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四十九章 试验

面对这样的诘责,万戟派的三人,真的是憋闷无比,他们的目的,真的不能说。

如果能说,早就说了,直接找到城主府,拿出一点资源,请求配合,不就完了?

现在的城主府,肯定已经知道,他们是来猎双头碧蜥的,但是这消息来自姜家,城主府不能拿这种小家族的说法,来跟堂堂的万戟派打听消息。

最规矩的做法,就是让万戟派自己说出来。

但是刘园林三人不能说,猎杀双头碧蜥的消息从他们嘴里说出来,下一个问题肯定就跟着来了:你们要双头碧蜥的精血做什么?

你不方便说?那么好吧,其实双头碧蜥,我们也有大用,不能帮助你多少,你还是去周边碰一碰运气吧,我们这里的碧蜥已经很少了,给个面子,你不许再猎杀了。

这还算婉转的,遇上那狠的,直接就是:你这态度也想要帮助?滚!

宗派虽然是风黄界的实际统治者之一,等级也极为森严,但是宗派之间的关系,并不是那么和睦的,称派的谁不想升门?称门的谁又不想称宗?

不同宗门的派系,相互之间盯得紧一点,真的在正常不过。

万戟派当初悄悄地行事,就是担心这种局面,现在……巨松城终于还是提出来了。

刘园林不见客,只能由他的两个师弟师妹接待,面对比自己还低一级的二级灵仙,女修娉俪也只能客客气气微笑着回答,“我大师兄偶有所感,正在闭门静修,这关系到他能否晋阶天仙,具体时间……真的不好定,还望巨松城主体谅。”

给不出来时间,那就先拖着呗,万戟派选择了拖字诀。

“最近巨松城不太平静,出现了好几股盗匪,”城主府来人阴森森地发话,“里面可能还有天仙,青莲剑派已经开始调查了……你们一时半会儿不走,那就要注意安全。”

这话威胁的意思一览无遗,小小的巨松城,怎么可能有天仙盗匪?真要有的话,直接就攻占城市了。

人家这就是说了——你们想耍赖也行,不过现在不走,小心以后走不了!

刘园林固然强悍,但是青莲剑派五个天仙,随便出来一个,也搞定他了。

“等我师兄闭关结束,我一定告知,”娉俪不好意思地回答,她经历的事儿比较少,不太会处置,只能将事情往大师兄头上推。

殊不知,她这种以不变应万变的回答,也让城主府的人有点无奈——刘园林不出面,青莲剑派骤下重手也不好。

什么内门大弟子,还真是窝囊,他心里冷笑,脸上却不动声色,“那你几位好自为之……对了,你不去斜对面敲门?”

这也是桃枝镇这两天的笑话之一,堂堂万戟派的灵仙,一天两次去敲一扇门,问一个九级游仙,她主人的去向,换来的都只有一个字——“滚”!

可万戟派的灵仙,也不计较,转头就走了,看在别人眼里,这真的是太可笑了。

娉俪听到这话,直涨得脸色通红,这是赤裸裸的羞辱,可是她还只能忍了。

城主府来人走后,刘园林从一个房间里踏出,“娉俪师妹,委屈你了……但是事关派里的任务,师兄代派里谢过你了。”

说完之后,他深深地鞠个躬。

“大师兄不用谢,我本是万戟派的一员,”娉俪的脸色,很快就恢复了正常,她淡淡地表示,“我平息一下心情,过一会儿就去。”

不多时,她来到姜家的小院门口,轻叩几下门环,出声发话,“王女修,我又来了,请问贵主人有消息了吗?”

话音未落,四周就涌出二十几个闲人,一脸看好戏的样子,有人手里甚至拿着留影石。

也有人幸灾乐祸地大笑,“哪里是什么王女修,分明是滚女修,她又要听到那个字了。”

“可怜呢,宗门的灵仙呢,”有人轻叹一声,听起来挺遗憾,却遮不住满脸的奚落。

不是每个游仙,都有肆无忌惮调笑灵仙的机会,桃枝镇的居民,很珍惜这种难得的机会。

本来嘛,你西疆的灵仙,来我们东莽撒什么野?

下一刻,院门被打开,蒙面女修出现在大家面前。

就当众人以为又要听到“滚”字的时候,女修缓缓发话,“我主人要我转告刘园林,和解,想都不用想,刘园林不想殃及宗门和家人的话,明日正午,镇东南一百八十里,黑莽林边,大家各凭手段……不死不休!”

然后她又看向在场的众人,拱手一抱拳,“诸位街坊邻居,我主人说了,届时不希望大家出镇观看,感谢大家的支持……不过他的术法威力太大,不好控制,伤着大家就不好了。”

娉俪愣了好半天之后,才愕然地问一句,“不能坐下来谈一谈吗?陈前辈跟无锋门,可是有渊源的。”

“呵呵,”王艳艳冷冷一笑,“现在知道我主人跟无锋门有渊源,当初干什么去了?”

娉俪登时无语,好半天之后才问一句,“我们可以旁观吗?”

“你不怕死的话,尽管旁观,”王艳艳不屑地回答,然后又说,“对了,我主人说了,你们随便邀人,时间不宽裕的话,给你十天……天仙玉仙,随便你们请,你死我活地一战。”

娉俪登时就呆在了那里……玉仙都不放在眼里?这太狂妄了吧?

不过,这样的狂妄,很难戳穿,如此的小局面,谁请得到玉仙来?

她是如此地惊讶,愣了好一阵,以至于又听到了重重的关门声,以及一声轻斥,“滚!”

“哈,我就知道,滚姑娘又要说这样话了,”围观的众人哈哈大笑。

还有人拿出手里的留影石,得意地晃一晃——我可是拍到这一幕了。

娉俪却是顾不得许多,快步回了住处,将最新消息告诉了大师兄,“挺奇怪的,这大白天的……九尺师兄一直关注着那里,没看到通讯鹤啊,王艳艳怎么就得到消息了呢?”

她上午去王艳艳那里,还没得到这个答复。

“那货也会隐身,”刘园林悻悻地嘀咕一句,想一想之后又发问,“一百里之外……他说不建议其他人出镇?”

“是的,听起来,他的手段真的很可怕,”娉俪忧心忡忡地点点头……

王艳艳关上院门之后,回到自己的居室关上门,冲着一张空空的椅子发话,“主人……你让我说的,我都说了。”

一阵诡异的波动之后,陈太忠显出了身形,此刻他面目大变,浑身干瘦干瘦,形容枯槁,眼中也是沉沉的暮气。

他笑着点点头,“这两天,我在补足精血,至于突破……混蛋害我不浅,唉,知道你无恙,我就踏实了,要不然,今天桃枝镇就给你陪葬了,我走了。”

“主人,”王艳艳才待继续说话,发现主人消失不见,禁不住放大一点声音,“您施为的时候,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啊。”

陈太忠翻墙走了,不过他还是听到了这话,细想一下,也是这个道理,下界的核弹,到了风黄界,也不知道威力如何。

不过他也不担心,须弥戒里有二十七颗核弹,一颗炸不死那厮,两颗三颗总能炸死,就不信这九级灵仙能有多牛逼。

然而,这核弹的威力……最好还是试一下比较好,知己知彼嘛。

刘园林接到这个最后通牒之后,心里真是百感交集,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觉得明天自己要赴约的话,很可能是凶多吉少。

对方的修为不如他高,这是他可以肯定的,但是对方的财力和人脉,却是他远远比不上的,他不太相信,有什么的术法,可以波及方圆百里,然而,人家若是请到了高人呢?

都不用请别人,请来青莲剑派的执掌吴云鹤,就可以秒杀他这个小小的九级灵仙。

而据姜家的灵仙说,吴云鹤跟此人,也是有渊源的。

这就真的让刘园林头疼了,他身为万戟派内门大弟子,交好的人不少,也有天仙折节下交——这是看好他未来的发展趋势。

想要拉这种人来助阵,花多少代价倒是在其次,关键是……人家未必肯来。

而且十天的期限,他请的人能赶来的,似乎也不多。

然而,他还必须请人来,哪怕不出手,只要见证了吴云鹤以大欺小,万戟派就能帮他要说法。

就算他不幸身陨,起码不会殃及门派和家族了。

不过……该请些什么人来见证呢?刘园林又开始犯愁。

对于他这样的天之骄子来说,请人本来就很难张开口,而且他在东莽这边,熟人并不多,还要考虑到路途的远近。

想要对方肯接受邀请,还要不笑话自己,还要十天内能赶来,猛然之间,万戟派的大师兄发现,自己……好像没有想像中混得那么好。

他这一思索,就思索到了天擦擦黑,不管怎么说,他好歹拟出了一个名单。

以往的我,还是太狂妄了,刘园林一边自责,一边站起身,正待招呼师弟,吩咐一下,猛然间,窗外一道刺眼的白光掠过。

不是掠过,而是碾压过,这白光并不是一闪而逝,而是越来越亮、越来越亮、越来越亮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