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四十五章 不容分说

陈太忠等人跟对方脱离了接触之后,一路往回返,有意思的是,路上又撞到两头灵兽。

送上门的,不杀白不杀,用姜家人的话来说,就是这一次狩猎,运气太旺,属于那种摔一跤都能捡灵石的运气。

陈太忠也懒得跟他们抢,有事没事,他还看一看钱敬守的地图,锦旸山散修的地图,上面涉及的区域,比姜家地图小得多,不过,总也有姜家没有的区域。

姜家对这一份地图并不是特别热心,他们更在意的是,这个双头碧蜥,陈前辈打算以多少单价出售。

陈太忠不是个擅长谈价格的人,对于他们的旁敲侧击,他也是相当的无语。

可是偏偏的,这时候他不能不计较价格,储物袋里双头碧蜥的数量,实在太多了,一头碧蜥差两个上灵的话,七十头碧蜥,一个极品灵石就飞走了。

等到走到黑莽林的边缘,马上要出林子了,夜晚宿营的时候,姜自勤和姜景津又来纠缠他,这一次,他们用了激将法,“陈前辈,这马上要出黑莽林了,您不说个价钱,不会想着还要跟别人交易吧?”

“你们再跟我这么说话,我就不跟你家交易了,”陈太忠一路上被骚扰,他也有点火了,“是你们说,要高于市价收购,没说让我开条件,对不对啊?”

我们真没想到,您能杀这么多双头碧蜥啊,那两位也只能苦笑了,这么大的交易额,不细抠真的不行。

而且一旦收购成功,这些灵石收购的灵兽,会成为姜家的战略储备资源,是个懂点经济的人就知道,战略储备资源不能轻动。

不能轻动的物资,占用了大量的灵石,用地球界的话来说就是——这存在一个资金周转的问题。

姜自勤和姜景津不太了解深层含义——毕竟是修者的世界,大家更看重修炼,但是他们大约能感觉到,这个细节不抠不行。

面对这番纠缠,陈太忠恼怒之下,索性直接回答,“这样吧,你家说多少就是多少……我都卖给你家了,可以不?”

“这样也不好吧?”姜景津跟王艳艳差不多,也是个财迷,但是她听到这话,直觉地感觉到,哪里有什么不对。

“有什么不好的呢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你家要买得便宜了,回头我去你家要账……看你们补不补差价。”

这二位登时无语凝噎——你这也太自信了吧?

这话,他俩当然不敢小看,人家敢到姜家要账,是实力使然,然而因为这种实力,就衍化出来另一种可能:哪怕姜家给足了灵石,陈前辈还可以认为,这点灵石不够!

那就是实力强大者,敲诈实力弱小者的手段了。

这个可能性存在吗?当然存在了,风黄界原本就是实力至上的。

以两人的判断,陈前辈不是这种人,但是事关整个姜家一族的命运,不是他俩能决定的。

于是两人不再谈这个话题,陈太忠的耳根也清净了不少。

第二天,雨,一行人出了黑莽林。

风黄界的人认为,雨天乘坐飞行灵器是不安全的,当然,姜家的灵舟是例外,不过灵舟遇到雷电,也是特别耗费灵石的。

再加上陈太忠不肯坐姜家的飞舟,大家索性一路冒雨步行,中午的时候,已经离开黑莽林七十余里了。

黑莽林周边,也出没着各种修者,但是见到这种四个灵仙的队伍,无不退避三舍,那些荒兽也是鸡飞狗跳,亡命地奔逃。

“休息一阵吧,”姜自勤发话了,“下午进桃枝镇。”

五个人都是灵仙,按说不用休息的,但是这休息本身是一种礼节,是对其他灵仙的尊重,这个世道上,因为一点误会,导致发生惨烈一幕的事情,真的不要太多。

——我又不是你家的灵仙,你凭啥让我一个劲儿地赶路,不让我休息呢?

是,我不差这点休息,但是我就要休息,你不让我休息,就是看不起我。

陈太忠也没有拒绝这个要求,不过他不知道这里面的味道,他只是撑起一把大伞,摸出一壶云雾酒来,优哉游哉地喝着。

姜家几个灵仙,也是象征性地放出几个软榻,歇息一下,只有姜自勤笑眯眯走过来,“陈前辈,你这个酒……不是特别好啊,我姜家有好酒。”

“俗了吧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这酒壶里的是酒吗?我喝的是寂寞!”

“愿闻其详,”姜自勤笑眯眯地发话。

陈太忠也没想到,在散修里很抢手的云雾酒,居然会被人评价为“不太好”,可是他还是个很要面子的,于是一指眼前的细雨,笑着发话,“三杯两盏劣酒……且看他午来雨急!”

姜自勤愣了好一阵,才一拱手,真心实意地发话,“陈前辈大才!”

“这话我听厌了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摆一摆手,“我本来就是大才……咦,有人来了!”

细密的雨中,两个人影走了过来,一个是肥硕异常的男修,一个是清秀的女修。

“诸位,别来无恙?”女修笑着冲在场的灵仙拱一拱手。

姜家四人尽皆愕然……这万戟派的,还真的缠上来了?

陈太忠却是对着左近皱一皱眉,那是个空无一人的地方,“这么大的杀气……你想杀人吗?”

“小辈果然很狂啊,”一个中年汉子慢慢地显出了身形,他冷冷一笑,“去黑莽林,猎到双头碧蜥了吗?”

陈太忠愣了一愣之后,直接拿出一张宝符激发,“我去你妈的,当我欠你的?”

他这么做,也不是一时冲动,实在是……他看不出这个汉子多少级!

他的探查术,可探查到超出自己五级以内的对象,他现在灵仙二级,那么就是说,这个汉子,起码灵仙八级!

这种情况,就不要说打……根本打不过,只能放宝符。

至于说这是要损寿的,那就无所谓了,现在他冲灵仙三级,早就是水到渠成了,光压制这个升级趋势,就不知道要耗费多少灵气。

“宝符?”姜家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——陈前辈你到底有多少张底牌?

不过这宝符一放,他们对陈前辈的评价,就又高了一个档次。

“小子你用得着这么拼命吗?”中年人微微一笑,丢出一个小盾来,挡住了宝符一击。

不过这小盾也晃了两晃,光芒变得极其暗淡,显然是受损不小。

“我倒看你有几个盾牌,”陈太忠哈地一笑,又摸出两张宝符来,“看我叠浪三击……”

叠浪三击,是初阶宝符里,威力极大的一张,刚才激发宝符,他只是觉得全身灵气为之一空,没觉得精血有什么衰减,就遑论寿命了,所以他再度激发。

“我艹,我话还没说完呢,”中年人显然也知道叠浪三击的厉害,身子暴退,“我就问一句,你至于脾气这么大吗?”

“砰砰砰”三声大响,那小盾早化为了飞灰,不过中年人又祭起一张符箓来,捱过了这三击,不过这个时候,他脸上有点苍白了,“你让我说完行不?”

“你算什么东西,敢让我听你说话?”陈太忠的面色一片雪白,刚才激发叠浪三击,他除了透支精血,应该是已经透支寿命了。

这一点,他很清楚,但是王八好当气难受,他火气上来,哪里管那么多?哥们儿豁出去再花一百年寿命了,弄死你个鳖孙!

“你刚才是想杀人来的,对吧?”他直接激发第三张宝符,“咱看谁杀谁!”

“我说,误会啊,”这位眼见第三张宝符被激发,直接就吓得连连作揖,“我就是过来问一问……问一问各位有没有收获。”

第三张宝符是千里问情——就是一张剑符,千里取首级的意思,单只一剑,但是凌厉无比。

这货居然……又扛住了!

不过他身上的符箓也碎了,还吐出一口血来。

陈太忠越发地火了,直接拿出一叠宝符来,“你敢说你来的时候没想杀人?今天弄不死你,就是我死!”

看着他又要激发宝符,那货身子电射而去,“那个啥……误会啊。”

“误会你妈个锤子!”陈太忠又激发一张宝符,殊不料情绪过于亢奋,一不小心激发了一张水箭灵符。

“我擦,拿错了,”他低头翻看一下,又选出一张宝符来。

“前辈息怒!”那肥硕汉子和女修娉俪已经跪在雨水里了。

“滚开!”陈太忠一抬脚,将两人踹开,“我杀不了他,息不了怒。”

可怜那肥硕汉子,前一阵也是敢跟他对打的,现在却是连手都不敢还。

旁边的姜家人,早就看傻了……我了个草,三张宝符杀不死的人,陈前辈一定要杀死此人?

这完全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。

至于说陈前辈手里居然有宝符……好吧,这都是小事了。

反正姜家的人,除了震惊,也就只剩下震惊了。

陈太忠踢开地上两人,冲出去的时候,已经不见了那中年人的去向,他气得仰天长啸一声,“我艹……万戟派是吧?一年之内,我势必毁你山门!”

他这个一年,可不是一年之约什么的,从东莽到西疆,光是路上,也得耽误七八个月,再遇到点乱七八糟的事儿,差不多就一年了。

走传送阵倒是快,但是那个玩意儿,也得周转,而且……不安全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