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五十二章 这是装的吧?

灵石的运用极为广泛,灵石天生就是货币,但是货币天生不是灵石。

而灵晶则不同,对于天仙以下的人来说,灵晶只能是货币,只有天仙以上的,才能用灵晶修炼,灵晶所驱动的各种宝器,也只有天仙才能激发。

修者可以直接用灵石或者灵晶修炼,不过灵石和灵晶的力量太过暴烈,这样修炼,容易造成经脉损伤,修炼完之后,还要治伤,严重的甚至可以酿成暗伤形成隐患。

用聚灵阵和丹药辅助修炼,才是正道。

甚至在战斗中,大家也更喜欢用丹药回气,用灵石或者灵晶回气,也许气没回完,伤势就加重到不可治疗了。

而极品灵石号称极品,纯度极高,哪怕对天仙来说,修炼和回气,选择极品灵石,也比选择灵晶强。

眼下的风黄界,按说灵晶和极品灵石一个价,但是灵晶只有天仙以上才能用,对很多游仙、灵仙来说,这个东西没用不说,还贵巴巴的,容易惹人觊觎,有不如没有。

而极品灵石受众广,连天仙都喜欢,又因其出产少消耗大,所以一灵晶可以结结实实兑换一百上灵,但是真兑换不了一个极品灵石。

真要兑换的话,三枚灵晶兑换两枚极品灵石,这就是友情价了。

陈太忠的几块极品灵石一摆,刘园林登时就无语了——人家果然比他富有得多:不差钱。

可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出点什么,“那你提示一下,你对什么比较感兴趣?”

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陈太忠慢慢地摩挲着干瘦的脸颊,斜着眼睛看他。

“补充精血的丸药我有,但是补充寿元的……”刘园林缓缓摇头,“能起到这种效果的东西只要出现,就被抢疯了,太贵!”

“太贵?切,”陈太忠哈地笑一声,“你知道我试验用的那个术法,施为一下,值多少灵石?”

“这个……不是有灵石就能买得到的,”刘园林沉吟一下,实话实说。

“对啊,我试验着用了一个,”陈太忠缓缓点头,理所当然地发话,“这笔账肯定要算在你头上,你那二十灵晶……不够这一下的。”

刘园林当然知道,自己真的不值这一下,这一下足以能毁掉刘家的核心部分——护庄大阵什么的,没用。

他刚才开二十灵晶,是觉得这是自己的价值,不是刘某人只值二十灵晶,而是二十灵晶,绝对够请他全力出手一次——都够请穷一点的天仙出手了。

既然出手,那就有损伤,没准就陨落了,但是二十灵晶,还会让他冒着这个危险出手。

当然,这是底价,是可以谈的,他也做好了挨宰的准备,不过对方拿出“试验”的费用说事,他真的是……说都不知道该怎么话了。

那一击,可令玉仙灰飞烟灭,这价钱怎么定位?

我当初怎么就那么不小心,居然惹上了这么个魔头?他心里这个悔恨,也就不用提了。

“补充精血的东西好说,补充寿元的宝物,我真的没有,”刘园林想一想,淡淡地发话,心里暗暗补足——就算有,我自己还要用呢,“阁下修为高超,是我生平仅见的八级游仙……嗯,现在是五级游仙了,想必不差这点寿元。”

他才不相信对方寿元少了,什么形容枯槁啊,什么八级游仙掉到五级了,哄谁呢?

无非就是做作,欺我拿不出延寿的宝物,想要重重敲我一笔而已。

但是你也总得说,你想要什么吧?

他想不到的是,陈太忠还真就想要延寿的宝物——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再活多久了。

虽然他还是有信心,能在大限来临之前晋阶天仙,但是对方若能拿出类似的宝物,再拿出点赔偿来表示诚意,此事未尝不可以和平解决。

听到刘园林如此回答,他的心就凉了半截,于是眼睛一眯,“小辈,这就是你的诚意?”

被一个五级游仙叫做小辈,刘园林发誓,他这辈子都没经受过如此大的侮辱。

但是,耻辱又怎么样?谁让他自己先做差了呢?

他也能想到,对方要延寿宝物,必然有用处,但是此时此刻,他只能委委屈屈地解释,“前辈,这延寿宝物,真的是有灵石都买不到……就跟您那术法一样啊。”

“那留你就没什么用了,你自裁了吧,省得我再为你浪费术法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你如果老实自裁,我袋子里的七十只双头碧蜥,万戟派可以换五百滴精血……我跟无锋门,终究是有点渊源的。”

“真有七十只双头碧蜥?”刘园林的眼睛一眯——这是他来做的宗门任务。

“想强抢吗?”陈太忠哈地一笑,“你来试一试。”

“没那个胆子,”刘园林果断地摇头。

“还算识趣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你真敢这么做,我若能能逃脱,必诛杀你刘家满门,万戟全派。”

“您肯定能离开,”刘园林讪笑一声,“我很可能离不开,这才是真的。”

“未必,我才五级游仙呢,”陈太忠摇摇头,怂恿地看他一眼,“要不你试一试?”

“一点都不想试,”刘园林缓缓摇头,“我躲得开爆炸,躲不开诅咒。”

“诅咒……”陈太忠轻声重复一遍,枯槁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心里却是在琢磨——这是什么玩意儿?

就在这时,王艳艳发话了,“刘园林,我家主人的功法与众不同,你害他严重损失精血寿元……你可带了登仙鉴?”

“带了带了带了,”刘园林闻言,连连点头,取出一面玉牌,递给了她,“还请王女修明鉴……一言之恩,不敢或忘。”

若不是王艳艳的修为太低,他真的不吝惜更过分的说辞。

“前倨后恭,还尾行于我,”王艳艳接过玉牌,冷冷一笑,“真是面目可憎。”

她当然不会把对方的话当回事,也不想着留有余地讨好对方。

这是一个实力至上的世界:主人若在,她讨好对方没必要;主人若不在了,她讨好对方也没用——人家不难为她,就算给面子了。

事实上,没有谁比她更关心主人的状况了,主人若是寿数无几,她真不知道,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。

所以她一定要知道,主人还有多少寿数可以活。

这风黄界测寿数的东西不算少,但也绝对不多,一般人是接触不到的,甚至官府里,这种东西都不多,黑市上有,不过测得准不准,只有天知道——很多都是忽悠人的。

然而有一个例外,就是宗门的登仙鉴——这个东西,只要你有缘使用,测得一定准!

宗门的登仙鉴,是招收弟子用的,鉴定弟子的修为、灵根、体质、魂龄、寿数等。

宗门招收弟子,那不是一般的严格,弟子就决定了宗门的未来,很多家族里号称的天才,被宗门果断地拒之门外——我们见过的天才,不要太多,你这个天才,差了点!

这个话题说起来太长,就只说两点好了,其一,宗门测魂龄,要看你是不是真实岁数,弄虚作假的过不去,老怪物夺舍……那也过不去。

其二,测这寿数,是综合全身各个指标来说的,有没有天生不足、精血是否旺盛、前期是否服用过很多丹药提升境界造成了隐患。

这个寿数的测试,不是很准——终究不是天机术,能算到这个弟子哪天死亡。

但是基本能通过综合判断,判断你这个弟子若不半路夭折的话,基本上能活多少岁数。

陈太忠不懂这个,但是王艳艳懂啊。

见刀疤要过这么一块玉牌,他的眉头微微一皱,却也没有多说。

王艳艳也不跟他解说,指尖挤出一滴血来,涂在了登仙鉴之上。

上面登时多出了几行文字,“修为:九级灵仙;灵根:风、火、水、力;体质:中中;魂龄:九十六;寿数:八十二。”

“原来我还能活八十二岁,”王艳艳无所谓地笑一笑,“那我天仙有望。”

“原来你这么老了,九十六岁了?”陈太忠侧头,笑着看她一眼。

九十六岁的九级游仙,基本上没什么发展前途了,须知游仙的寿数不过两百,百岁之后,是在走下坡路,一百二十岁之前不到灵仙,基本上就完蛋了。

同理,灵仙不过三百岁,两百岁之前不到天仙,这辈子也就这样了——当然,有奇遇的不能混为一谈。

至于说升至天仙,可延寿至千岁,也就乍然多了七百年。

正是因为如此,老话说得好——不入天仙,皆为蝼蚁。

“主人,你还是测试一下你的寿命吧,”王艳艳笑吟吟地把登仙鉴塞到了他手里。

“主人我都命悬一线了,还测什么啊,”陈太忠嘴上矫情,手上却不慢,他有样学样地滴一滴血到玉牌上,“我觉得自己明天都可能死……我去,怎么会这样?”

“怎样?”王艳艳凑了过来,刘园林更是直着脖子,想看清楚。

瞬间,登仙鉴上泛起一团极亮的白光,却又极其柔和,给人以一种暖洋洋的感觉。

刘园林只看得目瞪口呆——登仙?

“不怎么样,”陈太忠手一翻,将登仙鉴的显示藏起来,然后皱着眉头叹口气,“果然是寿数不多了……这块登仙鉴我留下了。”

“这是万戟派选拔弟子用的,”刘园林很无奈地回答,沉吟一下之后点点头,“好吧,我回派里挂失……不过阁下使用时,最好抹去万戟派的标志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