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四十八章 夹缝气

“你们桃枝镇规矩挺大啊,”刘园林冷哼一声,下巴微微一扬,“门都快砸破了,居然没人应答……我能不能破门而入?”

“前辈说笑了,”巫九拱一拱手,清一清嗓子,大声说道,“王艳艳,我是巫九……快开门!”

“知道我家主人不在,连个请字都不说了?”一个清冷的声音,从院里传来,然后,大门缓缓地打开,一个蒙面女修站在门内。

“王艳艳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”巫九的脸有点发红,他指一指身边的中年男人,“我是帮这位大人叫门……他是万戟派的内门大弟子。”

他还不知道这位大人叫什么。

“哦,”王艳艳站在门口,缓缓点头,也不让开身子,只是淡淡地看着刘园林,“有事?”

“有事,”刘园林点点头。

“那就在这儿说吧,”王艳艳依旧不让开身子,“主人不在家。”

“我想进院子说,”刘园林何许人?一个九级灵仙,怎么能容忍了一个九级游仙的怠慢?

“想都别想,”王艳艳膀子一抖,一柄小弓就捏在了她的手里,她冷冷地发话,“这是我们租的院子,我看谁敢不请自入?”

刘园林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才待迈步,然后就是猛地一怔,“藏弓?”

藏弓是巧器门的招牌武器,他真的没有想到,换一个握有藏弓的女人,居然会是那个陈前辈的女仆。

这这这……有点超出理解范围啊。

不过他身为万戟派的大师兄,一点自信还是有的,“我不跟你计较,转告你家主人……以前的事,过去就过去了,我是无心之失,他也用宝符打我了。”

“陈前辈用宝符打你了?”巫九怪叫一声,眼中是满满的不可置信——那是宝符啊!

相对于激发宝符的修为,巫队长更看重宝符本身,毕竟这年头高阶灵仙好找,宝符难寻啊。

风黄界这个位面,就是如此的规律,越到高阶,相应的资源也就越集中,能制出宝符的人,屈指可数,而这宝符首先供应的是自家宗门,然后是友好宗门,其次才轮得到家族。

一般人想得到宝符,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,有灵石都买不到。

看看刘园林就可以知道,万戟派的大弟子,出门游历,也不过才五张宝符,可想而知,称号家族的九级灵仙出门,也就是两三张宝符护身——除非是玩符箓的家族,才可能例外。

“我家主人,用宝符打你了?”王艳艳的眼睛一眯,没有谁比她更清楚,陈太忠现在是什么修为了。

初阶灵仙用宝符,就算能激发一张,绝对激发不了两张,她的心里一片冰凉。

“没错,他打了我三张宝符,但是我不计较,”面对惊诧的九级游仙,刘园林傲然地点点头,“但是不计较不代表……”

“你怎么不去死啊?”王艳艳一蹦老高,指着他破口大骂,“你敢让我家主人用三张宝符……你完了,天上地下,没人救得了你!”

有个藏弓就牛逼?刘园林也火了,他左右看一看,发现在灭口的能力范围内,就冷冷一笑,“我不需要人救……你以为有个牛逼的主人,自己就不是蝼蚁了?”

“那个啥,我内急,去拉泡屎,”巫九觉得势头不对,转身就走。

“你走得了吗?给我站住,”刘园林手一摆,一股旋风掠过,登时将巫队长定在了那里。

定住了巫队长之后,他才看向王艳艳,微微一笑,“我是九级灵仙。”

“呸,九级灵仙算个屁,”王艳艳一口唾沫就吐了过来,“给我家主人提鞋都不配!”

“嘿,蝼蚁,那我弄死你总不是问题,”刘园林觉得这个女仆的反应,真的挺好玩,“我弄死你这个九级的小蝼蚁,他会跟我计较吗?”

“你让他发出三张宝符,你的门派肯定完蛋了,谁都救不了,”王艳艳反倒稳定了下来,微笑着回答,“你杀不杀我,随便你了。”

她能想到,陈太忠有多么生气——初阶灵仙,激发了三张宝符!

“愿闻其详,”刘园林笑眯眯地发话,一点都不生气。

“愿闻你奶奶的详!”王艳艳冷笑一声,“九级灵仙……你算什么东西?”

“我不会让你死得太舒服,”刘园林的眼角抽搐一下,“你尽管发泼。”

“我不发泼了,我看着你家人怎么死,”王艳艳哈哈大笑,“你的门派,你的宗族……没救了,姑奶奶受的罪多了,你来弄死我啊。”

刘园林面对这种滚刀肉,彻底地无语了,他很想将面前这个女人万刃分尸,但是理智告诉他:不能这么做!

一直以来,刘大师兄都认为,自己是宗门的人了,要跟宗门共存亡,所以对于“陈前辈”威胁宗门的话,他不是特别地在意。

宗门还有其他强人,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,了不得是他做得不合适,也就是这条命,拿出去顶上——这有啥呢?

但是猛地听说,对方还要找家族的麻烦,他就不能淡定了。

刘某人是以资质进了宗门,但是刘家也是地方豪强,灵仙足有两位数。

对于一个敢声称灭了万戟派的势力来说,灭掉刘家,那真是翻一翻手的事。

刘园林是家族的骄傲,也是家族的老祖,虽然身入宗门,就不能多操心刘家的事情,但是毫无疑问,他是刘家的招牌人物,是刘家的顶梁柱,是刘家最可能冲击天仙的主儿。

事实上,很多人认为,他晋阶天仙,只是时间的问题——如果不遇到无明障的话。

刘园林一旦晋阶天仙,刘家就可以自取称号,家族地位会有极大的提高,这就是典型的“一个天才,带动了一个家族”的事例。

很多小家族,现在已经在开始巴结刘家了,而刘园林在万戟派,也是风头一时无两的内门大师兄。

顺风顺水的日子过得多了,人就容易膨胀,就容易忘乎所以,此次就是典型的事例。

这只是背景介绍,刘园林现在面临的最大恐慌,则是:对方迁怒家族怎么办?

原本是“一个天才,带动了一个家族”的剧本,很可能被他演绎为“一个蠢材,毁灭了一个家族”的剧情。

这是刘园林绝对不能接受的。

所以这个九级的游仙,他看着再不顺眼,再想一口气吹死,也下不了这个手——一旦死人,事儿就大了。

他沉默良久,才深吸一口气,缓缓发话,“我不是看你发泼来的,我此来是告诉你,我跟你家主人有点误会,他打了我三张宝符,我也不打算计较,希望此事就此作罢。”

“你想都不要想,他为啥拿宝符打你,而不打我呢?还不是你自找的?”王艳艳不屑地哼一声,她对自家主人的脾气,实在太清楚了。

主人的脾气是不好,但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欺负人,她咬牙切齿地回答,“你放心好了,我主人对于灭门,还是很有经验的。”

什么?刘园林听得心里咯噔一声,有灭门的经验?

他心里震撼,脸上却不动声色,只是淡淡地发问,“什么时候,下人也能帮主人做决定了?”

王艳艳看一看他,眼皮一耷拉,“那你可以滚了。”

你!刘园林左手食指动一动,真是有抹杀对方的冲动,可是转念一想,如此蝼蚁一般的小角色,何必计较?

他就忘了,其实他此次来,是存了使用点强力手段,从这只蝼蚁口中,挖出那陈前辈的线索的——他根本不知道,自己招惹了什么人。

巫九被禁锢在旁边,好半天才恢复自由,看着刘园林黯然转身离开,心里禁不住冷冷一哼:前倨而后恭,此人如此心性,前景也就是那么回事。

王艳艳关上大门之后,也不理姜家陪伴她的两个女修,一脸阴沉进了房间,关上房门之后,才默默地啜泣了起来。

主人才是初阶灵仙,激发三张宝符,就算不死,寿元也所剩无几了吧?

此时此刻,她太痛恨自己低微的修为了……

陈太忠却是像凭空蒸发了一般,自打离开半路离开,整整三天,都没有任何的消息。

桃枝镇也是暗流涌动,巨松城姜家派了人过来,象征性地跟万戟派三人打个招呼,带走了黑莽林的收获,只留下姜自勤和舒云等待陈前辈的消息。

城主府的人也来了,他们没有见到号称闭关的刘园林,于是婉转地打听:你几位还要在巨松城待多久?

这根本就是在变相地撵人,青莲剑派的地盘,你万戟派悄没声地路过就行了,为什么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呢?

可以想像得到,青莲剑派肯定已经注意到了这里,万戟派的人如果敢再胡来,绝对会受到青莲剑派的镇压,有没有命逃出去,那都是两说呢。

城主府的人也去找了王艳艳,想知道她主人的身份,王艳艳就是那句话——我主人的身份,你们知道了,还不如不知道,反正我们在桃枝镇半年多,没做过什么不好的事儿吧?

她主仆俩岂止没有做过不好的事?根本是对桃枝镇有功,帮镇子上抵挡过松林盗的进攻,也阻止了万戟派可能对姜家灵仙的杀戮。

姜家是巨松城的一个组成部分,他们或许跟其他家族有利益之争,但是在外敌面前,巨松城就是个整体。

城主府也是这么认为的,所以第三天下午的时候,城主府的人正式通知万戟派——你们再不说出要待多久,那么就得说明来意了。

巨松城欢迎各路朋友,但是来意不明的朋友——你们还是早点走吧,非要让我们送,那就没意思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