天晚上,城主府的人求见陈前辈,被王艳艳挡驾——我家主人闭关了,有什么事儿跟我说。

次日,刘园林离开桃枝镇,不知去向。

这种诡异的局面,令桃枝镇的居民们津津乐道,大家都充分发挥想象力,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陈前辈身为桃枝镇的居民——哪怕是临时居民,能力压万戟派的大师兄,镇里的居民都觉得与有荣焉。

第二天,姜家留在桃枝镇的两个灵仙找上门来,商量双头碧蜥的收购——他们对此有必得之心,而此前的争斗,姜家是站在陈前辈这边的。

依旧是王艳艳接待。

这时候,姜家对王艳艳的态度,就客气得太多了,他们已经猜出,定然是王艳艳的主人,让刘园林吃了不大不小的瘪,否则事态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
王艳艳倒也没拿乔,说这个双头碧蜥,精血怕是不能给姜家了,其他的,你们开价。

可是姜家除了想收购双头碧蜥的尸身,也想收购精血——万戟派不是只要五百滴吗?

七十只双头碧蜥,按每只十六滴精血计算,起码也能凝练出一千多滴来。

而一般的灵兽,一只最多能凝练出十八滴精血,差的也有十五六滴。

其实姜家真不知道双头碧蜥的精血有什么用,但是做为家族,他们有本能的嗅觉——西疆的门派跑到东莽来收集精血,这里面一定有说法。

“咱们还是先谈拢碧蜥的价格再说吧,”王艳艳态度很明确,“那是你姜家立足的根本,精血什么的,你们跟万戟派竞价好了。”

“我们怎么拼得过万戟派?”姜自勤苦笑一声,“人家是宗派,我们比什么都比不过。”

“你知道比不过,还抢什么呢?”王艳艳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指望我照顾你们?”

“咱们此前……不是一起的吗?”姜自勤有点恼火了,就口不择言,“万戟派这个事情上,我们一直支持贵方的。”

“他就是冲着咱们两方来的,你倒是想不支持我呢,”王艳艳真是哭笑不得,“要不……你现在去支持他?”

姜家人默然,事情发展到那一步,两方本来就是天然的盟友,不可能有别的选择。

“还是说一下双头碧蜥的收购条件吧,”舒云打着哈哈,缓解双方矛盾。

“一只二十上灵,不含精血,”王艳艳懒洋洋地开出了条件。

“当初不是说十八上灵的吗?”姜自勤听得有点着急。

一只双头碧蜥差两上灵不要紧,七十只就差了一百四十上灵!

“本来就没说好的,”王艳艳的真实目的在此,她不动声色地表示,“没钱可以拿功法来换,万戟派也是拿功法来换精血,给灵晶……我家主人都不稀罕。”

一语既出,旁边人真的没有话说了,灵晶……陈前辈都不稀罕?

“我能否见一下陈前辈?”姜自勤出声发问。

内院和外院,只隔着一个月亮门,但是其间的距离,不是能以远近来衡量的。

“主人在静修,”刀疤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。

陈太忠确实在静修,他原本都铁铁要迈过灵仙三级的坎儿了,三张宝符发出去,搞得自己现在精血都亏损了。

不过有了红尘天罗的消息,他就要琢磨一下,怎么样能快速弥补精血。

红尘天罗可以“吸取精血”,这个他是知道,但是……怎样才能“弥补自身”呢?

这个问题过于敏感,他都不想问王艳艳,他拿着自家的红尘天罗,左试了右试,怎么也不得其法。

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两具红尘天罗,都具备吸收灵兽精血的功能,经过测试,陈太忠发现,自己的这张网,随便祭起来,吸收的速度极慢,而且非常挑剔,吸收的精血不多。

但是一旦全力催动起来,吸收的速度远比那张仿制品快很多。

那仿制品也有长处,就是不需要催动,也能主动吸收兽血精华。

“还是真品感觉比较高大上,”陈太忠对这一点还算满意。

闭关五天之后,他把刀疤叫进来,要她张罗做点饭,“多做点,尝一尝风翅兽的滋味……对了,那三只小风翅兽,舒云给你了没有?”

当时捕获了风翅兽幼兽之后,他没有兽袋,就让舒云代为保管。

“给了,他还怀疑我能不能养大,也不看看我是谁,”王艳艳笑着点点头,然后眉头一皱,“不过,现在我不方便养殖……我有些怀疑,他似乎跟驭兽门也有瓜葛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