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五十三章 诛邪网

陈太忠状似不满,其实心里满开心的,上面显示,他还有一百九十的寿岁。

登仙鉴上显示,他的魂龄为2岁——这是从他飞升上来的时间算起。

而他是灵仙,也就是说,上一次他越阶激发宝符,损失了也不过百年左右的寿岁。

还有一百九十岁可活,别说天仙,估计玉仙也冲上去了。

然而,这份喜悦,是不能让刘园林知道的,反正陈某人是货真价实损失了百岁的寿数,这笔账不落在万戟派身上,落到谁身上?

刘园林却是没在意这个,那团白光是什么,他相信对方也清楚,想到自己招惹上了这种绝世资质,只得一拱手,“我万戟派极重肉体锤炼,秘制的精血丸名声在外……”

“我对你的精血丸不感兴趣,说点别的吧,”陈太忠果断地打断他。

事实上,他已经反应过来了,若是登仙鉴测算得准的话,他的身体不该是眼下这种状态,那就是说……他现在还是处于强行激发宝符之后的衰弱期。

然而,这也不奇怪,短短瞬间就被抽掉大部分精血和百岁的生机,有几天的不应期,简直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所以这个补精血的药丸,是他目下最需要的,但是……他怎么可能接受刘园林的丸药?这东西太容易做手脚了。

而且能补精血的丸药和奇物,并不是那么罕见,哪怕效果差一点,能够使用就行了,不狠敲刘园林一笔,他出不了这口气。

刘园林想一想,咬牙发话,“二十灵晶,再加十颗灵仙破障丹……这本来是为我的后辈搜集的。”

破障丹可以提高冲阶的成功率,在家族中一向是抢手货,十颗破障丹,就算只造就了五个灵仙,对普通家族而言,这也是难得的新鲜血液,而新鲜血液,永远是家族扩张的源动力。

这丹药只能由游仙服食,不是特别值钱,但因其特殊性,不到一定身份的人,就搞不来这东西,也是属于有钱都买不到的。

可想而知,刘园林身为家族老祖,辛辛苦苦为刘家搞的十颗破障丹,要拱手让出去,他心里里该是何等地酸痛。

“没兴趣,”这一次,陈太忠回答得更干脆。

他孤家寡人,组建家族还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,再说,他手上有可以无限复制的燎原枪法,哪里会在乎这种一次性的破障丹?

此人果然富豪!刘园林听了这话,先松了一口气,然后就越发地为难了起来,他真不知道自己还能拿出什么来。

想来想去,他一咬牙,“这样,我的储物袋拿出来,你看上什么就拿走,可以吧?”

在修者的社会中,强行看别人的储物袋,是极其侮辱人的,不过刘园林主动取出来让对方看,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。

陈太忠也不上前接着,而是后退几步,似是谦让之意,实则防着对方暴起伤人。

刘园林将储物袋里的东西一样一样地取出,控制着放到地面,忙活了一阵,总共拿出十几样东西来,“阁下可能感兴趣的,就都在这里了,其他俗物,不摆也罢。”

说完之后,他也谨慎地向后倒退十几步,不给对方以可乘之机。

陈太忠下巴一扬,示意刀疤上前验看,十足的土豪做派。

事实上,只有主仆俩才知道,女仆的见识,比主人强得太多了。

王艳艳在这十几样物品前转来转去,很是难以取舍,一个九级灵仙的收藏,当然不会很差,“九节天音竹……银沙玄铁……空青液……咦,居然还有、还有这个?”

她拿起三颗眼珠大小的不规则圆珠,愕然地看向刘园林,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,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
“应该是植物的种子,”刘园林很坦然地一摊手,心里也为这女修的见识而惊讶。

他承认,自己也不知情,但是同时他强调——我知道这是好东西,“此物得来殊为不易,我因此养伤养了十年……可还入得贵主人法眼?”

刀疤犹豫一下,缓缓摇头,这三颗种子,对她意义极其重大,但是……她是在替主人挑选赔偿,“主人,没有什么太好的东西。”

空青液还是不错的,陈太忠听得明白,此物为多种丹药不可或缺的灵材,而对他来说,他看重这个东西的另一种功效:可以增长神识。

用空青液助长神识,是比较奢侈的行为,简单说就是不经济——它一旦入药,价值又会翻倍。

当初陈太忠一直苦于没有太多的攻击手段,很看重神识的增长,遗憾的是,买不到增长神识的丹药,现在有了空青液,也是了结一桩心事,自是不会考虑什么经济不经济。

不过,另一件东西,更让他感兴趣,“刀疤,把那个小纱网拿起来……抓紧了。”

王艳艳闻言,抓起小纱网来,两手死死地攥住两边。

陈太忠这才看向刘园林,微微一笑,“阁下,还没请教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这个东西的造型,跟他的红尘天罗太像了,简直是一母同胞的样子,想到对方很可能也祭炼了这个东西,他自然要防着对方,用红尘天罗捕捉自己。

“好眼力,”刘园林哭笑不得地伸出个大拇指来,此刻,他真的不得不佩服这主仆俩的见识。

他当初得到这个东西的时候,也很是打听了一段时间,这到底是什么,后来去无锋门公干,才有人认出了此物的来历——这是大名鼎鼎的诛邪网。

这个东西叫诛邪网,其实本身也有点邪门,它本来只是束缚型的法宝,但是遇到邪魔,可吸取邪魔精血,增益自身。

对方能认出来这个,肯定就知道这东西的来历,刘园林苦笑一声,“诛邪网,又称红尘天罗……这是后人仿的,主要为了出门在外的时候,抵挡可能遇到的邪门手段,你觉得我可能用得起真的吗?”

陈太忠沉吟一下,方始发话,“不能吸取精血吗?”

“也可以吸取精血,增补自身,”刘园林一听,人家连这个都知道,也只能继续解释,“不过只能从兽血中提取精血。”

好消息!陈太忠对自己的收获非常满意,正愁没有恢复精血的法子呢,对方就给指出了一条路子——尤其难得的是,他搞明白了自己手上红尘天罗的来历。

幸亏没有被太多人知道,自己手上有红尘天罗啊,九级的灵仙都说不配拥有,一旦泄露的话,保不住它都是小事,就怕小命都要交待了。

他当然会认为,自己手上的红尘天罗是真货。

“行,我看你这人还算知道进退,”陈太忠缓缓点头,“拿出来的都留下,你可以走了……看在无锋门的面子上,此事就此揭过。”

“都留下?”刘园林的脸色,真是要多苦有多苦了。

“嗯?”陈太忠脸色一沉,“这点破烂玩意儿……要不要我告诉你,我那个术法,价值有多大?”

“好了好了,就都留下,”刘园林苦笑着点头,对方强调术法,既是强调昂贵,同时也是恐吓——不想给,那你收回去啊。

被打劫了!此刻他只有这一种感觉,堂堂的九级灵仙、万戟派大师兄,被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打劫了。

不过他既然已经痛定思痛,知道是自己过于张扬所导致的结果,那么交点学费也是正常。

事实上他拿出这些东西的时候,就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——了不得对方全拿走,只要能了结这段因果,也值了。

这些都是好东西,但是对方明言看不上的,他就没拿出来——比如说那十颗破障丹。

“看你这勉强的样子,”陈太忠不屑地一哼,“早知道你带这么多东西,直接杀掉了,储物袋里其他东西也都是我的,啧,顾忌着无锋门那点情面……还是我心太软啊。”

一见面话都不说,直接宝符打出去,这也叫心太软?刘园林脸上的肌肉一阵乱颤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那二十灵晶?”

“二十灵晶不要了,记得给我家刀疤充上五百功勋就行了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你还不走,这是……等着我请你吃饭?”

“还有那双头碧蜥的精血啊,”刘园林今天已经是个丢人了,索性丢人到底,反正眼下也只三人,传不出去就行,“我跟你交换,你开价吧。”

“刀疤你决定吧,”陈太忠真是个气死人不偿命的主儿,他直接将话语权交给了自己的仆人,“本来想给个友情价,你这半路一劫道,就弄出这么多是非来……做人还是要低调嘛,学一学我,游仙八级,嗯,目前游仙五级。”

刘园林好悬没气得喷出一口血来,不过转念一想,今天亏得有点大了,回头我也学一学敛气术,到处讹钱去?

这还真是个不错的路子,他一边想,一边看向蒙面女修,“王女修,有什么好的建议吗?”

“功法,我家主人最喜欢各种功法,只要是没见过的,”王艳艳心情愉快得很,然后她拿起那三颗种子,笑吟吟地发话,“有罕见的东西,也可以拿过来……比如说像这个。”

“这到底是什么?”刘园林一拱手,很认真地发话,“还请阁下解惑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