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四十七章 棘手

不过姜家四人,也不是全无应对法子。

降下灵舟之后,姜自勤抬手向对方一拱手,“巨松城姜氏,参见大人,我们已经通知城内本支,有万戟派的高人光临,还请大人赐下名字。”

你就算杀了我们四个也晚了,我们已经向族中报信了,你敢杀人,我巨松城就敢通缉。

“我没兴趣听这些,”大师兄不耐烦地一摆手,看着被上了禁灵锁的两个师弟师妹,他冷冷地发话,“还不放人?”

“人是陈前辈寄放在这里的,”姜自承沉声回答,他这战堂堂主,也有几分担当,“阁下想领人走也不难,请留个身份印鉴,我们也好对陈前辈有个交待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大师兄的气势一放,直压得四个人胸口一闷,差点喷出血来。

高阶灵仙的威压,真不是初阶灵仙能扛得住的。

“欺负我们小家族的人,算什么本事?”姜景津不屑地冷笑一声,“有本事你去找陈前辈。”

“女人,你冒犯上位者,信不信我杀了你,也没人为你喊冤?”大师兄将气机锁定她,阴森森地发话。

“噗”地一声,姜景津吐出一口血来,她反倒笑了起来,“是啊,冒犯上位者呢……冒犯了无锋门解恩令的持有者,胆子真大。”

尼玛……大师兄听得煞是无语,眼前这种蝼蚁,他一巴掌能拍死五个,但是他真的不敢出手,只杀一个冒犯者,巨松城的诘责,他倒能扛得住。

可如此一来,他跟那个“陈前辈”的梁子,就彻底不可能化解了。

那厮都不用再跟他照面,拿着解恩令直接去无锋门告状就行了。

“我万戟派弟子,不能任由你们羁押,”他取出一个玉牌,神识在上面扫一下,然后丢给对方,“放人!”

姜自勤接过玉牌一扫,里面只是一行字,“人我带走了。万戟派刘园林。”

他一挥手,才待发话,旁边的舒云也神识扫到这行字,他低声嘀咕一句,“也不知道刘前辈的同门,待在哪里会更安全一点。”

刘园林登时就怔住了,没错,师弟和师妹跟自己待在一起,会更安全吗?

那个“陈前辈”的攻击力和富有程度,他算领教了,别的不用多说,一连串高阶灵符砸下来,自己这两个师弟师妹绝对没有幸存的可能。

更别说,那厮还会隐身术。

沉思一下之后,他手中长戟微微一抖,虚影一闪,已经挑开两个禁灵锁,“行,你们在一起好了……这玩意儿不能要。”

看他这副做派,姜家人就明白了——此人非常忌惮陈前辈。

为什么忌惮?对方不会说,姜家也不会问,大家心里有数就行了。

“那我们先进镇了?”姜自勤指一指不远处的桃枝镇。

刘园林却是不肯让开道路,只是淡淡地发问,“你们说的这个人,是什么来路?”

“我们也不知道,”姜自勤淡淡地摇摇头,“只知道姓陈。”

“小辈,我的脾气,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好,”刘园林眼睛一眯。

“他只是我家的房客,”姜自勤有气无力地回答,他一指远处的小镇,“整个桃枝镇的人都知道,他包了我姜家的院子。”

房客和房东的关系?刘园林想一想,这种关系,也算相对稳固,可以合作狩猎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勃然大怒,“不知道他的名字,就租房子……小辈你敢欺我?”

“他有下人登记身份牌的,”姜自勤无可奈何地回答,至于此举可能是出卖了王艳艳,他并不这么认为——人家进镇里一打听,什么打听不到?

这倒也合理,刘园林点点头,然后面皮一绷,声音也变得严厉了起来,“最后一个问题……黑莽林里有多少只双头碧蜥?”

众皆默然,好半天之后,姜自勤才低声回答,“黑莽林已经探明的区域,十不足一。”

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答案,不过他们已经再三地顶撞了对方,实在不能变本加厉,否则那真是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——对方怎么也是万戟派的大师兄,巅峰的灵仙。

“你们这次猎了几头?”刘园林也没生气,和颜悦色地发话,“我只收精血,高价收……其他的不要,对了,地图给我一份。”

地图?姜家人有点恼了,我们要给你,当初就给了,何至于走到眼下这一步?小家族也是有脾气的。

“我们这次,用的是陈前辈的地图,”姜自承淡淡地回答,“地图在他身上。”

刘园林眉头又是一皱,“你们不是说他是外地人吗?怎么能有地图?”

“他跟青莲剑派的执掌吴云鹤,似是有些渊源,”舒云及时插话,“这是他亲口说的。”

我艹,刘园林听得一呲牙:这个陈前辈,你路子不要这么野好不好?

今天的事,果然是太鲁莽了,大师兄默默地自责着,脸上却不动声色,他一摆手,“行了,你们家族肯定有地图,给我弄一份来。”

“你也就是这点胆子了,欺软怕硬,”姜景津指着他破口大骂,“陈前辈的储物袋里,好几十只双头碧蜥,你去找他抢啊……你有那个胆子吗?还万戟派大师兄?我呸!”

“小辈你找死!”刘园林被骂得恼羞成怒,手一抬,大戟指向她的喉咙,然而就在即将及体的时候,他硬生生地止住了戟势,“什么?他的储物袋里有几十只双头碧蜥?”

“老娘捡残肢都捡得差点累死,”姜景津豁出去了,一拍储物袋,放出无数残肢来,然后又抬手收起,“人家还想着有份情分,帮你们杀碧蜥,你看看你们,一个一个什么玩意儿……做师弟的,眼里只有万戟派没有无锋门,大师兄就是直接要杀人越货。”

“你……”刘园林气得手直抖,却是死活刺不下去这一戟。

“战就战吧,”姜自勤长吸一口气,抬手放出一支焰火,又取出两张灵符,“话说到了,姜家没有怕死的孬种!”

“无非就是一死嘛,”姜自承长笑一声,解下了腰间的九节鞭。

刘园林持戟的手,一动不动,好半天才收回手来,无奈地扯动一下嘴巴,“你们这是什么意思,不方便……可以直说不是?”

“你还是先跟你派里说一声吧,省得门派被灭,”姜景津大声地耻笑他。

“你确定他有毁灭我万戟派的能力?”刘园林脸上的表情,内容非常丰富,有不屑,有鄙夷,还有些许的疑惑,以及一丝若有若无的担忧。

“我不确定,但是他第二次这么说,”姜景津一摊双手,然后一指那肥硕的男人,“他已经跟你的师弟说过一遍了,我们都听到了。”

刘园林听了这话,眉头紧皱,好半天没有说话。

没过多久,远处奔来四五个游仙,有姜家人,也有镇上的守卫,“怎么回事?”

“没事,一点小误会,”姜自勤打着哈哈,万戟派的人固然让他恼怒,但是能不得罪的话,他也不想得罪……事实上,这九级的灵仙,眼下的巨松城,就没人制得住。

一行人冒雨回到桃枝镇,万戟派的三人中,女修娉俪出示了身份牌,就这么进了镇子,不过六块灵石,桃枝镇是要收的。

姜家人和刘园林三人,来到了姜家管事所在的院子——斜对门就是陈前辈租住的地方。

管事所在的院子不算大,还不如对面,不过接待几个人也够了。

几个人坐着,也没什么可说的,有一搭没一搭说两句,刘园林发话了,“姜堂主,能不能让人把他的女仆叫过来?”

“这个我们爱莫能助,”姜家战堂堂主摇摇头,“严格来说,登记租用我姜家院子的,就是王艳艳,没什么事儿,我麻烦租客干什么?”

眼下不是没什么事,而是有很大的事,但是……这不是姜家的事,他吃撑着了去管?

“那我去上门了,”刘园林站起身就走。

姜家人坐在那里,动也不动,万戟派的另外两人想跟着去,大师兄回头,冷冷一眼扫来,“你们不要多事,就在这儿住着。”

刘园林这次,是依足了规矩叩门的。

院子里根本没人理,他叩了好一阵门,终于忍不住了,大声地发话,“万戟派内门大弟子,请屋主开门。”

他这声音奇大,半个桃枝镇都听到了。

新任桃枝镇的守卫队长巫九,正在守卫队的院子里闲坐,心不在焉地看着天上飘落的雨丝,心里却是在想,姜家……怎么跟万戟派的灵仙混在了一起?

刚才进镇的万戟派三人,都是灵仙,这一点他非常清楚,可是,这里根本不是万戟派的地盘啊。

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之际,猛地听到这么一声,整个人就跳了起来,“我艹,内门大弟子……怎么也得是高阶灵仙吧?”

他想也不想,推开门就出去了,巫家的根基是在青莲剑派,但是多交好一个高阶灵仙,那是有益无害。

他循声匆匆走过去,然后就愕然了,“在敲王艳艳的门?”

不过他已经走到跟前了,再转身回去,也太不成体统,于是出声发话,“前辈,我是桃枝镇守卫队长,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