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掉级了

王艳艳呆呆地看着刘园林,好半天才不带任何语气地答一句,“决一胜负,难道不好?”

决一胜负……那是屠杀好不好?刘园林听得相当无语,“只要他肯谈,条件随便他开,当时也只有他动手,何必怨气那么大?”

这下,姜自勤听得不高兴了,“阁下出场时是什么样,你最清楚……他若不主动出手,结果会是如何?”

刘园林嘿然不语,过得片刻,才冲王艳艳微微点头,“还是请阁下代为转告,你做不了你主人的主……你若愿意传话,我送你两百功勋。”

王艳艳想了一想,最终还是点点头,“我只管把话带到,你也最好抓紧机会,赶紧约友人来助战。”

助战?在场的众人闻言,齐齐撇一下嘴角——那叫助战吗?那叫送死!

刘园林也不答话,掣出飞梭,跳上去,直接向桃枝镇飞去。

王艳艳则是祭起云毯,向东方飞去,其他人见状,相互对视一眼,没有一个人敢跟上去,待了一阵之后,纷纷打道回府。

王艳艳用了一个多小时,飞到了主人约定决战的区域,她摸出主人所给她的下界物品“对讲机”,呼叫了起来,“主人主人,你在哪里?”

这是两人早就有的通讯方式,一旦有紧急事情,可以这样联系。

她也是知道,刘园林会隐身,为了不让对方缀着自己找到主人,她用对讲机来呼叫——据主人说,这个东西是四面发散的,不像通讯鹤,会被别人跟踪到。

然而,陈太忠哪里想得到,刀疤会过来找他?对讲机不但没开,还在须弥戒里扔着呢。

巨松城一干人回到桃枝镇之后,一问镇子口的守卫,脸色就是一变——刘园林没回来。

毫无疑问,此人是避开大家之后,又悄悄地缀上了王艳艳。

姜自勤忍不住哼一声,“好个万戟派,做事真是光明磊落。”

万戟派的两人也愕然了,娉俪祭起云帕就要去找大师兄,却被另一个师兄死死地拦住了,他大声发话,“他俩的争斗,你插得上手吗?”

“插不上手也要去,”娉俪斩钉截铁地回答,清秀的脸上,满是坚毅之色,“万戟派没有贪生怕死之辈,派内弟子当共进退。”

“你现在不是要跟大师兄共进退,”肥硕的师兄大声嚷嚷着,“你去了,反而会连累大师兄,要不这样……我去,总可以吧?”

娉俪听到这话,就愣在了那里,未几,大滴的泪水,从她脸上滑下。

她一边哽咽着,一边伸出手,死死地拽住肥硕的师兄——她又何尝不知道?以九尺师兄的修为,夹在那两人的争斗中,也只能是累赘。

“大师兄吉人自有天相,”肥硕的师兄强自镇定着。

他俩都不前去,其他人就更没胆子了:陈前辈已经发话,争斗之际,其他人最好离得远点,省得被波及。

看过那个大坑之后,谁又敢忽视这样的警告?

王艳艳坐着云毯,呼叫了好一阵,正说没有所获,猛地对讲机里传出沙沙的响声,然后就是主人的声音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这却是陈太忠在一片小树林中,远远看到刀疤的云毯在天上飞,再拿望远镜细细看一下,发现她手里拿着对讲机,少不得就联系她一下。

“是刘园林让我给您带话,”刀疤警惕地左右张望,“他很可能现在就缀着我,咱们就隔着对讲机,长话短说好了。”

“咱不怕他,敢来就让他走不了!”陈太忠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出,“你所在的位置,往西南走三里地,就看到我了。”

王艳艳驾着飞毯飞走了,飞毯下方,空气一阵波动之后,露出了神情尴尬的刘园林。

他早就打定主意,要面见对方谈判,所以空中绕了个圈子之后,隐身追踪云毯。

他是九级灵仙,脚力是一等一的,可饶是如此,一个在天上飞,一个在地上跑,他追得也绝对不轻松。

待见到王艳艳在空中打转,他就潜到附近,竖起耳朵听。

他本是巅峰灵仙,耳力和目力比旁人强出不少,而他所习的戟法中,有“夜战八方”、“栉风沐雨”等招数,对听力的要求极高,他也是特意洗练过耳力的。

所以他很轻松地听到了两人的对话,待听到对方说,根本不怕他跟来,这份尴尬也就别说了,于是显出身形来——继续隐身的话,万一人家有手段查知,这就是满满的恶意了。

他现在最想做的,就是向对方释放善意。

人家说了,只要肯当面对决,就放过他的宗派和家族——估计是因为他没动此人的女仆,以及姜家人,得到的回报吧?

按说这条件已经相当不错了,但是……刘园林也不想死。

且不说他还要带领刘家,进入称号家族的圈子,只说他本人——修者没命地修炼,没命地抢夺资源,没命地壮大自身,求的是什么?

求的是绝对的实力,求的是能活下去!

宗派和家族的问题解决了,他就要解决自己的问题了。

显出身形之后,他也向着那个方向前进,手里攥着小飞梭,嘴里大声地发话,“陈朋友,眼下事情尚有转寰余地,我有极大的诚意解决……但有所需,你只管开口。”

“你说得轻巧,”陈太忠的声音从前方传来,“看见我这副模样了吗?”

什么模样?刘园林加快脚步,走了没多远,猛地看到一片小树林前,站着一个形容枯槁的人,像是中年人,又像是老年人,偏偏面庞还算年轻。

若不是他对这个声音熟悉,差点就认不出此人。

眉眼间倒还有几分熟悉,不过,这是……游仙五级?

一看这模样,他就反应过来,对方为何这般了——透支了精血和寿元,才会导致这种结果。

可是,这不可能啊,连发三张宝符,差点发出第四张的主儿,怎么会这样?他忍不住出声发问,“你这是……透支了寿元?”

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“你以为我喜欢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?”

“不可能,”刘园林没好气地笑一笑,“你是几级灵仙?”

高阶灵仙激发宝符,只会损失少许的精血,中阶灵仙的话,没有特殊功法或激发的法门,谁也不敢连发四张,很可能当场就身陨。

至于说初阶灵仙,估计一张宝符都发不出来,就身陨了。

“我八级游仙,你不就是因为这个看不起我吗?”陈太忠绷着脸回答。

“八级游仙,你祭得起宝符?”刘园林气得笑了。

“所以我就这样了嘛,”陈太忠摸一摸削瘦的面庞,眼中是遮掩不住的愤怒,“你不看我都掉级了……成五级游仙了?”

“噗,”刀疤纵然是心里惶惑得很,可是听到这话,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“你……”刘园林非常无语地抬手指一指他,然后无奈地点点头,“好好好,你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八级游仙,说吧,你想要些什么?”

“我只想要你的命,”陈太忠一手摸脸颊,一手放在储物袋上,一脸的愤恨。

“这天底下,没有不能谈的事儿,何况咱们双方并没有死人,”刘园林侃侃而谈,“你在西边整那么大个术法出来,不就是想告诉我你的实力吗?”

“扯淡,看把你美得,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“敢得罪我的人,就不会有好下场,我那是试验,估摸一下,看几个那玩意儿,能毁掉你万戟派。”

“真是你搞出来的?”刘园林的脸色,又白了许多,他已经认定,那动静就是对方搞出来的,但多少还有点侥幸心理,此刻猜想被证实,他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
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能整出这么大动静的五级游仙,有本事你在风黄界再找出一个来。”

刘园林嘿然无语,不过,很快他就调整好了情绪,“总之是我当初不够礼貌的结果,我认了,一直在宗门里,接触的人太少,有点自大的心态……你怎么才肯放过我?”

“还没有打过,就认输了?”那张枯槁的脸上,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“我打不过你还不行?”刘园林面无表情地回答,情不自禁地握一握手里的小飞梭:你那术法放出来,我就怕跑都跑不了。

“那就是你表现你诚意的问题了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我是无所谓,风黄界多你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不少。”

“二十枚灵晶,你看如何?”刘园林沉声回答,想一想之后,又补充一句,“再给你仆人五百功勋。”

灵晶是天仙以上才会使用的通用货币,基本上一枚灵晶等于一百上灵,跟一枚极品灵石类似——这就是刘园林说了,我陪你两千上灵。

二十枚灵晶,足以请得动一个初阶天仙帮忙了。

“灵晶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一拍储物袋。

刘园林见状,手又一紧,小飞梭蓄势待发。

面前这厮手一伸,手里抓着五块极品灵石,一脸不屑的笑容,“灵晶算什么,看到这是什么了吗?”

照常理来说,一枚极品灵石,也是值一百上灵,等同于一枚灵晶,但是事实上,账不能这么算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