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百四十四章 人的名树的影

陈太忠的话,有点过于突兀,中年男子先是愕然,然后看他一眼,不屑地笑一声,“不过八级游仙,滚!”

“有种的再往前迈一步,”陈太忠哈地一笑,根本不带理会他的嘲笑,只是勾一勾手指头,“有种的……你再迈一步,一步就够了。”

“嘿,我艹,还真不信这个邪了,”男人抬脚就要迈步,旁边一个女人猛地拽他一把,“当家的,且住。”

“你这话怎么说的?”男人回头,很不满意地看女人一眼,“咋,见了小白脸动心了?”

“你想死,我们还想活呢,”女人一脸地惊恐,斜视着陈太忠——不是小看的意思,而是根本不敢直视,“咱们惹不起他们。”

“你敢这么跟我说话?”男人愕然地睁大了眼睛她,似乎是第一次见到她一般。

对方才是个八级游仙,他可是四级灵仙——正是因为如此,他并不把这帮初阶灵仙放在眼里。

“九级巅峰了?不容易啊,”陈太忠冲那女人微微一笑,“你敢再说一个字,你们就都不要走了。”

这女人他认识,正是锦旸山二级灵仙费球的相好,叫个什么绫仙子的,当初他斩杀费球的时候,女人先退走了,后来他也没追杀。

绫仙子闻言,脸色越发地惨白,却是不敢再说什么,很干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
中年男人见此情形,终于开始正视八级游仙了,他上下打量对方一眼,眉头慢慢地皱了起来。

就在这时,他身后的一个二级灵仙也猛然一张眼睛,不尽的惊恐写在他的脸上,“是、是、是……是你?”

他是如此地惊恐,甚至有点口无遮拦,“你死过一次了,不希望死第二次吧?”

“有种你再说一遍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缓缓地掣出了灵刀,“你放心,我保证不会一刀杀死你。”

“我嘴多,我该死,”那灵仙想都不想,抬手就是冲着自己七八个耳光,根本连运气都不敢,鲜血顺着嘴角就流出来了。

其实刚才他那句话,是没错的,有杀人凶手假死遁世,应该是比较注意保密,不想招惹是非,能忍的就忍了,他的话意思就是——我知道你小子的身份,你差不多点啊。

但是说完了之后,他就反应过来了,陈太忠那是什么人?是敢一人堵一城的主儿,狂到没边了,号称散修之怒。

这种人,可能吃他的威胁吗?

中阶灵仙见自家的灵仙毫不犹豫地自抽耳光,又听什么死过一次,终于将此人跟某人对上号了,说不得脸色一沉,“原来是你……好,咱们走。”

陈太忠大闹青石城的消息,在别的地方或者传得慢,在锦旸山那是一点都不慢,那里是散修的集散地,散修里出了如此了不得的人物,大家自然是喜出望外与有荣焉。

至于说散修之怒被南特城主诛杀,很多人根本不相信,南城主打得过他吗?

想到居然撞上了这位主儿,他有再多的不甘,也只能忍了。

陈太忠却是冷哼一声,“站住,我让你走了?”

“阁下不要欺人太甚,”这位也有点火了,好歹都是散修,相煎何太急啊。

“刚才你拦路抢劫的时候,也没见你要放过我们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今天我就欺负定你了,有种你说三个字……‘不服气’,你敢说,我佩服你。”

中阶灵仙很想说出这三个字来,但是他真的不敢,同为四级灵仙的南特,都拿不下陈太忠,不知道私下怎么商量,才将此人礼送出境,他又怎么敢跟南城主比?

不管当事人承认不承认,风黄界的修者有个共识,同级别的修者,宗门弟子比家族子弟,多少要强一点……至于散修,就是同阶中最菜的。

“你也知道,我们不欲与你为敌,”他硬着头皮,含混地提示对方——大家都是散修,散修……何苦为难散修?

这个提示,他还不敢说得明白了,真要讲出来,没准人家当场就翻脸了,自己这一行人还能活着剩下几个,那可是真的难说了。

“凭你们毛贼,也敢为难陈大人?”姜景津提弓捉箭,小心地戒备着,闻言才不屑地一哼,“区区四个灵仙,陈前辈一个人就能把你们杀干净……我们负责戒备即可。”

“阁下真要斩尽杀绝?”中阶灵仙眼睛一眯,心里就生出了拼命的心思。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神识重重地撞了过去,“想死是吧?”

“噗,”这位登时一口血就喷了出来,抱着脑袋就蹲了下去。

“好弱啊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摇摇头,散修就是散修,这神识强度,也就相当于宗门弟子里的二级灵仙。

弱成这样,他反倒是不好再下杀手了,“储物袋交出来……想打劫别人,就要有被人打劫的心理准备。”

“陈前辈,我有些问题要问他们,”姜自勤突然出声发话,“可以吗?”

“问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。

姜自勤想问的问题,是姜家人必然要了解的——你们锦旸山怎么发现这里的?

两声陈前辈,再加上犀利无匹的神识攻击,锦旸山的众人也反应过来,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了,后知后觉的一个三级灵仙和一个二级灵仙,脸上也是一片惨白。

不过姜家人这个问题,也不难回答,十几年前,锦旸山在山主的带领下,开始进入黑莽林,山主坑蒙拐骗了点地图来,锦旸山的灵仙也开发出了一些地图。

而这块地方,就是这次队伍中的三级灵仙钱敬守发现的,他偶尔迷失方向走到了这里,看到了风翅兽,也看到了豹骨灵菇。

不过,他只看到了一只风翅兽——这种灵兽也并不经常是一公一母。

他回去之后,就积极地联系人,来这里采摘豹骨灵菇,这种灵菇鲜美异常,同时还可入药,尤其是……风翅兽并不是一种战斗力很强的灵兽。

若是他发现的是红树湾,发现的是双头碧蜥群,他绝对不会找人来送死。

可饶是如此,大家也做好了跟风翅兽对撼的心理准备,所以锦旸山来的这帮人,除了一个四级灵仙,还有一个三级、两个二级灵仙。

“我姜家先人七十年前就发现的峡谷,居然就这样成了你的地盘?”姜自承大步走了过来,声若洪钟,“小子,敢不敢跟我决一死战?”

两人同阶,只差一级,他是姜家的战堂堂主,手段也不会差了,对上散修有自信。

钱敬守冷笑一声,“是不是你要赢了,我得去你姜家当供奉?”

“你要有这个心思,我倒可以下手轻一点,”姜自承大大咧咧地回答。

钱敬守看一眼陈太忠,才看向姜堂主,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,“没有他的话,你在我眼里屁都不是……陈前辈,我可以杀了他吗?”

一时间,陈太忠心里有点烦躁,他亲眼目睹了散修的蛮横,也见到了家族找碴,威逼散修加盟家族,实在是有些左右为难。

论身份,他是散修,可是论阵营的话,他跟姜家人是一路的。

于是他索性一伸手,“把地图拿给我!”

钱敬守不吃姜家那一套,却是十分害怕他,闻言乖乖地递上一枚玉简来。

“我收了,”陈太忠扫一下玉简,发现信息不假,直接将地图装进了储物袋,“以后这个地方你都不许来……听见没有?”

“听见了,”钱敬守规规矩矩地点头。

姜自承确实是存了借陈前辈的威风,收灵仙打手的心思,锦旸山诸多的散修灵仙,一直是附近各大家族觊觎的对象,但是锦旸山主是高阶灵仙,非常不好对付。

家族联手的话,破灭锦旸山是分分钟的事儿,但是成本太高,划不来。

待姜堂主看到,陈前辈直接收了地图,他就知道自己不好借机生事了,不过话说回来,这也算锦旸山对姜家的一个交待——我承认这里是你姜家的地盘。

风黄界的家族,有时候很重实利,有时候还就要个面子,姜堂主重重地哼一声,却也只能就此作罢。

这时,那个四级的灵仙神智稍微清醒了一些,陈太忠冲他一扬下巴,“放下储物袋,三息之内……滚蛋!”

这次这位没有任何的二话,放下储物袋转身就走。

他是真的吓坏了,刚才他还觉得,陈太忠你不就是刀法和步法厉害一点吗?我刀法也不差啊,只要你不隐身,我还真不怎么怕你。

结果人家陈太忠刀法、步法、隐身之类的,一样都没用,简简单单地一个神识攻击,就打得他找不到北了。

只有亲身经历过,他才有了深刻的体会,南城主能扛得住这么个怪物,还能把此人撵出青石,那真是老大的不容易了——一城之主,果然是非同凡响。

所以他很痛快地交出了储物袋,起码小命保住了不是?

锦旸山一行人迅速地离开,走了很远之后,他才破口大骂,“你个扫把星,老子就不该带你进来……你跟着费球,费球死了,你跟着我,又差点害死我!”

就算离着这么远,他也不敢随便提陈太忠的名字,这仿佛是一种禁忌。

“可是……还是我提醒了您啊,”绫仙子双眼含泪,异常地委屈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